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票证和排队

liangxiang_5 收藏 40 523
导读:看到笑网友写了篇调侃的文字,便跟了一些解释和描述前三十具体情况的描述,主要是看不惯现在许多年轻后生受地摊文学和反动谣言书的迷惑,跟着说崩溃饿死之类的昏话,算来鄙人经历过那个红色火热年代的,知道那是生活苦劳动累,但那时也有理想有目的的奋斗,并非谣言说的那般不堪。现在想来也许能有些正视听的作用,所以陆续把它们编纂了再另外贴上来。 其实看某人的说法和对事情的理解基本可以知道他的年龄或者来路,譬如,1985年后出生的大陆的孩子就很难理解粮票的各种作用,典型的就是粮票的防奸反特阻止投机倒把的功能,当然来

看到笑网友写了篇调侃的文字,便跟了一些解释和描述前三十具体情况的描述,主要是看不惯现在许多年轻后生受地摊文学和反动谣言书的迷惑,跟着说崩溃饿死之类的昏话,算来鄙人经历过那个红色火热年代的,知道那是生活苦劳动累,但那时也有理想有目的的奋斗,并非谣言说的那般不堪。现在想来也许能有些正视听的作用,所以陆续把它们编纂了再另外贴上来。

其实看某人的说法和对事情的理解基本可以知道他的年龄或者来路,譬如,1985年后出生的大陆的孩子就很难理解粮票的各种作用,典型的就是粮票的防奸反特阻止投机倒把的功能,当然来自港台的尤其上辈作美国走狗间谍的自然就恨死这个功能。90后的许多孩子看着这些美帝走狗的地摊文学想象粮票布票,当然就笑话百出。铁血上曾有一幅画片,是一大堆人围着肉案拼命伸出手拿着皱折的肉票买肉的景象,那案子上只有小小两条肉。可能这个做ps的主不懂得肉票只是个供应凭证,那还要拿钱买,因此那图上大家都是手攥肉票,没有钱。,实际上这是没法买到肉的。编造这个的玩艺自然是诽谤mzd时代人多肉少。但它一定是来自台湾的造谣者,因为它一直生活在市场经济下,根本就不可能理解计划经济下的票证和市场经济下的票证的关系。二战时期英国等也搞过票证。但中国的票证和那个完全不同,以粮票为例,城市有个很大的粮食局,其中人员会计占了很大部分,其主要责任之一就是计算该城市需要的粮食,并按此预先做出报表,找报表从粮食产区或者粮库调集粮食供应到各区街道直到基层粮店,并且还要仔细计算损耗,误差余量。从8岁起可以扛着面袋买粮了,我就帮家里做这类事,去过粮店商场不下千百次,但任何时候看不到那幅诽谤画的画面,道理很简单:不可能有那么多的人同时候去买任何票证供应的供应品——这里不适合称为商品。也根本没必要,你的粮票肉票都是有足够的量供应的。当然那些来自港台的或者90后的孩子很难理解这句话,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你匮乏才发票吗,怎么可能有足够多的量?足够多你发票干什么?这就是计划经济,尤其是mzd的计划经济和西方经济学上的根本差别,因为某城市有10万人,肉票每人每月2斤,打点损失余量,该城每月运到25万斤肉,请注意这是按月均匀运输的,3号我去买肉3两,肯定有供应,就算这天我没买到,4号去就可以买到,因为那三号买到的4号就没票了他自然不能去买了。他去排队就没有意义了。大家都是2斤谁也没法多吃。其实gzjy们恨的主要就是这个公平公开,那个想雇三个保姆吃八斤肉的林黛玉就没法享受大小姐的高等生活。

那是普通人的生活简单也平淡,老百姓是安静平和的,今天去粮店买粮食,人多,我就回来了,明天再去,没必要挤那个钟点,谁家也不会没有隔夜粮的,所以那时不可能有那种挤队买粮油肉的情况,那幅画片明显是港台特务们编造的。我说过自己排队买自行车的状况,你看排队是有的,但和造谣者嘴里的排队根本不是一回事。

