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秦代镡城在贵州黎平,不在湖南黔城?

细毛朵 收藏 0 1512

在明末清初以前的典籍中,找不出黔城是镡成县治的记载。《山海经》谓沅水出象郡镡城西,故且兰。靖州志说镡成县治在靖州西南,沅州府志说在黔阳西南。水经注说在沅水源头,大概位置就进入现在的贵州省了。黔东南与怀化历史上确实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不明白的是黔城的学者为什么说镡成县治在黔城,进而引申出黔城有两千年的县治历史的呢?而且黔城以古镡成县治的名义作为设立洪江市市治的依据写入了上报国务院的洪黔合并报告之中。所以,很有必要讨论一下。

古代对边远地区的地理位置有许多是个大范围概念,地域变更频繁,因此应该用动态时间观点去看待。湘西南是少数民族地区,在朝庭招安时设置的行政区冶地有些可能是部落的山地,而不是当今人认为的城市,这是现在史学中发生许多争议的原因之一。在指明古今地域对照时应该同时指明年代。比喻“楚”,项羽时期的楚在江苏北部,而不是现代许多人脑子中的湖南湖北。

黔阳人认为镡城在黔城根据《水经》、段玉裁《说文解字注》等史料对沅水、无水的记载来 推断镡城在黔城。也就是说没有真凭实据!

依据呢?

“沅水出牂柯且兰县,为旁沟水,又东至镡成县,为沅水。

东迳无阳县。无水出故且兰,南流至无阳故县。县对无水,因以氏县。无水

又东,南入沅,谓之无口。

沅水东迳无阳县,南临运水。水源出东南岸许山,西北迳其县南,流注于熊

溪。熊溪南带移山,山本在水北,夕中风雨,旦而山移水南,故山以移为名,盖

亦苍梧郁州,东武怪山之类也。熊溪下注沅水。沅水又东迳辰阳县,县有龙溪,

水南出于龙峤之山,北流入于沅。”

解释一:“沅水出牂柯且兰县,为旁沟水,又东至镡成县,为沅水”-----说明黔城、洪江确实属于镡成县地,特别要注意,郦道元在这里没有说“无口”(黔城)是镡成县治!

解释二:《水经注》用了大量篇幅介绍了洪江,甚至介绍了洪江“移山”的传说故事,说明什么?自古洪江比黔城出名!

解释三:“熊溪南带移山,山本在水北,夕中风雨,旦而山移水南,故山以移为名”----这是说哪里呢?很多人会联想到老鸦坡,我以前也这样考虑过。通过对洪江地质土壤情况的分析,我猜测是沅水改走穿山古河道造成的“穿山移到南岸的现象”。1996年大洪水,洪水汹涌地朝穿山古河道穿过,穿山又移到了大洪水的南边(当然没有连接南岸,而是变成了孤岛)!洪江由于是三大地质板块的挤压断层区,地质条件一直在变化之中,山越来越矮小了,比如老鸦坡!河道的变化也很大,现在的回龙寺河道很深,实际上是应力拉扯与水冲刷的结果,从地质土壤岩石成份分析:几千年前的古代萝卜湾与穿山峡谷(古河道)以东火山石灰积层是连接在一起的,穿山峡谷以西的密牙尖是河的对岸!

另一种猜测是巫水流域某一段因河道改道,而造成移山假象!这个猜测更加靠谱!

《汉书·地理志》诠释:“沅水出牂牁,东南至益阳入于江,过郡二、行二千五百三十里……。无水首受故且兰,南入沅。

班固曰:沅水出?柯郡故且兰县东北

《说文》:“燕”本古“舞”字。故“燕水”或作“舞水”,又加作“潕”。后人以“无”省作“无”,又以“无”讹作“元”。

潭,水。出武陵镡成玉山,东入鬰林。――《说文》,再一次证明了镡成包括了珠江水系之源头的部分地区!说明了镡成属地翻过了南岭!!

