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靖国神社 - 一张被中国人自己掀起来的日本王牌

云中漫步BJ 收藏 16 2081
导读:近年来,我们从新闻里面经常能看到一些这样的这样的涉日报道:日本某某政治家在竞选时候宣称当选后要参拜靖国神社;某某内阁大臣参拜了靖国神社;某某政治家宣称今年不参拜靖国神社等等等。 这些信息给我们观众们的感觉就是:是否参拜靖国神社那简直就是辨别军国复辟主义者的利器,日本的靖国神社就是日本军国主义这道幽灵的招魂幡。 本人虽然作为一介布衣,但一直自认脑袋还不算笨,一直试图搞清楚我们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我们为什么对这个问题为什么这么敏感?我们可以不用这么过敏吗? 军国大事太复杂了,于是我设计了一

近年来,我们从新闻里面经常能看到一些这样的这样的涉日报道:日本某某政治家在竞选时候宣称当选后要参拜靖国神社;某某内阁大臣参拜了靖国神社;某某政治家宣称今年不参拜靖国神社等等等。

这些信息给我们观众们的感觉就是:是否参拜靖国神社那简直就是辨别军国复辟主义者的利器,日本的靖国神社就是日本军国主义这道幽灵的招魂幡。

本人虽然作为一介布衣,但一直自认脑袋还不算笨,一直试图搞清楚我们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我们为什么对这个问题为什么这么敏感?我们可以不用这么过敏吗?


军国大事太复杂了,于是我设计了一个相似的模型去思考:

隔壁武大郎家的两个儿子路人甲,路人乙有一天突然冲进了觊觎已久的破落大户家里,杀其子奸其女,大肆抢夺其家产,并还想占房子占地赖着不走。宋大户当然不干了,全家人一起奋起反抗并紧急呼叫110,随后与警察一起抓了大郎家的两个个儿子并依法将其处死。

自己的儿子被处死了,武大郎当然伤心了,所谓父子亲情这本也是是人之天性,再加之毕竟自己的家底里还有儿子做强盗的时候抢劫来藏起来的金银细软,就是从良心上也觉得应该给儿子做做表面文章,否则大郎怎么对得起自己那点可怜的良心呢?

于是自己就在家里给儿子设了个灵堂,逢年过节地烧烧纸上上香什么的。再说了自家虽然出了丑事但日子还得过,人还是需要精气神的,要不人心都散了队伍也不好带呀!

本来这也就是个面子工程,大郎自己都没有把它当回事。可没有料到的是有一天给儿子烧纸的时候让正路过此地的宋大户从门外看到了。这还了得!宋大户觉得这简直就是恶心人嘛,给自己家造成那么大伤害的恶徒居然还有人祭拜,于是就气得浑身乱颤,跳起脚大骂不停。不但如此,以后每次路过大郎家的时候宋大户都要特意往灵堂方向看看,心里显得很不踏实,明显地得了强迫症。

本来大郎家自从出事以后感觉非常憋屈:作为强盗家属在村里的政治地位不可能高,还不时被警匪一家的黑心警察赖在家里吃拿卡要;虽然有些浮财再加之自己还算勤快,手头上还过得去,但这几年村里经济也不景气,财主家也没有余粮呀!心里也惴惴不安担心以后的日子;至于一直好狠斗勇的利器—鸟枪,也被警察没收拿去敲诈别人了,武力值基本被废,抢东西基本成了梦想。虽然心里不服时总想与宋大户家置置气,可惜没有着力点!!!遗憾得常常是夜不能寐,真是气死个人了!

但自从看到宋大户那天被自己祭拜儿子给恶心得不轻之后,大郎关上门后捂着嘴巴大笑三声“赫赫赫”,丫的,机会来了!(鬼机灵的他从此笑的时候只能在压制到梦中笑了,唯恐宋大户反应过来)

从此以后,想无故恶心宋大户的时候;谈事想压宋大户的时候;没有原因就是纯想体现自己存在的时候,等等凡此种种的时候大郎都会虔诚地沐浴更衣,诚心地焚香参拜!还越玩越嗨,时间一长连自己都觉得宋大户不那么反应都不正常了!当然参拜还只能在自己家里搞,毕竟还有流氓警察总在身边晃来晃去的,此案子可是那惹不起的流氓警察判的,想翻案不是找死吗?大郎这点鬼机灵还是有的。

再说了,把事情做绝了宋大户要是真急眼了也没有自己好果子吃!见好就收吧!

他也有自己的道理:我在自己家里祭拜自己的儿子,这违法吗?反正目前自己不公然拿这个来翻案,自己也没有在村子里到处贴小字报宣传儿子的功绩,更没有用村子的广播或是有限电视表扬儿子。你能奈我何???


以上是个小故事,想必各位都明白我说的是什么了!

我们真的有必要对这件事情这么宣传过度,做出目前这种程序性的反应吗?


韩国在日本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的反应应该是比较得体的。

如果空了再加上有合适的时机的时候抗议几声,如果你表演过分了咱再认真对待!

韩国与我们相反,他们倒是对慰安妇的问题抓住不放,而我们在这点上反倒是置之不理。


关于慰安妇我们也可以讲下面这个模型故事:

同样的是可恶的不安份的大郎家。

大郎家的三儿子路人丙有一天跑到邻居二狗家将人家的黄花大姑娘给抢来做了妾,并且还拎着自家的利器—鸟枪让二狗承认自己的闺女是自愿嫁给路人丙的,生性狡猾奸诈并善于小计策的他还让二狗立了婚约,并且还不给二狗家一个子的彩礼。可叹警察睡觉了!实在没办法,武力不如人的二狗只好屈从了。玩了几天后路人丙玩腻了,加之这货也是个财迷,就把这个可怜的姑娘给卖到妓院里去赚钱了,真是伤天害理哟!

直到路人甲路人乙抢劫杀人案爆发后可怜的姑娘才被解救出来了。

于是二狗去找大郎家理论,要求大浪家道歉并赔偿姑娘的精神及身体损失费。二狗家毕竟是小户人家,不比宋大户家家大业大,声音分贝虽然大但威慑力先天不足;大郎这货一直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再加之这些年把流氓警察也喂得差不多了。怕个甚!于是就把当年二狗家被迫所立的婚约掏将出来:看看!我们都是文明人,说话是要讲证据的,明明是正儿八经的婚姻,你凭什么要赔偿,要道歉?欺负人是不?再说了我已经很多次口头表示过抱歉了,欺负人不是?

一点不买二狗的账。

这才是明目张胆地打二狗的脸,这个事情二狗能咽得下这口气吗?

宋大户家似乎也有本家的姑娘与二狗女儿同样的命运,但宋大善人一直是很要面子的,自己家人当了窑姐让他觉得很没有面子,不愿意大肆张扬;再加上自己当年基于各种原因连退路都没留地免除了大郎家的各种赔偿金,这时候去张口要赔偿要道歉,可怎么开口哟!!!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最好是不要自己给自己拴上一根链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