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德强:挑战国际农业巨头是可能的

择大善而从之 收藏 0 122
导读:韩德强:小果园里感悟大历史 2013-6-21 16:09:46 作者:韩德强 浏览:138 评论:0   今年北方气候反常,倒春寒一阵紧似一阵,清明就该初绽的玉兰花,到谷雨才姗姗开花。   以反转基因出名的顾秀林教授拿着一朵晚放的玉兰花断定,今年的粮食必将大幅度减产,粮食价格一定会上涨。她担心,过去三十多年,农药、化肥、地膜、除草剂已经根本上改变了中国农业面貌,未来,转基因植物是更大的危害。可是,国际农业巨头不见得就此止步,它们还会利用各种机会直接控制中国农产品的价格。当中国人的餐桌完

韩德强:小果园里感悟大历史

2013-6-21 16:09:46 作者:韩德强 浏览:138 评论:0

今年北方气候反常,倒春寒一阵紧似一阵,清明就该初绽的玉兰花,到谷雨才姗姗开花。

以反转基因出名的顾秀林教授拿着一朵晚放的玉兰花断定,今年的粮食必将大幅度减产,粮食价格一定会上涨。她担心,过去三十多年,农药、化肥、地膜、除草剂已经根本上改变了中国农业面貌,未来,转基因植物是更大的危害。可是,国际农业巨头不见得就此止步,它们还会利用各种机会直接控制中国农产品的价格。当中国人的餐桌完全被国际农业巨头控制时,种族灭绝也就完全可能了。看看周围人,得癌症的人越来越多,这是不是渐进的种族灭绝呢?

一席话,说得大家头皮发麻。我母亲就是得胃癌去世的。街坊邻里,亲戚朋友,几乎家家都有一个癌症病人。怎么办?难道只能像水浒传里被被劫了生辰纲的杨智,口里喊着“倒也!倒也!”,手脚却不听使唤,眼睁睁地看着悲惨的命运落在我们每个人的头上?难道中华民族真的要成为21世纪的印第安族?

正说着,机会来了。我们的朋友,一位全国劳动模范,在定兴有一个农场,可以辟出一片果园和农田让我们试验不用农药、化肥、除草剂、转基因的有机农业。这样,我和一些朋友、学生跃跃欲试,想用亲身实践来做一篇文章,向国人证明,挑战国际农业巨头是可能的。

刚到农场时,恰值谷雨,北方地区还一片荒凉。果园光秃秃的,了无生气。似乎在嘲笑我们的书生意气。听人介绍这片果园,有早熟的杏、桃、李,有中熟的葡萄,有晚熟的苹果和梨。单是苹果,又有六个品种之多。又介绍各类果树的生长习性,病虫害情况,如何剪枝、如何施肥、如何疏花、疏果、套袋,听得我一头雾水。就这样,就凭着一腔热血、满腹忧虑,两眼一摸黑,开始了有机农场的实验。

很快,桃花红了,梨花白了,苹果花迷了人眼。花开时节,专门吃花的金龟子也忙碌了起来。一场争论不期而至。有经验的果农都说,只能打农药,否则,金龟子会把花都吃光了。我们内部也争论激烈。妥协派说,不用农药、化肥是我们的长远目标,眼前还得用一点,尽量少用,用低毒的,但还得用。强硬派说,金龟子真能吃光所有的花?吃掉一部分,正好帮助我们疏了花。按照疏花、疏果的原则,每20厘米留一个朵花、一个果,大部分的花和果都是应该被疏掉的。中国果树生长了几千年,绝大部分时间都没有农药,绝大部分时间都有金龟子吃花,难道就颗粒无收了?金龟子疏花,蜜蜂授粉,这是大自然巧夺天工的安排,为什么一定要人为干预?

争执未下之际,金龟子不断蔓延,虫情越来越严重。怎么办?真的靠天吃饭?

