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过去20多天了,躺在自家炕上的19岁少年张欢(化名),仍觉得自己的左耳里隐隐作痛。5月13日上午,就读于普兰店市第六高级中学的他,因“污蔑”政教处主任王某挨了打,而这一下打飞的不仅是段师生情谊,更让双方都陷入了麻烦和痛苦中。

▲自从被打后,张欢就没有去上过学,每天缩在炕上发呆。◆双方首次签订和解协议时,医院诊断为“耳膜充血”。

没收手机引发师生纠纷

昨日下午1时许,其他同学都在学校上课,张欢则蜷缩着躺在自家坑上。从被打后,这个学习一般但仍被家里寄予厚望的独子,就再也没有去过学校。提及原因,张欢只说了一个字“怕”。张欢的奶奶抹着眼泪说:“孩子被打当晚,睡觉时还尿了裤子。 ”

这一切还都要从5月10日的“手机没收事件”说起。张欢父亲张晓东说:“六中规定不让用手机,孩子摆弄同学的手机被没收过一回。那个同学让张欢赔,张欢就给他赔了一个,而两人递手机时又被学校的丁书记看到了,又将手机没收了。 ”

为讨回手机,张晓东说儿子做了一个并不明智的决定,“他不想让书记将手机交给王主任,称如果那样自己不但会受处分,同时还要给王主任1000块钱才能要回手机。 ”不过事后张欢也表示,这个说法自己并没有证据。

结果在13日的上午课间操时,张欢在等丁书记问话的过程中,看到了王主任。“王主任把我带进了办公室,当场就给了我两个耳光,还踢了我一脚。他说我‘喷粪’,让我写保证书,大概内容就是我诬陷他,我照着写了。接着,他又带我来到了校长室,一拳打到了我左耳附近,我就觉得‘嗡’的一下,脑袋有些空白。 ”张欢回忆。

当日中午,张晓东分别接到了校领导和儿子的电话。得知儿子被打后,他带着孩子去当地医院和普兰店市中心医院进行了检查,当时的结果是“左耳鼓膜充血”。“医生说当时是充血状态,建议过几天再复查。 ”而5月29日的最新诊断结果则是“左耳鼓膜穿孔(外伤性)”。

双方曾形成首次和解协议

5月14日,张晓东到学校协商此事的处理,当时他觉得问题不算严重,便签了一份和解协议。张晓东向记者展示了两份盖有“普兰店市第六中学”公章的纸张,一张上面标题是《普市六中二年一班张欢和解协议》。

但张晓东认为,现在儿子是耳膜穿孔,这种处理显然不行。“我又去学校找,当时向王主任提出了30万的赔偿要求。 ”张晓东也觉得自己提的有些无理,“后来我又打算好好协商解决,但王主任态度强硬,所以没法沟通了。 ”

昨日下午近3时,记者来到了普兰店市第六中学,见到了丁书记。“人是打了,但我现在不方便表态。 ”那么,为何老师打人却要用学费补偿来和解呢?看着记者拿出的两张“协议”复印件,丁书记表示:“这上面没有校长签字,怎么能算是学校赔呢,这是违法的……对此事我不想做过多评价。 ”

当事者说

“我就是推了他一下”

根据校方提供的号码,记者辗转联系上了王主任,以下是双方的对话内容(内容经过简单整理)。

王主任:我简单跟您说两句,这个事在派出所和解了,已经受法律保护了。但现在他孩子叫嚣不念了,来跟我要30万,后来又要10万,又要6万……我说你该告就告,走法律程序。时隔10多天又拿出一份诊断书,谁知道到底有没有过二次伤害呢……你还是联系我们校长和教育局,必须要经过这些程序。

记者:那你到底打他没?

王主任:不存在,我就是推了他一下。

记者:这个事起因是和1000块钱有关吗?

王主任:他做的事材料上都有,他诬陷我。你还是跟我们校长和主管局长联系吧。

随后王主任挂断了电话。目前,张晓东一家也决定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该问题。

记者杨德欢

医生说当时是充血状态,建议过几天再复查。而5月29日的最新诊断结果则是左耳鼓膜穿孔(外伤性)。 ”

——张欢父亲张晓东

协议大致内容学校负责办理助学金卡,减免高三一年的学费2000元。签协议的原因为“因政教处主任王某失手致张欢左耳鼓膜充血,怕日后听力受影响”。文件最后有王某及张晓东夫妻的签字。另一份则是一份证明学校收到张欢学费收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