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国人如何挫败日本侵掠西沙群岛阴谋

htwandcsh 收藏 0 202
导读:翻开《三亚市志》,民国十一年(1922年)大事记里简略记载了90年前崖县人民挫败日本侵掠西沙群岛的壮举。当年,日本人勾结奸商成立“琼崖西沙群岛实业有限公司”,企图实施对海南岛的经济渗透和扩张侵略,掠夺西沙群岛资源,终在爱国志士的声讨中完败。 然而,不到200字的叙述隐含了太多爱国斗士的壮举,那场波澜壮阔的抗争还要从日本垂涎我国南海资源说起。 偷梁换柱日本秘密染指西沙 三亚市作协理事、文史专家徐日霖曾对这段历史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究。他说,早在光绪末年,日本人觊觎南海诸岛资源的野心已经昭然若

翻开《三亚市志》,民国十一年(1922年)大事记里简略记载了90年前崖县人民挫败日本侵掠西沙群岛的壮举。当年,日本人勾结奸商成立“琼崖西沙群岛实业有限公司”,企图实施对海南岛的经济渗透和扩张侵略,掠夺西沙群岛资源,终在爱国志士的声讨中完败。

然而,不到200字的叙述隐含了太多爱国斗士的壮举,那场波澜壮阔的抗争还要从日本垂涎我国南海资源说起。

偷梁换柱日本秘密染指西沙

三亚市作协理事、文史专家徐日霖曾对这段历史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究。他说,早在光绪末年,日本人觊觎南海诸岛资源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后经两广总督张人骏奉令交涉,最终赶走了日本商人,维护了国家主权。此后,野心不死的日本政府又瞄上了西沙群岛。

“他们明白公开侵掠西沙群岛资源已难实行,只有采取鸡鸣狗盗、偷梁换柱的手段才能满足野心。”徐日霖说,一个利用中国商人欺瞒中国政府,借开办所谓公司名目骗取开采权,再转由日本公司经营,步步蚕食西沙的奸计,终在1919年被日本政府付诸实施。

当年,日本政府专门成立了盗掠西沙群岛鸟粪资源的“南兴实业公司”,由驻台湾总督府专卖局长池田幸甚策划实施。此后,台湾总督明石元二郎令池田幸甚组织调查小组,对海南岛的资源状况进行全面调查,并制订了一系列侵掠海南岛的开发计划。这时,池田幸甚收买了中国商人何瑞年。

何瑞年是广东香山县人。徐日霖愤慨地说,被日本政府收买后,何瑞年为虎作伥,帮助日本政府步步推进侵掠西沙群岛资源的计划。

1921年3月,何瑞年向民国政府内政部呈文,谎报股东、资本及承垦计划,请求批准设立“琼崖西沙群岛实业有限公司”,并由该公司集资承领西沙群岛大小岛屿15处,开办垦殖与渔业。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民国政府竟不加详察,被谎言所蒙骗,核准了何瑞年的呈文。

“何瑞年与日本人相互勾结,使尽狡猾手段,卑劣计划步步得逞。”徐日霖查阅了大量文献资料,发现何瑞年在呈给内务部的承垦计划中并未言及开采矿产一项。但是在获准成立公司后,何瑞年随即提出承领采矿的优先权,瞒天过海,以期达到可以在西沙群岛公开盗采鸟粪磷矿的目的。何瑞年还先将中国籍商人列入股东呈报审查,骗取公司成立后,通过修改公司章程的方式,让冒籍日商成为新增股东,逐步让日本人成为公司真正的主人。

此时,日本政府一方面借卖国奸商何瑞年打着“琼崖西沙群岛实业有限公司”的幌子,向内务部呈文,另一方面已经让真正执行侵掠海南岛计划的“南兴实业公司”开始盗掠西沙资源。

爱国斗士揭露日本阴谋

民国政府的昏庸令日本政府的阴谋步步得逞,但终躲不过爱国斗士的火眼金睛。

打通了内务部这一关后,何瑞年加紧向广东省署施压,并再次顺利获得广东省署的证照。

日伪公司变本加厉,运载越来越多的日本人登岛大兴土木,工厂与医药局等相继成立。而中国渔民倘若接近至距西沙群岛五六十里处,或被日本人枪击驱赶,或被没收所获水产,种种虐待不堪言状。

然而,日伪公司关键的承垦证书还需要取得管辖西沙群岛的崖县政府的核实。1922年2月,崖县政府派出崖县公民大会执行委员陈明华,协同“琼崖西沙群岛实业有限公司”经理陈介叔前往西沙群岛进行勘测,为颁发承垦证照向崖县政府作报告。

