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自杀机——日本帝国的绝唱

锦马超马孟起 收藏 0 6906
导读:秘密自杀飞机,这种飞机的前身是海军航空技术厂的MXY-OHKA有人滑空炸弹。1944年初期,日本海军有人认为目前海军的飞行员投弹水平低劣,靠常规炸弹轰炸根本不可能取得多大效果,建议海军当局制造有人驾驶的滑翔炸弹由1式陆攻携带,飞到美军舰队上空投掷。1944年10月制造出了MXY-OHKA有人滑空炸弹,并成功的由1式陆攻完成了投放测试。1945年4月12日,日军出动8架1式陆攻携带樱花11型前往攻击美军特混舰队,造成美军驱逐舰一沉一重伤,这是樱花自杀机唯一的战绩。 早在1944年初期,日

樱花自杀机——日本帝国的绝唱

秘密自杀飞机,这种飞机的前身是海军航空技术厂的MXY-OHKA有人滑空炸弹。1944年初期,日本海军有人认为目前海军的飞行员投弹水平低劣,靠常规炸弹轰炸根本不可能取得多大效果,建议海军当局制造有人驾驶的滑翔炸弹由1式陆攻携带,飞到美军舰队上空投掷。1944年10月制造出了MXY-OHKA有人滑空炸弹,并成功的由1式陆攻完成了投放测试。1945年4月12日,日军出动8架1式陆攻携带樱花11型前往攻击美军特混舰队,造成美军驱逐舰一沉一重伤,这是樱花自杀机唯一的战绩。

日本海军X档案历史背景

早在1944年初期,日本海军就有人认为,目前海军的飞行员投弹水平低劣,靠常规炸弹轰炸根本不可能取得多大效果,建议海军当局制造有人驾驶的滑翔炸弹由1式陆攻携带,飞到美军舰队上空投掷,这样必定能取得重大战果,从而扭转战局,在当时的日本海军军部看来,这完全是一派胡言的疯话,当即驳回了这种建议,但支持有人炸弹的人并不死心,当年马里亚纳海战爆发,日本海军大败而归,海战中日军飞机所投下的鱼雷与炸弹命中率低的惊人,根本没有对美军舰队构成值得一提的伤害这种情况下,海军内部支持有人炸弹的人员再次跳出来鼓吹研制使用有人炸弹,由于马里亚纳海战失利,塞班岛被美军夺取,美军已经可以直接威胁日本本土,导致战局急剧恶化。

这样,在使用有人炸弹的呼声越来越高,以及美军很快就要攻击菲律宾,而日本海军及航空兵力已受到重挫,短时间内难以组织足够力量阻击美军进一步的攻击这种严峻局面下,日本海军部不得不研究前线提出的展开航空自杀攻击以及使用有人炸弹的意见。

于是海军向海军航空技术厂询问了开发有人炸弹的可能,让空技厂进行预研,已备以后万一真有使用必要时投放,海军空技厂接到海军的预研命令后,立即就在1944年10月制造出了MXY-OHKA有人滑空炸弹,并成功的由1式陆攻完成了投放测试,显示有人炸弹在技术方面的确可行,于是空技厂就生产了一大批有人滑空炸弹,其中大部分为实弹,一部分为培训炸弹驾驶员的训练弹,可以回收重复使用投放。

樱花自杀机——日本帝国的绝唱

航空自杀攻击试验成功

1944年底,菲律宾海战爆发,当时日本海军仍未下决心批准菲律宾前线海军航空部队进行航空自杀攻击,自然也不会输送有人炸弹到前线,但海军航空兵有马正文少将不顾海军军部的禁止命令,自行架机起飞撞击了美军航空母舰,这可以说是战争期间首次真正的神风攻击行动,得知有马正文少将驾驶0式战斗机撞击了美军航母以后,海军军部与菲律宾前线日军海军航空部队都深受感染,前线要求自杀攻击的呼声越来越高,而海军军部则发生了动摇,决定让大西垅次郎试验性的组织一支小型自愿自杀机队,看看效果,这就为大规模的海军神风攻击行动开了绿灯,结果在菲律宾战役中日本海军的神风特攻队正式登场,并让世人看到了其巨大威力,从此海军军部就不再反对航空自杀攻击战术了,反大力组建新的神风特攻队,并挖空心思的琢磨研制更便宜更容易制造的各种专用自杀兵器。

