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恶魔孟山都已经悄悄来到你我身边

f22abs30 收藏 2 972
导读:罪恶的孟山都 孟山都创建于1901年。与创立之初的孟山都相比,今天的孟山都公司更专注于农业领域,是著名的经济海盗。2000年孟山都与美国法玛西亚制药公司的并购,使孟山都成为法玛西亚公司的全资子公司。2002年,孟山都与法玛西亚拆分,成为一家独立的农业公司。 很多人知道孟山都是因为除草剂,但是他们不知道这个公司潜在的巨大影响力,有一天它有可能完全控制我们餐桌上的食物。在公司的历史上,孟山都长之前一直是一家化学公司,生产世界上毒性最强的东西,至今这些东西的残留物还污染着我们的星球。仅仅是10

罪恶的孟山都

孟山都创建于1901年。与创立之初的孟山都相比,今天的孟山都公司更专注于农业领域,是著名的经济海盗。2000年孟山都与美国法玛西亚制药公司的并购,使孟山都成为法玛西亚公司的全资子公司。2002年,孟山都与法玛西亚拆分,成为一家独立的农业公司。

很多人知道孟山都是因为除草剂,但是他们不知道这个公司潜在的巨大影响力,有一天它有可能完全控制我们餐桌上的食物。在公司的历史上,孟山都长之前一直是一家化学公司,生产世界上毒性最强的东西,至今这些东西的残留物还污染着我们的星球。仅仅是10多年的时间,公司努力摆脱了被污染的过去,宣传自身是一家高科技农业公司,致力于为后代创造更美好的世界。基因改良种子完全改变了孟山都,同时也改变了全球农业格局,该公司已经开发出大豆、玉米、蓖麻和棉花的基因改良种子,还有更多种类的产品在生产线上流动,其中包括甜菜和苜蓿。公司还拓展科研触角到乳制品领域,生产出一种人造激素能刺激奶牛多产奶。

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有一家跨国农业生物技术公司,它被《商业周刊》选为2008年的十大最具影响力企业之一,它的名字叫做孟山都(Monsanto)。该公司也是领先的转基因种子生产商,占据了多种农作物种子70%至100%的市场份额。

这家农业公司是美国《商业周刊》评选出的2008年十大最具影响力企业,更占据了全球90%的转基因种子市场,中国每年有80%的大豆依赖进口,但所有进口的大豆中,90%以上都是采用孟山都的技术种植出的转基因大豆。

但是十几年前的孟山都并不是什么农业公司,孟山都公司成立于1901年,它最初是以生产人造甜味剂(糖精)起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孟山都进入了医药领域生产阿司匹林药品,后来靠销售石油化工品和生物武器暴发,最后成为破坏环境的农药甚至原子弹的铀提炼等化学污染产业大鳄。越战时期美军使用的生物武器“橙剂”,就是当时孟山都的主要产品。而美军就是用这个“橙剂”把越南游击队用来藏身的茂密森林,烧成了光秃秃的山坡。

“橙剂”中含有剧毒“二恶英”,“二恶英”号称世纪之毒,其毒性是砒霜的900倍,80克可以致80万人死亡,可能诱发癌症、心血管疾病、肝脏疾病、生殖系统紊乱和发育障碍等一系列疾病,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已将其列为人类一级致癌物。越战期间美国喷洒在越南的6000万升落叶剂“橙剂”中含有336公斤二恶英,直到今天,这些剧毒物质仍存在越南当地的土壤、空气和水源中,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越南人民。同样,这些剧毒物质也存在于美国越战老兵的身体里,为此,孟山都和陶氏化学等生产厂商被迫向受害的美国越战老兵赔偿1.8亿美元。

多氯联苯(PCB)亦是孟山都公司的重要产品。今天,从北极熊到南极企鹅的身体里,从美国到台湾人民的血液、器官和肌肉中都发现了多氯联苯。生产多氯联苯的一家工厂设在亚拉巴马州安尼斯顿(Anniston)镇,该镇的居民血液中多氯联苯含量千倍百倍超标,2002年孟山都公司被判罚款7亿美元赔偿安尼斯顿镇的居民。而多氯联苯剧毒污染的真相被孟山都公司刻意掩盖了40年。

1981年孟山都开始转向生物技术领域,经过多年潜心研究,孟山都的科学家终于研制出一个经过人工修改的植物细胞,这是第一次在人类历史上改变了植物细胞的基因,实现了生物技术领域的重大突破。

1990年,孟山都将所有有关化学制品的业务转移给一个新成立的名叫Solutia的公司,也将很多化学污染诉讼留给Solutia。和曾经的跨国生化巨头杜邦、陶氏化学一样,孟山都也摇身一变,彻底告别了不光彩的过去,变成了一个完全彻底的跨国生物技术巨头,也成了世界主要粮食作物的转基因种子的专利持有者和控制者。

1985年,孟山都向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递交保饲(posilac),一种含有牛生长激素(rBGH),可以增加牛奶产量20%的兽药。FDA兽医药品中心的官员审阅了孟山都提交的牲畜实验研究数据。主管数据审定的兽医理查德巴勒斯表示FDA官员隐藏和操纵了研究数据。报告中缺少大量对奶制品行业影响的相关讨论。孟山都对很多疾病的关键问题毫不关心。理查德巴勒斯多次警告FDA主管官员,但是最后却遭到排斥和打压,孟山都不断游说 FDA主管官员,进行强势公关,绕开了兽医的检查。最终获得产品的上市批准。

