琉球学者:琉球脱离日本 有能力实现自主发展

勇敢的苹果 收藏 2 198
导读:原题:“我是琉球的爱国者,不是国粹主义者”——松岛泰胜访谈 今年5月15日,日本龙谷大学教授松岛泰胜联合发起成立了“琉球民族独立综合研究学会”。本刊特约记者对松岛进行了专访,希望从学理上对琉球独立思想的理论加以深入了解。 松岛泰胜1963年出生于琉球石垣岛,在那霸念完高中后,前往东京求学,在早稻田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他曾任职于日本驻关岛总领事馆、日本驻帕劳共和国大使馆,后来任日本东海大学副教授,现任日本龙谷大学经济学系教授。著述有《走向琉球独立之路》、《琉球的“自治”》、《冲绳岛屿经济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原题:“我是琉球的爱国者,不是国粹主义者”——松岛泰胜访谈

今年5月15日,日本龙谷大学教授松岛泰胜联合发起成立了“琉球民族独立综合研究学会”。本刊特约记者对松岛进行了专访,希望从学理上对琉球独立思想的理论加以深入了解。

松岛泰胜1963年出生于琉球石垣岛,在那霸念完高中后,前往东京求学,在早稻田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他曾任职于日本驻关岛总领事馆、日本驻帕劳共和国大使馆,后来任日本东海大学副教授,现任日本龙谷大学经济学系教授。著述有《走向琉球独立之路》、《琉球的“自治”》、《冲绳岛屿经济史》、《密克罗尼西亚群岛》等。

琉球民族意识的觉醒和发展

《南风窗》:请问松岛先生的琉球人意识是怎样形成的呢?

松岛:1972年也就是“琉球复归日本”那年,我正念小学三年级。班主任认为“冲绳既然成为日本的了,就必须说日本语”,学生被禁止说被视为方言的琉球语,如果谁违反了,就被罚在脖子上戴写有“方言札”三字的牌子。这是我本土意识的最初觉醒。现在想想,我依然认为是很屈辱的事。

听说在日本其他的地方也存在“方言札”这样的事,但与在其他地区推行“普及标准语”不同,在近代以来作为日本殖民地的琉球采用这样的惩罚措施,包含着抹杀琉球民族文化的意图。

在东京念大学的时候,因为我的皮肤比较黑,日语发音不标准,所以大多日本人和我谈话的时候都会问“你是从哪个国家来的呢”这样的话,是把我视为外国人的。因此,我慢慢地会自问身份问题。其他琉球学生和我有同样的经历,也会经常一起讨论这些话题。

我的民族意识得以强化的契机是1996年参加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举办原住民工作坊。在这个工作坊讨论的基础上,《关于原住民权利的联合国宣言》这一国际法规2007年发布了。我开始考虑能否基于国际法来保障一个民族的生活方式,通过联合国解决琉球的殖民地问题。

1997年以来,我在关岛生活了两年,在帕劳共和国生活了一年。帕劳人口不到2万人,但实现了民族独立,民族文化、自然环境得到保护,经济也得以发展。我认为琉球人能从帕劳民族的生存方式中学习到很多东西。此外,关岛和琉球一样存在美军基地,在关岛,查莫罗人通过联合国和活用国际法不断推进去殖民地化的运动。其他的太平洋岛屿也有许多原住民在推进去殖民地化运动。由此,我也不断反思“琉球人应该是做些什么呢”,“现在琉球人的主体性充分发挥出来了吗”等问题,可以说,正是在与其他岛屿的比较中,我的民族意识得以不断强化。

在日本人的认识和生活中,琉球的美军基地问题是非常小的,很多人只有在想到“疗愈的观光地”时才会意识到这一问题,对琉球人的痛苦和烦恼感同身受的人少得惊人。每天与日本人、日本政府、日本大众媒体打交道,“日本会为琉球努力争取”这样的期待和幻想就会丧失,越来越明确地认识到琉球人必须用自己的头脑来思考,自身不行动什么也不会改变。

《南风窗》:有人批评说琉球民族主义具有排外性,可能是在琉球的日本人的批评吧,您对此有何看法?

松岛:民族主义是有排外主义的一面,但排外主义并不全源于民族主义。我在《走向琉球独立之道》一书中曾写道,“我是琉球的爱国者,不是国粹主义者。”国粹主义者认为只有自己国家是优秀的,把其他国家置于自己国家之下来看待。而世界上以与其他民族共生共存为目标的民族是很多的,特别是原住民族,多民族共生共存的案例屡见不鲜。琉球吸收了泛亚-太平洋区域各种各样的文化形成了自身的文化,现在琉球生活不同民族的人们,我认为非排外主义的民族主义在琉球是可能的。

“民族主义等于纷争、战争、反和平”这样的图式是非常表面化的,是支配一方的理论。新崎盛晖先生经常以前南斯拉夫为例来说民族主义的危险性,但前南斯拉夫与琉球的历史、政治、地理背景全然不同。和平实现民族独立、国家在独立后和平存续的例子在世界上是很多的。

民族主义本来只是发生纷争的原因之一,却将其说成是主要原因;民族有可能成为去殖民化运动领导者,却将这一抵抗集团形成的可能性排除——这不是只能取悦殖民统治者吗?我认为,今天的琉球应仿效甘地在印度推行的去殖民化运动,推行非暴力主义的民族运动。

把本民族视为怎样的民族是自由的,也是国际社会认可的。大阪、滋贺、兵库等日本的关西地区,也有致力于将城市建设成在日的朝鲜人、中国人、巴西人、菲律宾人等诸民族共生的地区。相互间承认对方作为民族的存在,可通向和平主义。反之、取消民族的存在则将招致对立与纷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