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化部队浮出水面

四川蓑笠翁 收藏 2 1597
导读:据新华社报道,中国于6月下旬在北京军区朱日和合同战术训练基地举行代号为“联教-2013-朱日和”的新型作战力量联合演练。此次演习的目的是测试在应对信息化战争时,使用数字化技术的新型作战力量的应战能力。北京军区朱日和合同战术训练基地是中国现代化程度最高的练兵场,在这里举行以数字化合成营为主角的军演,引发了西方媒体的高度关注,路透社就将此次演练”称为“中国举行的首场数字化军演”。      在“联教-2013·朱日和”联合演练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包括数字化合成营在内的多种新型作战力量将公开亮


据新华社报道,中国于6月下旬在北京军区朱日和合同战术训练基地举行代号为“联教-2013-朱日和”的新型作战力量联合演练。此次演习的目的是测试在应对信息化战争时,使用数字化技术的新型作战力量的应战能力。北京军区朱日和合同战术训练基地是中国现代化程度最高的练兵场,在这里举行以数字化合成营为主角的军演,引发了西方媒体的高度关注,路透社就将此次演练”称为“中国举行的首场数字化军演”。

网络战、电子战、情报战齐上阵

在“联教-2013·朱日和”联合演练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包括数字化合成营在内的多种新型作战力量将公开亮相并进行“红”“蓝”对抗,非接触先敌攻击成为主要演练内容之一。

演练期间,由军事院校专家、学员组成“红军”数字化部队旅级指挥机构,带由数字化合成营、特种作战营、陆军航空兵、空军航空兵和电子对抗部队组成的数字化联合战斗群,与第65集团军某机械化步兵旅组建的“蓝军”部队进行指挥机构推演和实兵对抗。演练除动用地面装甲部队、炮兵部队和歼击机、武装直升机进行传统火力打击演练课目外,还将结合数字化部队的作战特点,重点进行“非接触先敌攻击”等新型课目演练。

由于第38集团军有多支部队正在进行合成营训练和试验,目前还无法推断合成营的具体隶属部队。但根据近年来我军合成营的训练演习,该合成营应该装备有包括坦克连、自行榴弹炮连、自行迫击炮连、多个装甲步兵连。具有比常规装甲步兵营更高的合同水平和战斗力。

有媒体认为,此次军演中,中国军队以数字化合成营、特种作战营和陆军航空兵等组成的“红军”,对抗机械化步兵旅扮演的“蓝军”,就体现出数字化部队以少胜多的优势。

演练除一些传统作战行动之外,还会模拟“非接触先敌攻击”。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高级顾问徐光裕认为:“‘非接触先敌攻击’意味着数字作战行动,包括网络战、电子战和情报战体系等。这并不意味着解放军将开展一次‘先发制人打击’演练,而是基于目前的‘积极防御战略’、模拟在我国受到入侵时如何回击。”

演练总导演、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院长石忠武认为,把部队和院校捆绑在一起,按照战法研讨、实验论证、实兵检验、完善理论的步骤研究我军新型作战力量的战法,应成为我军开展作战问题研究、提升新质战斗力的重要方式。

中国早已组建数字化部队

数字化部队是指以计算机为支撑,以数字技术信息链为纽带,使部队从单兵到各级指挥员,从各种战斗、战斗支援到战斗保障系统都具备战场信息的最快获取、传输及处理功能的新一代部队。它能够达到战场信息的最快获取、信息资源的共享、人和武器的最佳结合、指挥员对士兵的最佳指挥效益。与一般意义的机械化部队相比,数字化部队具有作战行动更加迅速、作战指挥更加简单、作战保障更加便捷、作战能力明显增强等优点。

目前中国陆军的主战武器基本上实现了更新换代:新式自行火炮、远程火箭炮、武直-10和武直-19武装直升机,可提供点面结合的立体化火力支援;99式主战坦克、ZBD-97式步兵战车可组成强大的突击集群,即便与美欧军事强国的装甲部队相比也不落下风。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军事分析人士认为,中国陆军要想再一次实现战力飞跃,在“硬件”方面已很难做文章,只能在“软件”上找出路,对现役部队实施成建制的数字化改造不失为一招好棋。

事实上,《中国武装力量的多样化运用》白皮书指出,中国陆军“加强数字化部队建设”。在这里,中国所用修辞不是“建立”,而是“加强”,说明中国军队已经有了数字化部队。

中国数字化合成营即将高调亮相的消息一经传出,就引起了国外媒体的热议。西班牙《国家报》称,数字化合成营亮相意味着“中国正为应对未来战争做准备”。美国国际评估和战略中心高级研究员理查德·费舍尔称,军演的类型将展示中国已取得多大进步。他说:“这种结合不同军种部队以实现一个目标的能力一直是中国10年来信息化努力的目标。”

军事问题专家陈虎指出,数字化合成营在中国军队中是凤毛麟角的高科技部队,让其在演习中与拥有优势兵力的常规部队对阵,就是为了检验数字化部队以小搏大的能力。他表示,中国建设数字化部队已经有很多年了,如今在练兵场上亮相,表明其基本进入成军的状态。另外,经过多年改进,中国军队的数字化单兵武器装备肯定也会更加成熟。“联教-2013-朱日和”军演应该会给人们带来“惊喜”。

“向美军叫阵意味浓厚”?

