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水浒疑案解析之 智取生辰纲

于明2098 收藏 21 12970
导读:疑案解析之 智取生辰纲 某地的粮库着火了,不由得使人想起水浒传里最精彩的也是描述最详尽的《火烧草料场林冲夜奔》一节,尽管小说为作者所杜撰,但情节之细致,推理之精妙,仍不失为古今中外值得刑侦专家仔细推敲和学习的。通读水浒,徒然发觉《智取生辰纲》章节则更写得九转曲直,悬疑丛生,站在刑侦推理角度,不难看出以下几点未经小说诠释清楚: 一、梁中书究竟有没有每年给丈人上贡的诚意? 二、梁中书的生辰纲究竟有没有十万贯? 三、梁中书是不是贪腐酷吏? 以上三个极为重要的结论是相关联的,小说中并未给出答案

水浒疑案解析之 智取生辰纲

某地的粮库着火了,不由得使人想起水浒传里最精彩的也是描述最详尽的《火烧草料场林冲夜奔》一节,尽管小说为作者所杜撰,但情节之细致,推理之精妙,仍不失为古今中外值得刑侦专家仔细推敲和学习的。通读水浒,徒然发觉《智取生辰纲》章节则更写得九转曲直,悬疑丛生,站在刑侦推理角度,不难看出以下几点未经小说诠释清楚:

一、梁中书究竟有没有每年给丈人上贡的诚意?

二、梁中书的生辰纲究竟有没有十万贯?

三、梁中书是不是贪腐酷吏?

以上三个极为重要的结论是相关联的,小说中并未给出答案,但笔者仍然可以从小说中找到支持以上持否定结论的依据并一一佐证。

首先,小说中提及“生辰纲”的时间大概是二月份,而蔡京的生日大约为六月份,就在公孙胜游说晁盖等劫取这趟富贵的同时,蔡夫人在一次家宴上提醒梁中书,谴问丈夫的富贵从何而来,直接催逼梁中书筹备重礼给蔡京祝寿,这种描述方式至少留下了第一个重要疑点:“公孙胜提及的富贵此刻尚未成行,消息是如何流入江湖的? 梁中书每年都给蔡京固定送10万贯寿礼吗”?

因为线索的关联性所致,以上疑点的解释可以从小说中发现端倪,可以确认的是,大名府去年是给蔡京准备了10万贯生辰纲的,而且在押送途中被劫,具体案情没有描述,押送军官是谁也不得而知,但起码可以说明,梁中书今年还得送而且必须送,不管梁中书愿不愿意,蔡夫人带着讥讽的提醒说明了一点,梁中书对此并不积极。

梁中书是经科举选拔的正式干部,并非高俅之流出自市井,主政大名府以前是中书省高官,能够为蔡京所赏识并纳为女婿,自然有不凡的学识和过人的处世经验,当然此中不乏蔡京的提携所故,因而对夫人自然是谦恭有加并自称“下官”,完全符合小说人物的身份特征和性格刻画,但蔡夫人对官居二品的梁中书如此“提醒”,换了任何一个人作为丈夫都是极不舒服的,这种不舒服对于智商和情商都不低的梁中书来说,只能导致一种结果:表面应承,暗地周全。

为了揭示关于“生辰纲阴谋”未经作者明确描述的部分,笔者罗列以下证据佐之:

1、早在杨志流配大名府的第一天,梁中书一看杨志的履历“大喜”,这个意味深远的“大喜”至少揭示了梁中书久有预谋,而杨志的出现是他的预谋中最主要的也是最难的环节之中的核心之核心,故而“大喜”。

那么,梁中书是终于找到了押运生辰纲的主将因而大喜了吗?至少从小说字面上看是这样,也符合正常推理,但笔者恰恰认为正好相反,梁中书看中了杨志,绝非杨志符合安全押运生辰纲的特质,而是杨志正好符合安全丢失生辰纲的几个条件:将门之后有一定的知名度、武艺高强但绝不是顶尖高手;街头卖刀杀牛二草率鲁莽、杀人之后不跑路显示敢于担当;十路花石纲惟其一路出事、运气和人气实在太差。