动力滑翔有人炸弹出现有人炸弹虽然十分便宜,但必需由轰炸机携带到目标上空投放,如果进行远程攻击则轰炸机肯定会遭到敌人的火力拦截,为了减少昂贵的轰炸机损失,空技厂在MXY-OHKA有人滑空炸弹试制成功时,又提出了给有人滑空炸弹安装发动机的构想,使有人炸弹获得一定射程,这个建议立即就得到了海军军部的赞同,于是空技厂则在高度保密的环境下开始试制动力滑翔有人炸弹,这就是被海军命名为樱花的MXY7特殊攻击机。

樱花自杀机——日本帝国的绝唱

樱花MXY7特殊攻击机威力介绍

樱花弹设计采用的动力装置有火箭发动机与喷射发动机,安装喷射发动机的樱花展开的较晚,最先制造出来的是安装火箭发动机的樱花弹,这种樱花弹由1式陆攻进行投放,有效射程37公里,除了空对舰樱花以外,还有装更强劲发动机可以自行起飞的岸对舰型,甚至还有用潜艇发射的潜对舰型,战争期间日本一直在不断完善樱花弹的性能,提高樱花弹的射程。

由于樱花弹的俯冲时速度可以达到900-960公里/小时,实际是无法空中拦截的,所以危险性巨大,一旦被发射出来那被攻击的舰艇就只能听天由命了,樱花弹原本被日军计划用做本土决战用秘密武器,在本土决战中大规模使用,所以战争期间只有少量樱花11型投入了测试性实战。

樱花自杀机——日本帝国的绝唱

樱花MXY7特殊攻击机出现历史舞台

1945年3月21日,由日本海军721航空队首次携带樱花弹实弹,在野中少佐的指挥下组成神雷特攻队,前往攻击美军航空母舰,共出动18架1式陆攻,其中15架挂载了樱花11型,但途中遭遇美军60架F6F泼妇战斗机的拦截,全部18架1式陆攻都被击落,没有取得任何战果,参加拦截的美军战斗机飞行员也发觉这批1式陆攻特别怪异,飞的很慢,动作笨拙,肚子下还挂着不知什么东西,当时美军也不知道这些陆攻机身下挂的是什么东西。

樱花自杀机——日本帝国的绝唱

服役历史


1945年4月12日,日军再次出动8架1式陆攻携带樱花11型前往攻击美军特混舰队,这天由于日军起飞了大量神风飞机,吸引了美军注意力,8架1式陆攻才得以接近美军舰队。不过在抵达射程前,美军战斗机发现了这几架怪异的1式陆攻,立即前来截击。但樱花弹驾驶员一发现美军战斗机接近,不顾离有效发射点还有一定距离,立即启动了火箭从1式陆攻中脱离了出来,朝美军舰队猛扑过去,把前来截击的美机弄的目瞪口呆。很快美军战机就回过神来,立即对这8架樱花弹展开拦截。但樱花弹向海上俯冲的速度快的惊人,以远远超过美军战斗机的高速冲过了阻截。其中6架因距离过远在抵达距离美舰很近的地方坠海,另外2架樱花弹,1架撞中美军驱逐舰曼纳特.艾贝尔号,当场将其炸成2截,另1架在1艘驱逐舰旁落水将这艘驱逐舰重创。这恐怕是樱花弹战争期间唯一战果。其他的战斗基本都是1式陆攻携带着樱花弹还没接近美军舰队就被击落。

樱花自杀机——日本帝国的绝唱

真相

1945年4月12日以后,美军知道了樱花弹的真相,感到十分恐惧,所以不再接近日本本土进行航行,免得被1式携带樱花混到舰队附近,另外就是加强远程巡逻,重点打击携带樱花的1式陆攻,将樱花摧毁在发射之前,战争结束前日军共动用樱花55架,战死540人,据说仅有4月12日那次获得了战果。

