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为还赌债绑架勒索并撕票 在押期间越狱未遂(图)

lengjian75 收藏 0 25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警察为还赌债绑架勒索并撕票 在押期间越狱未遂(图)

2013年06月21日 06:37:16

来源: 西部网

警察为还赌债绑架勒索并撕票 在押期间越狱未遂(图)

案发后,王伯阳家的墙上被人喷的“杀兄之仇不得不报”的字样本报记者崔永利摄

侦破绑架案,粉碎越狱阴谋,这本应是警察神圣使命中的一部分。而大荔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原副大队长王伯阳却走到了同事的对立面,扮演了一次次被抓捕的对象。2012年10月6日,他绑架了该县一男子索要200万,得手162万后撕票;3个月后,被异地关押在看守所的他却试图越狱,但未遂。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家庭条件优越,也曾是一位敬业的警察,但为何这样的一个人,却选择了一条与自己职业背道而驰的路?

2012年10月7日,大荔县人赵明(化名)家属,拿着一张通话记录和监控录像,跑到大荔县公安局报案,称赵明被绑架,而“绑匪就是你们警察王伯阳”。

数日后,王伯阳归案。据警方调查:10月6日下午,王伯阳用他的“警务通”手机约赵明见面,在当地有名的黄河宾馆门口将赵明拉上自己的车。

汽车一路向东行驶。在车上,王伯阳和同伙将赵明一顿暴打,接着让赵明给亲友打电话索要200万。得手162万后,将赵明杀害,焚尸后拉到黄河滩掩埋。

当时,王伯阳拉赵明上车并一路向东行驶的画面,被宾馆及沿路的监控器拍了下来。

这起警察绑架案震惊全国。但谁知,落网3个多月后,王伯阳又干了一件更震惊的事情——越狱。

2013年6月5日,合阳县公安局看守所。一位管教描述了当时的惊险一幕:“他刚打开牢门,管教干部就赶到了,他和密谋者当场被拿下。如果晚了,后果不堪设想。”

此事惊动了陕西省公安厅和公安部,省公安厅派员再次调查此案,随后,公安部将其制成专题片,在基层派出所播出,起警示教育作用。

据悉,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对此案开庭审理。

家庭条件好,遭高利贷公司“主攻”

6月8日,大荔县地下钱庄老板王军(化名)见记者第一句话就是,他再次侥幸逃脱了一次高利贷放出去收不回来的“安全事故”。而另一位同行却没他那么幸运,放出去150万后,借款人和担保人双双失踪。

42岁的王军在大荔县也算是一个人物,在放高利贷这种高风险行业内能做到游刃有余。

他说,自己在案发一个月前已经感觉王伯阳有“异常行为”,但因为疏忽没有及时化解,倍感内疚。

“四五年前,王伯阳和我一个朋友很熟悉,我们经常在一起唱歌、吃饭,当时我还不知道他是警察。”王军说。渐渐地,王军发现,王伯阳身边有一些人在“攻他”。“是‘攻击’的‘攻’”,王军说,“因为王伯阳人好,家庭条件好,就成为了有些人‘主攻’的对象。”王军认为,“主攻”者是一些在当地放高利贷的“担保公司”,赵明就是其中一个。

王军此前也曾多多少少参与了放高利贷的生意。但他一再声明,自己从不放高利贷给赌博的人。

根据王军的说法,赵明拉王伯阳下水,借钱让他赌博,后来就放高利贷给王伯阳。

去年9月初,王军在歌厅无意间遇到了王伯阳。当时,很少喝酒的王伯阳已经微醉,还说:“我最近心里非常不舒服,我以前的生活不是这样,生活中出现的两个人改变了我的命运,使我生不如死。”

王军知道王伯阳提到的这两个人,一个是当地一家担保公司的股东赵明,一个是同样开担保公司的王某。但他并没在意王伯阳的话,现在回忆起来后悔万分。否则,他会给双方做好劝阻工作,不至于血案发生。

“赌债就像一座大山,让他不能喘气”

几经周折,记者见到了一位叫秦玲(化名)的女士。在很多人眼中,秦玲和王伯阳是红颜知己,无话不谈。

对于和王伯阳的感情,秦玲一直无怨无悔,她认为王伯阳是深深地爱着她的。

去年10月5日下午6时许,王伯阳给秦玲打电话要求见面。两人开着车在县城转了转,将要分手时,王伯阳突然冒出一句话:“算了,我多陪陪你。”“他这个人平时在人面前嘻嘻哈哈的,但最近一个月很反常,经常一个人静在一边不知道想啥?”

