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媒体上有种看法认为,很多国人因断章取义而在钓鱼岛、南海等涉及主权的问题上误解了邓某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以致不满并取笑为等于是“我搁置,你开发”似的告白。邓的原话是“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甚至提出争议交予后人解决,托辞是后人将更具智慧,其实凸显的是中国在面临争端之时的外交战略困境,受到国家内部政治、经济和军事诸方面因素的制约,国人误解邓言与否无关紧要。

不容置疑,对外展示强硬的国家意志有赖于实力的打造和信心的凝聚。到目前为止,人们引用“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印证时势之时,“主权在我”是否前置在实效上并无多大区别。很显然,主权在我的主张若无切实的政治、军事举措为之背书,那么也只是个空洞的声明,在一厢情愿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之前纵然加上“主权在我”一并表述,仍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只有“主权在我”四个字得到充分捍卫才能迫使对方搁置争议,否则别人又何必理你自说自话?而且,之后“共同开发”的提议必须是在前两条落实的基础上才算是具有实质意义的单方国际承诺。因此,海疆局势被动的根源始终在于“主权在我”的主张并未得到有效贯彻。

十二字的主张声明原本是一个合理的策略构想,可中国的民众对于“主权在我”却与他人“共同开发”也有意见。从法理的角度我们能理解“权”“利”原当一体,但现实的外交政治必然以解决问题或争端为主旋律,而狭隘的权利观念将会成为消弭双方争执的阻碍。所以,中国通过固权与让利在不同层面有所进、有所退,则易达成妥协。妥协是一种基本的外交方式,如果依仗实力盲目追求全盘通吃,往往导致对方心态不平、怨结难解,难免导致最后的战争冲突。假如我们相信“冤家宜解不宜结”这句老话,那么我们就应该意识到,在南海维护国家尊严的同时理当由强势的一方作出相对较多的让步,方能达成融洽并实践中国睦邻友好的外交理念,为营造和平的国际环境而履行大国的义务,然而,对待东海钓岛之争中的日本一方,因其狼子野心故而中国不能将之与弱邻一视同仁,当寸利不让,两者区分正可塑造中国扶弱抑强的国际道义形象。

纵览历史,中国以王道文化在东亚地区享有传统的大国地位,原本就对于周围弱邻的生存与安全负有道德责任。“让利”即是强者的一种基于道义的付出,至于“固权”,则是为了保证区域秩序的安宁,以避免周遭众邻随心所欲、胡酿纷争的现象。大国固然要担当责任,小国亦须安份。

关键在于,中国的执政者首先必须在内政建设上完善自身的道德形象,如此,伟大民族的自豪感将使政府在运用国家实力推行上述外交理念的过程中得以仰赖民意广泛且长程的支持。

(附注:首发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