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评棱镜门:勿对美抱幻想 引渡斯诺登存疑

专家评棱镜门:勿对美抱幻想 引渡斯诺登存疑

专家称,虽然香港与美国签有引渡条约,但还有一个特别条款,就是涉及国家安全问题应由中央政府决定。

“棱镜门”与每个网民都有关

斯诺登事件持续发酵,世界瞩目。它是一个意外,还是偶然中的必然?它的出现给世界带来哪些影响?中国又该如何处理?一系列问题摆在我们的面前,《环球时报》特邀五位专家展开讨论。

“棱镜门”的出现并不意外

赵可金(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副主任):客观而论,“棱镜门”的出现并不意外,它是中美情报战尖锐化的产物。近年来,为落实美国亚太战略再平衡战略,美国投入大量国家安全和情报资源服务于同中国的战略竞逐,情报战背后必然有大量越界行为,必然会有一些有良知的人会站出来爆料。因此,斯诺登只不过是美国历史上诸多爆料人之一,此次对“棱镜”计划的揭露,即使不是斯诺登,也必然会有别人。美国情报战指向何方,就会出现不同形式的斯诺登,这是必然的。

-

在“习奥会”确立中美战略关系的背景下,面对习近平和奥巴马努力建立新型大国关系,“棱镜门”考验的是中美两国的政治智慧。理解“棱镜门”的影响,需要从美国国内三部分力量(战略界、商界、人权和意识形态界)的辩论出发,此次战略界人士比如切尼等还会跳出来,指责中国,意在打掉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为美国保守派政治利益服务。

秦安(网络空间战略研究所所长):美国实施“棱镜”计划,其实一点都不奇怪。斯诺登披露,美国还有其他计划,比如:“主干道”、“码头”和“核子”。美国的实力已经超乎我们的想象了。

通过“棱镜门”,我们需要看到:一是折射了中美关系的现实,对中美着手建立的新型大国关系也是一种考验。二是揭示了网络空间力量对比的基本态势,美国处于资源、技术垄断的优势地位,对互联网拥有绝对的管理权。对此,包括欧洲在内的其他国家都不满意,有人提议把互联网管理权交给联合国管理。三是反映了网络空间和实体空间的差别。网络空间是两类矛盾:战争与和平,监控与自由。我们事实上生活在一个被无数摄像头监控的世界里。网络空间是人类社会全新的一个精神乐园,承载了大量包括内心世界交流的私密信息,个人隐私极易暴露。

美国才是最大的黑客

谢丹(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军事法研究所研究员):一个国家对本国内部的情报收集工作是其内政事务,相关的涉法问题可以通过本国的法律渠道进行解决;但如果这种情报工作指向别国及其公民,就应当受到国际法律规范和相关国家法律的制约。而美国的政客们恰恰不懂得、或者不愿意承认这一点,经常使用本国的法律制度、法律观念和执法措施去处理属于别国内政范畴的事务及相关的国际问题,而完全不顾国际影响和他国感受。

“棱镜门”使美国成为众矢之的,引发国际社会和有关各国近日来一系列的反应和动作。中国、欧盟、德国等都批评美国政府明目张胆的监控行为。就连美国最具影响力的民权组织“美国公民自由联盟”也正式起诉联邦政府。还有美国民众对联邦政府提出集体诉讼,索赔30亿美元,其他国家的网民也可去告美国政府。

赵可金:“棱镜门”会震荡美国安全体系。一方面,暴露出美国国家安全的越界行为问题,美国利用技术优势搞非法安全,伤害美国公民的安全利益,就像越南战争和“水门事件”一样,它首先伤害的是普通美国老百姓的隐私和安全,美国人的安全意识会被激发。另一方面,揭露了美国对国际安全的伤害。美国亲手埋葬国际网络安全秩序,对世界其他国家的安全利益造成伤害,挑战的是战争的定义,威胁的是他国的安全。因此,美国抢占网络秩序制高点的合法性受到质疑,美国一家垄断互联网的霸权受到削弱。

尽管“棱镜门”是一个安全问题,但一旦引发美国社会各界的大辩论,就立即会演化成政治问题,各派会选边站。只要斯诺登不回国,美国这场大戏就会上演。

“棱镜门”会激化美国与其他国家的政治分歧,尤其是欧洲国家和美国的盟国。美国网络情报能力超过维护安全的职责,还会引发经济领域的不公平竞争、社会领域的隐私亵渎等后果。

许森(海南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棱镜门”曝光,令一向以网络安全受害者、道德高地占据者、民主自由标榜者自诩的美国,彻底被扯下伪装,露出贼喊捉贼的虚伪面目。美国向来喜欢扮演网络世界的受害者,但事实上,它才是世界最大的黑客。互联网发端于美国,服务器终端仍掌握在它的手中。只要愿意,美国随时可以中断任何国家的网络。

