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1公里路来回收费40元 村民下地干活也得交费

wb1951 收藏 17 18186
导读:白桦收费站     因为没有第二条路可供选择,村民去乡里办事要交过路费,在城区居住的教师和干部职工到乡里上班要交过路费,林场防火巡查施业要交过路费,企业往城区送货要交过路费,甚至连村民到田地里干活也要交过路费。   原题:1公里路来回要交40元 如此公路收费苦了谁   作者:任东杰 发自黑龙江加格达奇   “收费站设在这里,可把我们老百姓都坑苦了!”   5月22日,白桦收费站附近的白桦乡白桦村的村民向记者诉说心中的怨气。白桦乡隶属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   2012年,黑龙江省交通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黑龙江1公里路来回收费40元 村民下地干活也得交费

白桦收费站

核心提示:因为没有第二条路可供选择,村民去乡里办事要交过路费,在城区居住的教师和干部职工到乡里上班要交过路费,林场防火巡查施业要交过路费,企业往城区送货要交过路费,甚至连村民到田地里干活也要交过路费。

原题:1公里路来回要交40元 如此公路收费苦了谁

作者:任东杰 发自黑龙江加格达奇

“收费站设在这里,可把我们老百姓都坑苦了!”

5月22日,白桦收费站附近的白桦乡白桦村的村民向记者诉说心中的怨气。白桦乡隶属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

2012年,黑龙江省交通厅将111国道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区城区至白桦乡段的双向两车道的水泥公路,加宽改造成了双向四车道半封闭的一级公路。道路宽了,通往外地的交通方便了,却没有让白桦乡的人们高兴起来。因为自去年11月白桦收费站收费以来,给白桦乡的群众带来很大的不便,严重影响了他们的生产生活和工作,让他们苦不堪言。

因为没有第二条路可供选择,村民去乡里办事要交过路费,在城区居住的教师和干部职工到乡里上班要交过路费,林场防火巡查施业要交过路费,企业往城区送货要交过路费,甚至连村民到田地里干活也要交过路费。以小轿车为例,一个来回要交40元,走的路程最短的才1公里多,这远远高于国家规定的高速公路的收费标准。

这种逼着当地人走收费公路、交过路费的做法,让当地人十分不满。有村民对记者说:“这不是明抢吗?”

而公路工程建设指挥部的工作人员则向法治周末记者坦承,收费站设在这里,目的就是为了能收到过路费。

记者的采访引起了当地相关部门的重视。5月27日,大兴安岭地委外宣办主任曹国志告诉记者,地区物价局和交通局的领导已经到省里分别找省物价局和省交通厅进行沟通协调,商量采取什么办法,让老百姓出行更方便。

大兴安岭地区行署主管交通的副专员杨胜利告诉记者,他将尽快去省里与有关部门进行沟通。

出行的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令白桦收费站周边的企业和村民实在难以承受。他们盼着有关部门能够以人为本,从实际出发,及早解决出行不便的问题。

村民:1公里来回要交过路费40元

出加格达奇城区往南,走111国道,距离零公里处23公里有一收费站,它就是引起当地人怨声载道的白桦收费站。

收费站坐落在白桦乡境内,过收费站往南大约2公里,路东二三百米处就是白桦乡政府的办公楼。再往南一公里多,有一条东西向的铁路,过了铁路线往南,就进入内蒙古自治区的地界了。

从加格达奇城区到白桦乡只有这条111国道可走。

白桦乡政府一位领导解释说,这段公路原先是一条双车道的水泥路,不收费,到了2011年,将此水泥路加宽改造成了双向四车道,就变成了收费公路。

公路工程建设指挥部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向记者坦承,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减少投资,为了省钱。

白桦乡下辖5个行政村、29个村民小组、34个自然屯,全乡辖区总面积1053平方公里,有1813户6000多人。驻乡单位有林场、卫生院、建材厂、信用社、邮电所、火车站、加油站、学校等。白桦收费站将白桦乡拦腰截断,自从去年11月份开始收费以来,对白桦乡群众生产、生活和经济发展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5月22日,记者走进距离收费站1公里的白桦村二组,听说有人来调查,从田地里干完活回来的村民们纷纷围上来向记者诉说。