我也说个具体的事,大约是1972年,51粮店供应好大米一个月,平时一般供应标2米,4号父母开支,5号祖母去买米,老人六十多了有点糊涂,恰好那天下午我家附近粮店的好米卖完了,祖母就买了标2米,回来说没有好米,母亲认为祖母糊涂,两人就吵了一场,我拿着当天纪录的粮本去粮店就交涉这事,人家说老太太自己说没好米就买标2米,家里等着做饭那。但祖母说她绝对没说。这是是个扯不清楚地糊涂账。但我也想吃好米,就和人家交涉,粮店让我填了一个很繁琐的表格,大约15号通知我补发米票,让我家买了对应五口人供应量的好米,也巧了,那个月天天都有好米供应,直到7月底,但是过了5月,你必须拿5月的米票才能买好米,6月的?对不起你买标2米吧。

有没有排大队,也有,一般是供应不凭票的计划外生活资料,1970年,父亲在周日一大早起来去钱粮胡同西口的商场排队,前天贴出通知说,周日卖一批出口转内销的的确良衬衫,有白色和浅灰色两种,每人限买三件。父亲认为他去得很早了,但等他到那儿,排在230号,这个号是排队的群众自己发的。每小时更换一次,以便不让某些人离队又回来或者加塞。有几个人主动维持秩序,本来父亲买到或者买到合适的衬衫希望不大了,商店快开门时,商店里对这几个主动维持秩序的给以照顾,让他们继续维持排队秩序,负责收号,其中需要一个帮助商店算累计帐,但这就难为住了几个工人大老粗,因为衬衫尺码不同价格不一样,算账很麻烦。他们就想起曾帮他们写过一次号的父亲,公推他来算账。父亲是编过会计教材的,认为这太简单了,而且他记忆力很好,算账很快,拿着直尺圆珠笔很快就划出表格记账,把账目作的清爽整洁。所以就和这几个维持秩序一夜的人一起买了三件衬衫。他 回家来还很自得的给母亲讲他的经历。所以我记住了这件事。这类对我见过几次,都很长但在人行道上曲折反转,绝不可能如那画片中的疯狂拥挤。

当然,造谣是为了拿美分台币,是根本不需要事实和根据的。为什么在美国的某些华裔人造谣一个比一个凶狠,譬如最进蹿出来的3d傅萍。因为美国人可没有豢养乏走狗的兴趣,造谣不新鲜事没饭吃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
28楼 laogu-01
你知道你的问题在哪里吗?广东人有句俗语:死鸡撑硬颈。坚持是好的,但死命坚持错的就不好了。

一开始我指出你粮票具有反奸防特功能是错的,你很不高兴。以我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来反击,我说60岁了,于是你拼命想找证据证明我的年龄和经历。我就不明白了,网上辩论,对方的身份重要呢,还是辩论的内容重要呢?殊不知以个人经历来判断是非真假,却也是马克思主义所批判的“先验论”。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在拥护共产党毛主席,警惕美帝颠覆中国和反对果粉反攻倒算方面的政治立场了。但即使是统一战线的,也需要不断加强自身的学习和提高不是?因此说,鄙视百度和“老夫不看什么文件”都是错的。相信你也不会真的不上网查资料,不过是嘴硬而已。然而嘴硬也是错,错就错在亲身经历并不能使你占据攻击的制高点。

29楼 liangxiang_5
粮票有无防范功能,我已举例说明,当然它不是初始设计功能而是副产品。关键是年轻的孩子不明白为什么港台来得特别仇恨这类东西,就在于它这副产品。它是构成铜墙铁壁的一个基础。

至于我说不看百度和文件,是要说明看这个根本不能体会真实。有亲身经历根本不用找文件作支持,这是50多岁的证据,而不是用来显示年龄。爱国不分先后。但是用摆渡来的文字很容易上当受骗。所以说不要以它为依据。典型的就是摆渡是肯定n千万的,而且板桥水库的垮塌说成是最大的水灾。但因为同学1983年就在1427,知道所谓死几十万完全是造谣诽谤。