秦玲感觉,王伯阳遇到了很大的事,“他说他心里慌,我使劲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但是他的反应还是很迟钝,过了半天才回过头问:‘怎么了?’之后又陷入到沉默中。”

去年10月6日中午12时,秦玲再次给王伯阳打电话时,“他说他很忙,我问他是不是在打牌,他说没有。后来我就生气了,因为我们约好当天见面的。接下来两天我都没打电话,10月9日就听说出事了。”

从外地来的秦玲是2011年3月认识王伯阳的。在她眼里,王伯阳是一个“不错的小伙,朋友有事,随叫随到”。她说:“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能认识这样一位合得来的警察朋友,让我感到有安全感。”

刚认识王伯阳时,秦玲就发现,王伯阳不吸烟、很少喝酒,唯一的爱好就是打牌,“开始也就是飘三叶、搓麻将,输赢就几百块钱。”大概从2012年开始,秦玲发现王伯阳染上了赌博的习惯,一次输赢的结果远远超过他的薪水所能承受的范围。

有一次王伯阳告诉秦玲,他欠赵明和另外一担保公司老板王某各20万元。有一段时间,秦玲明显感觉到,王伯阳压力很大。她也听别人说过,赵明和王某为了催要赌债,经常殴打王伯阳。

“赌债就像一座大山,压在他的心头,让他不能喘气。”秦玲说。

为还赌债经常被打,打得母亲没认出他

虽然秦玲没有亲眼看到催债者殴打王伯阳,但她还是发现了一些痕迹。去年9月中旬,王伯阳开着尼桑越野车带秦玲准备去吃饭,突然王伯阳接到赵明电话。秦玲明显能感到王伯阳情绪紧张。接着,王伯阳就将秦玲送回家,单独出去了。

她再次见到王伯阳时,“他说胸口疼,看都不让看”。

后来王伯阳妻子陪他去医院检查,说是肌肉损伤,“他在兰州当过兵,身手不错,有谁能伤到他呢?而且他还是一名警察”。

而且秦玲还听过这样一个故事。2005年,王伯阳在当地同州宾馆门口,和赵明的车遇到了一起,当时二人还不认识。

两辆车谁都不让谁,随后赵明一个电话叫来10余人,将王伯阳一顿狠揍。“王伯阳曾经告诉我,把他打得连他妈到医院看望时,都不认识儿子了。”秦玲说。

记者采访中,许多人都知道,两人“不打不相识”,成了朋友。

秦玲认为,如果赵明没有威胁王伯阳,王伯阳是不会为了这点钱把赵明杀掉的。

秦玲听别人说过,有一次赵明将王伯阳在大荔县黄河宾馆打得跪在地上求饶,他媳妇也因为赌博曾经和他闹过离婚。

王伯阳的一些好友认为,因为王伯阳还不了赌债,赵明开始步步紧逼,致使王伯阳向对方痛下杀手。

一位王伯阳身边的朋友说,另一个放高利贷的王某已经瞄上了王伯阳家在县城的独院。因为王伯阳还不了王某的赌债,王某准备拿王伯阳价值40万元的小院子顶赌债。

绑架撕票,杀人动机仅仅是图财吗?

