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周边战略随笔 - 日, 印和联合国安理会 ZT

青锋国士 收藏 3 461
导读:2000年 - 2001年,日本和马来西亚分别提出要求联合国改革的提议。提议中特别倡导要求改变联合国安全理事会(UNSC),把现在的15国机构(5个常任理事国,加10个轮换理事国)扩大为10个常任领事国(此为日本建议,马来西亚则建议9个)加14个轮换理事国。当年的日本跃跃欲试,甚至理所当然的认为日本和德国作为发达国家必然得到接受。几年过去,世界突然出现变化。印度的觉起,加之日本与临国的交恶让日本的希望蒙上阴影。那么在印度和日本之间,中国到底该选择支持谁? 印度人看日本与它争夺UNSC席位似乎更

2000年 - 2001年,日本和马来西亚分别提出要求联合国改革的提议。提议中特别倡导要求改变联合国安全理事会(UNSC),把现在的15国机构(5个常任理事国,加10个轮换理事国)扩大为10个常任领事国(此为日本建议,马来西亚则建议9个)加14个轮换理事国。当年的日本跃跃欲试,甚至理所当然的认为日本和德国作为发达国家必然得到接受。几年过去,世界突然出现变化。印度的觉起,加之日本与临国的交恶让日本的希望蒙上阴影。那么在印度和日本之间,中国到底该选择支持谁?

印度人看日本与它争夺UNSC席位似乎更透彻,“日本夹在太平洋中,美,俄之间,全都是UNSC的永久理事,这一地区已经被完全代表。而相反印度靠近非洲,更是南亚强权,而且我们有核武器(和UNSC现在的五强一样),我们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成为名符其实的超强。我们唯一缺少的就是一份得到承认的地位。”

说的好,那么中国作出选择的关键是看谁加入UNSC以后会对中国和周边局势产生的影响。

选择日本会产生的影响

在日本国内,很多观察团体都从先前的乐观到现在认为日本本身加入UNSC将是很难的道路。因为在日本看,UN是一个国际组织,任何想在UNSC发挥的国家必须对国际有充分的理解和支持。然而即便在日本团体看来,日本现在国内是更注重民族主义(军国主义),普通人民对于国际不感兴趣。而观察一下世界对日本想加入UNSC的反应,尤其是欧盟还有非洲都持非常消极态度,双方都认为日本在UNSC还没有非洲国家情况下加入完全不必要。仍笼罩在二战战败国的阴影下的日本,近期乃频频出动在世界和地区有所动作,目的之一就是给自己增加‘国际主义’精神 - 为进入联合国打伏笔。作为无核(至少现在),而又缺乏资源的国家,日本本身在政治上牢牢拴在美国之后,地区上和东亚列强之间又领土冲突,确实出於一个非常不利发挥的位置。 而这一点,正是中国应该(如果日印必选其一)利用的一点。

目前日中关系有三大困难:

1。日本强占钓鱼岛造成的领土争端。

2。日本附合美国对中国的截制行动(这里包括联印,台独)。

3。日本和中国对于亚洲领导权的争夺。

对於第一点,是中日的双边问题。在世界都看日本加入UNSC不利的情况下,中国独自显示对日本的支持有可能让日本受到必须作出投桃报李回应的压力。中国可以支持日本,但**前提**是日本必须对钓鱼岛问题作出选择。 日本必须实质作出回应以换取中国实质支持日本入UNSC。有人曾提出,在钓鱼岛没有回归中国之前,助日本进入UNSC是中国倒持太何授之以柄。这一点笔者同意,也就是为什么有这个先决条件。在此前提上,日本入UNSC将在第二点对美日关系造出变数。

日本入UNSC仍然不能根本上使其成为有影响力的大国。二次大战,日本侵略中国累累,但最让它受伤的是美国的几颗原子弹。自二战后,日本在国防,外交一切政策上都追寻美国。日本的强大,尤其是政治上强大,必然会导致日本作出更符合自己(而不是美国)的决定。如果日本能够一跃从美国的依附国成为能够在UN对美国说不(退之,推行自己的利益)的国家必然消弱美国对日本的控制。现实中,夹在中美之间的日本只有依靠中美的矛盾才能左右逢源,任何太平洋地区的事务,中美都可以跨过日本解决。 日本单独无法成为一极。日本虽成为UNSC理事国,但是策略上让日本撅起成为军事和政治大国不再唯美国视尊并不符合美国利益。因此美日之间将会多一层隔阂。而在美国的影响压力下,日本即便加入UNSC实质能够发挥的独立作用并不大。相反,日本得到了UNSC位置必然不甘无所作为,而要使它的声音被听见就必然需要支持(相比过去,日本的作用就只是附合美国);而对日本来讲,最大的支持莫过于就在亚洲的近邻中国还有东盟。 因此给予日本一个可以发表与美国不同声音的地位,实质上日本的影响力并未增加很大,反而会影响美日关系。

对於第三点,亚洲各国都在合作中寻找互利的关系。中日地理相近,而中国更在亚洲核心,因此无论日本经济政治影响力如何,在地缘政治上中国始终占据比日本优越的条件。 ‘领导权’实际是个虚伪的光环,中日之间即便在近年关系交恶的情况下仍然维持紧密的经贸关系,中国高兴与否更成了“日本经济恢复的动力”。因此中日之间仍然是合作又竞争的关系,而中日经济体的依赖使得双方不能成为你死我活的关系。如果中日之间领海问题解决(这里就是中国支持日本的前提),双方都可能发现之间合作的理由更多一些。从历史看,日本对中国投桃报李的可能完全是有的(中日 60年代-80年代关系很好),尤其当中日之间没有绝对的敌对因素。