30楼 laogu-01
不是港台特别仇恨票证,是反毛反共分子仇恨社会主义制度。票证问题只是他们用来诅咒社会主义制度的一道咒语。无非是想说当时老百姓生活如何如何困难。困难我们承认,粮食少了怎么办?党中央的原则是确保每个人都有吃的。票证就是这种保障机制的凭证,是一种工具。所以说,票证正是困难时期,保证社会公平的有力武器。把这个讲清楚了,在两极分化如此严重的今天,更有说服效率。

本文内容于 2013/6/24 15:25:01 被laogu-01编辑
31楼 liangxiang_5
你的理解有合理的地方也有失误的地方,最初搞粮票时确实是收不上来粮食的一个解决办法,但1967年之后人均粮食产量以达到约300公斤,公社化也保证粮食的充分供应,这时粮票应该可以取消,但为什么没取消?无非是:战备存粮,然后就是你说的不允许朱门酒肉臭!注意是不允许!譬如那个经常靠回忆自己家可以雇三个保姆的母汉奸,就不能允许它再过那个林黛玉生活。因为没有粮票,你养不起!!在这样的严格控制下,其实也大大压缩了贪污的可能性,你贪了没用,却有吃枪子的风险,那你为什么要做那非法的事?请注意刘青山事件在有粮票之前。当然这种管制也是副产品,和我说的防特一个样。做一件事总有多个效果,粮票却有一些小小的问题,但它的主流确实解决了很多问题。其实如果今天北京实施粮票法,足以把那些密集在望京捣乱的棒子,在三里屯蝇营狗苟的鬼子们清理干净。
32楼 laogu-01
我并不反对主功能之外会折射出其他功能,所以问你北京西单商场爆炸案是不是和粮票有关,可惜你没有回答。

在铁血网上,我只看到那个“代州骑虎”说过,他母亲的每月25元工资,而每月花30元为他请个保姆。我还嘲笑他母亲不会算计呢。呵呵,这就是典型的“为诽谤而晕”了。

那就是非大陆生活的人的证据,挣25元花30元,这明显是非大陆人的标志,因为在港台或美日,是市场经济,私有制,因此家里可以有较多积蓄,孩子小请保姆自然就可以拿出积蓄先用,孩子大了父母负担轻了可以再挣回来。但1979年之前的大陆是一种极为特殊的计划经济,或者叫准战时经济,绝大多数工农甚至绝大部分干部科技人员的工资其实就是基本生活费,其余的全由国家用作哦经济发展了。那是绝大多数家庭没有这个经济余量,想一个月多拿出5元钱根本不可能,家严和泰山1960年代都是大学讲师,但他们每个月给老人寄出赡养费,交了孩子的托儿费,就只剩8-10元饭钱。这还算高知一流那,工人家庭孩子再多一点那就更紧吧,我小时在大杂院里有的小伙伴大冬天光着脚丫子跑来跑去堆雪人玩。他父母也有工作,但是都抽烟家里的经济特别紧,他也不是没鞋,但是就一双,踩雪踩湿了就光脚跑出来玩。

但经济这样紧,来自港台的就该哭号真是暗无天日,没活路啊。哈哈,你可以叫常凯申反攻来试一试,没有一次不在登陆几分钟到几小时内全部覆灭的。因为生活虽然紧但是城里的工人其他的困难国家全包了,农民平时靠公社互助,严重的也有国家兜底。我说过少年时在协和医院住院,同室的那个大叔是黑龙江来的农民,眼睛癌症,他住院二个多月,就花了20元手术费,填了一张200元欠款单就回去了。

因这种特殊原因,那个时代大家也很少存钱,所以就出现了购买并发症,说买电视,左邻右舍都买,买完了谁也不买了。看见日本进口的电视销路好,各大城市拼命地建电视厂,彩管厂,建好了,却发现销量暴减,电视机厂纷纷巨亏。

......
29楼 liangxiang_5
粮票有无防范功能,我已举例说明,当然它不是初始设计功能而是副产品。关键是年轻的孩子不明白为什么港台来得特别仇恨这类东西,就在于它这副产品。它是构成铜墙铁壁的一个基础。