2012年10月6日下午,王伯阳用“警务通”电话约见赵明,并发生了绑架索要钱财并撕票的一幕。

2013年6月9日,回忆当时赵明家属报案的情形,当地一位参与办案的检察官说:“家属来的时候拿着赵明的通话记录以及在宾馆和沿路调取的监控录像,一口咬定就是王伯阳绑架的人。”后来,赵明父亲告诉本报记者:“当时,我们通过儿子的手机通话记录,发现儿子失踪前接到的最后一个电话就是王伯阳的,而且儿子接电话时身边还有许多人。”

大荔县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李喜洋透露,10月8日下午6时许,警方分析,觉得王伯阳作案嫌疑较大,于是安排治安大队领导电话约王伯阳回单位。

“王伯阳还是抱有侥幸心理的,他也不像外界传闻的是投案自首,”李喜洋说,王伯阳毕竟是当过警察的,他知道承认后事情的严重性,拒不交代。

2012年10月11日下午5时许,王伯阳终于承认自己绑架撕票的犯罪事实。

专案组立即传唤已经回到甘肃娘家的王伯阳的妻子。最终,在王伯阳妻子娘家的院子里,挖掘出157万元赎金。王伯阳的妻子也以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取保候审,两个同伙先后落网。

在后来的调查中,办案人员发现,此前王伯阳和同伙曾经密谋对另一人下手,后因种种原因未遂。

对于王伯阳此举,大荔县警方一致认为是“交友不慎、自身原因以及图财害命”。警方甚至认为,大荔县公安局指挥中心、公安局治安大队以及公安局纪检、督察部门和城区的各个派出所,均没有发现举报王伯阳赌博的线索。甚至在审王伯阳时,也没有发现他和受害人有赌博债务的纠纷。但检察机关透露,发现一张欠条,显示王伯阳欠赵明20万元钱。

当地一些警察认为,王伯阳在大荔县设局并参与赌博是公开的秘密。当地一位有20年警龄的老刑警说,基层警方有相当一部分人参与赌博。

2013年6月9日,办案的一位检察官认为,王伯阳杀人动机纯粹就是搞钱,“因为王伯阳多次看到,赵明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很短时间内一个电话就能凑够一二百万”。而王伯阳前后赌博已经输掉了约200万,“后来一个晚上输赢就是二三十万”,办案人员说。

从敬业到堕落,谁让他“永不回头”?

去年王伯阳36岁,在当地许多人看来是灾难之年,也叫过门槛。

大约12年前,王伯阳在甘肃当兵,在部队所在地结识了现在的妻子。2002年,王伯阳从部队转业到大荔县公安局。

正是因为他的当兵经历,以及警察身份,至今让很多人难以理解:为啥他要用“警务通”约受害人见面?

王伯阳的妻子虽然没有正式工作,但是王伯阳在大荔县农村老家曾经和人合伙开了一砖窑厂,“每年有20万元进账,后来可能因为赌博,将砖窑厂卖了。”一位知情者说。

大约去年8月份,王伯阳带妻子外出旅游,拍了许多照片,照片中妻子或搂抱着丈夫,或做小鸟依人状,两人后面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在王伯阳妻子的脑海中,这是最美好的时光。但是现在,她却找不到一张当时的照片。

而王伯阳将这些照片传到了自己的QQ空间里。大约去年9月份,王伯阳在朋友的帮助下,申请了一个QQ。这个QQ昵称和密码,也只有他的这位朋友知道。

王伯阳的QQ昵称叫“永不回头”。那时候开始,他可能已经选择了这条不归路。

然而,在秦玲和王伯阳的妻子眼里,王伯阳都曾是一个智勇双全的警察。

有一次,警方为了搜取一位警察参与经营娱乐场所的证据,派王伯阳去渭南市某娱乐场所卧底。王伯阳在成功应聘保安后,在这个营业场所开始卧底取证工作。

在一些同事眼中,王伯阳非常敬业和喜欢警察这个职业,至今他家中墙上,还张贴着许多奖状。正因为如此,王伯阳从派出所最后被抽调到了治安大队,再后来被提拔到副大队长,主要配合当地食品药品安全监督管理局管理全县的食品药品安全工作。