就是这一纸报告,激起了琼崖儿女抗日保西沙的爱国热情。

“陈明华是崖县人,勘测期间的耳闻目睹使他警觉起来,通过明察暗访,搜集证据,洞悉了日本人勾结中国奸商的阴谋。”三亚市历史文化名镇保护管理委员会顾问何擎国至今仍珍藏着记载《崖县勘测西沙群岛委员陈明华报告全文》的相关文献。

陈明华以调查及目击事实,义无反顾地揭露了日本人的阴谋,发出了呈请政府撤销“琼崖西沙群岛实业有限公司”的呼声:委员见闻所及,不忍缄默,用敢直陈,应请呈省署将原案注销,俾日人无从施其伎俩,地方幸甚,国家幸甚。

与此同时,民间爱国人士也多方奔走,唤起民众共同保卫西沙。

曾直接参与“公车上书”的清朝时期举人林缵统被誉为“磊落魁梧之才”。他在痛失爱子、卧病之日仍心系西沙,常奔走于琼崖各县,并越海赴广东沿海各县,倡导国人开发西沙,建议八方支援。

日本人的恶劣行径也激起了民间各界的反抗。爱国人士还编演了《西沙惨剧》,引起了民众的广泛关注。

在这事关国家利益的大是大非面前,崖县县长孙毓斌也迅速呈报广东省署,恳请彻底查明,撤销成案。

徐日霖说,孙毓斌的呈文,以及在呈文中所附陈明华的报告被公开后,一石激起千层浪,随即引发了一场波澜壮阔的捍卫西沙主权的斗争。

革命青年宣言誓保主权

“五四”运动后,一批有理想的崖县爱国青年追求新思想,渴望报国,不少人参加了进步组织,成为崖县早期革命活动的中坚力量。徐日霖说,相关呈文递交给广东省署后,有关部门仍不以为然。而在获悉陈明华的勘测报告和孙毓斌的呈文后,在省城的崖县爱国青年率先响应,立即行动起来,联合琼崖进步青年,散发揭露日本人丑恶行径的报告传单,举行集会,发表演说,正式拉开了西沙抗日斗争的序幕。

为了扩大舆论声势,争取社会各界的支持,24名意气风发的崖县爱国青年满怀一腔热血,以“琼崖公民代表”的名义,慷慨陈词,公开发表了轰动中外的《琼崖公民对西沙群岛沦亡宣言书》。

“窃以山河破碎,壮士兴悲;天下存亡,匹夫有责。乃者,倭奴觊觎我西沙群岛,设立实业公司,利用狗彘不食之汉奸,出名顶替,实行经济灭国之手段,剥我体肤……西沙而入日人之掌握,则琼崖海权随之尽失,琼崖且将随之偕亡。琼崖亡,则我国南方舆图,能不为之改色乎?呜呼!国家破亡,于斯朕兆……觅得崖县委员当日测勘西沙报告全文,读之令人发指!爰用儒墨陈词,直抒胸臆……恳请政府迅予注销该公司,并予以惩治国奸,以警将来,是诚中国之幸也。若政府仍听奸言,不顾民意,则我琼民激于义愤,势必以最后五分钟手段,为无可奈何之对付。他日肉搏西沙,血飞琼海,争主权于万难,还山河于一发,是平生期许之志……”

1922年4月,由琼崖早期共产党人徐成章等创办的第36期《琼崖旬报》(创刊周年纪念号),特刊发了这一“宣言书”。在琼崖共产党人的舆论造势下,一时间粤琼各界团体、海外华侨应声高涨。

辛亥革命后觉醒的琼崖儿女痛感丧权辱国之耻。据民国十七年广东省实业厅主编的《西沙岛东沙岛成案汇编》记载,在革命青年发出“宣言书”后的1个月内,“琼崖所属各界团体为激烈之攻击者,纷然杂起……文电交驰,淋漓尽致”。

徐日霖说,据有案可查的资料显示,当时通过集会、致电、呈文等形式,向民国政府有关部门及广东省署、省长,提出抗议和质询的各界团体、组织至少为30多个。海内外群起反对政府的丧权辱国行为,强烈要求遏制日本人侵掠西沙群岛资源的呼声,使这场没有硝烟的爱国战争形成燎原之势。

1922年11月,在各界的抗议和反对声中,广东省署注销了何瑞年承办“琼崖西沙群岛实业有限公司”原案。至此,琼崖儿女反抗日本侵掠西沙群岛的斗争取得了关键性胜利。

不久之后,在这场斗争中冲锋在最前线,并积累了丰富革命斗争经验的24名爱国革命青年中,走出了崖县地区早期的共产党人,他们在海南抗击外敌侵略的历史中书写了浓重的一笔,很多人还在后来的民族解放战争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让我们记住这24名90年前吹响保卫西沙号角的革命先驱。他们的名字是:张启经、吉采、麦上椿、黄敦复、邢福麟、麦上玺、林泉、黎茂荣、黎茂萱、秦匡洲、何绍沅、黎毓璜、李福海、邢国玺、陈英才、罗业新、吉章简、王大宣、梁志刚、黎毓章、陈世训、郑绍仁、林家杨、韦大康。