大名府在梁中书的辖下,应该算是名将济济,连索超这样的武官都还是个正军牌、连提辖都不是,且武艺并不在杨志之下,岂能真的没有押运生辰纲之人,名著小说的作者果然是草蛇灰线、伏延千里,早在林冲在殿帅府任教头时,蔡京就为了押运生辰纲之事向高俅索要高手林冲,体制内的林冲作为军官并不肯给蔡京做家奴,装病推掉了差事,可见梁中书早就将去年丢失生辰纲的事情以委婉的方式推诿给了蔡夫人:“你们家想要钱,自己找人押送”,但这层意思只能做不能说。

再从梁中书提携杨志的方式方法上来看,果然梁中书绝非等闲之辈,先是校场比武,让副军牌周瑾跟杨志这个流配犯比武,考证大宋厢军的编制,副军牌相当于副连长级别,大名府至少有50-100个,提辖相当于营长,大名府至少10-20个,周瑾败了以后,本来准备按照副军牌的职级给杨志授个衔的梁中书没想到索超挑战,趁机再赠杨志良马盔甲助杨志应战,打成平手后干脆一并升为提辖,破格提拔了杨志的同时也给索超升了一级,恩威并举将杨志高调安排在府衙自由行走,成天在蔡夫人面前晃来晃去。

一切都按照梁中书的计划在进行,果然一心只关生辰纲的蔡夫人再提押运生辰纲的事情,装作忘掉了这件事的梁中书反而询问蔡夫人谁当这个差合适,正在府衙内廊檐下晃悠的杨志自然为蔡夫人所选,可见梁中书早就准备了弄丢生辰纲的全盘计划和事后推卸责任的先期预谋。

2、再考证大宋的金融,十万贯的数目按照当时的购买力,接近2013年我国人民币1亿、北宋大名府全年的财政收入之1/5,用全年财政的1/5给丈人送礼,对于梁中书来说显然不是个轻而易举的事情,跟林冲装病推诿替蔡京当差押送生辰纲的目的一样,梁中书也不得不采取阳奉阴违的一套应对压榨,作出表面积极筹措,暗地瞒天过海的事情来,否则,按照这种数目搜刮下去,大名府绝对做不到小说中关于卢俊义上山前的章节所描绘的那样,有那么安定、和平、繁荣、富裕的局面。

按照梁中书的智力,化整为零其实是最好的办法,将10万贯生辰纲分批次运抵东京,或在东京采买寿礼也是应对半路被劫取的最佳方案,自作聪明的杨志所提出的以小规模伪装分队押运的方式并无不妥,但大名府也完全可以再派遣一路公开押送,掩护暗中押送的杨志分队,保险起见也可以在杨志的押运分队前后各派遣一支队伍暗中警戒,但梁中书在去年的10万贯生辰纲被劫后,显然已经有了更为成熟的应对计划。

10万贯生辰纲不是现金,而是货值10万贯的礼品,这是小说的正述,分别装载在10担挑子上由兵士装扮的客商挑运,另外蔡夫人还筹措了一担赠送给太师府内眷的体己钱物,11担货物连杨志在内就15个人,直接导致了杨志的这个所谓的押运分队实际上并无多少战斗力,这种运送方式最致命也是最要紧的就是保密,不但运送意图要保密,运送的时间、路线更要保密,能否做得到保密,只有梁中书最清楚。

从推理可知:去年大名府丢失了生辰纲天下皆知,太师蔡京的生日自然也跟他的书法和地位一样全国闻名,也就容易得出结论,不管公孙胜等的消息来源是源自于梁中书的故意泄露还是合理推断,杨志所押送的这趟生辰纲之旅注定要比他押送花石纲要危险100倍不止。