此次“联教-2013-朱日和”演练旨在向世人展示中国在现代战争战略方面已成功缩小与西方国家的差距。对此,澳门国际军事协会会长黄东指出,“在将数字化作战能力融入地面和空中部队方面,解放军正努力追赶美国”。有媒体认为,中国举行由数字化部队参与的军演,“向美军叫阵意味浓厚”。

的确,在提升数字化部队战力的道路上,中国一直在稳步前进。在未来发展方向方面,中国已成功研发出VN1型8轮装甲车,该系列战车不仅有装备30毫米口径机关炮和反坦克导弹的步兵战车型号,还衍生出了装甲维修车、指挥车和自行迫击炮车等型号,这说明中国打造轻型数字化机步旅同样不缺适用平台。不过,美军在数字化部队建设方面遥遥领先,而中国军队刚刚涉足这一领域,所以在数字化部队战力方面,美军无疑更胜一筹,叫阵美军还不够火候。

美军在上世纪末率先提出“数字化战场、数字化部队”构想,并于2001年将第4机械化步兵师改造成数字化师。目前美军早已组建旅级、师级数字化部队,通过“沙漠铁锤VI”军演、“21世纪特遣队先期作战实验”等演习演练相关战术战法,最终在伊拉克战争中经受实战考验。在提高战术和实战能力的同时,美军还在不断提升其数字化部队的军备。例如,自2008年起,美军就开始大批配备更轻、功能更完善的“陆地勇士”数字化单兵作战系统,大幅提高美军单兵作战能力。

据介绍,“陆地勇士”系统是一种穿戴在士兵身上的数字化系统,该系统集成有计算机、激光、全球定位以及无线电装备,将士兵与武器子系统、综合头盔子系统、计算机/无线电子系统、软件子系统以及防护服与单兵设备子系统等五个子系统整合为一个整体,目的是提高士兵的功击力、生存力和目标捕获能力。

相关链接

美军数字化部队

战力是常规部队3倍

据军事专家预测,美军数字化部队一门既能发射常规炮弹,也能发射战役战术导弹的多功能火炮相当于一个常规榴弹炮连的火力打击效果。数字化部队的火炮首发命中率可达73%,比非数字化部队提高了9倍多。一支同等规模的机械化部队改造成数字化部队后,战斗力可提高10倍以上。

实现军事数字化,能够大幅度提高武装部队战力。例如,美国陆军第4机械化步兵师进行数字化改造后,总兵力削减约13%,坦克、装甲车、自行火炮等重装备减少15%;但扩编了师属直升机部队,添置了无人侦察机,所控制的战场面积扩大了2倍。美军原来需要出动3个师才能确保击败对手一个处于防御状态的师,而现在执行同类任务出动一个数字化师就可以取胜。毫不夸张地说,数字化部队的战斗力是同等规模常规部队的3倍。

打造一批“云士兵”

美国《国防》杂志7月刊(提前出版)文章指出,在过去十几年里,美军不断列装新型战场传感器,寻找路边炸弹和反叛武装分子。“陆地勇士”系统和广泛部署的高光谱大面积监视传感器,就是美军在这方面获得成功的例子。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署战略技术办公室副主任斯蒂芬妮·汤普金斯指出,美军并没有止步于此。“过去10多年来,我们一直专注于情报、侦察和监视的环境中,可以这样说,‘我们畅游在传感器和数据当中’。”

汤普金斯还称,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署正在思考新数据收集办法。“风切变”项目就是美军在这方向的最新尝试。目前美陆、海、空三军都制定了各自的军用智能手机发展计划,希望藉此打造一批“云士兵”,帮助士兵定位和识别对手,并把所获信息尽快传送给附近的部队指挥官,甚至是同步看到无人机从空中拍到的画面。

