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遭朝鲜扣押渔船船长:被逼写越界 袜子被偷

wb1951 收藏 0 68

大连遭朝鲜扣押渔船船长:被逼写越界 袜子被偷

6月1日19点50分,被朝鲜扣押后释放的“辽普渔25222”号渔船顺利返回大连港渔业码头。图/大连边防

对话人物

姚国治

被朝鲜扣押的渔船“辽普渔25222”号的船长。

对话动机

6月1日晚,被朝鲜方面扣押长达15天之久的“辽普渔25222”号渔船,平安返回大连。船主称并未向朝方交赎金。

之前,5月5日夜,这艘渔船被朝鲜方面扣押,索要60万元赎金。船长姚国治和另外15名船员随后被扣押在船舱15天。在渔船被困的日夜里,船员们的安危一直被各界关注。中国驻朝大使馆、中国外交部均介入了事件处理。

6月3日晚,平安归来的船长姚国治,向新京报讲述了这段特殊经历。

事件回顾

●5月5日夜 “辽普渔25222”号被朝鲜方面扣押,对方要求船主支付60万元,最后期限5月19日12时。

●5月10日 船主于学君向中国驻朝鲜大使馆电话求助。

●5月20日 外交部发言人洪磊称,中方已向朝方交涉,要求尽快妥善处理,维护中方人员的生命财产安全与合法权益。

●5月21日 朝鲜释放了船员和船只。船主称未交赎金,船无条件释放。“辽普渔25222”号渔船继续海上作业。

●6月1日 “辽普渔25222”号渔船返回大连港渔业码头。

“没想到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新京报:你之前有听说过中国渔船被劫持的事情吗?

姚国治:听过渔船被劫持的事啊。但从来没想到,这事儿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新京报:那个晚上,被劫持之前,没注意到特别的信号?

姚国治:当时我一直在驾驶室里值班,也有船员走岗巡逻,其他船员都在船舱睡觉。四周黑漆漆的,突然就发现不远处慢慢靠过来了一条巡逻艇。

新京报:是怎么样的一条巡逻艇?

姚国治:大概长30来米、宽5米的样子。上边站着一群人。靠近之后我才发现,船上挂着朝鲜的国旗。

新京报:当时你们的渔船在什么位置?

姚国治:是在中国的海域。我记得船在东经123度53分,北纬38度18分。

新京报:当时没有发出求救信号?

姚国治:来不及了。而且我们也不是做什么不合法的买卖,觉得他们巡逻艇过来检查,没什么好怕的,所以没想过求救。

但没想到他们一下就跳上我们的船,就开打了。

新京报:对方上船就打人?他们都是什么装扮,能判断身份吗?

姚国治:没看清,大概十五六人的样子,都穿着棉军服,深蓝色的。还有人拿着枪支,有人拿着木棍。也没办法确定身份。

他们一阵嗷嗷喊,我也听不懂,然后就开始一阵打。当时把我给打晕了,用的木棍子,60多公分长,我用胳膊挡,胳膊受不了。之后,他们把我打倒了,之后他们用脚踹我,穿的像是那种军用胶鞋,踹我的头,脸,猛踢啊。当时都快给我踹晕了,然后就把我架起来,拖到了他们的巡逻艇里。

新京报:其他船员呢?

姚国治:我后来才知道,其他船员都被他们拿着枪赶到渔船的前舱里,限制起来了。然后这些人就开着我们的船出发了。

新京报:当时有没有很害怕?

姚国治:害怕。还有就是我就挺不理解的,咱们的船在中国的海域,如果巡逻艇觉得我们是不明船只,可以检查证件,我接受。但他们没有采取这个措施,直接就靠帮,强行跳上了我们的船,还打我。这我真没法理解。

“有时舱门留个缝,有时完全关死”

新京报:你们在船的前舱里度过了15天,那是个怎么样的地方?

姚国治:十多平方米的样子,塞了16个人,完全见不到阳光,封闭的地方。你们可以想象,空气不流通,躺也难受,坐也不得劲,还有各种东西塞在里边,根本没啥空间。

新京报:这15天都吃些什么?

姚国治:吃一些我们头两天拉的备用粮,本来是能吃一个多月的,但是我们是冷冻船,菜全在舱里,全让他们给拿走了,我们就只能靠吃鱼充饥了。

新京报:对方限制你们的自由了?

姚国治:有一些人背着枪,24小时守在门口,不让我们出去。除了上厕所,有时候给门开个小缝,让我们呼吸用,有时候就完全关死了。别提多难受了。

新京报:也没法和国内取得联系?

姚国治:我们的手机和通讯设备也都被拿走了,没法和外界联系。

新京报:他们什么时候索要赎金的?

