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新娘在台成立政党 拥两万多党员支持统一

lengjian75 收藏 0 221
导读:大陆新娘在台成立政党 拥两万多党员支持统一 深夜10点多,卢月香风尘仆仆出现在约定的意大利餐厅,她刚参加完一个社会活动。卢月香坐下来,只要了一杯温水,她说晚上喝咖啡会让人“兴奋得睡不着觉”。   卢月香现在的身份是台湾一个新兴政党“中华生产党”的党主席,该党拥有22000多名党员,多为大陆移居台湾人士,除此以外,还包涵台湾的退役军人、文艺界人士、大学生和“新住民”等。该党目前与72个在野政党结盟,党部下属有32个对接协会,渐渐成为台湾政治格局中的“关键少数”。   作为党主席,卢月香暂时没

大陆新娘在台成立政党 拥两万多党员支持统一

深夜10点多,卢月香风尘仆仆出现在约定的意大利餐厅,她刚参加完一个社会活动。卢月香坐下来,只要了一杯温水,她说晚上喝咖啡会让人“兴奋得睡不着觉”。

卢月香现在的身份是台湾一个新兴政党“中华生产党”的党主席,该党拥有22000多名党员,多为大陆移居台湾人士,除此以外,还包涵台湾的退役军人、文艺界人士、大学生和“新住民”等。该党目前与72个在野政党结盟,党部下属有32个对接协会,渐渐成为台湾政治格局中的“关键少数”。

作为党主席,卢月香暂时没计划向公共募集经费,现在党部运行经费完全是她做生意的钱在支撑。

比起媒体照片上那个神采奕奕、活力十足的女人,眼前的卢月香显得极为朴实。在预约采访时,她始终在向记者确认一件事——“有那么多优秀的人,你为什么要采访我?”

二十几年前,出生在福建龙岩永定县的卢月香嫁到了台北,成为台湾的首批“大陆新娘”。这些年,她一直在努力证明自己“不比别人差”,她想用自身行动来反抗和消除台湾社会对大陆新娘的歧视,甚至创建政党为她们争取平等地位。

如今,这支由大陆新娘组成“中华生产党”开始展现了它的力量。

卢月香介绍,最近黄复兴党部一直想和中华生产党合并,在台湾成立一个新住民委员会,只要她答应与黄复兴党部合作,就推选她担任“主任委员”。大陆新娘在台成立政党 拥两万多党员支持统一

台湾中华生产党党主席卢月香,回到故乡永定推广台湾水稻,还要帮党员们开拓大陆市场。(图片来源:《旺报》)

“我为什么要来台湾?”

上个世纪90年代,卢月香才二十几岁,她身上有着很多女孩子没有的闯劲儿,性格坚韧,精于商业。

她在福建龙岩一所汽车技术学校毕业后,开过大货车、办过煤矿,独闯过广东,后来拥有了一支运输货物和煤炭的车队,利润可观。

一次偶然机会,她认识了一位到访大陆的台湾太太,这位太太对她印象特别好,当即希望她能成为“儿媳妇”,并主动索取几张照片。

没过多久,她接到了来自台湾一位男士电话。就这样,她成为了一名“大陆新娘”。

上个世纪80年代起,迅速富裕起来的台湾出现了婚姻难题,“外籍新娘”渐渐多起来,她们大多来自越南、泰国、柬埔寨。上个世纪90年代起,大陆新娘开始登陆台湾。

在卢月香人生设计中,从未想过到台湾。这场婚姻犹如冒险,旁人完全无法理解,作为一个女人,当她面对陌生的世界时内心是多么恐惧。

“当时我带了2000美元,如果跟丈夫过得不好,被抛弃了,我就用这笔钱买一张返回大陆的飞机票。”卢月香笑着回忆道。

这2000美元终究未能用上,但“大陆新娘”的身份,还是让她在台湾的生活举步维艰。

因为长期的两岸对峙和意识形态宣传,再加之社会文明和经济差异很大,台湾民众对大陆新娘多有歧视和偏见。

首先是来自政府层面的歧视。据媒体报道,曾经台湾当局以打击假结婚人蛇集团为由,对大陆新娘入岛施行了严苛的面谈机制。很多面谈官员并未经过严格训练,面谈所提出的问题无奇不有,甚至十分荒诞:例如先生穿什么内裤;用什么颜色的牙刷,牙刷放在哪一边;起床后哪只脚先着地……