至于我说不看百度和文件,是要说明看这个根本不能体会真实。有亲身经历根本不用找文件作支持,这是50多岁的证据,而不是用来显示年龄。爱国不分先后。但是用摆渡来的文字很容易上当受骗。所以说不要以它为依据。典型的就是摆渡是肯定n千万的,而且板桥水库的垮塌说成是最大的水灾。但因为同学1983年就在1427,知道所谓死几十万完全是造谣诽谤。

30楼 laogu-01
不是港台特别仇恨票证,是反毛反共分子仇恨社会主义制度。票证问题只是他们用来诅咒社会主义制度的一道咒语。无非是想说当时老百姓生活如何如何困难。困难我们承认,粮食少了怎么办?党中央的原则是确保每个人都有吃的。票证就是这种保障机制的凭证,是一种工具。所以说,票证正是困难时期,保证社会公平的有力武器。把这个讲清楚了,在两极分化如此严重的今天,更有说服效率。

本文内容于 2013/6/24 15:25:01 被laogu-01编辑
31楼 liangxiang_5
你的理解有合理的地方也有失误的地方,最初搞粮票时确实是收不上来粮食的一个解决办法,但1967年之后人均粮食产量以达到约300公斤,公社化也保证粮食的充分供应,这时粮票应该可以取消,但为什么没取消?无非是:战备存粮,然后就是你说的不允许朱门酒肉臭!注意是不允许!譬如那个经常靠回忆自己家可以雇三个保姆的母汉奸,就不能允许它再过那个林黛玉生活。因为没有粮票,你养不起!!在这样的严格控制下,其实也大大压缩了贪污的可能性,你贪了没用,却有吃枪子的风险,那你为什么要做那非法的事?请注意刘青山事件在有粮票之前。当然这种管制也是副产品,和我说的防特一个样。做一件事总有多个效果,粮票却有一些小小的问题,但它的主流确实解决了很多问题。其实如果今天北京实施粮票法,足以把那些密集在望京捣乱的棒子,在三里屯蝇营狗苟的鬼子们清理干净。
32楼 laogu-01
我并不反对主功能之外会折射出其他功能,所以问你北京西单商场爆炸案是不是和粮票有关,可惜你没有回答。

在铁血网上,我只看到那个“代州骑虎”说过,他母亲的每月25元工资,而每月花30元为他请个保姆。我还嘲笑他母亲不会算计呢。呵呵,这就是典型的“为诽谤而晕”了。

33楼 liangxiang_5
那就是非大陆生活的人的证据,挣25元花30元,这明显是非大陆人的标志,因为在港台或美日,是市场经济,私有制,因此家里可以有较多积蓄,孩子小请保姆自然就可以拿出积蓄先用,孩子大了父母负担轻了可以再挣回来。但1979年之前的大陆是一种极为特殊的计划经济,或者叫准战时经济,绝大多数工农甚至绝大部分干部科技人员的工资其实就是基本生活费,其余的全由国家用作哦经济发展了。那是绝大多数家庭没有这个经济余量,想一个月多拿出5元钱根本不可能,家严和泰山1960年代都是大学讲师,但他们每个月给老人寄出赡养费,交了孩子的托儿费,就只剩8-10元饭钱。这还算高知一流那,工人家庭孩子再多一点那就更紧吧,我小时在大杂院里有的小伙伴大冬天光着脚丫子跑来跑去堆雪人玩。他父母也有工作,但是都抽烟家里的经济特别紧,他也不是没鞋,但是就一双,踩雪踩湿了就光脚跑出来玩。

但经济这样紧,来自港台的就该哭号真是暗无天日,没活路啊。哈哈,你可以叫常凯申反攻来试一试,没有一次不在登陆几分钟到几小时内全部覆灭的。因为生活虽然紧但是城里的工人其他的困难国家全包了,农民平时靠公社互助,严重的也有国家兜底。我说过少年时在协和医院住院,同室的那个大叔是黑龙江来的农民,眼睛癌症,他住院二个多月,就花了20元手术费,填了一张200元欠款单就回去了。

因这种特殊原因,那个时代大家也很少存钱,所以就出现了购买并发症,说买电视,左邻右舍都买,买完了谁也不买了。看见日本进口的电视销路好,各大城市拼命地建电视厂,彩管厂,建好了,却发现销量暴减,电视机厂纷纷巨亏。