蔡沈注《禹贡》“九江孔殷”中有元水,即无水之讹,“无”与“元”相似而讹。燕水,亦出胖舸且兰。

清段玉裁说文解字注沅水。出牂柯故且蘭。東北入江。牂柯郡故且蘭,二志同。且音苴。子閭反。前志故且蘭下曰。沅水,東南至益陽入江。過郡二。行 二千五百三十里。按益陽屬長沙國。漢志東南,以地望準之,當從說文作東北。過郡二,當作三。謂牂柯,武陵,長沙國也。水經曰。沅水,出牂柯故且蘭縣。爲旁溝水。又東至鐔成縣爲沅水。東過無陽縣。又東北過臨沅縣南。又東至長沙下雋縣西北入于江。水道提綱曰。沅水數源。一曰鎭陽江。出貴州平越府東北之黃平州南金鳳山。一曰淸水江。其源有二。北曰平越府西北之豬梁江。南曰都匀府西南之馬尾河。古稱沅水出故且蘭,必指豬梁江及豬梁所納之卡龍河也。

......

江水又东,出沅水进入镡成县境内是没有错,这并没有说镡成县治在黔城。而且在古代,是以洪江为界划分沅水与清江的。习惯上班由于洪江以上水急滩险,只能走十吨以下的小船,大家都是到洪江来换乘大船的。我个人认为:守敬将潕水误认为洪江,出现这样明显的错误,那么,他说的“镡成在黔阳西南”、“黔阳故地”还值得信任吗???在这样的糊弄下,黔城人见到了宝贝一样,为什么不考证一下真伪呢???

秦始皇统一六国,分全国为三十六郡,在今贵州境内重设黔中郡,与近年在里耶出土文物中发现的洞庭郡没有重叠。秦军政当局为加强对西南控制,又自蜀修筑通往西南夷的“五尺道”,在巴蜀、夜郎和镡成地区设置关塞,在黎平发现的千年古道可以判定为始建于秦。《华阳国志》载:“秦并蜀,通五尺道,置吏主之。”据清代学者考究:秦在贵州境内先后设置的县有鐔成(今黎平、锦屏)、毋敛(今荔波、独山)、且兰(今福泉、麻江)、夜郎(今石阡、岑巩)、汉阳(今赫章)、鄨县(今遵义市东)等六个(参见《贵州风物志》、《贵州史专题考》)由此可见,我通过对山水地形与古籍记载的比对,独立判断黎平是秦镡成县治是准确的。最初的镡成设治在黎平,汉承秦制,镡成仍应该在黎平,因为镡成县治后来是否有搬迁,目前没有证据证明。黎平在靖州西,出且兰,在沅水上游,与象郡和郁郡接壤,在南岭之西余脉,是连接两广与蜀黔的交通要道和关隘,也符合秦军在镡成设关的历史记载。穿越五岭通岭南的道路定型于秦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出兵平南越,开“新道”,设立南海郡、桂林和象郡。秦王政二十四年(前223年),王翦率秦军灭楚,继续南进,夺得越人一部分土地,置会稽郡(今江苏苏州)。二十六年,《淮南子·人间训》记载了秦始皇对岭南用兵的情况,“使尉屠睢发卒五十万为五军,一军塞镡城之岭;一军守九疑之塞;一军处番禺之都;一军守南野之界;一军结余干之水”。

