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个人分析:美国遏制中国的根本原因

尖锐观察 收藏 1 614
导读:要了解美国为什么要遏制中国,得先谈谈中美建交。 谈到中美建交,离不开二个人和一件事: 二位人物分别为: 第一位关键人物:美国记者/作家 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 曾用名:*施乐 国籍:美国 1905.7.19 - 1972.2.15)。 第二位关键人物:美国总统:尼克松 (理查德·米尔豪斯·尼克松[Richard Milhous Nixon,1913年1月9日~1994年4月22日],美国第37位总统) 。 一件事,就是著名的中美乒乓外交。 1937年卢沟桥事变前夕,

个人分析:美国遏制中国的根本原因

注:请小编们不要再改我的贴子,要么直接删除!

要了解美国为什么要遏制中国,得先谈谈中美建交。

谈到中美建交,离不开二个人和一件事:

二位人物分别为:

第一位关键人物:美国记者/作家 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 曾用名:*施乐 国籍:美国 1905.7.19 - 1972.2.15)。

第二位关键人物:美国总统:尼克松 (理查德·米尔豪斯·尼克松[Richard Milhous Nixon,1913年1月9日~1994年4月22日],美国第37位总统) 。

一件事,就是著名的中美乒乓外交。


1937年卢沟桥事变前夕,斯诺完成了《西行漫记》的写作。10月在英国伦敦公开出版,在中外进步读者中引起极大轰动。1938年2月,中译本又在上海出版,让更多的人看到了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真正形象。

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 曾用名:*施乐 国籍:美国 1905.7.19 - 1972.2.15),出生于密苏里州坎萨斯城,是经历过二战、并且闻名于欧美的著名美国记者。

1972年2月15日因病在瑞士日内瓦逝世(也就是在在尼克松开始前往北京的同一个星期,埃德加·斯诺逝于癌症。)。遵照其遗愿,其一部分骨灰葬在中国,地点在北京大学未名湖畔。

1977年12月13日,叶剑英同志为斯诺墓亲笔题写了碑名:“中国人民的美国朋友埃德加·斯诺之墓”,后被鎏金镌刻在墓碑之上。

*** 注因现在的出版刊物都将其中文名译成 埃德加·斯诺 所以在本文中以下也沿用 埃德加·斯诺 这个名称,以免造成误解;其实,他在中国一直用的中文名是 施乐 。

埃德加·斯诺于1928年来到中国,曾任欧美几家报社驻华记者、通讯员。

其主要作品有: 《西行漫记》(有些版本叫《红星照耀下的中国》) 《续西行漫记 》(有些版本叫《红区内幕》)、《中共杂记》等。

在日本侵略中国期间,与中国抗战时期的许多风云人物都有颇深的交往,如:邓颖超、鲁讯,宋庆龄等,施乐对鲁讯的评价尤为突出,称:“鲁迅是教我懂得中国的一把钥匙”。

1933年4月到1935年6月,斯诺同时兼任北平燕京大学新闻系讲师。

1936年6月,埃德加·斯诺通过萧乾介绍,采访了在南京担任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的冯玉祥将军,并发表相关文章,引起东京政府对南京政府的强烈抗议,称南京政府的冯玉祥向美国记者表达了对日本不友好的言论。

他最早接触中国共产党是在1937年4月,经西安、云阳到达延安,到延安后,采访了大量的八路军和中国共产党的高级领导人。

1937年6月,斯诺访问陕甘宁边区,写了大量通讯报道,成为第一个采访红区的西方记者。抗日战争爆发后,又任《每日先驱报》和美国《星期六晚邮报》驻华战地记者。

1937年10月《西行漫记》在英国伦敦公开出版,在中外进步读者中引起极大轰动。(1938年2月,中译本又在上海出版)

1937年7月7日,七七事变爆发,斯诺在北平南苑目睹了中日战争的整个过程,也非常了解中日战争爆发日本是如何制造借口的。埃德加·斯诺在参加日军召开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大声质问:“为什么要在中国领土上进行军事演习?为什么借口士兵失踪动用大兵?为什么侵略者不撤兵回营,反叫中国守军撤出宛平?(宛平,即宛平城,在卢沟桥东。明崇祯十三年(1640年)建成此城,原名拱北城。)”斯诺这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日军新闻发言人狼狈不堪,无法正面回答,只得仓促宣布记者招待会结束。

