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缅谈判与中国特使

美茵河畔 收藏 0 716
导读:近日,笔者在陪同克钦独立军总司令甘双将军在某地进行工作考察时,随行的克钦一位领导严肃地问我:小苏,你讲实在话,你们对我们在“卡垭战役”中的表现是什么样的真实看法? 我朝克钦领导竖起大拇指说:“佩服!我打心眼里佩服克钦独立军在‘卡垭战役’的英勇表现!” 我这样说并不是在阿谀奉承克钦领导,因为我要不是亲身参加过‘卡垭战役’,也不会说这样的话。但我从头到尾都参加了‘卡垭战役’,所以我才敢这样 说!2012年12月24日至2013年1月26日缅甸政府军对克钦独立军总部所在地拉咱发动的“卡垭战役”

近日,笔者在陪同克钦独立军总司令甘双将军在某地进行工作考察时,随行的克钦一位领导严肃地问我:小苏,你讲实在话,你们对我们在“卡垭战役”中的表现是什么样的真实看法?

我朝克钦领导竖起大拇指说:“佩服!我打心眼里佩服克钦独立军在‘卡垭战役’的英勇表现!”

我这样说并不是在阿谀奉承克钦领导,因为我要不是亲身参加过‘卡垭战役’,也不会说这样的话。但我从头到尾都参加了‘卡垭战役’,所以我才敢这样 说!2012年12月24日至2013年1月26日缅甸政府军对克钦独立军总部所在地拉咱发动的“卡垭战役”,其历时之久、程度之惨烈缅甸历史上是很少见 的。

而装备简陋的克钦独立军面对缅族军飞机、大炮的不间断攻击,完全是凭个人胆量和勇气进行抵抗,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对抗缅军的飞机、大炮!这一点我令对克钦独立军佩服之极。

“我们也是深受你们的影响,所以在1月18日战斗最激烈的时候,你们总参谋部叫我们的部队增援卡垭主阵地,我们的干部战士没有一个人退缩的,其中很多人还 写了遗书给我,他们也没想过还要从卡垭阵地上活着回来了!还有甘双总司令也是不顾个人安危,在卡垭战役打得最激烈的时候,将自己的警卫部队也派到卡垭主阵 地参加战斗去了……!”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只见甘双总司令一脸严肃地抬起头来盯着天花板,良久才语气沉重地说:“在卡垭阵地,我的警卫部队好些人都受伤 了,其中有几个警卫伤势很严重,至今还没有治好……!”

或许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很难想象战争是何等的残酷;同样,没有参加过“卡垭战役”的人,也很难明白“卡垭战役”对于克钦独立组织/克钦独立军甚至是克钦 民族而言,意味着什么?为此我时常在想:若没有“卡垭战役”,克钦独立组织/克钦独立军甚至是克钦民族今天会怎么样?若在“卡垭战役”期间,克钦独立军抵 不住某些利益垄断集团威逼利诱的话,那么今天又是什么的状况呢?或许也可以这么说:克钦独立组织/克钦独立军之所以能够得到今天受人尊敬的局面,完全是靠 自己在“卡垭战役”当中一枪一炮打下来的,而绝对不是缅甸政府/缅甸政府军的恩赐!

记得在2013年1月14日那天,我从克钦独立军一位领导口中听到这样的消息:一个叫石安达的中国人带着二个从北京远道而来的“特使”要求会见甘双总司令……!

“特使?什么特使?他们来干什么?是不是来帮助我们克钦独立军的?”我兴奋地问克钦领导。在克钦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最困难时刻,任何人能够给予克钦民族一点帮助或为克钦民族说一句公道话,对于克钦民族来说都是莫大的支持、鼓励与安慰!

“他们是北京某某利益 集团派来的代表,不是来帮我们的,而是充当老缅的说客,来劝我们放弃抵抗投降的,也不知道我们甘双总司令会不会见他们?在我们克钦独立军那么艰难抵抗缅族 军、在我们克钦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刻,他们只来关心他们自己的生意……!”克钦领导一副既无奈又气愤的语气。

当然,今天我在博文里 写下这样的对话,并不是对石安达老先生以及那二位“北京特使”当时在克钦的言行进行评论,我只是还原当时我在克钦看到和听到的事实!石安达老先生以前也曾 经为克钦提过很多意见与建议,包括建议克钦放弃“彬弄协议”的政治诉求等等。或许也是一种好心,不想看到克钦独立军与缅甸政府军过多地进行军事对抗,而过 多地消耗了自己的实力!

但克钦独立组织是一 个很开明的组织,包括石安达老先生在内的任何人给他们提任何意见与建议他们都有包容按纳之心。但同时克钦独立组织又是一个有自己主见的组织,他当然只会选 择对自己组织以及民族有利的意见与建议。因此,对于二位“北京特使”当时带来的“意见与建议”,甘双总司令只回答他们一句:……我们克钦民族就算是战剩至 最后一兵一卒、一枪一弹,也决不会向老缅投降……!至于“卡垭战役”之后,有人嘲讽克钦独立军丢失了卡垭高地是不听他们劝告。甘双总司令则表示:在我们克 钦民族的土地上,我们对于入侵克钦大地的缅族军队,克钦独立军想打就打,想撤就撤,不需经任何人同意……!