镡城,秦县,位于今湖南靖州西,我认为镡城之岭即东南与始安(今广西桂林)相隔的越城岭西边余脉山口,这一支军队在秦五岭最西面的始安县越城岭西边构筑要塞。

一军塞镡成之岭,这句话是黔城假冒镡成县治绕不过去的大山。秦五路大军中,部署在镡成的十万大军威镇岭南,战略地位属于助攻岭南,不是主攻方向。由于当时的湘西五溪蛮部落武装根本无力袭扰秦军,秦军的两次主动南下作战任务都是岭南的广东广西和越南。如果秦镡成设置在黔城,在对付岭南这样的主攻方向上不仅后勤补给要逆流而上,离主攻方向岭南的距离也太远,与其他四支大军在部署上也脱节,而且与历史记载的镡成与今广西柳州贵港地区的郁郡并不是接壤,离今柳州的潭中县也太远,不符合历史记载的镡成与潭中接壤的记载。所以,本人认为可以完全否定秦镡成在黔城的推测,最合理的推断是镡成在珠江水系与长江水系的分水岭黎平。

证据之一

[淮南子·人闲训]一军塞镡城之岭。[注]镡城,在武陵西南,接鬰林郡。

汉元鼎五年(前112年),广西融安县县境届鬰林郡潭中县。三国(东吴范围)和两晋仍为潭中县。南朝齐析潭中县置齐熙县、齐熙郡,为县境建制之始。南朝梁在齐熙县地并设东宁州。隋开皇十八年(598年)改东宁州为融州,改齐熙县为义熙县,属始安郡,大业初撤销融州。唐武德四年(621年)复设融州。武德六年(623年)改义熙县为融水县,仍为州治。宋、元因之。明洪武二年(1369年)撤融水县,属融州。洪武卜年(1377年)降融州为融县,属柳州府。清代因之。

由此可知:古代镡成县与鬰林郡潭中县接壤。

镡是秦军从巴蜀带过来五溪大地的,铁器特别是铁剑在当时是先进生产力的象征,当年秦军一支从贵州方向进入湖南是没有异议的,里耶竹简也揭示了秦军在五溪地区沿水路进攻的特点。另外,镡是从军事地形学方面解释为地势崎岖险要的地方。而黔城,在地势方面谈不上崎岖险要,也根本没有藏兵十万的山岭,所以,本人认为沅州府志的记载是错误的,而且沅州府这种说法出现的时间比靖州志也晚,沅州府志里的黔阳县志说镡成在黔阳西不可信,现在的黔城人说镡成县治在黔城就更加是没有任何依据了。1973年在湖南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中出土了埋藏已久的三幅地图,其中一幅是驻军图。图上都未注图名、比例尺、图例和绘制时间。但是从图中的地名以及地图是出于西汉文帝十二年(公元前168年)下葬的墓来看,可以断定是西汉初年绘制的,距今至少有两千一百多年了,是世界上现存最早的以实测为基础绘制的地图。图以上为南,下为北。比例尺根据现在推算,驻军图是八万分之一到十万分之一左右。

从驻军图可以看出当时的长沙国在南岭,特别是西南方面派驻重兵防守,说明了历史上的五溪地区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闭塞与落后,由于水系发达,沟通西南,秦汉以来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秦军十万大军塞镡岭,说的是湖南贵州与广西交界的南岭。过南岭就是象郡地域。我经常自驾游荡此地区。个人认为靖州志记载镡城在靖州西是准确的,秦军十万塞镡岭,从地形上军事地形学上分析都应该是贵州与广西交界的分水岭,南岭。这十万大军向东北威胁湘资沅澧,向东南压制南越,向西北可退回川蜀回秦国,背靠西南没有威胁。在古代,镡岭的军事地位非常重要,从马王堆出土的驻军图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来。

“一军塞镡成之岭”说明镡成县治地处秦越界上,当时秦军背靠川蜀,征守镡成,威胁楚越,助攻岭南的战略意义十分明显。托口以上清水江发现的秦汉兵器,有铁器,也有楚越使用的青铜器。不能排除在该地发生过秦军缴灭当地武装力量的大规模战争,但这绝不是主攻方向。从秦军的攻势作战和岭南军队的被动防御分析,秦越两军长期对垒的重兵集群相距的安全距离是三天的行军路程,考虑到托口附近是他们短兵相接的地方,城步是楚军重兵集团的驻地,那么,秦军占领镡成后,占据了非常有利的地势。秦军的镡成应该在靖州西的贵州黔南地区,直接威胁珠江水系。镡成县治,可以考虑贵州从江等南岭山脉南坡的县,包括独山县也值得怀疑。

