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摆脱大国兵戎相见历史魔咒

fengyimin 收藏 0 283

公元前431年至公元前404年,为争夺霸权,古希腊的两个城邦同盟——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同盟和以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爆发了一场大规模的冲突,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伯罗奔尼撒战争。

伯罗奔尼撤战争之所以不可避免的原因,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认为是由于雅典实力的增长,并使斯巴达产生恐惧使然。这就是“修昔底德陷阱”,即一个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将用武力回应这种威胁。美国进攻性现实主义的代表人物米尔斯海默,将之称为“大国政治的悲剧”。

21世纪的大国关系是否真会陷入同样的陷阱?人们不约而同地、习惯性地将伯罗奔尼撤战争的逻辑套用在中美关系的头上。基于对历史的认识和对未来世界的判断,中国率先提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倡议:建立平等互信、包容互鉴、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为此,北京利用一切机会阐述立场与看法,并将这一理念。落实到与其他大国,特别是同第一大国美国的互动关系上。

3月14日,习近平主席当选后不久,接到美国总统奥巴马打来的电话,双方均表示要努力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

中美两国元首不失时机地达成了不走大国对抗老路的共识。诚然,要把这一战略共识转化为推动中美关系之舟劈波斩浪、勇往直前的持久功力,并不容易。它需要双方齐心合力,做出不懈的努力。

一是需要转换观念。在国际关系史上,当新兴大国的实力接近或超过守成大国之际,往往是两者关系最动荡、最不稳定的时期。在这个时期,两者可能都会感到来自对方的压力,并对对方的一举一动保持高度敏感。政治制度、文化传统、社会特定的历史发展阶段等方面的差异,也会导致相互不信任。在很多美国人眼中,中国的成功是建立在牺牲美国利益的基础之上的,于是出现围堵、制裁中国的声音。21世纪毕竟与众不同,它开启了大国合作共赢的机会之窗,关键在于能否改变零和观念。

二是以实际行为诠释这种新理念。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世界处于历史变革的关口,国际金融危机的阴霾并未消散,世界经济下行的风险像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头顶。国际与地区热点频出,气候变化、能源等跨界问题相互交织,使今天的国际形势尤其错综复杂。新兴大国崛起,世界财富和权力转移,加快推进国际关系的均衡化发展趋势。新兴力量日益处于国际舞台的中央,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当然相应的、更多的国际责任也随之而来。这呼唤中美之间加强合作,向世界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

三是需要切实克服安全困境。安全困境产生于国际社会的无政府状态。在无政府状态下,一个国家追求自身安全独立的行为,可能造成其他国家的更不安全,它们因此会想方设法去保护自身。于是出现水涨船高的安全需求、寻求更安全的意志与行动,结果是国际社会整体的危机感、恐惧感增加,冲突的可能性增大。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刊文说,今日的中美关系与斯巴达和雅典的关系不同。毕竟今天的中美关系处于新的历史时期。中方提出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概念,为的是摆脱大国兵戎相见的历史魔咒。要将这样的希望变成现实,其核心在于增进互信,消除你输我赢、你失我得的零和心理。其路径就是本着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包容互鉴的精神,将对方的发展视为机遇而不是威胁。当然,还要建设性地管控随时可能出现的多种分歧。

习奥会即将在安纳伯格庄园上演,这不仅为中美关系开新局、走新路提供了新机会,也是在为携手合作、共同塑造新型大国关系注入新的动力。(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 阮宗泽)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