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钏儿是政老爹的爱物

“宝玉挨打”,是《红楼梦》中一重头戏,析者很多;虾子刘心武称,宝玉惹了忠顺王府,因政治原因,遭贾政痛打。笔者以为这并非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金钏儿必乃政老爹心爱之丫环。

第30回,宝玉与金钏儿调笑;王夫人打了金钏儿,将其赶出。至第32回末,金钏儿跳井自尽。

第33回起,贾政斥宝玉见雨村时垂头丧气,“生了三分气”。

忠顺府长史官来讨琪官蒋玉涵;宝玉告其可能在紫檀堡;贾政一面送长史官,一面命宝玉:“不许动!回来有话问你!”此时应有五、六分气了;回来不一定打,即使打,也不会很厉害。

贾政送长史官回来,见贾环与小厮们乱跑,喝打;贾环忙上前拉住贾政的袍襟,贴膝跪下,又让小厮退去,悄悄说:“宝玉哥哥前日在太太屋里,拉着太太的丫头金钏儿强奸不遂,打了一顿。那金钏儿便赌气投井死了。”此致贾政十二分(万分)怒气,乃痛殴宝玉。

一.请注意:贾环不是说二人调笑,王夫人打金钏儿;而是直接诬宝玉奸、打了金钏儿。

二.雪芹乃文学巨匠;上述三因,孰轻孰重,雪芹安排有序前2因属于为金钏儿事铺垫;金钏事重过琪官事,故置于压轴,实为最重要之因。

三.若非政老爹心爱之物,在荣宁二府,死个把丫头,那还不跟死个蚂蚁、死个苍蝇似的?在全书中,政老爹哪回里怜惜过下人了?顶多破费几百银子;哪有把儿子往死里打的?请看:

(贾环)话未说完,把个贾政气得面如金纸,大喝“快拿宝玉来!”“拿大棍!拿索子捆上!”“眼都红紫了,也不暇问他在外流荡优伶,表赠私物,在家荒疏学业,淫辱母婢等语”,只喝令:“堵起嘴来,着实打死!”他嫌小厮打了十来下还轻了,“夺过来狠命盖了三四十下”;王夫人至,“贾政更如火上浇油一般,那板子越发下去的又狠又快”;还装作要拿绳子来勒死宝玉。

请注意:“淫辱母婢”,确实是将贾政气到了极点。

众所周知,宝玉身上有雪芹影,贾政、王夫人身上有雪芹父母影。贾政是痛打过一次;王夫人是赶走晴雯。写父母,自稍有讳。《红》书不可能直接写政老爹爱金钏儿,但字里行间仍可推出。

首先,二府中主子之妻妾的来源。1.明媒正娶妻子;2.明媒纳妾(很少);3.将丫环扶正。贾政有一妻王夫人(明媒正娶),二妾赵姨娘、周姨娘(均应为丫环扶正)。政老爹还会不会再要妾呢?答案应该是肯定的(焦大骂语,贾赦例)。以贾琏之平儿、宝玉之袭人看,政老爹只有金钏儿。

其次, 各丫环之出路。1.放给男奴才(最下,皆不愿);2.嫁给主子为妾。金钏儿嫁主子,则只可能在宝玉父子间。金钏儿明摆着是喜欢宝玉的;倘不能跟宝玉,跟贾政,她也会接受(政老爹与金钏儿很可能已有过性关系)。王夫人摆不平,只好将她赶出。

拿后面贾赦为例。至第46回,贾赦欲娶鸳鸯,不得,怨及贾琏、宝玉;第47回,邢夫人即说贾赦要捶贾琏;果到第48回,因石呆子扇子事,“几件小的......凑在一处”,打得贾琏动不得。政老爹殴宝玉,与贾赦捶贾琏相似。

结论:政老爹爱金钏儿;因金钏儿死,痛殴宝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