南岭是中国南部最大山脉和重要自然地理界线。于中国湖南省(湘)江西省(赣)广东省(粤),广西壮族自治区4省(区)边境。约当北纬24°00′~26°30′,东经110°~116°。横亘在湘桂、湘粤、赣粤之间,向东延伸至闽南。东西长约600公里,南北宽约 200公里。因南岭由越城岭、都庞岭、萌渚岭、骑田岭和大庾岭5条主要山岭所组成,故又称五岭。 广义的南岭还包括苗儿山、海洋山、九嶷山、香花岭、瑶山、九连山等。

而古代镡成县治,就应该位于靖州西南的湖南、广西、贵州三省交界的山区,属于南岭的一个山隘,比如黎平,是古代南北交通要地。黎平西接且兰,南临郁郡,东出沅水,珠江与长江水系的分水岭。一军塞镡城之岭,亦符合秦五路大军在当时的军事部署。纯粹从典籍山水描述的方位推断的结论,黎平人认为黎平是龙标县治,其实,更大的可能是镡成县治。黎平的南面就是郁郡的潭中县,亦符合史书记载。黎平一直属于镡成,黔中郡,武岭郡,龙标。黎平最有意思的是身处苗地,很多风俗习惯和民居形式属于汉族,与洪江靖州桂林柳州一样使用西南官话。是古代南北大通道,珠江与长江水系的分水岭,战略地位至今都极为重要。总之,从秦军行军路线分析,也不可能在黔城建立镡成。而黎平就很有可能,也符合史料记载的方位和形势。古代大兵团攻击山岭地区,见山扎寨,见水宿营,后勤补给线路拉得很长。秦与汉的时代不同,道理一样。从黔城的军事地理区分,也是绝对不可能适合大兵团驻守的,为保卫潕水方向而布设哨位,释放狼烟倒是肯定会选择黔城附近山地筑土为寨的,防守兵力不超过“百夫长”管辖的权限。

证据之二:

[前汉·地理志]牂牁郡镡封县。

大家不要忘记了靖州西南的牂牁在哪里?牂牁在镡设郡封县,说明了牂牁与镡之间的关系。

牂牁(zāng kē)

历史溯源1.西南地区小国之名。晋常璩 《华阳国志·南中志》:“ 周之季世,楚威王遣将军庄蹻,泝沅水出 且兰以伐夜郎,植牂柯系舡……因名且兰为牂牁国。”

2.古水名和古地名。汉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 开置牂牁郡,牂牁郡指今贵州省大部及广西、云南部分地区,郡治且兰(地约在今贵州福泉县)。

如“犍为城下牂牁路,空冢滩西贾客舟。”[唐] 陈羽

3.亦作“牂柯”,即指船只停泊时用以系缆绳的木桩。 清李斗 《扬州画舫录·城南录》:“水有牂柯系舟,陆有木寨系马。”

4.“牂牁江即今日之乌江,汉牂牁守陈立据思邛,诏夜郎王将兵破之。牂牁旧治既在思南,则牂牁江宜在思南。”“牂牁江即乌江,牂牁旧制在思南。[清]田雯《黔书》

证据之三,

镡,宝剑的剑鼻,剑柄和剑身连接处的两旁突出部分。亦称“剑口”、“剑环”。如果说南岭是一把横在楚越之间的一把宝剑,那么,湖南、广西、贵州这三省交界的地形所处的位置,就刚好像这把宝剑的剑柄和剑身连接处。