与江湖上的虎视眈眈相比,梁中书的杨志押送方案已经定型,蔡府老管家协同了两个大名府虞侯是见证人,除此之外再也看不到梁中书作为大名军政领导人的一点点保障安全的措施,可见梁中书的用意绝对不是真心给蔡京拜寿,而是彻头彻尾的瞒天过海之计,瞒的天是自己的老婆蔡夫人和自己的丈人蔡京,过得海是大名府财政安全、平稳过渡的海。

按照小说描述,梁中书治下的大名府经济繁荣,人民生活水平还是比较高的,与其他贪官污吏相比,小说并未对梁中书的横征暴敛和压榨民财进行直接描述,捕捉卢俊义也是源于卢俊义的管家和吴用的栽赃计,小说用每年10万贯生辰纲的数字,来演绎大宋官场的贪腐之巨,但从杨志比武的状况来看,梁中书治下的大名府厢军战斗力强悍(为了职务以死相搏),军职的提拔任用要凭真本事(公开选拔正牌军),能够如此手段治军,主政地方也就无法得出梁中书真的就是泛泛之辈,跟高俅、蔡京、童贯等系一丘之貉。

由此而论:梁中书的生辰纲系蔡京和爱父亲胜过爱丈夫的蔡夫人所迫,不管押运生辰纲的消息是不是梁中书故意外泄江湖还是公孙胜等人的智谋推断,梁中书存在巨大的故意丢失生辰纲的嫌疑,并直接导致了本文最后的推断成立:即被晁盖打劫的生辰纲系梁中书的造假行为,晁盖等劫取的所谓“富贵”绝不值10万贯。

何来颠覆水浒小说最主要的环节之说,笔者认为存在以下重要依据:

1、小说中的生辰纲被晁盖劫取后,白胜的被捕所起获的脏物仅仅只有一点点钱,按照晁盖的义气和白胜在劫取生辰纲行动中不可或缺的作用,白胜应该能够分得到相当数目的财宝,尽管作者并未描述分钱的细节,但也正因为这批富贵的真实性存疑,作者在此留下了重大的推理空间,随着晁盖等事情败露遭到通缉,火烧庄园举家上了梁山,晁盖的家产所值受当时金融条件的限制,也不可能超过1万贯的数目,更不可能像现在一样使用尾数如郭美美那样的银行卡,作为当时的晁盖还没有产生啸聚山林对抗朝廷的大志向的情况下,会主要依赖这批钱物生存下去,尽管不分钱显然是说不通的,但全部分掉也不可能,除了白胜分了点小钱在挥霍之外,其他兄弟似乎谁也没有分得巨额红利,这是梁中书这批生辰纲的真实性存疑的由来。

2、从劫取富贵到逼上梁山的时间不长,这是晁盖等人携带生辰纲及原有家产上山落草的真实状况,但如果没有劫到生辰纲或者是仅仅劫到了一批珠宝掩盖下的大石头,按照晁盖等人的性格是不是会公诸于众?这是这批生辰纲真实性与否的最直接判断。

晁盖的钱财来源于家业,在大宋时期,庄园主(地主)的收入来源又主要依赖收租和少量的经济作物和渔猎买卖,如何支撑晁盖的挥金如土?这至少从一个侧面也反映了他有获取钱财的另一渠道:打劫。在劫取生辰纲之前有、之后更有。

劫取了大名府的生辰纲,无论从作案的行为和结果来看都是重罪,这与劫到多少无关,搬回生辰纲,晁盖等人自然迫不及待会打开来查看并估值,显然梁中书不可能一文不放,或者在装箱帖封条之前肯定不能避开蔡夫人的查验,女人对钱财的渴望就在于此,黄金当时应该还不是主要流通货币,是跟珠宝玉器一样作为贵重物品列入可交换准通货,这种黄橙橙金灿灿的东西女人最入眼,但蔡夫人作为内眷也无法控制梁中书掉包,但她自个儿准备给蔡府内眷的那箱自然价值也不菲,不会低于1万贯并亲自打包装箱贴上封条,其余的10担生辰纲应该都是梁中书掉包的石头或者铁块。

