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中缅边境缉毒擒“王”纪实

wb1951 收藏 7 47274
导读:中缅边境,一个贩毒团伙频繁作案,幕后黑手名叫“王哥”,他设置层层谜团,化为无形,遥控贩毒活动。“王哥”究竟是谁?武警边防官兵跨国追踪,如何将境外毒枭捉拿归案?新年刚过,位于中缅边境的云南省西双版纳地区,贩毒活动陡然猖獗起来,云南武警边防部队迅速行动,决定成立专案组给予坚决打击。据情报显示,这些贩毒活动都跟一个特大贩毒集团有关,它的“一号人物”隐藏得很深,连参与贩毒的人员都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他们只知道这个大毒枭名字叫“王哥”,是湖北人 经调查,“王哥”行踪诡秘,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因

2010年中缅边境缉毒擒“王”纪实

中缅边境,一个贩毒团伙频繁作案,幕后黑手名叫“王哥”,他设置层层谜团,化为无形,遥控贩毒活动。“王哥”究竟是谁?武警边防官兵跨国追踪,如何将境外毒枭捉拿归案?新年刚过,位于中缅边境的云南省西双版纳地区,贩毒活动陡然猖獗起来,云南武警边防部队迅速行动,决定成立专案组给予坚决打击。据情报显示,这些贩毒活动都跟一个特大贩毒集团有关,它的“一号人物”隐藏得很深,连参与贩毒的人员都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他们只知道这个大毒枭名字叫“王哥”,是湖北人

2010年中缅边境缉毒擒“王”纪实

经调查,“王哥”行踪诡秘,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因此侦查员们很难确定“王哥”的真实姓名和身份,这给侦查工作带来了很大困难。正当侦查工作陷入困境的时候,武警侦查员们获取了一个情报:有一大批货即将入境。云南边防总队的侦查员们接到举报后,在西双版纳成功截获了23公斤冰毒。贩毒数量如此巨大,是否与“王哥”有关?然而审讯结果却令人失望。审讯过程中侦查员发现,这些被抓获的嫌疑人都是湖北人,应该与那个“王哥”的贩毒集团有密切关系,但他们根本不认识“王哥”。

2010年中缅边境缉毒擒“王”纪实


能够成功截获这些毒品就证明情报是准确的。而且通过以往的侦查经验,一次能够组织二十多公斤冰毒进行贩运,应该不是一般的小毒贩能够做到的,所有的线索都指向“王哥”的贩毒组织。据侦查员介绍,贩毒组织运输冰毒,在边境购买的时候,每粒是人民币九块钱,每粒大约重0。1克。要按这个数字进行核算的话,这23公斤冰毒就有大约二十三万粒,仅购买它就需要人民币二百零七万元。凭这一点就能证明,组织贩运这批毒品的人,应该是个在圈内有声望又有经济实力的人物,可抓获的这些马仔居然对发货人一无所知,侦查员们感到,这些毒品背后,闪动着“王哥”那神秘的身影。

2010年中缅边境缉毒擒“王”纪实

没过几天,打洛口岸警方查获的又一起偷运冰毒案件,抓获了一个叫马盛西的人。这起案件让武警侦查员觉得这个案子越来越棘手。经过突击审讯,马盛西并不认识“王哥”。不过,从马盛西的嘴里,专案组了解到,他们运送、交接毒品的方式很隐蔽和快捷。虽然对“王哥”的了解依然没有进展,但是侦查员开始逐步掌握了这个团伙的相关信息,一个组织严密的贩毒网络开始呈现在侦查员面前。

2010年中缅边境缉毒擒“王”纪实

情报显示,这是一个大贩毒网络,涉及到的指挥人员就很多,因此侦查的策略也要作相应的调整。放长线钓大鱼,目标是抓住幕后老板“王哥”和下家的接货人!可到现在为止“王哥”到底是什么人?真名叫什么?在哪里活动?这些信息都没有侦查到!虽然发现了这个贩毒网络的存在,可专案组对构建起这个网络的关键环节却并不了解。案件进展到这里,可以说还是一个无头案。案件已经被侦查了将近两个月,侦查员们不但没有找到幕后毒枭的任何线索,而且这个团伙向境内运毒的活动也突然停止了,一直在打洛一带摸排线索的侦查员也就失去了跟踪目标。可就在这一个多月里,云南其他各州却先后破获了几起贩毒案件,运毒的手法也极其相似。