强硬派找到了两个办法,一是利用金龟子的假死特性,在树下铺上白布,摇动树枝,金龟子像雨一样落到白布上,收集起来,集中消灭。二是用小瓶装上糖和醋溶液,挂到每棵树上,诱杀金龟子。妥协派也一致同意试验。于是,一场奇特的消灭金龟子大战就开始了。周围的农民无不为我们捏了一把汗。试验结果,虽然没有彻底消灭金龟子,但虫情得到了较好控制。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我方也付出不少人力。

初战结束,检讨得失,回顾初衷。

千百年来,中国的果园和农田靠天吃饭,绝对是有机农业。但是,近几十年来,这一传统已经丢失了。土壤、种子、农民都已经离不开农药、化肥、除草剂,形成了三大恶性循环:农药量加大与病虫害变异的恶性循环,化肥量加大与土壤板结化的恶性循环,除草剂与偷懒作业的恶性循环。农业生产资料市场已经找不到为有机农业服务的相应器具,农民也不再具备有机农业的经验。

在这种情况下,搞有机农业是不是我们这些书生的一厢情愿?我们还要不要坚持试验?结论是,要坚持,但是,对其间的困难加深了认识。中国农业逐渐有机化,逐渐从国际农业巨头的手中夺回控制权,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普通的农户出于短期收益的需要,承受不了长期的高投入、低产出,找不到能够接受和分辨真假有机产品的优质顾客,建立不起信誉,只能望而却步。有机农业,需要有宗教般的虔诚,需要有九头牛拉不回的执着,要有愚公移山的精神。这样的事情,理想主义者不干,谁干?

这场争论还触发了我更深层的思考。

习近平总书记最近强调,改革开放前后两个三十年的历史都是新中国探索前进的历史,期间有许多经验教训值得总结,但是,不能相互否定。相当长时间以来,社会舆论倾向于用改革开放的三十年否定此前三十年。我自己,在相当长时间里,则倾向于用前三十年否定后三十年。显然,双方各有理由,各执一辞,各有各的群众基础。由此形成网络激辩,形成很难有共识的左右两派。可以说,这是中国社会经济两极分化导致的思想两极分化,进一步发展蕴含着社会分裂的危险。但是,要说服各方倾听对方的合理性,还很困难。

但是,这场果园争论却有可能让左右两派坐下来,承认对方动机的合理性,从而理解对方,寻找共识。

中国社会也可以想象成一个果园。是搞省劳力、见效快、高产、外观漂亮的现代有公害果园,只是要用农药、化肥、除草剂?还是搞费劳力、见效慢、低产、外观普通的传统有机果园?这两方的主观动机都想要经营好果园,但采取了不同技术路线。究竟哪一个好?一时也说不清。这就是邓小平主张“不争论”的含义。经营果园只能采取一个技术路线。如果两条技术路线争论起来,反而可能非驴非马,里外不是人。究竟谁是谁非,只好让历史去检验。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历史检验表明,中国这个果园还真是成了一个现代果园,GDP坐二望一,高铁、高速公路、机场建设世界第一,钢铁产能达到八亿吨。只不过,社会两极分化了,道德堕落了,核心技术队伍打散了,经济主权旁落了,环境污染严重了。如果当初采取了有机果园的技术路线呢?有可能产量没这么大,基础设施没这么先进,消费没这么方便,但是,人心纯朴,共同富裕,环境友好,核心技术队伍逐渐成长,经济主权牢牢地控制在中国手中。

如果说经营果园已经很复杂,争论可以很激烈,把握中国大船的航线,选定中国成长的技术路线,就更是千万倍地复杂,争论也可以千万倍地激烈。更何况,社会毕竟不是果园。果园里的虫子没有虫子权,无法参与争论。社会上的每一个人都有人权,甚至都拥有社会的主权,主人翁的权利。社会发展选择何种技术路线,直接关系到无数人的炯然不同的前途和命运。所以,中国向何处去,中国社会该如何治理,难以达成共识,就毫无疑问了。

但是,中国还是要选择一种技术路线。作为中国社会的领导力量,党面临着无数风险、困难和争论,必须作出选择,必须保持路线的稳定性,必须承担相应的风险,也必须面对来自各个方面的不理解、不赞同或反对。只有在这个高度上,我们才可以说,两段历史不能相互否定,都是探索前进的过程。可以补充的是,两段历史中的经验都需要总结提炼,两段历史中的教训都需要批判反思。唯其如此,党才有未来,中国才有未来,左右两派才能逐渐找到共识,社会才能不分裂。

[导读]甘阳希望办华人大学,多少具备一点文化独立性,还是值得支持的好事。但寄希望于北大改革的主事者,却不免缘木求鱼。我看,还是立足民间,向我学习,办一个“甘阳农场书院”。有独立自主的经济来源,才可能传播独立自主的思想。


本文内容于 2013/6/21 19:19:15 被小编a36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