“大陆妹”的称谓代表了部分岛内民众的陈见,是好吃懒做、不务正业、知识水平低的代名词。这让大陆新娘在台湾享受着“次等移民”的待遇,没有完整的继承权、结社权,未获台湾身份证不能参加任何协会、组织,违反社会治安条例即可能被驱逐出境。这些不平等待遇,让大陆新娘群体一直游荡在台湾社会的最底层。

1992年,刚到台湾时,卢月香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异样眼光。“到市场买菜会被人鄙视,到诊所看病,主治医生见我是大陆来的,随便看看就让我走了,这种歧视让我很委屈。”

卢月香老公家是开超市的,嫁过去的第三天,她就开始帮助老公做生意。因为没有工作权,即使是开店,她也不能站在柜台前,只能在旁边帮助丈夫,这完全挑战了她的心理底线——在福建龙岩时,她曾是车队的领导者。

前三年,她几乎“每晚都在流泪”,不习惯台湾的生活,十分想念亲人。

卢月香不止一次问自己:“我为什么要来台湾?”人生地不熟,不能挣钱,更令人郁闷的是,当时两岸关系紧张,周围很多人认为她是大陆“派过来的”,走到哪都有人监听。

结婚三年,她跟丈夫总共“讲不到十句话”。丈夫做生意,早出晚归,深夜十二点才回家,洗完澡就睡觉了。结婚了几十年,她不知道丈夫性格、爱好是什么,两人相处太少了。

按照台湾习俗,婆婆对儿媳通常很严苛。

“虽然婆婆待我像女儿一样,但我还是能感受到她内心的防备,生怕我将财产拐到大陆。”卢月香说。

为了用最快时间融入到台湾,卢月香决定建立一个社交圈。“凡是到我这里来客人,只要来第二次,我一定会要电话号码。我想多认识本地人,进入他们的社交圈,了解当地文化,包括认识社团和政党的人。”卢月香说,她用7年多的时间建立了一个庞大的人脉网络。

这些朋友大多是台湾当地的阔太太,生意上的常客。为了建立感情,卢月香会给她们最低折扣和优惠,好的商品也都会留给她们。只要有时间,她就请她们吃饭、喝咖啡。

卢月香深刻体会到大陆新娘在台湾的艰辛。她经常向台湾本地人打听社区是否大陆新娘,只要有,她就前去结识,并将所在社区“大人物”请出来喝咖啡,拜托今后多照顾。

卢月香说大陆姑娘很难交上真心的台湾朋友,交朋友也需要成本,她本人很节省,从来不买化妆品,挣的钱大部分都花在交际上了。

“发出的声音很少被回应”

时间久了,卢月香意识到,如果只是请客吃饭,不能解决大陆新娘生存现状的根本问题。

她和几位志同道合者创建了一个协会,两个月后,会员达到400多人。因为没拿到台湾身份证,按照台湾法律,她不能担任协会理事长,只能聘请当地一位长者挂着虚衔,实权掌握在她本人手里。

为了结识台湾岛各地区的大陆人,她经常组织协会成员到台湾各地区游玩。她声称:“全岛每个区块都有我认识的人。”就这样,她先后创建了12个社会团体,她说创建这些社团只有一个目的:“为大陆新娘发出一点声音,为她们争取一些地位和权利。”

但这股少数力量并未获得台湾当局和主流社会的重视,卢月香说:“发出的声音很少得到回应。”

卢月香认为,如果想让台湾社会改变陈见,获得主流社会认可,她必须要证明自己。

2001年,她领取到了台湾身份证,当年5月份她就加入国民党,2002年进入国民党中央党部做党工。两年后,她将创建的协会更名为“蚂蚁雄兵”,全力支持连战、宋楚瑜竞选。

在国民党竞选团队中,“蚂蚁雄兵”只是一股新生力量。卢月香说:“凡是到我这里买东西的,我都是半卖半送,让他们投连战的票。”

方法行之有效,“蚂蚁雄兵”发展到了2000多,但“三一九枪击案”让连、宋总统大选落空。2007年,她再度成立“悍马雄兵”,本人担任马英九、萧万长竞选总部分会会长及后援会总队长,全力协助马,萧竞选。2008年,她担任了8位中国国民党立法委员候选人的总顾问。

为了让国民党当选,卢月香不惜血本,前后花去了几百万新台币。

她说:“全家出动到大陆帮忙拉台商的选票,我包了几辆旅游巴士到桃园机场欢迎台商返台投票。此事感动了马英九,胜选后,他答应为大陆新娘争取缩短获得台湾公民身份的时间。”

据《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修正草案》规定,大陆新娘在台要满六年才有工作权(此前是八年)。结婚满两年或已生育子女,只能申请在台依亲居留,而在四年的“依亲期”内,只有八种情况能申请工作许可。不少大陆配偶无奈选择打“黑工”。