2010年中缅边境缉毒擒“王”纪实

可以看出,因为在西双版纳地区被打击了两次,这个团伙的活动变得更加谨慎起来,开始多点、分散出击。他们组织几批人,从云南靠近缅甸的多个地区,同时进行毒品贩运活动,让侦查人员无从下手。经过综合各地抓获的嫌疑人口供和掌握的信息,侦查员终于对这个团伙的上层组织者有了突破性的认识:所有被抓获的嫌疑犯都是由一个叫孙大国的人在指挥,那么这个孙大国跟“王哥”是什么关系?他是不是就是那个“王哥”?为了进一步确认,侦查员在缅甸找到了这个孙大国的踪迹,种种迹象表明,他应该就是这个团伙的幕后指挥者。可就在此时,这个孙大国竟然做出了一个让侦查人员意想不到的动作。

2010年中缅边境缉毒擒“王”纪实

孙大国居然亲自组织了一批毒品来到了昆明,这让专案组喜出望外,他们立即行动起来,准备瓮中捉鳖。云南公安边防总队侦查队队长环波说:“(孙大国)到昆明以后,他所有的活动全部都纳入了我们的视线,通过几天的层层排查,通过他到旅馆,这些住宿的登记,我们就把它的真名查到了,也把他的照片取到了。当时在昆明,他虽然没有最后在毒品交接中起关键作用,但是整个团伙在交接的时候,包括孙大国就一并在昆明就落网了。“孙大国成功落网,然而从他嘴里得到的信息更加扑朔迷离。

2010年中缅边境缉毒擒“王”纪实

原来孙大国并不是团伙的老板“王哥”,在他的背后还有个隐藏更深的叫朱玉峰的老板,这个结果可是大大出乎侦查员的预料。这次不仅没有抓住真正的“王哥”,反而让案情更加复杂了。经过研究,专案组把下一步的工作重点放在了孙大国身上。他口中的那个朱玉峰到底是什么人呢?从朱玉峰身上是否能查出“王哥”的线索?嫌疑人孙大国供认:“朱玉峰是我舅舅的妻弟,我在北京的时候,有段时间在派出所做协管。做了一段时间后朱玉峰给我打电话说到这边来,说(缅甸)这边好。来了以后他让我做(贩毒),我没做,时间长了以后好赌,赌了自己输的没有了,这几年的积蓄输干净了,后来也是走投无路。朱玉峰再拉拉扯扯,我就进了(贩毒)这行了。”专案组通过孙大国还了解到,前几次的打击,还让这个贩毒团伙出现了内讧。

2010年中缅边境缉毒擒“王”纪实

原来,朱玉峰怀疑是孙大国举报他的,理由是举报因为有奖金,而且孙大国在北京派出所也做过事。这时专案组才知道,以往的多次打击并没有让朱玉峰怀疑自己已经被警方监控,反而是让他以为团伙内部出了内鬼,有人在黑吃黑。从孙大国的嘴里侦察员了解到朱玉峰是幕后老板,他到底是不是一号人物“王哥”呢?侦察员们决定做进一步调查。终于,机会到来了。因为怀疑孙大国这个中间人黑吃黑,所以幕后老板朱玉峰开始亲自与武汉的买家进行联系。很快,以杨前亮为首的三个武汉买家,出现在了云南。

2010年中缅边境缉毒擒“王”纪实

湖北的下家因为失去了孙大国这个联系人后,急于联系到货源,因此也亲自来到云南与朱玉峰进行交易。侦查员一直监视着杨前亮他们三人的行动。在来到景洪的第三天,杨前亮一伙儿就拿到了毒品,并藏在了租住房内。毒品交易已经完成,可之后的几天里,侦查员却发现他们并不急于离开景洪。在监视了七天七夜之后,侦查员终于发现与杨前亮一起来的刘胜萍和万三元两人,拉着藏有毒品的旅行箱离开了宾馆。在把行李箱装上一辆蓝色小轿车的时候,杨前亮也出现了。此时专案组断定,他们是要带着毒品离开云南了。

2010年中缅边境缉毒擒“王”纪实

杨前亮三人接到了货,又安全地离开了景洪,本以为万事大吉了,可就在他们向朱玉峰报告了毒品平安运出之后,专案组对这三人迅速进行了抓捕。这次让朱玉峰自认为完美的交易,却让武警边防官兵成功斩断了这个贩毒网络伸向我国内地的黑手,湖北的毒贩被打掉了,案件的所有证据都指向了朱玉峰,专案组的下一个目标锁定了朱玉峰。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朱玉峰却从侦查员的视线里消失了。虽然想尽办法,可很快朱玉峰的行踪就被发现了,他居然逃进了深山。而就在对朱玉峰进行围捕的时候,专案组却发现朱玉峰仍然不是最终的大毒枭。