“人很聪明,虽然个子不高,但很精干。一些行动,王伯阳一般都是带头参加”,大荔县公安局一位领导这样评价。

“警察一个月能挣多少钱,能经得起这样的赌博。”秦玲说。她多次劝王伯阳,不要再赌博了。王伯阳的妻子也是这样苦苦劝丈夫,不要染手赌博。但是赌博就像迷宫一样,让王伯阳走进去再也走不出来。

“天都塌了!”如今,王伯阳的妻子这样形容自己的心情。

她说取保候审回家后,就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家里的窗玻璃以及室内遭到打砸。家外墙上喷着几个大字,“杀兄之仇不得不报”。王伯阳的妻子感到害怕,有人放出话来,要追杀他们,于是她带着儿子东躲西藏。

大荔地下钱庄猛增

成为赌博者的银行

王军说,大荔县的财政收入在全省各区(县)排名倒数。这一点,本报记者在大荔县财政局得到证实。但是最近两三年,大量的担保投资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农民卖地款进了地下钱庄

本报记者走访发现,当地担保公司的兴起,一个主要原因是该县农民大量耕地被开发或征用。许多农民一夜间用土地换回了数十万的钱。

一下子有了这么多钱,很多人不知道怎么用,就将钱借给了担保公司,然后担保公司再放高利贷。

王军认为,一些担保公司为了营利,拉一些人参与赌博然后放高利贷,“王伯阳就是其中一个案例”。警方证实,赵明是一家担保公司的股东,他失踪后,这家担保公司曾以其工作人员失踪给警方报案。王某在大荔县担保业也是名人。当地疯传:去年10月6日,王伯阳本来是准备向王某下手的,但给王打电话时,他不在大荔县逃过此劫。王也曾给王伯阳放过高利贷。大概去年7月份左右,王伯阳在一次赌博中输得很惨。为此,王某借给王伯阳20万元。

毫无疑问,这次赌博后让王伯阳下决心陪妻子出远门旅游一次,王某说,这笔钱他给王伯阳的利息非常低,也就是1分2厘,一万块钱一个月120块钱的利息。回到大荔县后,王伯阳就申请了QQ号码——“永不回头”。

去年10月8日上午,王伯阳还到王某担保公司,交纳了利息。

“王伯阳和我无话不谈,就连给他活动当官的事情,他都找我商量。王某说。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王伯阳还向赵明借款20万。

很显然,至少40万的借款让王伯阳难以平安度过危机。

高利贷已严重影响当地治安

在大荔县金融办、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记者解到,大荔县有合法手续的担保投资公司也就两三家,但王军估计,当地没有手续的担保公司应该在30家左右。

办案的检察官给华商报记者证实,王伯阳不但设局组织赌博而且也参与赌博。“贩大烟的不吸大烟,设局的不赌博,放高利贷的也不能赌博。这些都是江湖大忌”,但王伯阳却犯了大忌。

王伯阳事件后,本报记者对大荔县同州路上多家担保公司进行了暗访,发现不少已经关门停业。

也有一些人认为,该案发生前几年,大荔县公安局多年没有一把手局长,案发前半年新局长才上任,长期一把手空缺是导致案件较多,公安队伍管理混乱的主要原因。据一位熟悉大荔县警界的人士透露,警察设局或者充当幕后保护伞的,在大荔县至少有十几位。这个说法与上级公安部门得出的结论不谋而合,在基层派出所播出警示时,公安部门认为造成王伯阳案件的首要原因就是大荔县公安局领导班子不健全。

王伯阳事件发生后,大荔县公安局开始为期一个月的大整顿。

当地一位司法部门领导说,高利贷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当地治安,一些人由于还不上高利贷一夜之间举家外逃。

熟悉高利贷行业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大荔县是个农业县,商业、工业基础非常薄弱,很多高利贷就是放给赌博者的。最高利息叫“毛息”,也就是一万块钱一月1000块钱,不是暴利的生意,谁去要这个高利贷。两个曾经要好的年轻人一个身赴黄泉,一个身陷囹圄。留下各自的孤儿寡母苦苦守在人世间,他们曾经都有令人羡慕的家庭、事业,但是在偏离人生和法律的轨道后,美好的未来都成为了泡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