对日本掠夺性开采西沙群岛资源的恶劣行径,琼崖儿女没有停留在口头和文字上的声讨,而是以实际行动,动用各种官方、学界和民间力量,摆出事实,据理力争,以揭穿日本人和中国奸商的阴谋。

尽管过程一波多折,曲折而又坎坷,虽然没有硝烟,却也旷日持久。1928年,在历经长达6年的斗争之后,西沙群岛抗日斗争终于尘埃落定。

琼崖儿女声势浩大的抗争,迫使广东省政府撤销何瑞年所承办的“琼崖西沙群岛实业有限公司”。然而,何瑞年与日本人不甘失败,疯狂反扑,针对崖县委员陈明华报告中对其不利的观点,百般狡辩。

1923年3月,何瑞年以“兴办实业横遭诬饶、案经查明妄被注销”为由,提请省署“维持原案”。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广东省署所派调查人员呈递的报告竟然为何瑞年的龌龊举动背书。广东省署遂下文,允许实业公司“照案开办,以兴实业。饬崖县县长补给承垦证书”。省署这一罔顾事实的批文,立即遭到各界人士的强烈抗议。一场声势更为浩大的抗日斗争再次拉开序幕。

议员抗争 议案先行

1923年4月1日,琼崖各界人士在广州琼崖会馆集会,讨论日本借由奸商之手侵占我西沙群岛之事。会后,由大会推举的10名代表联合琼籍省议员,共赴元帅府及省长署请愿,要求省政府以实力驱逐日本人出境,“即出激烈手段,亦在所不辞”。

李大勋、王叙揆等琼籍省议员在议会中还积极提交议案。在采访中,三亚市作协理事、文史专家徐日霖小心翼翼地翻找着这份名为——“咨请省长撤销西沙群岛实业公司成案以固国防”的提案。在提案中,议员们痛斥日本对我“经济灭国”的手段。“近世列强之占略领土,不外急性缓性两种。缓性占略,吸我膏髓,窥我堂奥,每不及防。近年筹办各种实业,国人群起拒绝外股。职此之由,该公司纯为日股,表面用华人出名以掩国人耳目,居心尤为叵测。”他说,为防微杜渐,议员们还在提案中咨请“省长将西沙群岛公司成案迅以撤销,以杜诡谋而固国防。”

“琼粤两地人民心连心,在日本侵占西沙的事情上共进退。”三亚市历史文化名镇保护管理委员会顾问何擎国介绍,琼崖爱国人士的主张得到广东省议员的热烈响应。林超南、冯河清、符鸿澄等议员随后向议会提交“咨请省长查明将西沙群岛实业公司成案撤销以固国防而杜侵略”的议案。议员们在议案中,提醒省政府警惕实业公司“实为日资”的虚假面貌,并充分说明西沙群岛对于琼崖和中国的重大意义,咨请省长撤销实业公司,“以保边防而杜侵略,庶琼崖免为朝鲜、台湾之继。”

议员们的议案凝聚成巨大的力量,上述议案均被广东省议员大会表决通过。省议会随即向广东省署提交咨情文。文中写道,“经查西沙群岛实业公司被控搀入日股各节,咨请省长即将西沙群岛公司撤销,以固国防而杜侵略。”

迫于议会的压力,广东省政府再次注销何瑞年承办的西沙群岛实业公司原案。议员们以议案为武器,揭露日本人与国内奸商勾结企图侵占我西沙群岛的阴谋,用实际行动巩固海防、维护主权。

琼崖抗争 全国声援

然而,军阀混战、政府腐败的社会现状,使得实业公司被撤销一案屡撤未果。对此,琼崖儿女并未轻言放弃,积极抗争。

“当时的斗争很激烈,全国人民都响应。”徐日霖向记者详述了当年的历史,时任孙中山经济顾问的谢彬,在1923年9月公开发表“西沙群岛地理交涉”一文,号召全国人民支援琼崖儿女保护国家主权的斗争。在全国舆论的支持下,琼崖各界于1924年2月召开全琼公民大会,“抗议日人侵占西沙群岛,要求北京政府令广东省长取缔实业公司,并向日本公使严重交涉,限日本人、台湾人于短期内悉离该岛”。

