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登事件最新消息:我在香港 欢迎采访

瞄准松岛大傻比 收藏 12 5356
导读:要:“我所有可能的出路都很暗淡,”斯诺登对媒体表示,“我可能会被中情局带走,我会不断被人跟踪监视。我或许也会被任何第三方人员带走,(中情局)与很多国家都交往密切。他们或许也会让黑社会或者任何雇佣探员介入。”斯诺登表示,“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就有中情局的分支机构”   斯诺登估计,美国政府将会对他展开调查,并会宣称他“违反《间谍法案》,帮助敌人”。“但是这一罪名可以施加在任何揭露‘棱镜’系统巨大侵略性的人身上。”  三周前,斯诺登在美国国家安全局位于夏威夷的办公地点拷贝了最后几卷他下决心要公

要:“我所有可能的出路都很暗淡,”斯诺登对媒体表示,“我可能会被中情局带走,我会不断被人跟踪监视。我或许也会被任何第三方人员带走,(中情局)与很多国家都交往密切。他们或许也会让黑社会或者任何雇佣探员介入。”斯诺登表示,“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就有中情局的分支机构”


斯诺登估计,美国政府将会对他展开调查,并会宣称他“违反《间谍法案》,帮助敌人”。“但是这一罪名可以施加在任何揭露‘棱镜’系统巨大侵略性的人身上。” 三周前,斯诺登在美国国家安全局位于夏威夷的办公地点拷贝了最后几卷他下决心要公之于众的文件,为接下来出现的一连串重大泄密新闻做最后的准备。

他对他的上级表示,他将外出修养“几周的时间”,“以便治疗癫痫症”。当他收拾自己的行装后,他对自己的女友说他将外出几周,但并没有详细说明外出原因。“这对一个在情报圈工作了十来年的人来说稀松平常。”斯诺登表示。

5月20日,他登上了飞往香港的飞机,由此他便一直在此滞留。在三周多的时间里,斯诺登一直隐藏在一家酒店中。“我可能总共只离开过酒店三次。”他表示,这是一家豪华酒店,房款加上伙食已经让他耗去了一大笔钱。

他对媒体表示,他在酒店中十分担忧会被秘密监视。他将酒店门缝用一排枕头堵住以防窃听。每逢需要在电脑上输入账号密码时,他都带上一个能遮住屏幕的红色大帽子,以防任何隐藏摄像头的监视。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些举动或许有些偏执,可斯诺登却绝不会这么想。他在美国情报界工作了十余年。他知道全世界最大也最隐秘的组织——美国国家安全局,以及全世界最强大的政府——美国联邦政府,正在寻找他。

当监听丑闻开始引起公众注意后,他通过电视与网络密切监控事件的一举一动,紧密跟踪着来自华盛顿可能的任何威胁与指控。

斯诺登太了解这些人可以动用的精密技术,以及这些人多容易就能找到他。美国国安局的官员以及其他执法人员已经两次造访他位于夏威夷的家,并且已经与他的女友取得了联系。

我所有可能的出路都很暗淡,”斯诺登对媒体表示,“我可能会被中情局带走,我会不断被人跟踪监视。我或许也会被任何第三方人员带走,(中情局)与很多国家都交往密切。他们或许也会让黑社会或者任何雇佣探员介入。”斯诺登表示,“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就有中情局的分支机构,我敢肯定他们接下来几周有的忙了。这些担忧会伴随着我下半辈子,不管要过多久才会发生。”

鉴于奥巴马政府对泄密者的起诉强度前所未有,斯诺登称他已经充分预计到美国政府将动用一切力量来惩罚他。“我不怕,”他平静地说,“因为这是我做出的选择。”

斯诺登估计,美国政府将会对他展开调查,并会宣称他“违反《间谍法案》,帮助敌人”。“但是这一罪名可以施加在任何揭露‘棱镜’系统巨大侵略性的人身上。”

《卫报》网站公开的视频显示,斯诺登讲话时情绪稳定,只有在被问及公开文件是否会影响亲属时出现情绪波动,热泪盈眶。他的不少亲属在政府部门工作。 “我唯一担心的是(这件事)对家人构成不利影响,我不能再帮助他们,”斯诺登说,“这让我难以入睡。”

熟悉国家安全案件处理的律师马克·扎伊德推断,斯诺登如果返回美国接受审理并且罪名成立,可能面临几十年监禁。扎伊德说,如果斯诺登直接泄漏机密文件,政府可能以每份文件为依据分别指控,每项指控都可能导致10年以上监禁。

1996年,美国政府和香港地区签署了引渡条约,允许美国在正式引渡过程中引渡刑事案件嫌犯回国。该引渡条约于1998年生效执行。当美国政府以合理理由向香港方面提出引渡要求,香港当局可拘押斯诺登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