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式慈善、基金、基金会”是慷他人之慨,不花自己钱

“美国式慈善、基金、基金会”是慷他人之慨,不花自己钱

近日,美国CNN电视台联合《坦帕湾时报》(Tampa Bay Times)、“调查性报道中心”(the Center for Investigative Reporting)对美国慈善机构的腐败现象进行了长达一年的调查。调查结果令人震惊:美国民间慈善团体腐败严重。

“美国式慈善、基金、基金会”是慷他人之慨,不花自己钱

美国法律规定,慈善基金会每年要拨出其账面资产的至少5%(真的只有5%)用于公益事业。同时,禁止基金会和其有相关联的公司和个人进行商业交易。比如某基金会的创建人是汽车公司的大股东,那么如果该基金会需要购买汽车,而从此人公司购买就变得很敏感。必须证明购买过程是公正透明的。

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公知们吹得神乎其神的美国民间慈善团体是怎么做的呢?

美国民间慈善团体募集到善款中的10亿流向私人盈利性企业。这些企业大部分都和慈善基金会的负责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美国最差的50家慈善机构只将不到4%的善款用于现金直接资助。一些机构则资助得更少。十年里,一家糖尿病慈善机构筹得将近1400万美元,却只在病人身上花了1万美元。有六家机构根本没有在他们所服务的领域使用任何善款。

即使机构经营者请求财政支持,50家最差机构中的大多数经营者都对捐赠者撒了谎,没有如实交代资金走向、领取多份工资、秘密支付咨询费用以及和朋友签订筹款合同。一家癌症慈善机构8年里给了一家公司近1800万美元,而这家公司归机构主席的儿子所有。一家医疗慈善机构将最大的一笔科研经费给了机构主席自己的公司。

此事件曝光,又引发了人们对于美国式慈善基金会信誉的质疑。

美国富豪热衷搞慈善的经济原因

从20世纪初开始,美国大大小小的富豪就热衷慈善事业。不少媒体解读为基督教传统、白人精神境界高云云,却鲜有媒体详细地报道美国富豪热衷慈善的经济原因。简单的说,其经济上的原因无外乎两点:1、逃税;2、风光地赚钱。

这个问题解释起来有些复杂,于是笔者将以自己在独家网建设慈善基金会为例,让诸位独家网的网友看清美国这些慈善基金会背后的猫腻。

假设我是独家网的首富,我有102元的财产。根据独家网的规定,如果我准备把我财产传给我的孩子。但是作为“守夜人”的主编大人要对我课以50%重税。也就是说,我给孩子的102元财产当中的51元要交税。我当然是不爽的。

于是我灵机一定,想了个办法:成立DOOO慈善基金会。

“美国式慈善、基金、基金会”是慷他人之慨,不花自己钱

我从我102元的总财产中拿出100元投入到慈善基金会中,当然这100元政府就无权对我征税了。在我将财产转移给我的后代的时候,政府征税只能从我剩下的2元钱当中拿走1元钱。

此时的我开始集资。独家网的其他小编很信任我,再加上我建立的本身就是慈善基金会,让人对我产生好感。于是众小编就纷纷慷慨解囊,踊跃捐款。最终,我的DOOO慈善基金会募集到900元的资金。此时慈善基金会的总资产已经达到了1000元。(其实是否有人往我的基金会捐款是不重要的。在此留下一个伏笔,后文解释。)但是,因为我是最大的股东,投了100元,而独家网的其他工作人员一般只投5毛、1块,即使是版主也只投了三两元。所以,这个基金会的运作要还是要听我的。(如果某天我挂了,这个基金会就归我孩子管了。而政府依然无权对我的孩子所掌控的基金会征税,因为这是做慈善的。)

慈善基金会其实也是基金,它也是要继续投资的。比如笔者会携带这1000元巨款,和我们街道所有的煎饼摊谈合作。经过激烈的磋商,我和本街区所有煎饼摊主达成协议:一年之内我们所在的街道的所有煎饼都被我买断了。原价5元一套的煎饼,我出售的时候依然是5元,但是我的进价是2.5元。换言之,如果我1000元投入到煎饼产业中,如果明天进的货都可以卖掉,那么我明天可以获利1000元。