详细解释镡

xín 形声。字从金从覃,覃亦声。“覃”意为“黑洞洞”。“金”与“覃”联合起来表示“一种有着黑洞洞剑鞘口的宝剑”。本义:长剑剑鞘。铁剑剑鞘。转义:扣住剑鞘口的剑鼻(剑环)。说明:青铜剑都很短。本字强调剑鞘口黑洞洞,那一定是指铁剑。铁器、铁剑在我国出现的时间是在战国时代。因此判断“镡”字的出现不早于春秋晚期。

[名]

剑柄与剑身连接处两旁突出的部分〖swordnose〗。亦称“剑鼻”、“剑口”、“剑首”、“剑环”等

天子之剑,以…周宋为镡。——《庄子》

古代兵器名,形似剑而小〖nameofaweapon〗

延寿又取官铜物,候月蚀铸作刀、剑、钩、镡。——《汉书》

另见chán;tán;shán

汉语大字典解释[①][xín]

[《广韵》徐林切,平侵,邪。]

[《广韵》徒含切,平覃,定。]

[《广韵》馀针切,平侵,以。]

“镡1”的繁体字。

(1)剑柄末端的突起部分,状如蕈类,中空,上有孔,吹而有声。也称剑首、剑珥、剑鼻。

(2)指刀、剑之柄与刀、剑之身连接处的两旁突出部分。

(3)因喻险要地势。

(4)古代兵器,形似剑而小。

(5)姓。东汉有镡显。见《後汉书·循吏传》。

康熙字典解释[戌集上][金字部] 镡; 康熙笔画:20; 页码:页1328第06(点击查看原图)

[唐韵]徐林切[集韵][韵会][正韵]徐心切,𠀤音寻。[说文]劒鼻也。[徐锴曰]劒鼻,人握处之下也。[正韵]三苍云:劒口。又劒环。司马彪云:劒珥。[战国策]无钩竿镡蒙须之便。[注]镡,劒珥鼻也。 又[前汉·韩延寿传]铸作刀劒钩镡。[注]镡,似劒而小。 又县名。[前汉·地理志]牂牁郡镡封县。 又姓。汉豫州刺史镡显。 又[广韵]夷针切[集韵]馀针切,𠀤音淫。义同。[战国策·镡蒙注][前汉·地理志·镡封县注][韩延寿传·劒镡注]𠀤兼寻淫二音读。 又[广韵][正韵]徒含切[集韵][韵会]徒南切,𠀤音覃。[张衡·东京赋]底柱辍流,镡以大岯。[注]言大岯险,同劒口也。镡,徒南反。 又县名。[前汉·地理志]武陵郡镡成县。[注]镡音谭。[淮南子·人闲训]一军塞镡城之岭。[注]镡城,在武陵西南,接鬰林郡。 又[後汉·𨻰宠传]宠到显用良吏王涣镡显等,以为心腹。[注]镡,徒南反。[正字通]姓有潭寻二音,汉镡政,明镡鉴,一读寻,一读潭。 又[类篇]徒感切,潭上声。劒口也。[庄子·说劒篇]周宋为镡。[注]镡,徒感反。劒口也。 又[集韵]寻浸切,音蕈。刀本。 又达各切,音铎。劒珥。

说文解字详解[卷十四][金部] 编号:9347

镡,[徐林切 ],劒鼻也。从金覃声。

相关词语

·剑镡 ·蛟镡 ·星镡

音韵参考[ 平水韵 ]:下平十二侵·下平十三覃·去声二十七沁

[ 粤 语 ]:taam4

证据之四:

姓氏[镡姓](chán,tán,shán)

