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拓跋鼠自传体纪实小说---- 从噩梦到天堂:离婚四年成长史

ilife4s 收藏 0 103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终于下决心写这个帖子了。

在我看来,每过一段时期,静下心来写写自己的经历,不仅能回顾自己走过的路,还能总结经验教训,令自己获得提升。所以每过几年,我都会写写自己的故事。当然,每次内容并不相同……

说说我吧。

我是72年生人,属鼠,所以起了拓跋鼠这个ID。而“拓跋”二字,表明我现在处于开拓事业阶段。

我95年大学毕业,本分配到中央部委,却因爱情原因留在南方省城南京,进金融单位。前妻跟我大学同学,按理说我们感情基础不错。但很遗憾,一开始就发现了诸多不合:无论性格、教养、生活习惯、兴趣爱好、消费理念都存在很大差异。随着共同生活的持续,又陆续发现两者对人生目标、家庭目标、角色分工、婆媳关系、子女教育、理财投资……等一系列问题的认知均大相径庭,甚至截然相反——一句话,我和她根本就没有共同语言。

那时连前妻自己都说:“咱俩真是对冤家,水火不容的两人怎么就凑到一起了?


因此,我们家庭中矛盾重重、争吵不断,双方均想按自己的想法“改造”对方,最终却均一事无成、两败俱伤。


要怪,就怪我们年轻时不懂事,走到一起时根本就没考虑究竟是否适合。但为了年轻时的感情记忆,以及离开对方的恐惧,我们一直忍受着这种不适。但每次争吵都损耗着感情基础,就像骆驼背上不断增加的稻草。


2005年某日,因一件小事我们再度发生争执。此时我和她都已不堪忍受彼此了,于是没有任何人采取措施平息这场纷争,反而开启了式反应般争相把事态扩大。终于,出现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彻底厌倦了这种看不到头的对抗,我决心放弃了。

她却怕了,软磨硬泡拖了2年。

但我心已死。2007年2月12日,情人节前2天,我又主动挑衅,与之发生新的对抗。这次她也在气头上,我们快刀斩乱麻拿到了PASS。

于是,我离开这个18岁就陪伴我的女人,开始了新的情感之旅……


第一章、魅惑吧娘


时间到了2007年9月。

某晚,我吃过晚饭出去跑步锻炼。那阵子我特别喜欢锻炼,每晚都要出去跑个七八千米。


跑了大半路程,感觉有些累了,换成走路,经过一间很小的街边酒吧。

不经意间往酒吧里看了一眼,见吧台边坐着位打扮时尚的女人,正在向外张望。

那女人留着乌黑的大波浪头发,一张最标准的瓜子脸,一双微微上挑凤眼,高高的鼻梁,厚厚的嘴唇涂着猩红的唇膏,身着猎装,下衬短裙,腿裹网袜,足蹬细高跟皮靴。


看到这里,我忽觉精虫上脑、嗓眼发干,决定进去喝杯咖啡。


酒吧很小,三十平米的样子,有五六张桌。

本以为她是顾客,可进去才明白:她就是老板娘,而我才是唯一的顾客。

也难怪生意会不好,这条街有很多酒吧和咖啡厅,几乎个个规模都比这家大。


我要了杯咖啡,价格很便宜:十五块。

我坐下来,默默喝着咖啡,边四处打量着这间小店。

但我没有开口套磁,在这方面,我一向很矜持的。


若不是她开口,我打算喝完咖啡就走人……然后过几天再来一趟。

“您觉得咖啡味道如何?”她忽然问我,声音显得很娇气。

“啊,不错。”

“那价格呢?”

“挺便宜的。”


这时来了对貌似大学生的情侣,她忙热情迎上前去。

可那对情侣在门口嘀咕了一阵,走了。

她有些怅然地返回了吧台。


“生意不是蛮好啊。”我打破沉默。

“是啊,”她面露愁容,“我也不知为什么,生意总是不太好。”

“你的店面太小了,旁边开酒吧的太多。”

“大概是吧……”她的脸色越发黯然。


必须跟大伙交代一下。

我进去喝这杯咖啡,其实动机相当单纯:她太撩人了,所谓秀色可餐。


我是男人。

我是单身男人。

我是有过婚史的单身男人。

这注定了,我肯定动机相当的单纯,哈。

所以,我当然不能放弃这个机会。


有人说,男人分两种:好色的,和特别好色的。

这话很对。

那么,我属于哪一种?

想来想去,我属于后者,也就是色狼级男人。


那么,怎样才能成为副其实的色狼呢?