2010年中缅边境缉毒擒“王”纪实

专案组马上对孙大国进行了突审,孙大国此时才交代,在朱玉峰的上面好像还有一个大老板,这个人他只见过一次,不知道叫什么,只知道叫“王哥”。案件侦破到了收尾阶段,居然发现真正的“王哥”并不是朱玉峰。这个“王哥”从来不亲自指挥运毒,专案组本以为很难找到他的踪迹,可是,意外再次出现了。原来,因为孙大国被抓、朱玉峰出逃,这个“王哥”如今已经是“孤家寡人”。没办法,他只好亲自出马运输毒品了。就在他安排一个马仔越境贩毒时,专案组已经严阵以待。

2010年中缅边境缉毒擒“王”纪实

没想到“王哥”这次亲自指挥的毒品运输也失败了,而且还让他自己的身份漏了底。在大量的审讯调查中,犯罪嫌疑人无意中说他在赌场赌钱的时候,看见了一个签名——就是王正元。这个贩毒团伙的一号人物“王哥”,是不是真的就叫王正元呢?到目前为止没有第二个人能证明这一点。侦查员们经过普查发现,在武汉等几个地区,名叫王正元的有三百多人。把这三百人一个个排查,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最终才把王正元确认了。

2010年中缅边境缉毒擒“王”纪实

此时,朱玉峰也被专案组成功抓获。经过对这个贩毒团伙的几次打击后,侦查员们把所有的目标都指向了藏身境外的毒枭王正元。缉毒必须擒王,武警边防官兵向缅甸警方寻求协助,终于锁定了王正元的行踪。云南公安边防总队侦查队队长环波介绍说:“(王正元)他居住在小勐腊这个地方,他就住在警察局的旁边,警察局是平房,他住在四楼。他从楼上就可以观察到整个缅甸小勐腊警察的活动情况。”在查清王正元的行踪之后,中缅两国联手出击,决定抓捕王正元。在专案组的周密部署下,武警边防官兵们终于擒获了隐藏在最深处的大毒枭王正元。历经九次打击行动之后,云南武警边防官兵最终彻底摧毁了这个特大跨国贩毒集团,斩断了这条通向中国境内的贩毒通道。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3楼 老卡20
还真没见过红色的冰毒,看起来像是其他种类的毒品,麻黄素、麻古、摇头丸之类的!

红色的叫麻古,或者叫麻果。和冰毒一样主要成分也是甲基苯丙胺。吸食方式也是一样的使用冰壶烫吸。但是在吸食的过程中麻古的味道和冰毒不一样。因为麻古的味道非常浓烈。我们在抓毒的时候有几次就是在门外闻到了麻古的味道才果断破门的。但是吸食冰毒的话在门外就闻不到了。

5楼拉维

楼主图片里红色塑料袋装的比较像摇头丸或是麻古,不是冰毒。摇头丸在缅老中边境一带原俗称小红药,2008年左右那边的毒贩基本是按袋出售,一袋5000粒,每袋2500元RMB,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近年来国际压力增大,再加上中国政府在缅老边境一带大搞替代种植的效果也不错,缅老产的鸦片和、海洛因之类的老毒品大幅减少,没实力的原毒贩都转向橡胶、香蕉、甘蔗、西瓜、稻谷、玉石、煤矿等行业,有实力的大军阀则是搞起了新型毒品制造。近年来,由于缅甸政府军和地方军阀战火不断,缅老毒品进入中国的陆地渠道有从德宏逐步向版纳转移的趋势。从毒品进入量来看,进入中国的有逐年增加的趋势,但要从百分比来看的话,在中国政府的严厉打击下,缅老毒品经泰国出去的那才是绝对的大头。

好几个同学毕业进了禁毒大队,太不容易了,薪水不高,加班不少,危险不低。本身任务就重,再加上时不时的突发案情,虽然国家已经投入不少人力物力,但国内外毒贩的人数也在不断增加,装备也愈发精良,手段更是层出不穷,国内禁毒警基本上是处于疲于应付的状态。去年牺牲的柯占军,牺牲前已经在国外执行了40多天的任务,牺牲的头天刚回到国内。

3楼 老卡20
还真没见过红色的冰毒,看起来像是其他种类的毒品,麻黄素、麻古、摇头丸之类的!


本文内容于 2013/6/7 9:47:25 被拉维编辑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