奥巴马声称,“棱镜”不针对美国公民或在美国的人。言下之意,为了美国的国家安全,对他国民众的监控不成问题。这种简单、霸道的逻辑正是“棱镜”的可怕之处。美国在人权、核不扩散等问题上十分霸道,采取多重标准,对中国“拿着放大镜找毛病”,对盟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自己则是一直“自我感觉良好”,在与其他国家的配合上,也十分傲慢。“棱镜门”可以逼迫美国放下身段,学会与别的国家配合,采取一种“商量”的态度打交道。

张友春(国防信息化与战略管理论坛秘书长):美国一些专业机构的监视行为是依据美国《外国情报监视法》、《通讯援助执法法》等国内的法律,很多国家包括美国的部分盟国吃了美国很多亏,都很有意见。中国的一些人对这些也不太了解,甚至被美国钓鱼执法了。中国可联合一些持相同观点的国家提出对网络空间一些攻击行为进行限制的建议。

斯诺登是否被引渡不能下定论

赵可金:“棱镜门”可能是一个影响世界政治发展方向的重大事件,因为它有深刻的政治根源,直接针对美国政府行为的合法性。对此种问题的解决,只能走司法解决的道路,特别是国际司法解决。

谢丹:斯诺登会被引渡吗?就中国的《引渡法》而言,引渡的主体是国家,根据《基本法》,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地方行政单位,其军事和外交由中央政府负责,虽然香港与美国签有引渡条约,但还有一个特别条款,就是涉及国家安全问题应由中央政府决定。因此,香港能不能和美国之间谈斯诺登的引渡问题,目前还不能下定论。

中国网络安全到了非常危险的地步

秦安:“棱镜门”带给中国建立网络强国的机遇。中国梦面临的威胁不光来自海上、空中,更来自网络,美国有人已经把围堵中国的“空海一体战”变成“空海网一体战”就是这个道理。为此,我们要树立综合安全观、全面安全观和网络国防观。

路子怎么走,正如习主席所说:“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首先是“照镜子”,媒体有责任让政府和企业,包括和个人照镜子,看到面临的安全隐患。“正衣冠”也很重要,让政府官员、企业、互联网企业要积极参与。企业也有责任,国有产品的替代战略,受益最大的是国有企业。下一步就是要“洗洗澡、治治病”,政府、企业共同努力,启动核心产品“替代战略”,把网络空间安全隐患从根本上排除掉。

许森:“棱镜门”对中国的启示,一是中国网络安全到了非常危险的地步,如果说以前美国对华的动作是若明若暗,现在则是昭然若揭。二是跟每个网民的生活息息相关。以前,大家都跟帖看笑话,现在黑幕越揭越跟个人有关。三是再一次教育广大网民不要对美国抱有任何幻想,美国对网络的管控很严格。网民应对中国必要的网络管理制度多一点理解。

制定网络安全规则的契机

赵可金:长期以来,国际网络规则和秩序是由美国人创制的,“棱镜门”暴露出互联网被美国一家垄断的严重缺陷,有必要加强国际合作,通过国际社会共同努力,制定有规则、有执行、有监督的国际网络管理法,这才是真正解决斯诺登事件的治本之策。可见,摆平“棱镜门”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建立国际网络监管制度,这才是解决网络安全问题的关键。

谢丹:互联网安全急需制定一个安全规则。过去网络安全指的是民事责任。现在对网络安全,包括美国等都有这样的观点:对一个国家的网络实施大规模攻击,造成一个国家的经济混乱,甚至对电网进行网络攻击造成停电等重大社会安全事件,可不可以视为开战?也就是说现在的网络安全已经不仅仅是民事的问题,还涉及军事法中的武装冲突法。

秦安:“棱镜门”既是一个网络安全问题,更是一个政治问题,但其本质上是一个全新生存空间的规则制定问题。中国一直受到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网络窃密”的指责。早在3月,北约就在美国网络空间司令部的指导下推出了一个试图作为世界网络战争法则的手册,也就是《塔林手册》,想抢先制定规则。“棱镜门”之前,中国处于被指责的被动局面,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美国就不要再说别国实施“网络窃密”了。在网络规则谈判中,尤其要强调你有实力才会跟你谈。

张友春:网络的基础技术,比如芯片,操作系统、路由器等大多都是美国的,这种态势短期内不会改变。美国具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情报搜集能力,拥有这个能力是一回事,但如何使用这个能力应当受到一些国际规则的限制。

我们目前生活在一个大数据时代,如何保护国家安全和公民权益的问题,需要学术界和各方面积极研究。斯诺登事件的爆发成为促使美国谈判互联网安全规则的很好契机。中国是负责任的大国,可采取稍微积极的态度,主动提出一些涉及互联网安全的规则,比如:对各国的重要设施不能随意攻击;对金融和基础设施系统建立相应的保护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