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滇南钢铁动脉咏叹

yngjysl 收藏 3 300
导读:===动脉通,百业旺,血管滞,行行凋 人们说,干哪行,爱哪行,这是个道理的。本人的家,因爹老子干铁路工人,而娘老子是家庭妇女无业,故一家子六口人啊,都是靠铁路谋生,是吃铁路的大米饭长大,烙上了深刻的铁路烙印哦。并且,除了父亲之外,四个兄弟姊妹,一半男女成人后仍在铁路工作,只有另半男女,包括个人吧,因为历史的机缘之误,虽然心愿向往,却没有凑成铁路大团圆的。所以我等,尽管没有拿着铁路的工资,由于家庭服务于铁路的缘故,自认也算大半个铁路人呢。 寸轨铁路的家 记得,七十年代以前,个旧的火车轨距,只


===动脉通,百业旺,血管滞,行行凋

人们说,干哪行,爱哪行,这是个道理的。本人的家,因爹老子干铁路工人,而娘老子是家庭妇女无业,故一家子六口人啊,都是靠铁路谋生,是吃铁路的大米饭长大,烙上了深刻的铁路烙印哦。并且,除了父亲之外,四个兄弟姊妹,一半男女成人后仍在铁路工作,只有另半男女,包括个人吧,因为历史的机缘之误,虽然心愿向往,却没有凑成铁路大团圆的。所以我等,尽管没有拿着铁路的工资,由于家庭服务于铁路的缘故,自认也算大半个铁路人呢。

寸轨铁路的家

记得,七十年代以前,个旧的火车轨距,只有七十六厘米宽,称呼为“寸轨铁路”。在大众的教导下,我们的意识标准里,与开远的米轨铁路,昆明的准轨铁路相区别,一直称它为“小火车”。它的速度,一小时只有二三十公里,太慢了。概念上,看过《林海雪原》这部电影,可能它与东北大兴安岭中,夹皮沟中运木材的森林小火车,都是烧煤的肚子大大,烟囱呼呼冒气,属于同一系列或类型的,因为简单看上去,两者大小几乎毫无二致,纯是兄弟姐妹哪。

因为小城,我们是工矿城市,主要以生产有色金属之大锡为主,农业只是部分补充,所以寸轨铁路功用,一是从外面运来大米日用消费品,特别是生活煤炭和工业用焦炭,二是由当地运出大锡等多种有色金属,三是由个旧通往外地的火车客运啦。当时的寸轨铁路,其实是很繁忙的,去建水石屏蒙自,到开远上昆明的火车客运,一天各有两个来回,货运则多达十几趟。我们的家,安在铁路附近,直线距离不过二三百米左右,天天都能听见火车汽笛鸣叫的,

那时,爹老子在铁路上班,上的是三班倒。整个五六十年代期间,一直是干装卸工人的,很辛苦哦。大概是煤炭运输量很大,天天下班回来,都是一身上下黑漆漆的,完全是典型的非洲“黑人”一个,苦力的干活。就这个活计,从解放初到七十年代初,从二十来岁到四十来岁,爹老子可是足足干了有二十年的,整个青年时期和中年时期,都是奉献给了铁路装卸大业了。不过幸好,那阵工农兵当家作主,我们这些小人,从没觉得爹老子的工作下贱和丢脸。

爹老子,一个月六十余块的工资,整整二十年来,就这样赡养了六口人。平均下来,一人才十块钱的月生活费,现在来说这是不可想象的,这点子猫屎钱,喝西北风去呀,买桶矿泉水都不够,要十三块了少了不行。但那时,好在是计划经济,低工资低物价,且一律凭票证供应,多没有少又饿不死人,总是人人有饭吃,个个有衣穿。富人极少好像天方夜谭,完全饿肚子的也无,不管吃干与喝稀,总是没有见不到大米的赤贫人,纯粹的平均主义共产精神哟。

七十年代以前,个旧的锡业生产,是非常兴旺隆盛的,全国第一的锡都名头,绝不是盖的哟。

米轨铁路的迁

一九六九年底,因为党和政府号召,“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备战备荒为人世,准备与苏修社会帝国主义打大战,打核大战,在数千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后,城市闲居无业的富余人口,也来了个全面的大疏散。我们家因为娘老子没工作,不是双职工家庭不必下放,自然属于这闲置的多余人口了,那阵政策规定,凡没工作上学的子女,一律“小马跟娘走”。所以才几岁到十来岁的我们四子女,只好也步知识青年们的后尘到农村去,就是我们的命运了。

一家大小都下乡,去了离个旧一百公里远的建水大梭庄,只剩下爹老子一人留在小城,家没了没了趣味,心也就呆不住了。于是爹老子就申请调动工作,到一家人疏散下放的农村附近火车站工作,这样好照顾家庭,自己也得安心呀。如此一来到也好,因为文化大革命中爹老子站对了阶级队伍,小小一装卸工也遭受过造反派批斗吊打,这一申请异地调动工作,竟然得了天大好处,脱离繁重累人的装卸工作,干上了车务运转业务,并荣升了小火车站的站长!