我认为,计划经济也是市场经济的一种形式,只不过是以国家计划为主导就是了。也不是什么准战时经济,那差得远了。计划经济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全国一盘棋的量入为出。譬如工资,工人工资等级全国差不多,都是八级工资制,干部等差大些,多的2、3百,少的2、30元,再辅以地区差别。一个地区内,大家的生活水平差别都不是很大,但是差别还是有的。以70年代初广东为例,一般伙食费人均每月10元,譬如一家3口人夫妻都工作,以月收入80元计,只要没有特殊的疾病,除了吃饭还有50元剩余,做衣服,吃点水果点心,买书订报看电影,抽烟喝酒下馆子,生活应该是很好的。同样收入80元,如果一家6口人,伙食费就去掉60元,剩下20元,日常用品都得抠着花,生活就要紧吧很多。不过那个时候独苗的是稀罕物,甚至会被人指指点点,一般家庭3-4个孩子是常态的。由于大家都差不多,也没什么特别烦恼记。得1973年搞计划生育宣传教育,我在单位第一个表示支持。实际上也是比较获得的认识。

农村的条件比城镇的又要差点,这是不言而喻的了。

在下依稀记得80年代末或是90年代粮票、油票还可以使用,感觉这票证的纸质跟纸币无异,有收藏价值。

1980年之前很多人生活紧张,有低收入的原因。譬如我的中学同学中三四个孩子的很多,有的七八个孩子,女友陈二玲家五姐妹,她是老大,而我家只有二兄弟。但我进了大学,同学家中基本是二个孩子,我说过我在的这个班级有特殊性:一个新建专业,大部分人根本不懂它是干什么的。所以全班都是知识分子子弟,而且北京人特多占了一半,这在那所著名的大学当年是独一份,现在也很难复制。但这种困难也有许多个人因素,举个例子,那时涨工资比较少见,家慈就在1978和1980涨了两次工资,她这样的教师不太多,但她辛苦学校是认可的,从1977到1986,她带了四届高二/高三毕业班,给所在校能挤入准重点的贡献最大:该校四届考上120多人,她的班每次总占一半左右。那四届共7个人考上清华北大,全在她的班,那所学校在被并入东城重点X中之前,一共就这7个锦上添花的,足称空前绝后。比较而言家严就没花过这么大的精力,所以他涨工资不快。杨叔叔的工资高于家严很多,1980年时97元,但他自1954毕业之后就一直在祖国内地省份的大山里调动奔波,洪都厂,汉中厂,贵阳厂,回北京的次数屈指可数,两个表弟全靠杨奶奶带大。你整天囚在京沪穗汉大都市,就不肯去艰苦地区锻炼,哪能怪国家政策向哪里倾斜?

另外有一个最打某些杠头脸的事情,是我在研究网上发表的历年国内工农业生产总值表上发现的事实,某些造谣物种总说挨饿?但是除个别受灾年份,中国的粮食产量始终高于印度很多,今天中国的粮食产量大约是印度的2倍半,请看皿猪世界就是萎嗒,印度人口是中国的90%,粮食产量是40%,而且水产水果蔬菜肉类,印度统统是中国的1/n,这里n=5-20,奇怪的是印度是世界屈指可数的粮食出口大国,而且居然没有饿死n个亿的人口?难道说印度人喝恒河尸体就能长命百岁吗?建议把住在京沪穗深港的gzjy辱骂过伟大统帅一个字的,统统发给单程护照送往印度去享受剥落门皿猪。


回复楼主,很多副食是限时供应的,而不是天天都有,就算有钱有肉票但是大多时候副食店里根本没有肉,所以每当到了可以买的时候人们经常要起很早来排队,这种情况在七十年代末好转了起来,但笔者在八一年的时候还排过队,当时是我爸爸五点先去排队,然后我跟我弟弟先后接我爸的班占地,一直到八点(好象是吧那时候一般都是八点开门)我爸再来,总算买到了肉,而排在后面的就有很多人没买到,尽管他们去的时候也才是六点钟,这还是一个小县城的情况,当时一个小县城没有多少人,也主两万多人,所有家庭加一起也不会超过五千户。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