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抗战老兵仅存500余人 部分1949年后获刑

“湖南抗战老兵肖像采集计划”开始于2009年,初衷是为这些年事已高,且长时间不被公众认知的卫国士兵留取“遗像”。图为抗战中的国民革命军德械师。

湖南抗战老兵仅存500余人 部分1949年后获刑

黄瑞祥 生于1919年,现居住于湖南省洞口县高沙镇长青村。即使是在平日,老人也会把三枚勋章挂在胸前。熟悉他的当地人说,这是老人在给自己之前受到过不公正对待的“平反”。1938年,他进入国民革命军第六军新22师66团1营重机枪1连。(来源:中国青年报)

湖南抗战老兵仅存500余人 部分1949年后获刑

南宁会战后,老人所在的部队被编入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第一次入缅作战失利后,老人走出野人山到达印度兰姆伽。1948年11月,所在的部队解散,他回到家乡。

湖南抗战老兵仅存500余人 部分1949年后获刑

李生辉(2004年去世) 生于1919年,居住于资兴市七里镇柏树村柑子塘组。决定从军时,他已结婚,但“日本人都打到家门口了,再没心思读书了”。从黄埔军校18期(西安)毕业后,李生辉被分配至国民革命军第九十九军166师496团3营8连,主要在广西河池至南丹一线驻防。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老人在洞庭湖区工作了15年。2012年4月5日,老人亡故。

湖南抗战老兵仅存500余人 部分1949年后获刑

彭伟光 生于1924年,曾用名彭富忠,现居住于湘乡市月山镇褒忠村。1943年他参加了当地抗日游击自卫队。全国解放后,彭伟光被编入解放军工兵十八团赴朝作战,参加了著名的上甘岭战役,多次负伤。1952年复员后返乡,在家务农至今。2012年6月4日,身患高血压、心脏病的彭伟光老人在堂屋内为人们“演示”在家乡抗日时学会的“六五桩”拳术。

湖南抗战老兵仅存500余人 部分1949年后获刑

陈惠霞 生于1920年,原籍广东顺德,现居住于湖南师范大学新至善村。1937年,从“广东顺德公立医院”护理科毕业后,陈惠霞在国民政府军政部117后方医院谋得一份护理工作。抗战期间,她过着“女同志不多,药品也不多”的日子。除了在后方医院,陈惠霞在“战时第五儿童保育院”和“滇缅公路医院”都有过工作经历。

湖南抗战老兵仅存500余人 部分1949年后获刑

张业恒 生于1919年,现居住于郴州市嘉禾县桃源路2号民政局宿舍。1940年,张业恒进入“陆军机械化学校”。1943年,他只身前往印度兰姆伽,在中国驻印军战车第3营3连任准尉助教。1948年10月,在沈阳带领所属部队起义。1951年,张业恒在黑龙江服刑,1962年“保外就医”,返回原籍“接受农村管制”,后落实政策。现张业恒享受离休待遇。

湖南抗战老兵仅存500余人 部分1949年后获刑

吴淞 生于1922年,现居住于常德市德山乾明寺。1938年,家住长沙化龙池的吴淞,坐筏子渡过湘江去找“税警总团”,在家人并不知情的情况下,穿上了军装。他参加过常德会战、第四次长沙会战、衡阳保卫战。新中国成立后,吴淞因故入狱23年。这对6个子女的影响不小。1996年,74岁的吴淞遁入空门,法名释来空。

湖南抗战老兵仅存500余人 部分1949年后获刑

王金柱 生于1914年,现居住于长沙县黄花镇黄谷路316号。1929年春,王金柱被“抓壮丁”进了部队。后来他做到团部军械官、师部副官、军械主任……后来随部队撤到台湾,1961年退役。2001年,他以台胞身份返乡居住。如今“难得下一次楼”的王金柱,调侃自己是“以床以房为伍”,“以手代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