值得注意的是,美军除在列装和研发新数字化装备方面走在前列之外,其生成数字化部队的周期也相对较短。据称,由于美军所操作的先进装备与士兵“入伍前玩过的电脑游戏差不多”,所以从学习到熟练掌握复杂的数字化装备只需要几个星期的时间。也就是说,美军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生成数字化部队战斗力,是因为美国青年不仅信息网络意识高,而且也具备了操作使用计算机的素质。

中国数字化部队军演引世界关注:向邻国展示战力

西班牙媒体称,解放军将于6月下旬举行包括数字化部队在内的军事演习,这是中国的数字化合成营首次亮相。香港媒体指出,解放军检验电子战和传统战能力的大规模多方面军事演练,将向东京和马尼拉传递明确讯息。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5月30日报道指出,解放军将首次举行有网络战部队、特种作战部队、陆军航空兵和电子对抗部队参与的联合作战演练,以检验其地面和空中部队的一体化程度和协同能力。军事专家说,这次令人瞩目的演练旨在向世人显示,中国在现代战争战略方面已成功缩小与西方国家的差距。

报道称,这次演练将在内地最大的合同战术训练基地、位于内蒙古的朱日和基地进行。北京军区第38集团军和第65集团军的一些部队以及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特种作战学院、国防信息学院、空军预警学院、陆军航空兵学院、电子工程学院、空军指挥学院和空军石家庄飞行学院将参演。这是解放军首次有多种新型作战力量参与在现代战争中使用数字技术的演练。

除一些传统作战行动,演练还将模拟“非接触先敌攻击”。退役将军徐光裕说:“‘非接触先敌攻击’意味着数字作战行动,包括网络战、电子战和情报战体系等。这并不意味着解放军将开展一次‘先发制人打击’演练,而是基于目前的‘积极防御战略’、模拟在我国受到入侵时如何回击。”

澳门国际军事协会的黄东说,8所军事院校参演意味着演练还将检验一些军事理论。他说:“这是一次少见的大规模演练,有这么多作战部队及军事研究人员参与,包括作为新型军事研究机构的特种作战学院和空军预警学院。这也表明,解放军正努力在将数字作战能力融入不同的地面部队和空中部队方面赶上美国。”

上海的评论员倪乐雄说,这次前所未有的联合演练表明,在最近人们的关注点集中于海军建设的情况下,空军和陆军希望向世人——尤其是与中国有领土争议的邻国——显示军力。

另据美国《华盛顿时报》网站5月29日报道,解放军即将举行的军演将展示北京在适应美国式技术战争方面取得的进步。中美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主席伍尔泽说,美国20世纪90年代展示的作战实力促使中国奋力追赶。

国际评估和战略研究中心学者费希尔说,军演的类型将展示中国已取得多大进步。他说:“这种结合不同军种部队以实现一个目标的能力一直是中国10年来信息化努力的目标。”

中国数字化部队浮出水面 军费不足无法大量发展

我军的数字化建设应以装甲机械化部队先行,在装备技术上,采取滚动推进的方式;同时,确立综合整体的建设思路,规划各军兵种指挥控制系统的横向联合问题

数字化部队以往是中国军队的核心机密,2013年中国国防白皮书首次以权威渠道将之公开。

名为《中国武装力量的多样化运用》的白皮书公布:中国陆军“加强数字化部队建设”。不是“建立”,而是“加强”——显然,中国军队已经有了数字化部队。

数字化部队的实质是以计算机为支撑,以数字技术联网,使部队从单兵到各级指挥员,从各种战斗、战斗支援到战斗保障系统都具备战场信息的获取、传输及处理功能的部队。它能够达到战场信息的最快获取、信息资源的共享、人和武器的最佳结合、指挥员对士兵的最佳指挥效益。

在世界各军事强国争相发展数字化部队的同时,中国军队也紧追世界军事潮流,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数字化部队。据本刊记者了解,继我军数字化炮兵试验部队建立之后,数字化装甲兵、数字化步兵也已初具规模。

不过,中国数字化部队发展有其自己的定位和方向。本刊记者为此采访了军事科学院和国防大学的多名专家,其建议综合如下:

第一,立足我军现状,走“双重”发展道路。

中国发展数字化部队与美军等西方国家军队有着很大差别。美军等西方国家军队走的是一条先机械化后数字化的发展道路,它们是在大部分武器装备的射程、航程、速度、精度、杀伤破坏力等性能指标,都达到或接近物理极限,机械化装备几乎走到尽头后,开展实施数字化建设。此外,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国力强,发展经费能够得到充分保证。

相比之下,我军起步低。新中国建立后,我军才实现“骡马化”;1985年我军实现了“摩托化”;目前,我军部分部队实现了“机械化”,就陆军总体来说仍是“摩托化”为主。在国力上,我们没有足够的资金来保证数字化部队的大规模发展。

