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日本否认钓鱼岛争议的启示——兼与罗援将军商榷

tnttnttnt 收藏 0 229
导读:本人对罗将军一向敬重。最近他提出,解决钓鱼岛问题,我们就是“小平同志说的下一代,我们这代人要有这代人的历史担当”,本人因此更加钦佩他的责任感、使命感和勇气。这种责任感、使命感和勇气,是基于对国家、民族、人民的真挚感情。子弟兵就是子弟兵。 本人敬重子弟兵,敬重罗将军,不等于同意罗将军说的每一个字。有些话,罗将军可能不好说;或即使说,也要说得婉转些。可以理解。我在此借题发挥一下,有些问题我也没有见解和答案,只想说出来,让大家都来关注,都来思考,都来讨论,绝无冒犯罗将军的意思。 这涉及领土主权

本人对罗将军一向敬重。最近他提出,解决钓鱼岛问题,我们就是“小平同志说的下一代,我们这代人要有这代人的历史担当”,本人因此更加钦佩他的责任感、使命感和勇气。这种责任感、使命感和勇气,是基于对国家、民族、人民的真挚感情。子弟兵就是子弟兵。

本人敬重子弟兵,敬重罗将军,不等于同意罗将军说的每一个字。有些话,罗将军可能不好说;或即使说,也要说得婉转些。可以理解。我在此借题发挥一下,有些问题我也没有见解和答案,只想说出来,让大家都来关注,都来思考,都来讨论,绝无冒犯罗将军的意思。

第一、争议可以搁置,领土主权争议是否应该搁置?

这涉及领土主权的地位问题。到底应该用什么天平去衡量领土主权,道德天平?法律天平?政治天平?还是用茅逆的GDP天平?领土主权对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意义究竟如何,这个事情必须重新检讨。事实上,现在好多应该在小学普及的常识,反而成了难倒精英的大问题。

第二、原则性和灵活性问题。

罗将军说的为打破当时的西方外交封锁,我们表现出了立场的原则性和策略的灵活性。原则性就是在“历史问题”上、“反霸条款”问题上寸步不让。灵活性就是在钓鱼岛问题上提出“搁置争议”的主张。我觉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似乎本末倒置了。事实是残酷无情的。日本直到今天,仍然在“历史问题”上令中国蒙羞。如果中国真的拿“历史问题”当回事,应该立即与日本断交,因为建交的基石就是对历史问题的认知,在联合声明(中日第一个政治文件)中开宗明义、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而这个基石今天已经荡然无存。至于反霸条款,更是过眼云烟。今天我们发现,所谓“原则性”的东西,都没了。而被“灵活”的钓鱼岛,却还在那。

第三、外交无小事。

搁置钓鱼岛争议的外交公案,并不是死无对证的无头案。罗将军举出两个证据,一是邓小平同志1978年10月25日在日本答记者问的谈话;二是1979年6月中方通过外交渠道正式向日方提出共同开发钓鱼岛附近资源的设想,日方并没有出面澄清。这是当下拿得出手的最有力的证据。再就是日本前任外交官前几天在北京做的人证了(也被菅义伟否定了)。

但其实我们应该有更有力的证据。当时一定有当时的具体环境、场合或考虑,无法评说。但如果我们把争议写进联合声明和后来的建交公报中,显然更好。即使不写,做一个会谈纪要也好。会谈纪要不做也罢,会谈录音总应该有吧。

我想这就是罗将军讲的,“搁置争议”要有前提,双方要有共识,不能一方想“搁置”,另一方要“挑刺”。只不过罗将军没有明说罢了。

第四、“自古以来”的“固有领土”为什么会有争议?

对这个悖论的诟病和挞伐已经不止在网络了。专家们也已经注意到了。一个解释就是日本人存在一个误判(也可能是正确判断),就是它们的对手没有决心、没有底线,什么都可以谈,无论对这个对手做什么,都不会遭到反抗。事实就是这样,中日建交40年,日本在历史问题上屡屡羞辱中国,从未承担任何后果。它能不蹬鼻子上脸?罗将军这句话说得好,既然你不承认,那我们也承认“没争议”。干吧。但事到如今才幡然醒悟,有点被动。

第五、日本替我们否定了一个异想天开的幻梦。

争议没搁置得了,共同开发更谈不上。但政策既然定了,自我否定很难。谢谢日本代劳。改弦更张吧。

第六、中日建交与搁置钓鱼岛。

罗将军说,如果当时在钓鱼岛问题上争吵不休,就不可能达成两个历史性文献。我们的灵活性也是有条件的,处理外交事务要有轻重缓急,与恢复中日邦交和签署和平友好条约相比,钓鱼岛问题可以先放一放。

我了解的当时背景是,1972 年 2 月尼克松访华,日本举国震动。1972年7月,佐藤政府跨台,田中上任后即表示“当 务之急是同中华人民共和国举行邦交正常化谈判, 我们要在激烈动荡的世界形势 下,积极推行和平外交……要一口气解决日中关系。”在建交问题上,看不出中国比日本更迫切。事实上,比起钓鱼岛,放弃战争赔偿才更像是筹码。

第七、与日本人不能讲默契。

国家间能不能讲默契?也能。中印、中越之间的领土问题就有着事实上的默契。我觉得与这两个国家和平解决问题的前景还是有的。这个唯独不适用于日本。仁义礼智信,日本占一个也好说,遗憾的是,一个也不占。中国就是那个东郭先生。与狼,你能达成默契?这一点,罗将军应该讲给大家。

第八、下一代人不一定比上一代有智慧。

1974年,我们夺回了西沙;40年了,南沙在哪?智慧在哪?

我赞成罗将军“搁置争议”不是无限期“搁置”的提法。罗将军站出来宣示我们就是邓小平说的“下一代”,这是担当,这是时不我待的挺身而出,这是义不容辞、舍我其谁的大器。

我们不应该推脱,不应该把麻烦留给子孙,自己享太平。我们应该尽可能把麻烦解决了,让子孙享太平。只有这样代代相传,这个民族才有希望。这不是“智慧”的问题,更不是“小聪明”的问题,这是大义,这是生物意义上种群繁衍的问题。这话罗将军没直说,我说吧,也不知道说的对不对。

本人曾经在铁网发过《拨开迷雾——十问钓鱼岛》的贴文。第一问就是“上世纪搁置钓鱼岛争议,中日是否有共识或默契?”。这个问题真的不想深究了。即使近日日本政要接连否认、矢口否认,本人也不想再说什么。这是个历史问题。历史有其特殊的环境,孰是孰非,就中曲直,后人如要褒贬臧否,应该慎之又慎。我们无法改变历史,我们只能吸取教训,把握未来。我要告诉大家的是,鲜廉寡耻的日本,永远不会以史为鉴,应该以史为鉴的,恰恰正是我们自己。

再次对罗将军表示敬意。

本文内容于 2013/6/7 7:07:50 被tnttnttnt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