1942年去中亚和苏联前线采访,离开中国。

新中国成立后,曾三次来华访问,并与毛泽东主席见面。

1971年,美国乒乓球队出乎意外的被邀请访问北京,中美关系正式解冻,这也是中美关系中最具有创造性,并且一直被外津津乐道的 乒乓外交 。美国《生活》杂志抓住时机发表了斯诺的一篇文章。在这篇文章中斯诺透露了中国领导人毛泽东曾告诉他的话:如果理查德·尼克松访问中国,无论是以旅游者的身份还是以总统的身份都会受到欢迎。这篇文章是斯诺的最后一篇“独家内幕新闻”。

70年代初,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从调整中、美、苏大三角关系的外交战略需要出发,通过请美国作家斯诺传话、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等方式,发出愿与美方接触、争取打开中美关系僵持局面的信息。

文革后期,中共开始考虑缓和与西方的关系,中美之间展开秘密谈判。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抵达北京,受到周恩来总理等中国领导人的欢迎。2 月28日,中美上海联合公报发表,宣布中美两国关系走向正常化。从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的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20世纪60年代末,美国总统尼克松入住白宫后想通过改善中美关系,开展“均势外交”,增强美国对付苏联的力量,并调整其亚洲政策,多次作出寻求“与中共改善关系”的姿态,包括主动建立了通过巴基斯坦和罗马尼亚与中国互传口信的渠道。

70年代初,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从调整中、美、苏大三角关系的外交战略需要出发,通过请美国作家斯诺传话、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等方式,发出愿与美方接触、争取打开中美关系僵持局面的信息。

1972年2月21日,尼克松一行抵达北京,对中国进行为期七天的历史性访问。访问期间,尼克松总统会见了毛泽东主席,同周恩来总理进行了会谈。双方就国际形势和中美关系交换了意见,着重讨论了印支问题和台湾问题。

中美联合公报指的是1972年2月28日签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联合公报》(《上海公报》)、1979年1月1日签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中美建交公报》)和1982年8月17日签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联合公报》(《八一七公报》)。美国在三个联合公报中均强调坚持一个中国原则,这是中美两国关于两国关系以及我国台湾问题的重要历史文件。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原则是中美关系健康发展的政治基础。

《联合公报》在阐明双方对重大国际问题的各自看法和立场、承认中美两国的社会制度和对外政策有着本质区别后,强调指出双方同意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来处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

《联合公报》内容

双方郑重声明:中美两国关系走向正常化是符合所有国家的利益的,双方都希望减少国际军事冲突的危险;任何一方都不应该在亚洲—太平洋地区谋求霸权,每一方都反对任何其他国家或国家集团建立这种霸权的努力;任何一方都不准备代表任何第三方进行谈判,也不准备同对方达成针对其他国家的协议或谅解。双方还认为,大国相互勾结反对其他国家或在世界上划分利益范围都是违背世界各国人民利益的。

关于台湾问题,中方在《联合公报》中重申:台湾问题是阻碍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关键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惟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早已归还祖国,解放台湾是中国的内政,别国无权干涉;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必须从台湾撤走;中国政府反对任何旨在制造“一中一台”“一个中国、两个政府”“两个中国”“台湾独立”和鼓吹“台湾地位未定”的活动。

这是中美建交的开始,中美建交之后,中美二国在各层都有较深的交往。

但是,这种交往却往往在一些敏感的问题上遇到阻碍,也就是一直困扰着中、美二国的,同时也在中国与美国的各大媒体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六字方针,到今仍然一直在起着阻碍二国发展的拌脚石。

那就是 “民主、自由、人权”。

这六个字,也一直困扰了我近二十年,至到2008年我才读懂为什么中国与美国在这六个字上有这么大的差认知差异!这个,我在后面表述,先讲讲中国与美国的合作所带来的好处。

