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未来将转移重兵应对所谓“亚太新威胁”

嘿嘿嘿嘿大本营 收藏 0 173
导读:月1日至3日,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在新加坡举行的第12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公开宣布,为了重新平衡军力,美国海军总实力的六成将转移到亚太,空军六成的海外军力将转移至同一地区,并会在亚太地区优先部署美军最先进的陆海空武器装备。 海空军重兵转移亚太成定局 在1日和3日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会分论坛上,哈格尔两度阐述美军重兵移驻亚太的详细计划。 根据美国政府和五角大楼的构想,到2020年,六成的美国海军总兵力(包括人员和舰艇)和空军海外力量都将部署到亚太地区。极为罕见的是,美国为了实现这一计划,将从美国本

月1日至3日,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在新加坡举行的第12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公开宣布,为了重新平衡军力,美国海军总实力的六成将转移到亚太,空军六成的海外军力将转移至同一地区,并会在亚太地区优先部署美军最先进的陆海空武器装备。

海空军重兵转移亚太成定局

在1日和3日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会分论坛上,哈格尔两度阐述美军重兵移驻亚太的详细计划。

根据美国政府和五角大楼的构想,到2020年,六成的美国海军总兵力(包括人员和舰艇)和空军海外力量都将部署到亚太地区。极为罕见的是,美国为了实现这一计划,将从美国本土抽调海空军力量部署到亚太地区。

就美国空中力量而言,哈格尔宣布到2020年,美国空军将把60%的海外军力转移到亚太地区,并会向亚太地区调集相同比例的太空和网络力量,以强化美国空军的行动速度、作战范围及灵活性。为此,美国本土的战术与战略轰炸机都在抽调之列,具体包括即将部署到日本的F-22和F-35战斗机、“全球鹰”远程无人驾驶战略侦察机和刚刚成功完成航母起降试验的X-47B无人驾驶侦察攻击机。

调整到亚太地区的美国海军力量同样相当惊人。2012年,五角大楼已宣布今后10年美国海军六成军力将转移到亚太地区,包括在亚太部署6艘航母、美军的大部分巡洋舰、驱逐舰、濒海战斗舰以及潜艇。这将使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军力分配从现在的5比5变成6比4。哈格尔1日表示,这一计划目前正在顺利推行,比如说第四艘“弗吉尼亚”级核潜艇已经部署到关岛,而首艘濒海战斗舰“自由号”已经抵达新加坡,展开总计4艘同型舰轮换部署的计划。

此外,多年来身陷阿富汗和伊拉克战场的美国海军陆战队主力也将返回太平洋战区的日本和夏威夷驻地,特别是第三陆战远征部队和第一陆战远征部队。自去年4月以来,永久性部署在澳大利亚的美国海军陆战队也已展开轮换行动,最终会在2016年实现每年2500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常驻澳大利亚达尔文基地的目标。

至于陆军方面,随着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收尾,美国第25步兵师正从伊拉克和阿富汗返回夏威夷的兵营,随时可以应对太平洋战区的陆战需要,而驻扎日本的陆军第一军则被定性为“专属亚太地区”的陆军作战力量。

除了大规模的军力部署调整外,美国五角大楼还打算对亚太美国驻军的兵员素质进行强化。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已宣布每年联合演习的经费将增加1亿美元,以加强夏威夷亚太安全关系研究中心学员的教育和新的亚太地区国防教育。

转移军力应对“亚太新威胁”?

针对美军重兵转移至亚太的理由,美国防长哈格尔在新加坡解释说:“在亚洲,我们看到一系列始终存在和刚刚出现的威胁。”

哈格尔称这些新威胁包括:朝鲜核武器和导弹项目以及持续不断的挑衅、亚太地区经年不断的陆上和海上争端、因自然资源而产生的冲突;自然灾难、贫困和疾病的威胁;人口、武器、毒品和其他危险物品的走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以及太空和网络世界的新威胁等。哈格尔说:“这些也是21世纪的挑战。”

在3日的分论坛上,哈格尔进一步强调了美国加强亚太地区军事存在与军力部署的必要性。他说:“今年向国会提交的5年国防预算案重点放在可迅速部署、能自持的军队,比如潜艇、远程战略轰炸机以及航母战斗群,它们能实现远距离的军力投射,并可执行多样化的任务。”

哈格尔称,10年来亚太地区已成全球范围内的重中之重,亚太地区已成全球变化的核心,未来将是亚洲太平洋地区的世界。因而,为了保障美国及其盟国利益,美国除了加快在亚太的军力部署,还将加强外交、经济和文化战略的协同。

哈格尔称,美国正在向亚太地区投入新的资源,其中包括奥巴马政府今年向亚太地区增加7%的额外投入,将用以推动下湄公河流域计划,向该地区的国家提供水管理、灾难防御和公共健康方面的援助。此外,美国还通过跨太平洋伙伴谈判实施新的贸易和投资协议,并通过亚太经合会与东盟加强贸易关系。哈格尔称,美国国防部在确保奥巴马总统这些再平衡战略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进一步拉拢亚太盟国

不论是向亚太转移军力部署,还是实施所谓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美国的举措并非“单打独斗”,而是藉由“再平衡”战略进一步拉拢亚太盟国,整合其在亚太的综合实力。

根据美国的设想,未来在亚太地区,美国将实现与盟国在军事上的“无缝协作”,并且提升这些盟友对地区安全的贡献能力。具体包括如下计划:

在第一类军事盟友——日本、韩国中,与日本共同评估防务指南,强调盟友之间的军事合作,并且在加强美日军队态势和导弹防御能力方面取得长足的进步;与韩国共同实施2015年战略伙伴计划,讨论到2030年时实现全球的军事同盟;

在第二类军事盟友——澳大利亚、泰国、菲律宾中,扩大与澳大利亚之间的网络安全与太空预警合作,澳大利亚的战舰可以加入西太平洋地区美国航母战斗群,从而实现两国海军更加紧密的合作;加强驻菲律宾美国军队的轮换,帮助菲律宾武装部队实现现代化和海上能力;加强与泰国武装部队的军事关系。

在第三类军事盟友——印度、新西兰中,美国正在努力将印度与日本拉在一起,以建立美日印新三边军事合作关系。哈格尔3日还宣布,新西兰的军舰造访关岛,这是30年来新西兰首度派出军舰对美国军港进行访问,未来将新西兰纳入美澳军事合作也并非不可能。

本报北京6月3日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