组长李世秋对记者说,现在的农民收入增加了,大部分人家都有车,小轿车、小货车、皮卡车、摩托车,还都有四轮车。这里地广人稀,少的有百十亩地,多的有上万亩甚至十多万亩,村民下地都要开着轿车或四轮拖拉机,可是白桦收费站收费以来,大大增加了村民们的负担。

李世秋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二组的一部分田地在收费站的另一边,下地必须要过收费站,因为路中间有隔离带,又不能逆行,过了收费站还要往前走两三公里再往回返,绕行5公里多才能到田里,按拖拉机一公里烧油两元算,一趟就要多烧10元钱的油,有时一天来回要四五趟,这样,就要多掏四五十元钱的油钱,加上一趟来回40元的过路费,老百姓都走不起路了。

一位村民对记者说,他家的地多,按目前的收费标准算,他家一年要交过路费五六千元。

除白桦村外,其余四个村的村民到加油站给车加油,开车到乡邮局、乡卫生院、乡派出所、乡社保局等地方办事,都要经过收费站,一个来回就要给收费站交40元的过路费。

东山村和白桦村被收费站隔开,两个村村民占80%都有亲戚关系,相互走动还要交过路费。

记者目测,东山村的出口距离收费站只有二三十米远。村民们对记者说,如果到收费站另一边的加油站给车加油,尽管才一公里多的路程,也要交过路费20元,加完油回来,还要再交20元,这样,给车加一次油,过路费就要交40元。

有村民对记者说,如果农用车坏在地里了,开小车买配件,可能这个配件是1元,为买这个配件,还得另外多花40元的过路费。

白桦村的村民对记者说,当初国家对这条路加宽改造时虽然给了村民一些占地补偿款,但现在过一趟收费站就要交40元钱,要不了几年,给的那点补偿款就会花光,到时,地没了,钱也没了。

企业:“利润都给了收费站”

深受收费站之苦的并非只是周边的村民。

白桦乡一位乡领导告诉记者,住在加区城区的一些在乡里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上班的人员,开车也要交过路费,一天来回40元,负担很大,即便是乡政府的消防车、民政救助车过收费站,也要交费。

大兴安岭地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部门领导对记者说,如果大兴安岭地区和加格达奇区的人去白桦乡检查指导工作,也要交过路费,因为去白桦乡政府绕不过收费站,没有别的路可走。

大兴安岭地区是林区,白桦收费站周边的林区属于国有白桦林场,白桦林场辖区有几万公顷工地,收费站也在林场的防火区域内,每年的3月15日至7月15日、9月15日至冬季下雪,是防火期,林场必须出车去巡护、检查,有时收费站是必经之地。

白桦林场一位梅姓副场长对记者说,一辆车一天要跑五六趟,一天就要交过路费百十元钱,林场好几辆巡护车,实在难以承受。

从加格达奇城区到白桦乡政府线路上,跑着公交公司的两辆客车。其中一辆客车的承包人孟庆彬对记者说,现在根本不挣钱,如果不是国家有每年4万元的油补,一年到头还要赔钱。

孟庆彬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来回拉满人能有200多元钱的卖票收入,油钱占100元,还要给收费站交过路费50元,分摊上承包费、车辆保险、司机和售票员的工资,无钱可赚还要赔钱。

孟庆彬对记者说,他也想到了把过路费分摊到乘客身上,每人增加2元钱,由原来的8元钱变成10元钱,可试了一天,不行,好多人都不坐了,拉的人明显减少,无奈,他只好停止运营。

这一停不要紧,又严重影响了学校的正常教学。孟庆彬介绍说,住在城区里的老师只能改乘火车,早上6点从加区火车站乘车,到了白桦乡火车站,还要再步行3公里才能到学校,上午上半天课,下午就得给学生放假,因为要赶中午1点的过路火车回城。

因为涉及到村民、教师和学生的出行问题,公交公司害怕事情闹大,在停运了半个多月后,两辆客车又被迫恢复了运营,但票价未涨。

孟庆彬对记者说:“我现在是跑不起也停不起,跑起来不挣钱,停下来又不让,停下来也有线路费、车辆保险费和折旧费等损失。”

白桦水泥厂和砖厂是加区的重点招商引资企业,入驻白桦乡多年,两个厂子生产的水泥和砖头大多需要运往加区城区,由于需要交纳过路费,导致运输成本大大增加,降低了市场竞争力。白桦乡一位领导对记者说,这不仅给企业造成经济负担,也给白桦乡招商引资和经济发展带来了不利影响。