日军在看到樱花弹11型由于射程太短,美军舰队远离日本海岸后,携带樱花11型的1式陆攻难以接近到发射距离后,就停止了进一步使用樱花弹打击远方美军舰队的行动,准备在本土决战中在大规模使用。另外日本还大力发展生产采用喷射发动机的樱花22型与33型,并计划使用速度更快性能更好的银河轰炸机携带樱花弹,战争结束前还在生产可由潜艇发射的樱花弹。

樱花自杀机——日本帝国的绝唱

战后

幸活下来的原樱花部队飞行员浅野昭典,曾接受过某杂志的专访。

他承认,他和他的队友曾在前日本海军 721 航空队(即“神雷特攻队”)中接受过樱花自杀飞机的战术改装训练。

“由于战事吃紧,器材又奇缺,所以每一位改装樱花的飞行员只有一次总共才 2分钟左右的体验飞行。”浅野如是说:“可以说,樱花飞机的改装飞行是世界上‘最节省’的。按此规定,只要飞过一次樱花K-1,似乎就意味着自己的半条命已经进了阎王殿。从此,自己的名字就在特攻作战计划里排上了号,就等着哪天喝完米酒、奉命出击送死了。

“我是预科练(相当于初级航校)甲 13 期的飞行学员。毕业前接受过 93式中级教练机的培训,就是那种被称作“红蜻蜓”的飞机。此后即被派往 721 航空队服役。为了提高飞行技术、熟悉战术,我们直接上零式21型战斗机进行飞行训练。这是零式最老的改型,但对于从未接触过高速飞机的我们来说,如同一步登天。因此,一切都得靠自己的悟性和运气。按训练大纲规定:每个飞行员经过一个月的改装飞行后,即转入自杀攻击必修的俯冲训练。

“教官让我们从 1,500 至 2,000米高度进入俯冲,为模拟高速飞行,油门不允许收回。我一面右转弯,一面直接对准跑道的延长线,根本不需要去建立什么起落航线。飞机像一棵大炸弹一样扑向地面,就在机腹离地仅 1 至 3 米时才拉杆爬升转入复飞。因为动作过于惊险,有时滑撬会在道面上狠狠地擦出一道痕迹。

“我是 1945 年 1 月才飞零式战斗机的,一般每天可以让我们飞一小时。 这样大概一直飞到 4、5 月份,所以我们中间的大多数人在零式飞机上平均飞到 120 至 150 小时。5 月的一天,终于轮到我坐进樱花的座舱,这也是我唯一一次驾驶它升空飞行。

“樱花K-1是一架升阻比不高的单座滑翔教练机,我看着人们忙碌地将它挂在秃尾巴粗机身的一式陆攻轰炸机的腹部。这时,樱花的肚皮已差不多要碰到地面。如果坐在樱花K-1的座舱中平眼望去,前风挡玻璃的外面竖立着相当原始的环式简易瞄准具,再往前就是吊挂樱花唯一的一个挂钩了。为了防止飞行中“子机”(指樱花飞机)横向摇摆,索性用一道 U形抱箍将机身牢牢地绷紧在母机腹部,就和平时一式陆攻轰炸机抱着鱼雷出海时一模一样。当母机将我和子机投下时,爆炸螺栓可以确保抱箍及时解开。

“上午,天气阴沉,母机两台 1,500 马力的火星式发动机咆哮起来。我匆匆钻进轰炸机的机舱,默默等待着最后的指令。母机抱着子机很快升入空中,脚下传来呼呼的风声。在炸弹舱的舱门上,特地挖了一扇一米见方的小门,它的正下方 1.5 米处,正好对准樱花的座舱入口。

“前方就是空投区,我打开小门,把脚踩在门把手上,猫着腰,用一根小铁棍拨开樱花的座舱盖,然后小心翼翼地爬进樱花K-1 狭窄的驾驶舱。这时,风呼啸着灌进我的脖子里。

“为了严防飞行过程中子机因操纵面下意识地摆动、导致姿态不稳进而与母机发生冲撞。起飞前一律用四根细绳将驾驶杆和脚蹬固定住。所以自由坠落之前的头等大事是迅速解开这些约束正常飞行的桎栲,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此外,另有一根绳索从前风挡框的正中央垂直挂下来,下端紧紧绕在驾驶杆的握把上。它将确保子机投下之后的短时间内驾驶杆继续保持直立状,这是防止机头的上仰,保证安全分离的又一项‘土措施’。

