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会否认扣留2.5亿日元善款 再称已接受审计

皓月随风 收藏 0 80
导读:新京报讯 就“中国红十字会扣留2.5亿日元慰问金”的质疑,中国红十字会曾公开回应称已接受国家审计署的审计,不存在扣留2.5亿日元的情况。近日,北京市民贾元良向审计署申请信息公开,发现审计署并未就此组织过专门审计。   对此,昨日,中国红十字会相关负责人解释称,按照相关财务规定,因为花冈基金不属于国家给红会的财政拨款,也不是社会捐赠给红会的资金,目前未最终结算,所以审计署不会对基金使用情况组织专门审计。   市民举报2.5亿日元疑被扣   花冈基金是“花冈事件”的中国当事人与日本鹿岛公司(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新京报讯 就“中国红十字会扣留2.5亿日元慰问金”的质疑,中国红十字会曾公开回应称已接受国家审计署的审计,不存在扣留2.5亿日元的情况。近日,北京市民贾元良向审计署申请信息公开,发现审计署并未就此组织过专门审计。

对此,昨日,中国红十字会相关负责人解释称,按照相关财务规定,因为花冈基金不属于国家给红会的财政拨款,也不是社会捐赠给红会的资金,目前未最终结算,所以审计署不会对基金使用情况组织专门审计。

市民举报2.5亿日元疑被扣

花冈基金是“花冈事件”的中国当事人与日本鹿岛公司(强迫奴役中国当事人的企业)多年斗争和诉讼的结果。此前,中国红十字会作为受托人,将5亿日元信托金设为“花冈和平友好基金”。

中国红十字总会官方微博介绍,其中的2.5亿日元已经用于花冈中国劳工的抚恤,相当于每人约得到25万日元。截至2011年,已找到约520名花冈中国劳工。

“本来日方是按照1000人赔偿的,现在红十字会说只给了500多人,每人还少了25万日元,是否有挪用?”今年4月,贾元良向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举报“红会扣留2.5亿日元中国劳工慰问金”。

红十字会社监委的答复是,“红会已于2011年10月21日澄清。”

贾元良查询发现,红会于2011年7月曾发布《关于花冈和平友好基金的说明》,称关于花冈基金的管理,中国红十字会按照国家财务规定、中国红十字会财务规定,依照花冈基金管理委员会的要求进行使用,并接受着国家审计署的审计,完全不存在扣留2.5亿日元的情况。

市民向审计署申请信息公开

5月3日,贾元良向审计署提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希望公开对花冈和平友好基金的审计结果。

5月30日,贾元良收到审计署的书面答复,答复中称,并未对花冈和平友好基金组织过专门审计。对于该基金管理使用的具体情况,审计署建议贾元良向中国红十字会咨询。

审计署相关负责人证实,贾元良出具的书面答复确为该署提供。

贾元良说,下一步希望红会正面回应此事,将基金使用情况给公众作及时交待。

■ 回应


红会 其他审计机构审计后未见问题

昨日,中国红十字会相关负责人解释,因为花冈基金不属于国家给红会的财政拨款,也不是社会捐赠给红会的资金,目前未最终结算,所以审计署不会对基金使用情况组织专门审计。

但为何在2011年的声明中,红会声称花冈基金曾受审计署审计?该负责人称刚来单位几个月,对此不知情。

该负责人介绍,每年,都有不同审计机构对基金财务情况进行审计,截至目前,未发现问题,但未透露有哪些审计机构参与审计。

“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这里面没问题。”一名参与花冈基金管理的红会代表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花冈基金的决策权不在红会,而在花冈基金管委会。此外,管委会作出重大决策前,都会征求花冈受难者联谊会意见。

■ 背景

花冈基金

抗战末期,日本为弥补国内劳动力不足,从中国强抓近4万人到日本当劳工。其中在日本秋田县花冈町做苦役的有986名中国人,于1945年6月30日深夜举行暴动失败。先后有418人命丧日本,历史上也称“花冈惨案”。

1995年6月28日,花冈事件幸存者及死难者家属11人向东京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该案于2000年11月29日在日本东京高等法院主持下,日本律师团代表原告与被告达成“和解”,即鹿岛公司在不承认法律责任的前提下,向中国红十字会信托5亿日元,设立“花冈和平友好基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