日本将可能发挥的影响力有限也不仅仅是因为美国的作用。在东亚和东南亚,各个国家都还知道二战日本大东亚共荣圈给它们造成的摧毁。因此现在如果是单纯经济合作,谁都不妨碍与日本合作(日本即便没加入UNSC这样的合作就已有)作夥伴,但是扩张到政治军事,日本能够借助UNSC施加影响力的空间很小,特别是在东南亚这片土壤。无论日本能否加入UNSC,中国作为防御日本的影响都必须(但不是局限于)积极在两个地区建立影响力:一是韩国,二是中南半岛。 中韩关系对日本的影响当可理解,而中南半岛将在后面叙述。

如果选择印度

对比日本,印度是一幅完全不同的景象。 虽然中印关系表面上改善,但实质印度非常敌视中国。在各个印度精英的言论里,时刻都把中国比作‘最大的威胁’(这还是在近期中印关系已经改善之后)。如果日本是只梦想成为老虎的山羊,那么印度则是欲成为狮子的狼。 印度有成为大国的幅员,经济,军事,文化,唯一缺少的就是政治。不比日本即使加入UNSC也会受制於人,印度加入UNSC无疑使它得到国际强权的最后需要的铠甲。印度现在的战略中,积极推行静悄悄的扩张主义。意图将影响力由中南半岛-东盟伸出太平洋;从中东-中亚伸入非洲和欧洲。已经在南亚是霸主地位的印度,如果得到UNSC位置,不仅将严重打击巴基斯坦的自信更等於把南亚,相邻的中东,非洲,还有中亚完全置于印度影响力之下而无有效的平衡。 中国如果支持印度,无疑等於承认印度的南亚势力范围,拱手放弃自己在南亚发展的机会,更给印度的扩张如虎添翼。

更甚者,印度得到中国支持成为UNSC理事国后能否对中国有些感激而减少敌意? 笔者看不然。在很多印度精英的论坛里面,充斥着这样的言论:自1962年中印战争后印度是理所应当地又拿回了自己的土地(历史如何不谈),锡金也是现代社会发展史上的历史,而新中国自1949年成立后是因为印度没有接受当时提议印度替代中国成为UNSC理事国的议案才能使得中国又恢复自己的地位(因此中国欠印度的)。直至如今,印度的精英们还在讨论为何西藏不能成为印度的一部分;和如何把印度的影响力扩大到包围中国周边的范围。

面对中国的大敌美国,日本和印度是美国一前一后两个卒子。中国对印的关系应当始终以化解敌意,增强合作(争取朋友)为主。但是很遗憾,面对一个把所有霸占的都看作理所当然,而且时刻都以超越中国为战略的国家,印度的野心使中国必须考虑自身必要的防御。中国是选择一个较弱而且能带来变数的前方,还是一个极强而且无法制衡的后方?

始终不要忘记中国支持日本的前提是钓鱼岛(还有台独问题)的解决,在此基础上中日并没有绝对的冲突。而支持印度加入UNSC的前提中国能提出的甚少。因为尽管边界能够解决(如果),印度的图谋扩张野心(至少现在看起来)是自始至终的,而且随时都会找借口又把中国作为‘威胁’。从印度在中印边界的表现看,印度人并不知道什么叫投桃报李,而如今的印度更处心积虑主动拉拢呼应美国(实质是互相利用)欲玩弄中俄于股掌之间。确实有很多理由使中国无法相信印度的灰面孔。

如果选择印度入UNSC,那么能够预见的结果是:日本由於没有得到中国的支持,还基於地区势力角逐,更愿意拉拢印度并依靠美国来与中国抗衡。而印度,羽翼丰满却不对中国有任何感激,更不会甘心待在南亚,而希望联合日本美国扩大影响力到太平洋。日印联系更加紧密,而美国则会引诱印度的大国野心鼓励其成为区域霸权以为可以制衡中国。美国对日本的控制更不再言下。

中国如果支持日本,作为日本在钓鱼岛/台独还有双方互利投资的回报(用此作为支持日本的理由也防止被印度用来挑起对中国的敌视 - 印度可从来没对中国投资过),双方将有更多理由加强合作。 改变了地位的日本将不得不考虑完全依附美国围堵中国是否附合自己的利益。而日本联合印度对抗中国的迫切性也随之降低。 南亚方面对於印度,中国大可保证再下一次联合国扩张必然支持予以安抚。

中南半岛

回到前面提到的无论日印加入UNSC与否中国都必须在中南半岛扩大影响力的说法。 日本,印度各自都有相对中国的战略考量。而他们之间的联系,恰恰隔着中国。看看地图,唯一能够把两者势力相会的地区就是**中南半岛**。印度从西面向太平洋渗透,日本则地理上处於中,俄,美之间,唯一能发展的方向就是南下东盟。两者势力只有在中南半岛会合才能形成对中国的‘包围’。中南半岛对中国的重要不言而喻, 同时也是对中国南海问题解决的重要基础。中国如何发展在中南半岛的影响力这里先不论。但是中国必须清楚,在印度,日本都频频动作的情况下中国绝不能因为眼前的台湾问题而忽视在亚洲其它重要地区 (尤其是中南半岛)建立影响,否则长远上将对中国的战略非常不利。

这里只论述了在印度和日本之间中国需要的选择,切不要忘记每一个选择的先决条件。

联合国改革需要的是增加效率,因此扩展联合国安理会之论毫无必要,这理当成为中国的政策。 退之如果UNSC需要增加,中国应坚持原则支持非洲和南美第三世界国家,尤其是巴西,在美国的后院制造强势政治势力。而在亚洲,中国亦完全可以鼓励沙特阿拉伯对UNSC位置的竞争。 在日印之外另有选择是最好的结果,中国或许也可支持澳大利亚成为UNSC成员,此为后论。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