中美建交以来,众所周知,第一次最大的障碍来自于WTO,也就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这个组织是西方定的规矩,其他想加入这个组织的国家或者地区,都得遵照这个规矩办事。这个组织最大的弊端在此协议的签订过程中,并不会显示出来,而在使用中却是一直由西方说了算的一个游戏规则(*后面将会进行表述)。

但无论嗑嗑碰碰,最终中国还是咬着牙迈进了这个游戏。

从整个大局来看,中国高层当时咬牙(*如果时间允许,这个问题也会在本文中一同描述)付出的努力是值得的,因为一个国家与政府最大的愿望和最应该做的事,那就是在不丧权辱国的前提下,尽可能地改善人民的生活。

自加入世贸组织之后,中国人民的勤劳、勇敢、吃苦、耐劳、奋进与智慧并存的中华精神表现得淋离致尽,仅整个世界为之动容,不仅给中国、美国带来了丰厚的回报,也对世界经济产生了极大的轰动效应。

进出口方面

美国出口中国(为了避免有人说我所描述的数据不准确,我尽可能引用美国公布的数据)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于2012年3月28日公布最新的美国对华出口年度报告指出,中国成为美国出口商品的第三大买家,2011年美国对中国总出口额达1039亿美元,其中30个州将中国作为前三位的出口市场。

据美中贸易委员会数据,2000年到2011年之间美国对华出口从162亿到1039亿美元,增长幅度达542%,而美国同期对世界其他国家的出口量仅增加80%。报告中指出,除了拥有自由贸易协议的加拿大和墨西哥外,中国是美国商品的最大出口市场,美国对华出口对于美国经济的健康发展和创造就业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自从2000年以来,有48个州对中国的出口出现三位数的惊人增长幅度,在过去两年内,有10个州对华出口至少以成倍的速度增加。其中阿拉斯加州对中国的海产品,矿产和森林产品等出口销售共14亿,俄勒冈州对中国出口的电子和电脑产品达16亿,均超过其对其他任何国家的出口销售额。

在报告中,农产品、化学、电脑、电子和运输设备等是中国从美国最多采购的产品。

中国出口美国

在中国出口美国的产品这个环节最值得一提的是:

中国向美国出口日常用品等产品,需要在美国找一家货代公司或报关行代为清关,只需要有美国收货人。如果准备先运到美国再进行销售,则需要在美国注册一家公司。

在关税方面,不同的品名有不同的关税和相关的规定。

内衣要说明成份及制做方式(如针织还是梭织);

不锈钢制品具体的用途,如果是装食物的,还必须事先在FDA注册;

仿真花(人造花)也需要提供材质:

塑料的关税税率是8.4%,

羽毛的关税是4.7%,

人造纤维的关税是9%,

其他材质的关税是17%。

加入世贸之后,中国的产品需要出口到欧州的,需要执行欧州的质量技术标准,也称欧标。需要出口到美国的产品,则需要执行美国的质量技术标准,也称美标。

在中国国内销售的产品,则需要执行中国的质量技术标准,也称国标。

注:在此文中,我仅描述中美之间的进出口相关的资料。

通过上面的描述,大家不难看出,我们的出口商品需要在美国进行销售时,需要在美国注册一家公司进行销售,这样也能解决美国的就业问题。而进出口如果出现逆差,美国就要开始对中国进行“所谓的制裁”,而中国就得付出高额的关税,因为出现逆差不符合美国利益。

在每次出现出口逆差时,美国都是以“人权”的名义来对中国进行制裁的论据,事实真的如此吗?很显然不是,如果说出现逆差才提人权,而顺差时却不进行人权的问题?这显然不符合辩证的思维。

其实,在很多时候,中国的出口企业和中国政府都非常明白,但没有办法,我们只能认了,因为我们需要发展来改善人民的生活,对美国这种强权式的片面做法,基于我们要从改善人民的生活出发的基本点的前提下,中国政府一般都是忍让了事的。因为我们和美国的差距实在太大,我们需要一些经济伙伴,我们需要发展来改善中国人民的生活。

战略布局方面

比较真实的说法,那就是我们和美国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日本。

其实美国比中国更清楚,从国家的历史来讲,中国从未侵略过日本,从元末明初有记载的资料开始,就是日本一直在略扰我沿海渔民,一直到全面侵略中国。

从日本的历史来讲,日本周边的国家没有哪一个国家没有被日本侵略过,包括前苏联。而唯一侵略过日本的国家就只有美国,并且一直到现在,日本还驻扎着美国的部队。

从美国的历史来讲,日本是唯一一个真正对美国进行过攻击的国家。

所以说,从战略布局上来讲,中国和美国都有共同的关注对象(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在这里不用敌人这个词),那就是:日本。

因为日本这个民族其天性就具有侵略性和复仇性。

综上所述,中国与美国都有共同的利益,和共同需要关注的对象,那为什么美国要遏制中国呢?