2009年4月,台湾“立法院”终于通过《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修正草案》,开放大陆配偶在台湾的工作、继承及请领劳保给付权利。

下一个目标:立法委员

在创建了多个协会后,卢月香发现社团影响力有限。

“台湾目前有几百个协会,有很多打着帮助大陆新娘名义获得好处,常用开会方式将大陆新娘召集起来,欢迎她们加入社团,最重要的环节,往往是推销化妆品。他们根本不关心大陆新娘。”卢月香说。

台湾经历也让卢月香学到很多东西,她结交了很多政治家和知识分子,他们很热心,给她传授了很多知识,改变了她很多观念。她逐渐认识到,如果想为大陆新娘争取更大利益,需要组建政党,进入台湾立法机构,行使参政权。

2010年,卢月香和一群姐妹向台湾内务部门申请成立中华生产党,她担任党主席。在该党的成员结构中,七成以上都是大陆配偶。

作为一位大陆新娘,卢月香组建政党的想法让很多人不理解。“他们认为我想得到各方好处,想争权力,出风头。”卢月香说

最初,中华生产党章程里写有“以促成两岸和平统一为宗旨”,台湾内务部门提出,可以口头上讲,但不能写在章程里。

“统一”只是代表了卢月香追求两岸和平的意愿,如果两岸对峙,最为难的可能就是她这样的大陆新娘了。

卢月香坚持要写,她说:“台湾有人可以喊台独,为何我就不能提统一呢?”

2012年,卢月香以一个政党主席的身份,号召所有党员,联合其它几个政党组成“悍马雄兵”,全力协助国民党拉票,最后国民党再度胜出。因为选举有功,台湾当局给她颁发了一等勋章。

“我希望大陆新娘在未来能有左右蓝绿阵营的力量,促进两岸和平交流,成为一条纽带。台湾有34万大陆新娘,她们背后是34万个家庭,拥有台湾身份证的有20多万,这是一个庞大的选举后援军。”卢月香说。

中华生产党的日常职能更像大陆的“妇联”,不但为大陆新娘争取平等待遇,还帮她们解决家庭纠纷,提供培训,帮助找工作等等。

目前,台大医院6000多名看护人员几乎是大陆新娘,卢月香有个姐妹是职业中介公司的董事长,她承包了该项业务,推介的人选大多是大陆新娘。

这些年,她见证了太多大陆新娘的辛酸。有的嫁到台湾发现上当了,夫家很穷,实在想家了,就向姐妹借些钱买身漂亮衣服和礼物,回大陆探亲。有的丈夫死后,被家族排挤,在台湾又找不到正式工作,只能到餐厅和KTV打工,晚上就睡在沙发上……

逢年过节,总有些大陆新娘被丈夫赶出来了,无家可归,只能到党部暂时居住。

列举这些事例,卢月香只想说明——“台湾不是天堂”。在台湾中部地区依然有贫困现象,许多家庭连营养午餐都交不起。

她说:“这几年大陆富有了,观光客到台湾旅游,购物时往往一次性就刷好几万人民币,对台湾人的刺激很大,他们平常很少这么花钱的。”

但经常往返于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卢月香知道,大陆只有沿海地区经济好一些,内地并不富裕。

近两年,她领着一批台湾人返乡投资,在福建龙岩地区栽种2000亩以上的台湾稻米。每年,她都会给内地灾区赠送几百吨大米,雅安发生地震后,她就在厦门组织了一批营养大米送往灾区。

如今,卢月香游走于中国大陆和台湾、政治与商业的边缘,她结交了很多大陆的地方政府官员,她的身份优势和社交能力进一步体现,在两岸交流中充当了纽带的角色。

卢月香带领的中华生产党目前已与台湾74个政党结为兄弟党,每月开政党大会时,她都会介绍两岸的政策、法律以及大陆的一些观念。

2016年的大选在即,现在台湾岛内两大政党都在抢票和铺路。

卢月香说,经过两次败选,民进党一些人的观念也变了,不再提“独”的事。如果想要获得支持,民进党只能改变,“不能拿台湾2300万人民开玩笑。”

黄复兴党部之所以想和她合作成立“新住民委员会”,也是看中了她手上的选票。

对此,她态度很明确,想要选票,可以给,但有条件,必须给一席立委身份,如果答应,她会让所有党员加入国民党。

经过和黄复兴党部几轮谈判,黄复兴党部已基本答应了她的条件。(经济观察报 记者韩雨亭 杜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