而作为要面子比要命更重要的晁盖等一批好汉面对着这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劫取的假“富贵”,自然没有脸面也不具备条件公诸于世,在此,笔者姑且替他们估了一下价格,约摸值2万贯左右,也起码是晁盖的全部固定资产的1倍左右,抵得上晁盖的流动资金的100倍,这也是白胜多多少少分得的了一些金银得以挥霍的主要原因,否则,按照白胜的性格和一贯做派,分少了他是会翻脸的,面对绝大多数箱子里装的石头,白胜自然也无话可说。

不出梁中书的算计,劫取了生辰纲已经是天大的重罪,再开个记者会声称没有劫到10万贯货值?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有苦难言的晁盖兄弟被逼上了梁山,面对自己的困境,晁盖需要用这批富贵吸引江湖兄弟的接纳,至少有个1万贯左右的生辰纲和自己几千贯流动资金打底,晁盖至少还能维持阔绰的表面现状,得以在白衣秀士王伦面前支撑住颜面,并在此后的入主梁山啸聚山林的招兵买马中维持不差钱的基本态势,否则那些江湖兄弟如何能够纷纷投奔?

基于这种判断,上山不久的晁盖就有了用度告急并赶紧下山打劫的动议,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晁盖并未能劫取货值10万贯的生辰纲,按照10万贯的购买力,梁山千余军马用度2年足够,根本不需要下山打劫,大宋相对发达的消费品交易市场很容易将这批珠宝变现。

如果以上推论成立,则自然可以得出最后的结论:

即梁中书不是贪腐酷吏,至少在当时的大宋官场上,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治世能臣。

1、以梁中书的个人能力和当前所处的地位及远大的政治前途,梁中书有能力也有必要每年盘剥10万贯给丈人,并接受去年的生辰纲被劫的经验教训,安排妥帖的运送方案,他没有这样做,其主要推理依据就是他根本不想这样做。

在体制内对抗的方式不同,决定了他不可能拒绝蔡夫人筹措生辰纲的动议,梁中书入仕至今一方面经过了个人的刻苦努力,同时也得到了裙带关系的帮助官居二品封疆大吏,是不可能采用极端的表面方式对抗潜规则的,也就使他不得不采取瞒天过海的计谋解决当前的困境,每年占2成财政之巨的额外收益必须依靠法治外的行政手段获取,其中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巧取豪夺,将卢俊义这种地方豪强诬为强梁收监杀头,然后趁机掠取其巨额家产,但事实上卢俊义的家产并未被大名府政府罚没充公,可见这是梁中书所不为的;再么就是与民争利开发房地产收取土地出让金,在当下的大宋也行不通,或者克扣军饷,则容易激起兵变,从梁山攻打大名府救卢俊义的战斗过程来看,大名府厢军也进行了英勇抵抗并死保梁中书突围成功,显然也不存在亏待部队的说法,最后的办法就是增加税赋掠夺民财,这是最不智的地方行政措施,对于治世之臣等于自杀,显然梁中书都没有这样做。

2、他敢于对老婆和丈人公然造假,并恰当地利用了当时的客观社会条件做到了天衣无缝,无论从出发点和智谋上都做到了吴用、公孙胜无法比肩的高度。

这样做的代价和副作用是显而易见的,但梁中书的计划非常完善,一来他大名府每年运送生辰纲是公开的秘密,消息因去年的生辰纲被劫而天下人尽皆知,丢失生辰纲总比不送礼要好得多,在采取了一定的防范措施并经过夫人“亲自挑选”的杨志押送生辰纲更体现了他无与伦比的智慧,即使杨志凭借着他的武功和“运气”成功将绝大部分石头运抵东京,也可以诬赖杨志途中掉包,毕竟这个武功不凡的名将之后是前科罪犯,谁又能够相信他的解释而质疑梁中书呢?