七十年代初,昆明铁路局对个碧石寸轨铁路,进行米轨铁路的全线大改造,爹老子去的大田山火车站,顺其自然由寸轨也升级至米轨了。随后不长时间,因为欧美反对苏联核威胁,特别是中国两弹一星的逐渐强势,中苏关系有所缓和,核大战一时打不起来了,原来疏散到农村的城市家庭,按照政策规定,又可以回迁城市了。因爹老子不在个旧了,只有迁入他所在建水小火车站啦,这样子,不但爹老子工作与职务高升了,我们家的地位也跟着高了一截啦。

这指的是,由寸轨铁路生活,上升到了米轨铁路生活了。米轨铁路,比寸轨的轨距宽了二十四厘米,足足达到了一米宽,所以叫米轨也。那时铁路还有守车,即一长列的火车厢的最后部,要加挂上一节空车厢,作运转车长监督火车运行及发车之用,爹老子当上小站长,习以为常大众化的“以职谋私”吧,我们回家折返乘坐货运火车的守车,也沾过一点光,哈。爹老子在米轨车站这一干,和家在小站一在啊,就到了一九九零年,又是另一个二十年过去了。

九十年代,个旧的锡资源,已接近枯竭了。因为运力不畅,锡业开始了战略转移,大转产等。

准轨铁路的望

进入九十年代后,爹老子此前退休了,因为顾及年老多病治病之便,在组织上和领导的关心下,得以离开生活二十年的小火车站再次搬家,进入了五六十公里外的建水县城生活。二零零零年底,十年后娘老子以六十八岁老龄,因类风湿心绞痛等多种疾病先行病故,第三个二十年家庭三度转战后,即二零一零年初,爹老子以八十二岁之高龄,因肺癌等多种疾病也谢世了。总结二老的一生,是毕生贡献给了铁路,贡献给了家庭和子女,并终老辞世于铁路呀。

这真是,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中亡呀,铁路三转铁路止步,令人唏嘘。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子女的心尚可以收拢,年年岁岁过几大节日时,四子女总可以围绕在爹娘老子的膝盖前,有一个共同的心灵居所哦。如今他们不在了,由于遗产分割之不同意见,和性格脾气的各自不同,彼此看法相左,至今三年来多互不相往来,虽可怪我等做大者协调能力比较薄弱,但确也如我一位老同学说的,“兄弟姐妹象雪花,父母一不在,落到地上就不见了”。

如今,本人之家,辞别米轨铁路父母的故所,和离开小城居住地后,已来到了准轨铁路的边上生活啦。同期小妹因米轨停运,也迅速不期而然上调省城,进入准轨铁路中心站的相关部门工作,加上兄弟原来就在此地准轨铁路上班,这样除了姐姐由此地回家乡以外,我们一母之胞的四姊妹兄弟,形式上非实质上,大部分算得在省城团聚了,唉自我检讨,苦笑之。冥冥中有灵,尽管个人从未进入铁路谋生,但居家之地,却从未与铁路与火车站脱离呀,奇怪?

去年八月,期盼望已久,已规划与建设一二十年的,昆明经个旧至蒙自,约全长二百多公里的最新型准轨铁路,业已建成电气化铁路并试通车验收,但不知因何故,原计划将在蛇年元旦正式举行通车典礼,至今却没有了任何开通消息?本来还幻想着,二零一三年春节,可以乘坐崭新的电气化列车回小城过年了的,现在这大火车不正式运行,一切就给泡汤了,太让人失望了唉。还以为火车票只要四五十块,比大巴汽车便宜一倍多,好事美事遂愿难成呐……

进入新世纪,今天的有色金属,业已和个旧脱轨,向蒙自和昆明搬迁啦。双方分道扬镖了嘘。

寸米准轨迹总结

现在,寸轨火车,已在滇南大地上消失,四十多年已矣,米轨火车,也即将寿终正寝,早已开开停停,并最终将停运了,只有准轨火车,全省大建设,环亚大铁路,大干快上,方兴未艾。目前,虽开远与昆明两地,分别建成了寸轨铁路,和米轨铁路纪念馆,让这一百年滇越铁路遗迹,终有了文物文化纪念的性质,值得斯心安慰。然全国,乃至全球唯一的寸轨火车之消亡,及米轨火车进博物馆,让这俩宝贝再也见不到了天日,却也让自己的心中悲凉不已。

大锡兴,铁路兴,个旧兴。铁路亡,大锡衰,个旧老。夹皮沟,死胡同,百业凋。呜呼呼也……

二零一三年一月九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