在随后的斗争中,以陈英才等为代表的进步青年继续发挥先锋作用,带领崖城人民坚持抗争。1926年1月,陈英才、陈世训、黎茂萱等人成立中共琼崖东南支部,开展对日斗争。何擎国在提及这些英雄时,情绪十分激动。他说,这些崖县早期的共产党人,充分利用国共合作反日出兵的有利时机,带领人民开展反对日本侵略西沙的斗争,做出了卓越贡献。11月,他们联合国民党进步人士,发动琼崖各县党部和团体,分别以国民党崖县党部、琼东县公民大会的名义要求省政府派员雇船到岛、撤销实业公司、惩办何瑞年、驱逐日本人。

在何擎国提供的资料中,记者看到,这些当年发出“宣言书”的共产党人,在崖县党部《呈请迅将何瑞年承垦试办崖县东南群岛之案取消并予严重惩办》的呈文中,历数实业公司帮助日本人盗挖西沙磷矿的罪行,“何瑞年恢复前办西沙群岛,访查常赴该岛渔人,据称岛上矿工数百,尽属日本、台湾土人,现又由圆岛迁渡巴注岛”。

这份言词凿凿的呈文,引起广东省政府的重视。省政府委员会讨论决定将这份呈请交由实业厅核办,并要求由实业厅和民政厅派员,乘军舰前往西沙群岛实地调查(最终因无军舰可前往,调查人员未能成行)。

琼崖儿女的抗争取得重大进展,轰轰烈烈的抗争运动显示了保护西沙群岛,维护主权完整的坚定信念和顽强斗志。

西沙成案 终有定数

琼崖儿女反抗日本侵占西沙群岛的斗争至此历经5年。1927年,何瑞年所承办的实业公司5年的开矿期已到,在是否允许其续约的问题上,各方力量角逐。

徐日霖愤愤不平地向记者说道:“你知道何瑞年在西沙经营的这5年都干了些什么吗?挖矿!他完全违背当时申请时提出的在西沙种树、打渔的承诺,一心一意帮助日本人盗挖西沙磷矿!”在此期间,何瑞年以收复琼崖战乱、海路不畅未能有效开矿为由,逃避缴纳矿产税。何瑞年的行为彻底激怒实业厅。

恰在此时,商人冯英彪申请获得西沙的磷矿开采权,并承诺如若事成,愿意缴纳1万元给省政府,且每年认缴银元4000元。经过综合考量,自1926年11月始,实业厅三次向省政府提议,撤销何瑞年的公司,由商人冯英彪的公司获得磷矿开采权。

由于崖县人民持续不断地抗争,反对与何瑞年勾结的日本人侵占我西沙群岛。再加之实业厅的提请,省政府遂召开政府委员第四次会议,专题讨论实业厅提交的核查报告。会议认为“琼崖西沙群岛实业公司何瑞年办无成绩,拟请撤消。另招商办案。由实业、民政两厅派员乘军舰前往彻查核实。”随后,省政府循例将实业厅的提案提请政治会议广州分会审议。

用一波多折来形容西沙资源的最终归属,可谓恰当。当议员们在审议实业厅的这份提案时,事情又出现了变化。中山大学农科系主任邝嵩龄呈文政治会议,文中称冯英彪和日本人也有所勾结,是日本人侵略西沙的傀儡。西沙群岛战略位置重要,矿产资源丰富,应严禁承商盗卖,建议省政府自行设局开采。

“邝嵩龄这个人很有远见,他提出的‘开发国富、巩固国权’的主张到今天都具有现实意义。”徐日霖高度评价邝嵩龄为维护国家主权所做的努力。邝嵩龄曾经旗帜鲜明地提出“开发国富、巩固国权、严防洋奴盗卖国土,消灭日本人侵略企图”的主张,他的这一主张在当时得到了广东省各界反日出兵华北委员会的有力支持。在强大的压力下,政治分会要求根据原案派人调查。1928年5月,广东省政府指派沈鹏飞、陈达夫、区桥之等勘探人员组成调查委员会,搭乘海瑞舰前往西沙实地调查。

调查结果证实了何瑞年承办的实业公司借于日本人经营,大肆盗挖我西沙群岛磷矿资源的行为。自此,广东省政府正式撤销何瑞年所承办的实业公司。

为更好地经略西沙、维护主权,当时的中山大学校长戴传贤和副校长朱家骅以西沙鸟粪矿物可做进口物质智利硝的配作原料,以及开垦第二农场需要肥料为由,呈请政治会议广州分会批准将西沙岛矿产划拨中山大学农林科规划管理。经政治会议广州分会第116次会议决定,西沙群岛收由政府承办,拨交中山大学管理。

至此,西沙群岛抗日斗争终于尘埃落定。这场由崖县人民发起、琼崖儿女广泛参与的抗争,历时6年,坎坷曲折,终获成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