在梁中书的周密安排下,杨志踏上的是一条注定了要遭罪的不归路,与林冲决然装病不给蔡京做家奴不同的是,杨志的确是甘于替梁中书卖命的,不同是当时的林冲还没有被逼到杨志这样的地步,名节这个东西确实是要看境况前提的,武松也肯替恩相卖命,这对于个体人而言,与所处的环境、身份、知识结构是有关系的,但从梁中书的角度,敢于如此违逆蔡京和自己的老婆,可见其身处大宋体制内的挣扎,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智慧。

3、大宋的陨落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的悲剧,自古就有崖山之后再无中华的说法,讲的是南宋大臣陆秀夫背负末代幼主投海自尽的崖山之战,元蒙、满清对中华文明的破坏在中华历史上的确是空前绝后的灾难,自此以后,汉人数度被迫剃发易服,匍匐在外族的铁蹄和弯刀下苟延残喘,尤其是思想统治的威力惊人,生存哲学代替了自古以来传承几千年的“气节”,可以说延续至今的汉民族确实已经只存躯壳而无精神了,致有江河日下的今日之世风。

按照从小说水浒传字里行间表达的言外之意,可以得出这样的基本结论:即使是在极端腐朽的大宋官场,也有像梁中书那样的治世能臣,可惜宋徽宗并无识人之明,短期是不可能让梁中书入主内阁的,时间也没再给大宋多几年的自我救赎,也是靖康二年举家沦为金奴的主要原因,倘若历史能够重来,假如梁中书能够主持大宋朝政(绝对不是没有可能,像梁中书这样既有才学又有智慧,更兼能够治世的裙带二代大员机会多多),想来按照大名府的治军之范,决不至于让大宋江山(北宋)断送在仅有200万人口的金国铁蹄之下。

指望梁中书这样的人救国,是现存大宋体制下最合适的选择,总比那种梁山式的革命来的顺其自然。

铁血环保

2013-6-3


本文内容于 2013/6/3 14:54:44 被于明209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考证梁中书的官品,在水浒小说中只能从其提携杨志的校场比武看他的大名府厢军治军水平,和他抓捕卢俊义"勾结"梁山案的大名府司法环境,对于北宋末年的地方吏治,治军、司法两方面足以勘察一个军政干部的德才廉基本情况。

首先,对于二品地方大员,能够过问到流配犯杨志这样的事情,相比林冲、武松、宋江流配到目的地后遭遇到的干部级别高出的可不止十万八千里,想必大名府之下也有牢城营,也有管营相公和差拨,无论是作者为了照顾情节而制造的巧合也好,还是为了梁中书有意在囚犯中寻找目标(押送生辰纲之人)也好,梁中书的此行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他行事的作风,他对辖区内行政事务的把握是详细而到位的,至少从勤政层面来说是称职的干部。

书中所表,梁中书听说过丢失花石纲以前的杨志,按照杨志的履历,这个自称三代将门之后的殿司制使军官勉强刚入军官的初级衔,能够为梁中书所知无非基于一点,就是梁中书很留意各级军官的信息,就如本人入伍不满一年的时候晚上站岗遇到大队长查哨,这边“哪一位”刚刚问出口,大队长远远地就喊出了我的名字,这可是辖下四个中队七八百人的上校大队长啊,能够听出一名列兵战士的口音,可见平时跟战士的亲近程度。大宋的殿司禁军(大宋三司禁军是东京皇家卫戌部队之一)是核心部队不假,梁中书能够记得住殿司禁军的一名未曾谋面的排长,可见其用意之深绝非一般。

梁中书有意提拔杨志,作为二品军政大员一句话的事情,何必劳师动众校场比武,可见他仍然看重士气军心,不让别人说的闲话,这是何等的胸襟,比起我们那些14岁参加工作16岁大学毕业25岁当县常委的比比皆是的现象来,梁中书还真的是顾忌民声考虑观瞻的,至少你想获得军衔是要拿出真本事来的,也不必再作此地无银符合程序的表明。

(待续)


6楼新天

这个早有吴闲云大师分析过,听楼主再说一遍也不错。

哈哈,我一看这个中央巡视组前脚到,后脚粮库就着火的报道,第一时间想到的两件事,其中一件也是这个。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