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岭战役中第106师团死亡约3000人

商学院黄勇 收藏 2 19959
导读:冈村宁次在其回忆录中记载,第106师团在万家岭战役中遭到全灭的打击。日军第106师团老兵今村武士在其自费出版的《补充兵战记》中持相同说法。但是,旧日本陆军所指的“全灭”一词的含义与我们目前的理解有偏差。根据当时日本陆军的习惯性称谓,一支部队的死伤只要超过五成,就可说是“全灭”了。 《熊本兵团战史》第251页记载,第106师团自出征以来至1938年11月底战死3321名,战伤4085名,入院9905名。而同书第300页则记载,截止到1939年6月,第106师团战死、战病死人数为4921名。 《

冈村宁次在其回忆录中记载,第106师团在万家岭战役中遭到全灭的打击。日军第106师团老兵今村武士在其自费出版的《补充兵战记》中持相同说法。但是,旧日本陆军所指的“全灭”一词的含义与我们目前的理解有偏差。根据当时日本陆军的习惯性称谓,一支部队的死伤只要超过五成,就可说是“全灭”了。

《熊本兵团战史》第251页记载,第106师团自出征以来至1938年11月底战死3321名,战伤4085名,入院9905名。而同书第300页则记载,截止到1939年6月,第106师团战死、战病死人数为4921名。

《熊本兵团战史》作为熊本乡土部队战史,其可靠性较高。根据以上资料推测,万家岭战役中第106师团死亡约3000人(其中战死约2000名)。

我们再看一下亚洲历史资料中心下载的第106师团从1938年9月30日至10月20日的人马现员表。除去配属部队,9月30日该师团现员表上共有15889人,10月10日有14124人,10月20日有12890人。9月30日至10月10日师团减员1765人,10月10日至10月20日减员1234人,共计减员2999人。配属部队,9月30日现员表上共有3148人,10月10日有2957人,10月20日配属部队有变化。9月30日至10月10日配属部队减员227人,10月10日至10月20日减员115人(除去了新增加的配属部队,解除配属部队的部队按10月10日的现员计算得出的结果),共计减员342人。也就是说,9月30日----10月20日万家岭战役中第106师团共计减员3341人。

而10月30日万家岭战役结束后,第106师团有12425人,对比10月20日减员465人,考虑到从20日到30日,马回岭的骑兵大队和步兵第147联队第3大队约1100人配属给了第101师团(马回岭其他部队没有变动),第106师团又补充了2700人(从20日的现员表可以看出,截止20日,第106师团尚未得到补充)。实际从10月20日到10月30日第106师团减员约2000人。为什么万家岭战役已经结束,日军还减员这么多人呢?

我做一个大胆的假设,日军在9月30日到10月20日中的减员数主要为死亡数,10月20日到10月30日中的减员数主要为重伤患数被转移数及勤务回国者。

日军在中国的各兵团在以下情况下,其本人从部队现员表现员一栏中被除去(即减员):(1)死亡;(2)因重伤病被运送回国;(3)因运送骨灰、伤兵等勤务原因回国;(4)人事调动回国。(5)兵团某部队如配属给另一兵团时,该部队全体人员从本兵团现员表中去掉。这里要特别强调一点:现地住院和勤务不会被从部队现员表除去。

当(1)种情况时,该兵团直接将其从序列中去掉;当(2)(3)(4)种情况时,该兵团与其在日本本土的留守兵团办人员交接手续后将其从序列中去掉;当(5)种情况时,该兵团与其他兵团办人员交接手续后将其从序列中去掉;

而第106师团从9月30日到10月17日一直被中国军队包围,无法送出伤员,当然也就无法与其留守兵团在九江的办事处办人员交接手续了。可以确定,这一段时间减员数全部为死亡数。17日解围后,可能有大量伤员被运走,但截止20日,被转移的伤员(至少也是大部分)都没有办理交接手续,所以还在现员表现员一栏中。

如果我这种假设正确的话,基本上就可以确定第106师团在万家岭战役中死亡约3000人,另有约2000名重伤员及其护送者回国,剩下的7000多人都有不同程度地伤病,完全健康的极少。

第106师团于万家岭战役期间战死的少佐以上军官有:步兵第147联队第1大队长河井丰少佐(10月4日)、野炮兵第106联队第2大队长海老原毅少佐(10月11日)、步兵第145联队第1大队长寺川完少佐(10月12日)、第106师团参谋成富政一中佐(10月13日)。而步兵第147联队第2大队长梅田治助少佐则于万家岭战役以后的10月24日伤重不治而亡。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