在孟山都递交给FDA的报告中,一些科研人员发现,通过参照组对比,接受激素注射的动物生理发生了异常显著的变化。奶牛的卵巢长大了30%以上,产生了非常严重的生殖问题。孟山都号称,这个激素对人体无害,还有许多好处。然而美国预防癌症联合会主席塞缪尔爱普斯坦则认为,牛产生极高的乳腺癌发病率,牛奶会变浓。然后,牛奶中还会有抗生素,用于抑制牛的乳腺炎,很厉害的广谱抗生素在牛奶中。最后,胰岛素生长因子IGF1会剧烈地增长,过高的IGF1水平会增加乳腺癌、直肠癌、前列腺癌发病的可能性。

在欧洲和加拿大,rBGH被禁止使用。孟山都被指控贿赂加拿大卫生部,以批准rBGH上市。

保饲得以在美国市场销售,是因为孟山都很多前高级雇员后来都进入FDA,并影响和掌握了审批程序。就像一个螺旋门,它不仅存在于农业领域,还存在各个领域里。前美国防长拉姆斯菲尔德在孟山都旗下一家公司担任首席执行官;前美国对外贸易特使麦克坎特卸任后去了孟山都董事会;最高法院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曾在孟山都任职;此外,还有孟山都的一些高级官员调入美国环保署、白宫、FDA。这种玩弄政治和法律的高超手段,使得孟山都与政府部门的关系十分微妙。

1999年,孟山都收购了印度最大的种子公司马哈拉施特,两年后印度政府批准了BT棉花的销售,产品名为保铃棉。通过基因改造后可产生一种杀虫剂从而驱散棉铃虫。但是转基因BT棉花容易受到丝核菌的感染和破坏。还殃及到普通棉花。由于孟山都的种子垄断,印度农民想要购买普通棉花种子已经找不到了。今天,印度农民要以高于普通种子四倍的价格购买产品。

法国独立导演玛丽*莫妮克*罗宾拍摄了一部名为《孟山都眼中的世界》,解开这家跨国农业生物技术及化工公司长期危害环境、制造卫生健康丑闻的公司的可怕嘴脸。 但孟山都的故事并不止于此。在南美洲大地上,阿根廷的农业曾是自给自足,政府无须补贴。20世纪90年代中期,阿根廷总统梅内姆声称,要在该国实行粮食生产的基因作物工业化种植,高产多卖以偿还外债。这个技术含量并不高的谎言,彻底改变了这个国家的农业,甚至改变了这个国家的命运。1996年,美国跨国农业生物技公司---孟山都(Monsanto),在阿根廷现身。 此后,转基因大豆几乎让阿根廷的农业经济毁于一旦。传统的谷物、小扁豆、豌豆和绿豆种植田地几乎全部被转基因大豆侵占。 由于长期依赖孟山都,阿根廷民族工业长年忽视科技研发,当他们认识到孟山都转基因大豆种子占领大草原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抗农达"是由孟山都生产的除草剂的名称,它可以除掉全部杂草,只有孟山都的大豆种子对其有耐受性,阿根廷的本国种子也会被当成杂草杀死,而该国的技术人员对此无能为力。不仅如此,孟山都转基因大豆专用的农药不仅杀死了附近农民的庄稼,还伤害了牲畜。动植物畸形,人也频繁出现恶心、腹泻、呕吐和皮肤损伤等症状。

阿根廷并不是转基因农作物影响的唯一国度,更不是最后一个。同样是孟山都,又盯上了巴西。 巴西长期不允许种植转基因大豆,孟山都公司就索性买通了巴西官员,将转基因种子从阿根廷偷运到巴西,弄成转基因大豆被大面积种植的既成事实,从而对政府施加压力,国际粮食巨头由此窃取了巴西的粮食主权。

中国进口转基因大豆绝大部分都来源于孟山都。

20世纪70年代,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说过:"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所有国家;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所有的人。"孟山都在中国的一系列魅影,正让人们产生了严重的忧虑,中国是个人口大国,需要稳定的高产,根本无法承受粮食安全引发的灾难。中国是世界大豆起源地,1995年前我国还是大豆净出口国,然而不过十几年光景,中国大豆已经严重依赖国际市场,2009年度中国进口大豆达到4255万吨,对外依存度从2000年的48.1%增至2009年的近80%,市场上已经很少见到非转基因大豆制造的豆油了。而这些转基因大豆绝大部分都来源于孟山都。转基因作物非法种植的问题开始备受关注,其中就有转基因大米非法流入中国的问题,而转基因巨头孟山都公司也开始浮出水面。 5─6月,绿色和平在武汉、深圳、东莞和佛山4个城市的超市进行了散装大米的抽样,并委托具有资质的第三方实验室对这些样品进行转基因成分检测,检测结果显示,沃尔玛武汉市徐东大街分店抽样的名为"国产香米"的样品呈转基因阳性,这是该组织第二次抽检到沃尔玛旗下店面有出售转基因大米,上一次转基因大米出现在湖南长沙沃尔玛超市黄兴南路分店。

"农业部从未批准任何一种转基因粮食种子进口到中国境内商业化种植,在国内也没有转基因粮食作物种植。"农业部副部长危朝安3月份的声明犹在耳畔,如今,作为中国人主粮的大米-被转基因后出现在世界最大的零售商店中。

这些违法转基因水稻种子可能来源于华中农业大学转基因水稻的研发团队,此次发现的转基因大米、米制品和转基因种子的品系均为Bt63,正是华中农业大学张启发教授领导的团队研发的"Bt汕优63";2007年在湖南省亦出现了转基因水稻研发者将转基因水稻冒充为常规杂交水稻进行田间试验并申请品种审定,试图获取商业化种植资格的事件。而巧合的是,华中农业大学和湖南大学,正是美国转基因巨头孟山都公司在中国主要资助和合作的两所高校。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