假设周期为一年,我们可以保守的估计这一年我所掌控的DOOO基金会通过商业运营,已经从刚开始的1000元成长到十万元。

这基金会的基金就成长了对吧。当然了,顾名思义,慈善基金多少要做一些慈善。但是,根据美国法律规定,民间慈善基金会每年至少要利用基金总额的5%从事慈善事业,才能保留免税待遇。所以,如果我想继续保留我的免税资格,我需要最少将十万元中的5%,也就是5000元投入到慈善事业中。(例如福特基金会基本每年在慈善事业投入资金的比例占基金总额的5.5%到6%。)我拿出这些钱去救济一下流浪猫、流浪狗之类的,也算我完成5%的慈善目标了。

请大家回忆一下我财产的变化。

如果我没有成立慈善基金会,我只能给我的孩子留下51元。而成立了慈善基金会之后,我给了我的孩子只能留下1元钱。看起来,我的孩子没有继承多少我的财产,但事实是这样吗?

我投入了100元。所以,我名义下的财产少了100元。但是,我马上就通过募捐和融资实际支配了1000元的资产,并且在第二年将这笔资产通过经营变为了10万,而且最重要的是,基金会赚的钱还是免税的!虽然这笔钱不属于笔者,但是它属于DOOO慈善基金会。也就是说名义上属于我的钱少了,但是实际上我可以控制的钱成倍暴涨,而且还为我赢得了慈善家的美誉,还少去了缴税的麻烦,再说了,我缴税对我没任何好处,缴税是应该应分的,没人会因为我缴税而感激我。但是,我通过成立了慈善基金会,就实现名利双收了。可见,成立DOOO慈善基金会对我来说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前面留下一个伏笔,在这里进行解答。对于洛克菲勒来说,是不是有人捐款其实是无所谓的。╮(╯_╰)╭因为对于洛克菲勒、比尔盖茨这种富翁而言,他们搞慈善基金会的最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用合理的方法避税。把那些本来应该被税务部门收走的钱用慈善基金会的方式隐藏起来。当然,对于水军都督查尔斯•薛之类的靠慈善基金会赚钱的“慈善家”则另当别论了。

以薛蛮子为例,阐述“美国式慈善”的生财之道

“美国式慈善、基金、基金会”是慷他人之慨,不花自己钱

薛蛮子本人是美国国籍,在美国混迹多年,深谙名利双收的“美国式慈善基金会”生财之道,因此,其在躲避美国法律对其经济犯罪的处罚逃回中国后,也在中国策划了不少“美国式慈善”。网友徽剑的帖子揭露了薛蛮子很多不为人知的的内容,其中就包括薛蛮子做慈善的真实目的。(此帖链接:http://www.dooo.cc/article-1092-1.html)

有网友就指出,薛蛮子从来不去帮助那些没有名气、没有形成影响力的人或事。简单说吧,如果你想寻求薛蛮子的帮助,那么首先你这个事情得出名,如果你不出名,薛蛮子不会帮你。因为你没有商业价值。

但是要记住,薛蛮子这个“发起者”不会承担太多,只会承担一点点而已,就像因鲁若晴事件发起白血病基金一样,薛蛮子用8万元,换来了100多万捐款的“发起人”美誉。此外需要警惕的是,薛蛮子等人募集到105万善款,而实际花费却不足25万。

徽剑曾经发了一条微博介绍一个叫黄渝萍的女孩,她跟鲁若晴差不多是同时间得了白血病,看到那么多名人在帮助鲁,这个孩子也去找。薛蛮子开始答应了给她帮助,这孩子很高兴,就去做手术准备,等准备做好了,家里钱花完了,这个老头却不理她了,没有兑现承诺,这个孩子不久前离开了这个世界。

“美国式慈善、基金、基金会”是慷他人之慨,不花自己钱

实话说,如果薛蛮子一开始不答应,人家可以做其他安排。因为薛蛮子答应了,这女孩子家人就没去找其他方式筹款。最关键是给鲁超的捐款超过百万,而只花了不到25万,远远超过鲁超需要的50万。这个时候薛蛮子失言无论如何说不过去吧?