狼的本性,是善于发现猎物,紧追不舍,直到把她扑到在地,然后慢慢享用这顿开胃美餐。

而色狼,作为狼的一种,捕猎方式与其他狼并无两样。


尽管和她对话时我眼睛只盯着咖啡杯,可脑子里却出现了一幅生动的画面——我一把将她抱到咖啡桌上,掰开她穿着网袜的腿,然后◎#¥%。。。。


美少妇仍坐在我对面忧郁着,全然不知我在心里已经把她给办了。


就这样边对话边幻想,我喝完这杯咖啡,然后告辞。


其实泡妞本质上就是一场心理游戏:你要让一个萍水相逢的女人对你产生好感,进而产生安全感,最后让她服服贴贴地任你摆布。如何一步步实现这个目标,要看每一步心理互动过程。


我现在处于泡妞的初级阶段,我们只是一面之缘,路还长着呢。


我曾不止一次思考一个问题:男人若见了漂亮女人,第一反应是什么?

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是因对自己的人品产生了怀疑。


我上中学时,因为不好好念书,被父母送到建筑工地干了一个多月的民工——不是为挣钱,而是为了治治我,让我明白出苦力的日子不好过。工地的民工们,每当工闲时就会聚在一堆,开着下流的玩笑,话题永远离不开下三路。每当有年轻女人经过,民工们就吹口哨,起哄,然后YY她们。

那时我很瞧不起他们,觉得他们低级,无聊,下作。等等。


后来我成人了,所处的社会地位不是“劳力”阶层,而是“劳心”阶层。可我却变得越来越低级趣味了,每当见了漂亮女人,我产生的第一个念头不是跟她谈论理想啊人生啊什么高级趣味的东西,而是想跟她上床。


为此我懊恼不已,生怕自己变成和当年那帮民工一样的“低级、无聊、下作”,也就总是刻意在女人面前装B。无论心里强奸她们几千遍,眼睛却可以做到目不斜视。犬男般跟着女人屁股后面摇尾巴的事,我绝不干。


孔子曰:发乎情,止乎礼义……


虽面子上假装,可内心苦恼却无法消除:难道我是个人品很差的人吗?难道我就不可以消灭这些杂念淫欲吗?

为此,我请教过很多朋友。


我的朋友圈子,基本上算社会的中上层。大家看上去,一色的衣冠楚楚,人模狗样。

这些衣冠禽兽给了我些安慰——不是要我学习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也不是要我树立高尚情操,而是告诉我:其实,男人如果不是有病,如果不是男同,基本上都一个鸟样;我,一点不另类。

也就是说,他们中的所有人——如关系够近不需装腔作势的话——对漂亮女人的看法跟我完全一致:如何把她搞上床?


看来,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哈哈。


缘分是个奇妙的东西。

这世上有几十亿人,为何偏偏与你擦肩而过?

人与人相遇是必然,但与某个人相遇,却是偶然……


事实上,在那天之前,那酒吧就存在很久了;而我,也曾无数次跑步路过那里。

可我一直都没有注意到那里有个酒吧,酒吧里有个风情万种、令我直咽口水的少妇老板娘。


而今,她终于闯入了我的视线。这就叫,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遇到了合适的人。

“你认命吧。”在离开酒吧的时候,我意味深长地看了美少妇一眼,心里默默对她说。



第二天我会做什么?

初级狼友肯定想,我一定又去酒吧了,借机吃老板娘的豆腐。


呃,说实话,这样做太低级趣味了……而且效果不好。因为,这种霸王硬上弓方式很容易引起女人警觉和反感,自然会竖起一道柏林墙,那你很难上她的。


那么,一个比较深沉的、有教养的狼友,比如我,会怎么做呢?

我的做法是:第二天我依旧跑步,目不斜视地路过那里。

第三天,依旧跑步,目不斜视地路过那里。

第四天,依旧跑步,目不斜视地路过那里。

第五天,依旧跑步,往里看了一眼。

当然了,又看到渔网袜美少妇在吧台边张望。于是我进去了。


“你每天跑步锻炼啊?”老板娘热情地招呼我。

我学大禹N过店门而不入,就是想让她问我这话。


这话不是随便问的,因为她不知不觉地对你感到好奇了:一个天天坚持锻炼身体的人,必然是个对自己有要求的人,也往往就是个优秀的人。而女人,往往喜欢优秀的人。


当然,有些傻萝莉偏偏喜欢烂仔,但这是不成熟的表现,等她们成熟了,自然不会喜欢烂仔了。


而自己开酒吧的少妇,肯定不是傻萝莉,而是成熟女人。


好奇,意味着鱼儿咬钩了。

我又开始了不良,呃,不,应该说是美好的幻想,跟她兴致勃勃地聊了起来。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