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强制英语教育,是泯灭人性的教育

颉强 收藏 1 121
导读:中国倉颉創立以字形表意的文字体系,除了字义蕴含倉颉創字时期的历史,倉颉創字的思维逻辑,倉颉对自然万物的认知和善恶辩证的关系。文字是自然动物人与具有人特有思维的人的分界点。所以,倉颉創字創立了完整的人性思维逻辑体系,也是人类社会形成的基础。 1、西方语音语系与倉颉創字比对 西方的语音语系是埃及圣书和腓尼基文字中选出了22个字母,发展形成的语音语系。对人类的形成,法律、哲学、伦理的建立的研究,确定了哲学、道德学、法律等人文科学。这些都是建立在奴隶制度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并没有从人性的根本,建立

中国倉颉創立以字形表意的文字体系,除了字义蕴含倉颉創字时期的历史,倉颉創字的思维逻辑,倉颉对自然万物的认知和善恶辩证的关系。文字是自然动物人与具有人特有思维的人的分界点。所以,倉颉創字創立了完整的人性思维逻辑体系,也是人类社会形成的基础。

1、西方语音语系与倉颉創字比对

西方的语音语系是埃及圣书和腓尼基文字中选出了22个字母,发展形成的语音语系。对人类的形成,法律、哲学、伦理的建立的研究,确定了哲学、道德学、法律等人文科学。这些都是建立在奴隶制度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并没有从人性的根本,建立人文科学,这一点语音语系是不能和倉颉創立的表意语系相媲美。

西方的哲学等源于宗教,宗教是人永远突破不了的思维极限。倉颉創立文字体系,是从与动物野猪灾害斗争中創立的文字体系,也就是与上帝斗争中創立的文字体系,更加符合人文的科学。人在上帝在,人不在上帝也不存在,万物也不存在。所以,中国人的思维中,人是万物之灵,实际上,人类的存在是具有主观能动性的,不是被动生存的自然物。

西方的法律也是以宗教、城邦为极限而建立的。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就是没有能够突破城邦的法律,智慧败于法律被处死。宗教上帝的法律,不仅没有人类的情感,而且不具备人类的智慧。上帝的法则既是天使的法则,也是魔鬼的法则,是没有人性的法则,智慧和愚蠢等同的法则,也就是被动臣服于自然的奴性法则。

倉颉創立文字是以人性作为最高法则。纯自然的法则也就是兽性法则,也就没有法律、道德、伦理而言。人性就是铲除兽性,纯自然的属性。如人与嘼一样,具有趋利、贪婪、淫欲、享乐、欲望等自然属性,所以“人”只有去除这些本能和天性,才能成为倉颉創字意义上的“人”。如果放纵个人的“欲望”等非人性的本能,也就是不是趋向“人性”的行为,对他人造成伤害,自己本能克服,也就会遭到他人的反抗和铲除。倉颉創字以人性为基础創立的文字体系,在法律和伦理上胜于西方语音语系,即使在法律、道德、伦理方面,建立在人性的基础上比建立在宗教基础上的法律、道德、伦理更加人道。

西方的语音语系,语音对信息的传输是口耳相传,传递信息容易失真。倉颉創立的表意文字体系是眼和脑,传递信息,中国的语言同样具备语音语系的功能。西方的文字只是记录语言的符号,而倉颉創字是固化历史信息的表意符号。在这点上倉颉創字也是远远优于西方的语音语系。倉颉創立的文字体系,其字义就是倉颉創字的思维和逻辑关系,字形确定,也就固化了字义,字义蕴含着历史信息、文化信息、文明信息,人文信息。这些都是西方的语音语系难以比对的。

没有人性的文字,就不可能有人性的统一,没有人性的统一,实际上,人类只是自然界的一个符号,没有人类的特性,也就不能成为人类社会,只是挂着人类社会的招牌的动物世界。

西方语音语系大约有4000年的历史,倉颉創字大约有5000年的历史,西方的语音语系是否与古代的中国有过联系。在《圣经》中的創世纪,有点类似于中国夏代的文化状态。不多讨论西方的历史,主要分析倉颉創字在中国的影响力。

倉颉創字一个重要的思想,人类的生存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与天奋斗,与地奋斗,与自然一切奋斗,包括人类的天性和本能的奋斗。而且生命不息,斗争不止。这就是人类的特性,也是人性的精髓。臣服于自然界,“物竞天择,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是自然界的生存法则,并不是人类的生存法则。任何攻击人性的“人”,实际上堕落为嘼类,也就成为人类社会的敌人,禁止人类攻击人类自己,人类唯一的使命是改造自然,創造自然。

2、英语教育实际上就是人类资源的浪费

中国的教育对英语的教育,几乎普及到幼儿。偶尔带着孩子去农村,孩子拔点菜叶去喂猪,临走的时候,孩子向豬挥挥手,口里念着“BYE,BYE”。孩子与豬的任何语言,豬都能听得懂。因为肢体和语言,与动物语言是一致的。语音语系实际上也是停留在动物语言。

幼儿普及英语,却不注重自己本国语言的传承,实在有点殖民的味道。往往一个人要受教育,必须接受英语教育,实在令人费解。而且,英语成为升学,就业,甚至于升职的必备项目。曾记得毛泽东学英语经典故事,尼克松访华,谈到英语,毛泽东说道:我的英语水平,也就是知道几个单词,如paper—tiger,纸老虎!英语也就是纸老虎的语言,不是鸟语,也就是兽语,绝非人言。倉颉創立了人言,也就是“信”字,中国人的信仰也就是人性,信仰倉颉創立的字。