单一渊源:源于地名,出自古巴国镡地,属于以居邑名称为氏。

在史籍《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中记载:“巴郡、南郡蛮,本有五姓:巴氏、樊氏、镡氏、相氏、郑氏。皆出于武落钟离山,其山有赤、黑二穴,巴氏之子生于赤穴,四姓之子皆生黑穴。未有君长,具事鬼神,乃共掷剑于石穴,约能中者,奉以为君。巴氏子务相乃独中之,众皆叹。又令各乘土船,约能浮者,当以为君。余性悉沉,惟务相独浮。因共立之,是为廪君。乃乘土船,从夷水至盐阳。盐水有神女,谓廪君曰:‘此地广大,鱼盐所出,愿留共居。’廪君不许。盐神暮则来取宿,旦化为虫,与诸虫群飞,掩蔽日光,天地晦冥,积十余日,廪君伺其便,因射杀之,天乃开明。廪君于是乎君夷城,四姓皆臣之。廪君死,魂魄世为白虎,巴氏以虎饮人血,遂以人祠焉。”《后汉书》记载的这段与巴人起源有关的历史传说,实际上出自战国时期成书的史书《世本》。而在《世本》中记载的先秦时期各地贵族的谱系,则又有更早的历史文献和口碑渊源。

据此,镡氏一族起源于古巴国镡地(镡封县,今云南文山州,一说今重庆嘉陵江镡家坝)。镡氏分有三支:一支读音为chán,为古巴人原读音;一支读音为tán,一支读音为shán,为蜀汉丞相诸葛亮所定读音;其实都是一族人,均分布在今山东、山西、云南、四川、重庆、甘肃陇南一带。

据说,古巴国镡地原为巴国人制剑之处所,还盛产井盐。从西周到春秋战国时期,皆以制作、磨砺青铜剑扬名。汉朝以后,青铜剑逐渐被钢铁剑所替代,并趋于定型,即剑身中有脊,两侧有刃,前有剑尖,中有剑首,首有浅棱脊,脊末有颈,颈端设环处称“镡”,此外尚有剑鞘、剑穗等附属饰物。“镡”即剑格,亦称护手,后泛指剑身与剑柄之间作为护手的挡锋部件。而刀的挡锋部件即护手则称为“锷”,今许多字典解释“锷”为刀、剑的“刃”,谬误。

证据之五:《山海经》海内东经卷十三的记载 “沅水山出像郡镡城西,入东注江”。

贵州省的贵定东南、都匀以东地域属于象郡。

秦时期 黔城地域在象郡之外,非镡城地。

《中国历史地图集》之所以称为“历史地图”,是用于说明历史地点在今天的哪里。它用颜色区分古、今两个不同历史时期的地理位置,以便古今对照。黑色的地名为古代。

关于《中国历史地图集》出版时间、编制详细等情况可在百度中输入“中国历史地图集”搜索查询。镡城非常清楚地标注在靖州西.

证据之六:镡成县治毫无疑问在贵州,怀化的湘西南部分地区也逐渐被其征服,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

秦始皇三十三年(前214),取南越地置南海、桂林、象郡,古镡成(今黔阳、洪江、会同、绥宁、靖州、通道)属象郡(《山海经·海内东经》篇末沅水条曰:“沅水出象郡镡成西,东注江,入下隽西,合洞庭中”)。

汉承秦制,继续推行郡县制度。汉高祖二年(前205),割故秦黔中郡置义陵郡(见《水经注》),“移理义陵”。五年改称武陵郡(初属长沙国,文帝后元七年,长沙国除,属汉)。郡设太守以掌民政,设都尉

以掌军事。武陵郡辖13县,囊括北起清江,南达巫渠二水,东接洞庭,西包乌江中游的广大地区。属今怀化地区的有义陵(溆浦)、沅陵、辰阳、无阳(芷江)、镡成(按:汉初为南海尉赵佗所据,元鼎六年平南越后,始改隶武陵郡),总户数为l3l45户,7l509人(武陵郡共185758人)。

秦军将士战死沙场有抬回来集体掩埋在城郊的习俗,黔城有没有找到秦代将士墓群?没有!黔城在军事上的重要性远不及靖州,更谈不上是军事要地。

本文内容于 2013/6/7 9:23:22 被小编a45编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