薛蛮子做慈善做到这种地步,不但欺世盗名,甚至还伤天害理。

著名学者刘仰在其文章《天使薛蛮子“慈善”事业的背后》(此贴链接:http://www.dooo.cc/article-18572-1.html)爆料称,薛蛮子如此热衷白血病患者的慈善救助和瑞士一家叫“诺华”的制药公司不无关系。

媒体报道说鲁若晴的白血病救治手段似乎是移植,但薛蛮子的白血病慈善救助计划中还另外包括一种天价药物:2.58万一盒的诺华格列卫。薛蛮子曾质问中国卫生部:为何不管400万白血病患者?如果中国政府卫生部听了薛蛮子的话,全部采购诺华格列卫供白血病患者治疗,毫无疑问,诺华制药将发一大笔横财。

值得一提的是,据日本NHK报道,瑞士诺华格列卫的专利保护期将于2016年终止,届时,谁都可以仿制。据我所知,印度生产的格列卫售价约为1600元。届时如果中国仿制,成本会大大降低。甚至有可能让格列卫进入医保。因此,结合薛蛮子的种种“美国式慈善”行径表明,薛蛮子会不会配合诺华制药趁最后几年时间狂赚一笔呢?

“美国式慈善、基金、基金会”是慷他人之慨,不花自己钱

或许有人到此说笔者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或许吧╮(╯_╰)╭。不过,诸位请仔细想想,如果搞“美国式慈善”的薛蛮子是直接掏钱给瑞士诺华购药,甚至是走私印度廉价的格列卫,然后再把药物送给需要治疗的中国白血病患者,我还觉得他们还真有点善心。但是,薛蛮子等“美国式慈善家”都是号召别人捐钱去买药,自己掏的钱很少。不得不让我怀疑,他们是利用民众的善心、民众的钱,来给诺华格列卫增加利润。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在免费午餐计划中,薛蛮子在募集到1800多万时,只花费了300多万。执行的费率、账目像他们所指责的红十字会一样没有公开。

至于薛蛮子在微博上力推的万表网“卖一块表为青少年白血病救助捐50元”的事件。最后证实,薛蛮子早已入股万表网,并担任其独立董事。

纵观美国人查尔斯•薛(薛蛮子的英文名)做的慈善,无外乎都是是利用别人的钱,为自己建立名声,让民众募捐,之后象征性地花掉一小部分,至于剩下的善款就不明不白了。

不知各位独家网的网友看到此处是何感想。不过当笔者第一次看到这些内容时已是义愤填膺。此时此刻,《雷雨》中的鲁大海的台词最能表达我心中的愤怒:

你从前在哈尔滨包修江桥,江堤出险淹死了二千二百个小工。每一个小工的抚恤金你扣三百块钱!姓周的,你发的是绝子绝孙的昧心财!

可悲的,无数的中国人还是没有识破这个“美国式慈善家”的真面目,甚至还把薛蛮子在中国所推行的“美国式慈善”当成慈善的唯一范本。

“美国式慈善”与“陈光标式慈善”的碰撞

“美国式慈善、基金、基金会”是慷他人之慨,不花自己钱

中国的这些民间慈善90%以上都是“美国式慈善”。在搞慈善的过程中,都或多或少的有“美国式慈善”的影子。这其中唯一一个例外就是陈光标。陈光标做慈善不搞基金会,不依靠别人的募捐。这种真真正正地用自己的钱做慈善、而不是用别人的钱慷他人之慨的慈善,不是为了避税,不是为了让钱滚钱,足以让中国乃至世界的其他著名慈善组织都相形见绌。但也正因为如此,标哥也遭到了大量“有意思”的媒体不公正的报道。

不知是西方的意识形态渗透的过于严重误导某些人,还是某些人别有用心,上个月陈光标在宣讲其财富观、慈善观的时候,居然有人要陈光标学习那种为了“避税”、“钱滚钱”而出现的“美国式慈善”?

看来,让广大中国民众认清“慷他人之慨的‘美国式慈善’”的真面目,任重而道远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