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一周时间,一项投资的账面浮盈达3000万元,创造这个“神话”的是一位24岁的江苏农家女。

5月22日,四创电子[-1.01% 资金 研报](600990.SH)公布了定向增发的结果,公司以17.64元的价格增发1920.2万股,累计募资3.37亿元。除了广发、汇添富等6家机构投资者在增发中获得配售外,一位名为安桂林的自然人借此增发认购,一举成为该公司前十大股东中的新面孔。

安桂林斥资4586万元溢价认购,最终获配260万股。截至5月30日收盘,四创电子收于29.4元,安桂林的资产一周内增值3057.6万元。

不过,在增发的财富游戏中,这位“女股神”却并非新玩家。2012年7月,安桂林的名字出现在日海通讯[2.35% 资金 研报](002313.SZ)定增配售名单中,其7400万元的初始投资额,如今已赚约2000万元,这部分股权将于今年7月流通。

2012年7月至今,两笔初始投资共计1.2亿元,一年不到,已累计浮盈近5000万元。安桂林究竟何许人也?日海通讯和四创电子的公布材料仅有寥寥数笔:安桂林,女,1989年6月20日出生,居住于江苏徐州的农村。

本报调查发现,安桂林的背后,徐州淮海控股集团董事长安继文浮出水面。

24岁“女股神”

四创电子证券部人士表示,在配售前,安桂林并没有亲自前来公司调研过,只是分两次报价,一是以18.94元的价格申报260万股,一是以16.74元的价格申报300万股,但都高于公司14.64元的增发底价。

增发结果显示,安桂林凭着斥资4586万元获配的260万股,一举超越平安大华、兴业全球旗下的基金,成为四创电子第五大股东。截至5月30日收盘,安桂林账面浮盈超3000万元,资产升值逾50%。

四创电子并不是安桂林参与的第一只增发股。2012年7月,日海通讯公布了增发结果,安桂林斥资7400万元囊入370股,成为公司第九大股东。5月30日,日海通讯股价收于19元,但若算上其5月10日“10转增3股派3元”,其复权价实为25元。也就是说,安桂林7400万元的投资额,如今资产市值为9250万元,浮盈1850万元,这笔股权将于今年7月解禁。

日海通讯证券部的工作人员也表示,“安女士在参与认购前,并没有亲自来公司调研过,持股后也从没有来公司参加过股东大会。”

上市公司的公告仅给出了寥寥数笔的信息,安桂林住所为江苏省徐州市云龙区潘塘崔庄村10队278号。

年仅24岁的安桂林究竟是谁?其何以豪掷1.2亿元,押宝两只非其户籍所在地的“他乡之股”?

代父持股

5月23日,记者按图索骥,根据四创电子公布的安桂林住所找到了徐州市云龙区潘塘崔庄村10队,不过,记者到访时,安桂林的宅邸大门紧锁,无人应门。安桂林的邻居告诉记者,278号的房子的确是安家人的住所,但安家人并不住在村子里,“我们村子里很多人有钱后,都搬到了徐州市区居住,村里的房子都交给家族里的老人看守。”

另有村民称,安桂林并不居住在徐州市区,而是在江苏省省会南京攻读硕士学位,其父名叫安继文,系徐州淮海控股集团董事长。公开资料显示,安继文出生于1964年,现为淮海控股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集团总资产30亿元,员工6000余名,业务涵盖电动车、摩托车、专用汽车以及商业贸易、资本运营、房地产等业务板块。2002年,淮海车辆集团与知名品牌宗申结缘,其后双方实现跨地区联合,成立江苏宗申公司。

据淮海集团办公室主任林超证实,安桂林确系安继文的女儿,尽管户籍所在地是徐州农村,但安继文一家都住在徐州市区。林超表示,安桂林代父持股,并非集团的投资行为,只是安继文的家庭投资,故而未对其选股逻辑及投资决策的细节予以更多评价。

记者查询四创电子和日海通讯近三年来的财报,未发现安继文的淮海集团及其下属企业与上市公司之间存在关联交易和资金拆借、财务往来的公开信息。

监管难题

江苏泰和律师事务所一位资深证券律师表示,出于避税以及规避媒体曝光的角度,一些富人在参与IPO或上市公司增发时,往往既不会用公司的名义或本人的实名,而是找自己的家人或者信得过的朋友开户参与。

该律师称,一般来说,上市公司启动定向增发后,保荐机构会帮助公司寻找认购方,尽管保荐机构有尽职调查的责任,但是,“代持与否,是名义出资人和实际出资人之间的私下交易,只要出资能到账,保荐机构不会过问太多。只要名义出资人的身份是真实的,与上市公司之间并无关联关系,就达到了保荐机构的最低要求。”

浙江某创业板上市公司的董秘透露,目前,资本市场现金为王,定向增发与二级市场买入不同,有一年的锁定期,风险较大,毕竟谁也不知道一年后的市场如何,“在上市公司层面,往往有一个潜规则,即公司对出资人做出私下的、口头的,甚至书面而不公开的股价承诺,比如公司有什么新项目会在一年内启动,次年的业绩在大概率上能保证是多少等。这些不会发公告,但为了让出资人安心,会私下预告。”该董秘认为,上述1.2亿元的两笔定向增发,不可能是盲目的投资,“要么是上市公司自己,要么是保荐机构,一定与出资人私下有深度的交流。1.2亿元无论对于公司,还是对于个人,都不是一个小数目,没有人敢把这么多钱随随便便地投资于一家自己心里没底的公司。”

在资本市场上,有的代持行为背后还隐藏更多信息,关联代持、逃避监管的例子亦是屡见不鲜。2011年,建设银行[-0.21% 资金 研报]江阴支行前行长王建华夫人安月芬就通过参与吉鑫科技[0.00% 资金 研报]IPO,投资3年暴赚10.63倍,获利6000万元。尽管王建华隐藏其后,但其事实上是上市公司相关的银行贷款审批人。

上述证券律师认为,“不能说代持就一定是违规的,但因为公众并不知道实际出资人与投资标的公司之间究竟有没有利益瓜葛,公司也不会主动披露,媒体披露出来一个是一个,不披露出来,其间的秘密则将永远封存,从这个意义上说,代持的确给监管提出了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