这两个厂子的老板朱佩金(音)对记者说,他总共投资了6000多万元,两个厂子一年能有二三百万元的利润,可自从收费站收费后,企业不堪重负,眼看着企业要倒闭。

朱老板向记者介绍,一辆大货车拉30吨水泥或砖头,过一次交费150元,空车回来还要再交50元,来回就是200元,企业每天要有60辆车来回,这样,一天就要给收费站12000元,从5月到9月半年的生产季里,企业要给收费站交费200多万元,等于企业的利润都给了收费站。

工程指挥部:在此设站就是为了收费

“这不是明着抢钱吗!”一位村民气愤地对记者说。

白桦乡政府一位领导对记者说,如果当初收费站能往南挪两三公里,把乡政府的路口让出来,许多矛盾就没有了,因为再往南十几公里的地方都没有人家,如果这样,收费站对整个白桦乡基本没有什么影响。

大兴安岭地区交通局一位领导对记者说,地区交通局只管征地拆迁,白桦收费站的设置是交通厅定的。

工程建设指挥部的工作人员则明确对法治周末记者说,要是那样,收费站还收谁的过路费?设在现在的位置,就是为了能收到过路费,不然,修路的贷款怎么还?

有村民向记者透露,为了表示抗议,村民们曾经用四轮拖拉机将收费站给堵上了,后来经过多方协调,收费站同意对村民们的摩托车和四轮拖拉机等不超过20马力的农用车辆免费,但要凭村民们的身份证。

一位村民对记者说,都是农民,谁能出门到地里干活还随身带上身份证?一天来回好多趟,趟趟都查看身份证,公安局也没有这样,如果忘了带身份证,就得交过路费。

还有村民对记者说,因为这里家家户户地多,农用车辆马力大,都超过20马力,农忙时要找不少外地人来帮忙,他们没有当地的身份证,开车去地里干活也要交过路费。

白桦收费站距离下一个收费站有70多公里。村民们认为,走70多公里才收20元,他们走几公里也收20元不合理。

那么,收费站为什么不像高速公路一样按实际行驶里程收费呢?

工程建设指挥部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解释说,一级公路实行的是区间收费,即不出两个收费站的区间不收费,出收费站就按整个区间收费,不管实际行驶里程有多远,哪怕几米、几十米。

白桦收费站的上级单位嫩江收费管理处的办公室负责人向记者解释说,他们收费是经过省物价局许可,还开了听证会。

一位参加了听证会的大兴安岭地区物价局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说,听证会是省物价局承办,要求地区物价局帮助召开的,听证会的材料报给了省里,由省里最后定的收费标准。

这位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开听证会之前,在地区物价局的要求下,省交通厅给出了一个文字性的承诺,承诺对周边的农民和企业有优惠,具体怎么优惠,由农民和企业跟收费站谈。

白桦乡领导对记者说,各种矛盾出现后,乡里多次找收费站和嫩江收费管理处沟通协商,但至今没有结果。有东山村村民对记者说,他们去找收费站,接待他们的一位负责人态度很不友好,对他们说:“你们买得起马配得起鞍,买得起车烧得起油,过路就得交过路费。”

白桦水泥厂的朱老板对记者说,他们厂子的人带上地区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的介绍信去找收费站协调,被答复“工信委不好使”。

地区物价局的前述工作人员还告诉记者,当时参加听证会的代表有30人,其中24人都同意,他们还建议:“交通、收费部门对通过白桦收费站的企事业单位职工、乡镇村民的车辆参照实际行驶里程”收费。

但这条建议后来并没有被采纳。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9楼若虹

你们还是东北爷们么。就这事都搞不定。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104国道线上的南水头收费站,当时也跟您这一个屌样。知道现在咋样了不。当地人先冲卡再拿炸药炸。你瞅现在,靠。人家主动拆了都。

野蛮的不合理的公权消费,该砸的就的砸。砸烂一个旧世界,建立一个新世界。

13楼fcde2

贵州省黔东南黄平县省道收费站还没开业就被当地老百姓收拾掉了,支持。


本文内容于 2013/6/6 12:35:25 被小编a29编辑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