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岛给后人解决,债留子孙?

毕殿龙:钓鱼岛问题留给后人解决,今人做什么?

毕殿龙:钓鱼岛给后人解决,债留子孙?

京华时报讯第12届香格里拉对话会昨天在新加坡落幕,亚太区域安全合作成为与会各国和地区防务代表的关注焦点。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戚建国发表演讲并回答代表提问。他表示,关于钓鱼岛,中方坚持将问题留给后人解决的态度。笔者认为如果问题就这样简单很容易给人误解。而且,如果什么问题都留给后人解决,那么今人解决什么?搁置是单方搁置还是共同搁置?在什么状态下才需要搁置?

戚建国在问答环节,有人问到钓鱼岛问题是不是留给后人解决这个问题,他说这个不需要怀疑。中方坚持“问题留给后人解决态度”无须置疑,20年前小平同志就发挥政治智慧提出搁置争议。现在东海南海等部分问题一时无法彻底解决,相关各国要有足够战略耐心。

如果简单地说搁置和留给后人解决,会给人误解误判。20年前,在那样的国际环境下,邓小平提出搁置也许是智慧,因为中国根本没有能力和资格主张甚至巡视该海空域,搁置是一种无奈的选择。而且当时提出的搁置也得到了日本的默认或响应。

今天我们是否仍然要题搁置呢?主动释放搁置的立场,缓解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带来的各种压力,柔化中国的国际形象的确没有错。但搁置必须是相互的。你提的搁置必须得到对方的响应。否则就是自我的妥协和退让。

目前的情势是,日本得寸进尺,将钓鱼岛国有化,并依此作为动员日本军国主义,并反复强调,钓鱼岛主权不存在争议。显然搁置甚至模糊的条件已经不存在。这也是逼迫中国不得不花巨大代价在该海空域巡视的原因。

相信戚建国副总长提出搁置,显然不是要自我退却妥协的,而是要日本收回挑衅立场,不要频繁挑战中国的底线。若能如此,中国仍然愿意退让一步,维持钓鱼岛搁置立场。这种冒着被国人批评的风险提出的搁置和留给后人解决的说法,是以退为进,将皮球踢给日本,看骑虎难下的日本如何面对国际舆论。

但国人绝对不能被这种提法所麻痹,认为钓鱼岛问题搁置和留给后人解决就能够换得日本的谅解和妥协。这是一厢情愿的做法。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至少在安倍晋三这一任政府,是不会有这样退却。日本在遭受更强大的压力之前也是不会让步的。中国必须做好最全面和最激烈的斗争准备。

将问题留给后人解决,可以是一种策略,但不是一个可以沾沾自喜的策略。如果什么都留给后人解决,那今人解决什么?我们留下七零八碎的旧山河,如何对得起自己的子孙后代?即便要留给子孙后代解决,也要给他们打造一个很好的解决的问题的基础。日本撤回国有化,我们奢谈搁置,就是没有给子孙后代留一个能够解决问题的基础;南海一些岛屿,我们没有形成搁置,而是被别人实际占领,如果现在我们为了自己统治的稳定,耽于安乐,什么都不做,那叫后人就更为难。搁置必须是双方,留给后人解决则必须不是不负责任的没有原则的妥协和退让。具体到钓鱼岛,如果谈搁置,前提是日本撤回钓鱼岛国有化,并承认主权存在争议。否则,我们就无法面对后人。

毕殿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