职称英语、计算机英语、大学英语等几乎遍及中国的每一个角落。我曾在网上发帖关于倉颉創字的文章,一位网友回帖“YY”,我看了莫名其妙,后来有位朋友告诉我,是why,why的意思。我才感到现代也就是不会说人话的时代。

大专学历的必须英语几级,大学英语必须四六级,研究生必须多少级。成为教育法定的考试,每年成千上万的为了英语忙忙碌碌。英语在我们国家称为法定的考试科目,本身就是人类文化资源的极大的浪费,也是殖民教育的措施。为什么学生没有选择大学语文,中国文学,倉颉創字等方面的学习的权利。必须英语几级才能拿到毕业文凭,这本身就对人性化教育的亵渎,是泯灭人性的教育。

英语成为教育的必修课,谈不上什么素质教育和创新教育。学生就是增强主动学习的主动性,连学习的科目都不能主动选择,能有什么素质和创新,只能是被奴化,奴化得喘不过一口气。素质教育和创新教育从废除英语教育开始,英语只能作为选修课,不能作为必修课,更不能作为高考的必考科目,谁给英语这么大的地位。英语只不过是一种鸟语而已,鸡鸭语言还不一样呢,为什么偏偏学这种鸟语。

3、英语的普及冲击了倉颉創字的研究

英语学习成为冲击了中国本国语言的深层次的研究。中国从孔子时期并不认识倉颉創字的字义,许慎更是胡说一气,每一个字是解读正确的。我们不能忘记秦始皇统一中国,统一文字对中国的巨大意义。倉颉、黄帝战蚩尤等时间是发生在黄河流域,尤其是秦国地域。所以,秦国是最可能沿袭倉颉創字的字形。先秦六国文字,在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实际上已经被秦始皇法律规定了废除的文字体系,没有丝毫的研究的价值。

甲骨文是可能在倉颉創立的文字字形,做了一些改变,所以,甲骨文只能作为文字研究辅助资料。研究倉颉創字也就研究秦朝统一以后的文字字形,无需花费过多的经历研究废弃的先秦文字。

倉颉創字的法定性质,也就是人性的性质,仍然融入在秦朝统一以后文字体系。没有文字的统一,也就鸡鸭不同语,文字必须是法定规范的文字体系。文字本身就是“法”,文字的追溯也就追溯到“人”和“人性”,没有“法”也就没有“人”和“人性”可言。更没有人文、道德、哲学、伦理而言。

许慎破坏了秦国的文字的法定意义。推出了“说经”的先秦文字,也就是利用鸡鸭等鸟语,解释人言,怎么能可信。造成了后世众多文字学者被许慎所误导,成为鸟语(语音语系)的学者。中国竟然没有一个人真正认识倉颉創字就证明了没有人真正认识字,俗语“大字不识”。

英语普及和许慎说文都是鸟语灾害,毁灭中华民族的文明。本人也学过英语,除了高考和评职称用过,没有任何鸟用。后继许慎的当代汉语学者,如段玉裁、章太炎、郭沫若、裘锡圭、陈梦家,陆宗达等,质疑倉颉創字,也就是说明了其人都是不能识字的学者。中央电视台,北大、清华、中国社科院的教授和学者,实际上都是不识字的蠢人,高呼“倉颉創字”不可能是一个人发明。为什么不说废除英语,因为这帮教授学者,没有学会说人话,只是懂得鸟语而已。

解读几个字的字义:如“武”:文献中一直以“止戈为武”,这就是一个错误的典型。“武”:正弋,“弋”字不知其意,比较“弋”和“义”字,变体而已。“武”:蕴含“正义”,武器并不一定指枪炮,思想也是武器。不能看到“正义”的解读,“武”的字义解读正确吗?

如“中”:说文解读“内也”,“中”与“虫”字比对,中:丨“虫”厶,丨:抗击,虫:动物,厶:动物引起的灾害等,“中”:抗击动物引起的灾害之意。中国就是抗击蚩尤引起的灾害。涿鹿形声猪猡,指野猪出没的地方为涿鹿。中国人不知中国的含义,实在令人汗颜。

如“夏”:面,攵,“面”是“首”和“頁”的构字元素,攵:夕和久的合成为攵。夕:除夕,也就最后一刻,久:久远,长久,除旧迎新的局面为“夏”。大禹治水以后建立夏王朝这也是可能的。

如“大”:俗语大肉指豬肉,大势已去指豬被去势,大钱指鬼使用的钱,大师是以豬为师。“大”就是指豬,也指自然生物,不具备人类主动性。大字也就是以豬作为参照对象,仿豬学創立了文字体系。大人也就是和猪一样的人。

总之,英语和说文成为研究倉颉創字的障碍,模糊倉颉創字,实际上也就是模糊了古代先哲的智慧和睿德,说成“神话和传说”,也就是成就了这帮学者的胡说。更深层的含义也就是模糊了人性和兽性的区别,政客等也就可以胡作非为。

倉颉創字是中华民族文化的根基,英语等语音语系仅仅等同于鸟语,鸡叫三遍,天要亮,谁都知道。研究倉颉創字必须通过教育法规定中国文字学习的等级,而不是英语的等级,而且教育应该给学生更多主动选择的权利,这才是人性教育的本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