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航母上的八年(62)---第一次出海之周游列国

也没觉得葡萄牙比希腊好一点,感觉差不多吧,街上的人都很悠闲,不是急急忙忙要去上班的那种情况。这两个国家都属于欧洲国家。欧洲的体制就是这样,干活的 时候,大家都不太卖力,费那个劲干什么?政府都包了嘛!不过当时欧洲的经济还不是那么明显地差,等于说他们那个时候就在一点一点往下走,但是那时还看不出 来。可是再往后,就越来越清楚了。不过葡萄牙还是好很多,在我的印象中,没有太多人跟希腊人一样不去上班,在外面喝咖啡遍闲传,好不好好干不是另外一回 事,至少人家还去工作。


葡 萄牙很多人会说英语,所以我们不觉得陌生,那里的风景也不错,我们玩得挺开心。我在葡萄牙也是一样,跟船友一起逛逛街,看一看当地的文化,吃一吃当地的饭 菜。葡萄牙的文化跟希腊不太一样,尤其是当地的饭馆,跟希腊的饭馆很不一样。那里的很多饭馆是家庭餐馆,在家里头招待客人。他们住的有点象中国人的平房或 者四合院,有好几个房间,家里所有人都住在一起。比如说,妈妈住在中间,儿子住在右边,女儿住在左边,就是一大家子住在一个院子里。


他 们每家的院子都很大,就象中国农村的那种房子一样。每一家的院子里都摆着几张桌子,一堆椅子,很象外面的露天餐馆。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是这样的。门口好象也 不写饭馆,也不挂招牌,就算他们写了,我们也不认识。我们就是看到里面有一、两桌人在吃饭或者聊天,我们就直接推门进去,不用问。其实有的时候我们都不用 推门,门是敞开的,我们就通过他们那种窄窄的胡同,走进去就行了。


我 们进去后,主人就问,你们是来吃饭的吗?我们说是,然后问他们这里有什么吃的?他们就把我们带到桌子旁,让我们坐,再给我们一些菜单,让我们看。那不是正 规的菜单,是手写的,就是一张纸,好象是英文的,但是我们读不懂那是什么东西。我们都觉得奇怪,这是英文吗?其实是英文,但是跟美国的菜单不一样。我们就 说,我们也不知道要吃什么,不知道你们这里有什么好吃的,你把你们家里最好的饭菜给我们做来吃,好吗?他们说行,就回去做饭去了。


一般是主人的儿子或者女儿迎接我们,他们年轻,英语好一些。真到了要做饭的时候,妈妈就出来了。一会儿就做好了,主人就用一个小车子推出来,往我们桌子上放。Man,他们做的吃的那个多哟,我看着就觉得,你们这是在喂人呢,还是在喂猪呢?不管它,反正我们就是敞开肚子吃吧。


他 们的饭,其实等于是本地的人给我们做的家常饭。我们闻着不怎么样,还说这菜怎么一股药味,这是什么菜呀?但是当我们吃起来以后,又是另外一种味道,会感到 很好吃,吃完后也很舒服,就是那种饭。正餐过后,他们端上自己家里做得当地的甜点,也是看着不起眼,我们心里说,这是什么甜点呀?好吃吗?从外表看或者闻 起来,那些甜点确实都不怎么样,但是我们吃的时候却发现,真的非常好吃。我们吃完之后,问他们要多少钱。他们就说一个数,不是很贵,比街上的饭馆便宜。我 们就掏钱给人家,然后走了就行了。


这 种家常饭,我们去吃过好几次。真是挺有意思的,因为他们做的就是给家里人吃的饭,每家做的都不一样,都不错。我们要是只到餐馆,就没有体会到当地的那种风 情,感受不到当地文化中的那种意味。我们去当地人的家里面吃饭,还有一点回家的感觉。那里的人非常友好,一点没有要防着别人的样子。我们到了那里,真的就 象是回到了自己的家。



从欧洲出来,我们就是横跨大西洋,往美国开。回来的路上,我们基本都不怎么飞了,偶尔飞出去一圈,很快就回来,跟去波斯湾的时候差不多。但是大家的心情就不一样了,马上就要回家了嘛。


但是我们并没有回加州,而是去了弗吉尼亚州的诺佛克(Norfolk,Virginia),因为我们的航母卡尔·文森号要去那里的工厂进行大修,要给核反应堆加核燃料,还要更新船上的各种设备(Refueling And Complex Overhaul),要花两、三年的时间。听说它升级完成以后,也不回我们西海岸了,而是留给东海岸的海军用。五角大楼会另外拨一艘航空母舰给西海岸。我们飞行队以后训练和打仗用的船就是斯坦尼斯号(Stennis)航空母舰,再也不是卡尔·文森号了。


卡 尔·文森号还没有进港,我们船上的飞机就全飞了起来。它们穿过美国,直接飞回加州。我们这些船上的水兵和飞行队的地勤人员,就从诺福克港上岸,然后坐海军 的飞机飞回加州。拉我们的是海军自己的客机,就跟民航的波音七三七、七四七一样,只不过它上面画的是海军的标记,也是海军专门用来拉自己人的。


有 一些军人事先告诉自己家里人了,就有许多军人的家属在港口岸上等着欢迎他们。这个军队是允许的,因为已经回了国了。我不是那种多愁善感的人,也不愿意麻烦 妈妈,就没有告诉她。我要是说了,她肯定是会来接我的。我们坐飞机回到基地以后,更多的人来迎接。每个人都对我们说,欢迎回家。还有家属主动用车把我们这 些没有家的人送回宿舍。他们真的很热情,很友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