难道真的是“民主、自由、人权”的问题吗?

在十三年以前二十多年里,我一直较为相信是因为“民主、自由、人权”这六字方针的问题,但随着互联网的慢慢普及,我们知道的事情和了解的事情越来越多,一些事情也慢慢地浮出水面,这样就让我有了一个比较相对完整的思维空间,我也终于明白了,之所以美国不惜以任何手段来扼制中国,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体制”。

但有一个非常怪异的现象,那就是从中国开始畅导高级官员及其子女配偶不能经商以来,美国对中国的遏制力度也开始升级,可以说每年都有新版本,开始从关税到后来的直接进行禁止中国相关企业在美投资。很显然,这是不符合美国国策的。

我们再来回顾一下美国的国家组成:

美国的国家组成,是由各大财阀形成参、众二院,二党执政、三权分立,从表体上看,这种方式非常有力和有效,但如果美国实行“高级干部及其配偶子女不能经商”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我不说大家也非常清楚,因为包括奥巴马在内的哪一个官员没有经商?可能要找一个“高级干部及其配偶子女不能经商”的美国官员出来,比老母猪上树还要困难。

于是,我终于明白了,无论从经济、还是战略的角度来看,中国与美国都有合作的必要性,怎么看都是双赢的局面,但为什么美国越来越加大力度对中国的遏制力呢?

中国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不可能对美国形成威胁,并且在经济上对美国让步,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还是一直加码对中国进行遏制,我们再来看一下美国,美国的官商一体化是合法的,美国的总统选举的费用是商人赞助的,美国包括总统在内的官员经商是世界上谁都知道的,包括这次奥巴马和胡里沃在竞选中的辩论中也表露出来他们的投资,哪一个圣人能说能预见到的商人为官而明知自己亏损也不改变投资计划?

所以,中国之所以和美国有这么大的偏差,完全是因为体制。

如果中国想要和美国进行和平共处,唯一可行的道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彻底放弃“高级干部及其配偶子女不能经商”等一些老一辈无产阶级先烈用鲜血换来的政权的口号,大力推行国家企业化!

但很显然,中国的国情和中国人民的愿望不是这样,所以这条路肯定行不通!

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推行的“高级干部及其配偶子女不能经商”等这些观念肯定会受到世界人民的强烈拥护!

以上观点仅为个人观点,如有法律责任,本人愿意承担一切后果!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由于上网时间有限,其他一些观点未能完全表述。

埃德加·斯诺的相关出版物

《远东前线》,1933年9月在美出版。

《活的中国》(Living China),1936年,中国现代短篇小说英文译作,收录了鲁迅、柔石、郭沫若、茅盾、巴金等15位左翼作家的作品及斯诺撰写的《鲁迅评传》等。

《红星照耀中国》(《西行漫记》)(Red Star Over China),1937年10月首版于伦敦戈兰茨公司,两个月内再版4次,发行十几万册。1938年1月美国兰登书屋在美出版该书。同年2月,上海地下党翻译出版了该书,为了便于在国统区和沦陷区发行,书名改为《西行漫记》,内容做了部分修改。

《红区内幕》,即《续西行漫记》,海伦著。

《为亚洲而战》(The Battle for China),1941年,采访报道合集整理而成。

《苏联力量的格局》,1945年。

《斯大林需要和平》,1947年。

《复始之旅》,1959年。

《今日红色中国》,1962年。

《大河彼岸》(The Other Side of the River),1962年出版,称颂中华人民共和国。

本文内容于 2013/6/5 18:05:53 被尖锐观察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