姚国治:5月6日傍晚的时候,他们就给船主打电话了,索要赎金。我听见一个翻译跟我们的船主说,我们现在在椒岛。

一听我就知道了,哦,我们是被弄到朝鲜了。因为我知道这个岛,之前看导航仪的时候,显示周围海域,见过这个名字。

“有时舱门留个缝,有时完全关死”

新京报:你们在船的前舱里度过了15天,那是个怎么样的地方?

姚国治:十多平方米的样子,塞了16个人,完全见不到阳光,封闭的地方。你们可以想象,空气不流通,躺也难受,坐也不得劲,还有各种东西塞在里边,根本没啥空间。

新京报:这15天都吃些什么?

姚国治:吃一些我们头两天拉的备用粮,本来是能吃一个多月的,但是我们是冷冻船,菜全在舱里,全让他们给拿走了,我们就只能靠吃鱼充饥了。

新京报:对方限制你们的自由了?

姚国治:有一些人背着枪,24小时守在门口,不让我们出去。除了上厕所,有时候给门开个小缝,让我们呼吸用,有时候就完全关死了。别提多难受了。

新京报:也没法和国内取得联系?

姚国治:我们的手机和通讯设备也都被拿走了,没法和外界联系。

新京报:他们什么时候索要赎金的?

姚国治:5月6日傍晚的时候,他们就给船主打电话了,索要赎金。我听见一个翻译跟我们的船主说,我们现在在椒岛。

一听我就知道了,哦,我们是被弄到朝鲜了。因为我知道这个岛,之前看导航仪的时候,显示周围海域,见过这个名字。

被要求承认“越界捕鱼”

新京报:听说对方还要求你写一份“承认书”?

姚国治:大概第二天(5月6日)早上9点多的时候,那个翻译给我一份“承认书”,让我承认渔船“越界捕鱼”,说我们进入了朝鲜的海域。

新京报:你最后填了“承认书”吗?

姚国治:我们的船当时明明是停在中国的海域,他们把我们弄到了椒岛,然后非逼着我们写船当时是停在朝鲜的海域。让我写停在东经124度06分,我坚决不写,他们又开始打我。又让我写124度02分,我还不写。最后实在没办法,我写了123度59分。(据媒体报道,中朝海上分界线未完全公开,渔民一般以东经124度为界)

新京报:那些劫持者和你们有过交流吗?

姚国治:哪有什么交流。他们就是管我们要东西。都不是要,是偷偷拿。拿了我们船员的袜子、烟,还有别的东西。还抽走了我们的油,大概抽走了我们约5吨的重柴油和6桶机油。

新京报:除了打你,还有没有打其他船员?

姚国治:其他船员没挨打。但后来他们问我们的轮机长要柴油,轮机长说没有,他们下舱检查,结果发现了一部分,轮机长也就挨了打。

“有点后怕” 还会继续捕鱼

新京报:后来劫持者怎么同意你们离开了?

姚国治:有一天晚上,舱门突然开了,翻译跟我们说,你们可以走了。后来我们才知道,我们的船主于学君向中国驻朝鲜大使馆求助了,还有外交部也介入了。谢谢大家的帮助。

新京报:听说可以走了很激动吧?

姚国治:别提多激动了,想想发生的事情,还是有点后怕,赶快驾驶着船就走了。

新京报:离开的过程顺利吗?

姚国治:还算顺利,我们开着船,去和我们的兄弟船只会合了。但当时想着,这次被劫持,损失了很多,我们出来一趟也是为了多打点鱼,也不能说因为这个就着急把船开回国内。所以还是在海上再捕几天鱼再回,也给船主弥补点损失。就又在海上多待了10多天。

我们的渔船和另一艘兄弟渔船,一共捕捞大概13万公斤,卖了50万元人民币,算是弥补一点损失了。

新京报:今后有什么打算,你还会在那片海域捕鱼吗?

姚国治:继续干这行吧。那是我们中国的海域,还是要在这里捕鱼的。

相关链接

近年朝鲜与中国渔船纠纷事件

2004年5月至7月

丹东有20条渔船被朝方没收,两条渔船被朝方军舰撞沉,造成1人死亡。

2005年5月

在中国海域连续发生三起朝方军舰将我方渔船撞沉事件。共造成10人失踪,1人受伤。

2011年10月

一艘中国渔船夜里被朝鲜巡逻艇撞沉,3名渔民死亡,另3人被带到朝鲜,扣留8天后放回。

2012年5月8日

3艘中国渔船在黄海海域被扣押并带回朝鲜本土。29名船员被扣押13天后放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