此外,中国国力有限,在发展数字化部队时不能像美军那样搞大规模、内容齐全的试验部队,只能把重点放在提高“信息获取、指挥控制、协同支援”等数字化部队建设的主要环节上,机械化和信息化同步发展。

第二,自主创新为主,引进外援为辅。

数字化装备建设如果完全依赖国外,就有可能受制于人,所以是有选择地引进一些先进的高技术,在消化、吸收的基础上,尽快实现高技术数字化装备的国产化。

第三,采取渐进方式,由下而上逐步扩大。

建设数字化部队要科学地进行筹划,有步骤、分阶段地展开,坚持由下而上、试点先行的发展模式。从外军数字化部队发展的进程看,从单兵和步兵的数字化装备起步发展数字化部队,投入大、周期长、见效慢。因此,我军的数字化建设应以装甲机械化部队先行,以坦克、装甲车、直升机为载体,从单车的数字化开始,以合成营为第一期规模,并与团、师战役网相连通。试点成功后,逐步向数字化团、师、集团军发展。

在装备技术上,采取滚动推进的方式。根据作战需求,进行系统总体设计,先建立起数字化的大系统;哪一个子系统研制成功,就将这一子系统用新技术(部件)替换下来,逐步替换,滚动发展,由量变到质变,最后实现整体的数字化。

第四,重视研制新装备,重点改造旧装备。

追赶世界军事潮流,就必须研制数字化新装备,但国家财力有限,不可能全部更换新装备。研究新装备是为了掌握新技术改造旧装备,把新技术嫁接到旧装备上,是我军发展数字化部队既省钱,又省力的做法。因此,数字化新技术的开发研制,必须针对我军的旧装备,在翻新改造上下功夫,这样才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第五,指挥系统应从宏观上进行统筹规划,实现纵横一体化。

21世纪的陆军是作为空、海、天、地联合部队的一部分投入战斗的,陆军数字化部队必须与其他军兵种进行信息交换。我军数字化部队的发展方向首先将分离的各类陆军指挥与控制分系统融合成一个统一的系统;然后,将陆军的单兵、班与武器平台至战略级力量综合为统一的战斗指挥系统;最后,实现与其他军兵种及国家之间协调一体化的互联互通。

因此,要避免数字化部队盲目投资、重复建设、各军兵种互不相通,要有长远意识,从现在起就根据军兵种协同作战的需要,确立综合整体的建设思路,从国家战略大局着眼,规划各军兵种指挥控制系统的横向联合问题,使全军的数字化信息系统构成一个完整的体系。

中国数字化部队浮出水面

现代DA铁军神威

中国数字化部队浮出水面

解放军数字化模拟训练

伊拉克战争爆发后,美国将世界第一支数字化部队———陆军第4机械化步兵师派往伊拉克战场,而此时中国数字化炮兵已在演习中初露锋芒。

美军在海湾战争后,就开始试验数字化部队,先后经过近10年的探索,终于诞生了世界第一个数字化师———第4机械化步兵师。与此同时,英国、法国、德国等国大都成立了数字化部队,目前世界已有10多个国家成立了数字化部队。中国军队也在紧追世界军事潮流。

现场直击

东南地区某靶场,我军数字化炮兵试验部队在热带小鸟的歌唱声中,拉开了数字化火炮的首次试射。

上午9时整,炮兵师的车载指挥所内,各种数字化设备在紧张地运转着,A型雷达、激光测距测向仪等侦察设备发现了“敌方”目标,通过数传电台、移动电话、卫星电话等通信系统迅速显示到电脑屏幕上。参谋人员依托数字化指挥控制系统,进行了情报分析处理,炮兵师朱师长根据参谋人员提供的情报,果断地做出了指挥决策,一组组数据很快传到了炮兵阵地。

根据上级命令,炮兵阵地指挥员迅速做了炮击前的准备,他们根据前方侦察设备传回的目标信息在自动调整射角、射向,将炮口指向目标,装填手将一发发炮弹塞进了炮膛。

朱师长在车载指挥所中,按动了键盘上的“执行键”,“轰、轰、轰”一串串炮弹向目标飞去。

“命中目标!”无线电话筒里传出了成功的信息。这声音标志着我军炮兵向“数字化”迈出了可喜的一步。

正是有了这次成功的试验,在三年前南中国海沿岸举行的军事演习中,数字化炮兵试验部队有幸参加,并一显身手,在国际上引起强烈反响。不难相信,随着中国军队信息化的发展,在不久的将来,中国数字化装甲兵、数字化步兵,也会陆续问世。可以预料,在未来高科技战争中,中国数字化部队将发挥出重要作用。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