正是由于甘双总司令的强硬坚持,才使克钦独立军得到了别人应有的尊重!通过卡垭战役,让缅族军看到克钦独立军顽强抵抗的决心;通过卡垭战役,也让中国那些 妄图通过配合缅族军发动克钦战争,迫使克钦独立军向缅族军妥协,使自己的经济利益最大化的利益垄断集团看到:克钦独立军也决不是他们所以为的只是一群一触 即溃的乌合之众;也是通过卡垭战役,让中国政府重新审视克钦独立军存在的战略意义与战略价值。因此,才决心希望强势主导缅北事务!

2月4日,中国政府邀 请克钦独立组织/克钦独立军在云南省瑞丽市与缅甸政府/缅甸政府军举行第八轮和平停战谈判。在哪次谈判当中,克钦独立组织/克钦独立军终于首次有机会将自 己的愿望与诉求向中国中央政府表达。但谈判依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却让中国那些企图通过压力迫使克钦独立组织/克钦独立军早日与缅甸政府/缅甸政府军 签订和平停战协议的利益垄断集团感到不安!因为克钦独立组织/克钦独立军一日不与缅甸政府/缅甸政府军签订和平停战协议,他们妄图通过配合缅甸政府军对克 钦独立军实施军事打击,迫使克钦独立组织/克钦独立军与缅甸政府/缅甸政府军签订和平停战协议,从而打通被封锁多时的腾密公路(中国腾冲克钦密支那)、八 密公路(八莫至密支那),实现停工多时的重大在工程复工建设的愿望就没有办法如期实现!

因此,当3月11日,中国政府宣布任命王英凡为亚洲事务特使,专职处理缅甸事务时,中国的利益垄断集团开始把希望寄托在王英凡特使的身上,希望通过王英凡 特使的努力运作,让克钦独立组织/克钦独立军尽快与缅甸政府/缅甸政府军签订和平停战协议,早日实现他们的目标。因此,王英凡特使在上任尹始就受到利益垄 断集团的层层干扰与重重压力,也造成上任尹始的王英凡特使作出了一些不妥当的言行。

当然,担心王英凡特使的不单止是利益垄断集团,还有克钦独立组织/克钦独立军。对于一个从来没有打过交道,从未没有谋面过的特使,克钦独立组织/克钦独立军刚开始确实也是十分担心王英凡特使不能公正、公平地处理克钦与缅甸的事务。

当然,担心王英凡特使 的还有我这样的小人物。刚开始我也担心王英凡老先生无法摆脱利益垄断集团的操纵,无法从中华民族长远的战略角度来处理缅北问题,从而会损害中华民族的长远 战略利益!因此,在王英凡特使上任尹始,我也一而再地写博文,希望甚至批评王英凡特使不要重复中越划界谈判时的失误,从而做出以“量缅北华人同胞之物力, 结缅人之欢心”的错误举动来!

人与人之间或许本来就是 要有一个相互接触、相互认识到相互了解的过程。就如同一个人,他刚一生下来,我们不可能就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但相处的时间长了,慢慢的我们就会知道他 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通过一段的时间观察与了解,利益垄断集团或许已经知道:它们的意志并不能完全强加给王英凡特使,他们的企图和愿望或许也难以通 过王英凡特使在短时间内得到实现。

因此,当5月28日克钦 独立组织/克钦独立军决定放弃中国云南省瑞丽市,选择密支那作为与缅甸政府/缅甸政府军举行第九轮和平停战谈判的地点时,利益垄断集团对他表达不满也是情 理之中的事情了。毕竟不在中国境内举行谈判,王英凡特使不参加谈判,利益垄断集团就无法通过王英凡特使更多地操控谈判进程以及谈判内容,更无法通过王英凡 特使施压克钦独立组织/克钦独立军,从而得到他们想要的谈判结果;

而对于克钦独立组织/克钦独立军而言,通过一段时间的相互接触与了解,或许也认为其实他们既寄予希望,也存在担心的王英凡特使,事实上也有值信任与尊敬之处;

而对于我个人而言,原本也害怕王英凡特使不能维护中华民族长远利益,但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如今我也相信王英凡特使或许也很想在自己的年迈之年再老有所为,在处理缅甸事务问题上再建一番事业,以使自己的人生得到功德圆满。

因此,我个人也对王英 凡特使寄予希望,希望今后他在调解缅甸事务的过程当,能够多从中华民族同胞的感情、中华民族同胞的大义以及中华民族整体的长远利益出发,发挥自己的影响力 和作用,更好地维护缅北中华民族同胞以及中华民族整体的长远战略利益!若能如此,恐怕除了利益垄断集团和缅族政府/缅族军队之外,缅北再也没有人/组织会 再害怕、担心王英凡特使的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