“我关上座舱盖,系好安全带,这样,就可以离开母机了。于是伸出左手,按动仪表板左边的摩尔斯电码发射机的按钮,先发出一个(日语的)‘せ’字母,这样,轰炸机上的机组人员就知道我已经一切就绪。当飞机临近投掷坐标时,我又按照规定逐个发出‘嘀、嘀、嘀、嗒、嘀’的四短一长的摩尔斯信号,此时,红色信号灯会同时作长短不一的闪烁,作为确认。当最后一下‘嘀’发出之后,母机投弹员松开挂钩,将载着我的樱花K-1 扔下。

“在最先 300 米的下坠过程中,樱花K-1 几乎是呈水平状态落向地面的。我快速解开最后一根绕在驾驶杆上的绳索,向前推杆,让飞机转入俯冲状态。接下来的事,只是早早找到回家的路(当然,如果是樱花11 型执行进攻任务,那么就是寻找海面目标了)。

“神池基地的 2,000 米跑道是专门给轰炸机和战斗机使用的,樱花K-1 只能使用与之并行的另一条草地迫降跑道,我们都它管叫‘第二机场’。

“母机起飞后不久就向右拐,把我带到 3,000 米的高度。再向西飞不多一会儿,就可以看到地面直径 5米的水泥圆坛,它是投掷点标志。K-1 从这里开始进入自由滑翔,到降落在草地上,前后约 2分钟而已。也就是说。我们每一个人在为国捐躯之前只有这短短 2 分钟的实战训练机会!

“要想玩好樱花可不容易,接近地面时,你非得忙出一身臭汗来不可。这时,先得腾出右手拼命地摇动那个用来放下襟翼的该死的摇把,尽量使速度降下来。樱花飞机的展弦比实在太小了,滑翔性能极差,如果襟翼卡住,十有八九会冲出机场。在脚蹬方向舵的同时,左手又得不停地压杆,以维持机翼的坡度和保持正确航向。有些队友就因为着陆时手忙脚乱、顾此失彼,也有把飞机摔烂的。

“我根本不去理会那只速度计,全凭感觉把飞机降下来。以后如果再飞樱花11 型,就不需要这么多的顾虑啦,只要找准目标冲下去就一了百了喽。

“其实,从 4 月中旬开始,我们的基地就饱受到美国海军舰载机的空袭,有次地面上堆满汽油桶和炸弹,连锁引爆使机场一片狼籍。30 架零式飞机经过抢修,只有一部分可以再利用。而樱花K-1 比较幸运,它们躲在大机库内,损失不大。

“在等待正式出击的日子里,有一天我亲眼目睹了樱花11 型的地面试车。有人把三根直径 10厘米的固体推进剂塞进发动机里,又在机翼前面用松树杆打下地桩,防止开车后飞机往前冲。四式一号20型火箭发动机是一台一台工作的,虽然前后只有几秒种,但我还是感觉到了它的震撼力。

“除了我们这支成立于 1944 年 10 月 1 日的樱花部队以外,还有一支叫做‘龙卷’的特攻队,其前身是海军的 722 航空队。龙卷特攻队原拟配备樱花22 型自杀飞机,但因为迟迟没有造出来,所以后来只得采用与我们同样的机型以及训练方法。

“1945 年 7 月底,我又被调往海军 725 航空队,起飞基地就设在一座小山顶上,那里已经铺设好一条 60米长的起飞弹射器。我们可以驾驶 43乙型从这里跃入空中,然后飞向纪伊水道。当然,我们一直到战败也没能见到这种飞机。倒是有人做过一架假樱花,然后用火药将它成功地弹入空中。为了维持飞行技术。我们利用山下‘滋贺空’初级航校的那片操场空地和十来架零式飞机以及十来架‘红蜻蜓’进行过最后的训练。

“这,便是我对樱花部队的最后回忆” 浅野说完之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关于樱花的故事我们讲完了,它却被血染得如此悲怆。所幸的是它已成为历史,一桩永远不允许让它再现的丑恶。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