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拆迁人员厉声吼:“我就是个土匪!”

阳信人 收藏 9 1628
导读:昨日,(湖北)大冶经济开发区敖山村农妇潘清莲向本报哭诉,6月1日下午遭到拆迁人员非法拘禁,期间还遭到殴打。据她提供的一份录音文件,一名男子大声辱骂,喝令其不得离开宾馆房间。录音文件15分13秒至15秒,一名自称姓罗的男子大声喊道:“我就是个土匪。”(2013-06-03 荆楚网)   潘清莲的丈夫张华,兄弟4人共同拥有一套136平米的老屋,目前由老三张细国住着。5月24日,拆迁人员向张细国下达了因修路需要拆迁老屋的通知。 5月30日晚9时许,双方第一次协商时,张家提出需补偿3套房屋才答应,被一


昨日,(湖北)大冶经济开发区敖山村农妇潘清莲向本报哭诉,6月1日下午遭到拆迁人员非法拘禁,期间还遭到殴打。据她提供的一份录音文件,一名男子大声辱骂,喝令其不得离开宾馆房间。录音文件15分13秒至15秒,一名自称姓罗的男子大声喊道:“我就是个土匪。”(2013-06-03 荆楚网)

潘清莲的丈夫张华,兄弟4人共同拥有一套136平米的老屋,目前由老三张细国住着。5月24日,拆迁人员向张细国下达了因修路需要拆迁老屋的通知。 5月30日晚9时许,双方第一次协商时,张家提出需补偿3套房屋才答应,被一柯姓的负责人当即回绝。10点多钟,双方不欢而散。

“本以为还要谈,没想到一天后就来人强拆。”6月1日上午9点多钟,5名30多岁的男子带着挖掘机将张家楼顶的一层阁楼挖了一个洞,张家兄弟阻止时发生冲突。随后,几名男子以继续商谈拆迁事为由,将张细国带至大冶城区一家宾馆。

潘清莲说,“当天下午3时许,对方用我三弟的手机打来电话,让我们去宾馆商谈拆迁事宜,当时我和二弟媳甘琼梅赶到宾馆时,拆迁人员一部分人在打麻将,一部分在打扑克。自始至终都没有与我们说拆迁补偿的事情,后来因为上午冲突的事,他们又威胁和辱骂我们。直到晚上六七点,才把我从宾馆放出来。”

在宾馆期间,潘清莲偷偷用手机录了音,前5分钟是因张细国被打要求送医院看病发生争执,只听潘清莲说:“既然不让我们去看伤,只有死在这了。”一名男子接口:“死就死。”并自称姓罗。接下来录音里传出“嘭、嘭”几声——潘清莲说这是她跟二弟媳要往房门口走,被人打倒在地。二弟媳被人揪住头发按倒在地,吓得她大喊:“打死了……打死了……”接下来的几分钟,罗姓男子不停地辱骂潘清莲及甘琼梅。在录音文件的15分13秒至15秒处,记者听到罗姓男子大声说:“我就是个土匪。”

尽管大冶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新闻发言人陈钟表示,会对此事进行调查核实,打人者该负刑事责任就负刑事责任,骂人的该批评的就批评,该检讨的就检讨。最迟6月4日上午给予答复。但还是让人们气愤不已。


事实上,近年来类似强拆事发生的太多了。在这些强拆中我们看到,一些地方官员为了“发展”,不等农民过渡安置和拆迁补偿得到解决,就将村民往外赶。村民一旦离开家,就真的是无路可退了:宅基地没了,靠每平米几百元的补偿款也买不起房子,有的老人甚至永远失去了再回家的机会,所以大多数村民不愿意在《房屋拆迁协议》上签字画押。而狠心的官们却不管这些,就如张家所遭遇的那样:暴力拆除。

老实巴交的村民惟有叫天天不灵,喊地地不应的份。有的也曾试过到法院控诉,可人家不受理;有的也试过带着全村父老乡亲的联名信上访,却被守在路上貌似地痞流氓的人屡屡阻挠;有的也曾向新闻媒体求助,可也难以得到理想结果……

就说录音中那个高喊“我就是个土匪”的罗姓男子吧,其实连土匪都不如。因为一些土匪都知道“不横推立压”、“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有的土匪组织还立有“十不抢”的规矩,可你这个披着公务人员外衣的罗姓男子呢?还有脸和这样的土匪相比吗?你配吗?!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