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小喜爱读书(当然了,不是课本),唐诗三百、宋词三百、远去三百,三十六计、三国志如雷贯耳,论语、周易也曾经翻看过,小说更是数不过来。随着我参军入伍,这个爱好也被我带进了部队。

刚开始的时候,由于训练繁忙,加之没有外出的机会,所以只能坐下看看军报,该爱好也就被压抑在了心里。直到2010年五月,我才获得了自己在部队的第一次外出,不过总体来说那次外出有点“亏”——首先,我被几个四川老乡拖进了凉州市场的一家川菜馆(我勒个乖乖,三荤一素一汤干掉了一百一十个大洋);其次,我没有找到这个城市都有的新华书店(后来才知道,我应该多走50米)。第二次外出,我学精了,先从班长口里知道了书店的位置,然后捏着一个锅盔,外加一盒抹(音ma)食就直奔书店。

书店不小,进去就眼花缭乱,本想多买几本,无奈津贴不多,囊中羞涩,还要省下一个月买几包“兰州”的钱和给家里打电话的话费,故也就精挑细选地买了两本过过眼瘾和手瘾:一本是莫言的《十三步》(2010年,莫言还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另一本是韩寒的《光荣日》。部队中休息的时候是无聊的,没有手机和电脑,所以从那时,我便有意无意地开始摘抄里面的经典语段,偶尔也写写书评聊以自慰。

参军的两年间,我共买了五本书:分别是《十三步》、《光荣日》、《省委班子》、《决战朝鲜》和《血战缅甸》。其中,《十三步》和《光荣日》两本,也就是我最初买的两本,在退伍的时候赠送给了一个要好的、转了士官的战友。

提到摘抄的经典语句,其实也是在写上一篇文章——就是关于两片树叶的时候翻看到的。保存的摘录最完好的,便是关于许开祯的《省委班子》。该书以小说的形式讲诉了一些官场之道、处事之道和为人之道,以省委秘书长“普天成”的第三视角围绕工作和生活展开的故事,深度剖析了人的欲望、需求、金钱关、人情关和作者对官场独到的见解。

打开书柜,黑色封皮的《省委班子》正静静地躺在一个醒目的角落,看来我已经很久没有看书了。拿起这本并不薄的书,我打开扉页,一行字映入眼帘:

以书结友,祝红心(当然,这里是我的名字了)军营生活快乐!

许开祯

2011年.春.凉州

有些潦草但不失大气的正楷,这是作者送给那时候还在当兵的我的话。

讲到这里,可能战友们就会想到:肯定是红心穿着军装外出,又恰逢作者在搞签字售书。不,事实上,比那更曲折,而且我还郁闷地连作者的面都没见过。如果真的是签名售书,说不定我还会在多拿上基本作者的其他说,顶多这个月的烟由“如意兰州”变成“紫兰州”或者“蓝兰州”。

那时候,天上下着小雪,老兵退伍了而新兵还未下连,所以,我们就是挂着列兵军衔的上等兵,纠察班的上等兵们也乐得除了站岗和巡逻之外就没有任务了。又恰逢周末,正无聊地和一个河北的战友玩着“当头炮、马先跳、拱一卒子飞一象”,连长捏着几张假条:“红心、子批,今天你俩外出吧。”外套一脱,顺手把快输掉的棋局搅乱(河北的战友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我还穿着部队的绒衣呢,直接套了件便装外套,就算是换好了。

和子批商量了一下,他要去网吧,哎,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不想把两个小时耗在那上面,便就此分道扬镳。在“黄师傅”随便扒拉了两口牛肉面,就坐着那时候才两元的起步价的出租车到了武威的步行街。接下来,便顺理成章地买到了书,也就是《省委班子》。人很多,因为是周末,但没有什么签售活动。我的想法是:没有几个名人愿意来偏远的大西北搞宣传,哪怕它是西凉古城、哪怕它出土过马踏飞燕。

如果你在消磨时间,那么它就会过得很慢,如果你在争分夺秒,那时间就会过得让你疲于奔命。而那时的我,无疑属于后者。两个小时,不长也不短,当我拿着从步行街买的烤红薯、面包圈、骨里香之类的冲回部队时,离到假还有两分钟。

吃的东西很快就被瓜分殆尽,我夹着《省委班子》,回连队包库换军装,路过机关楼时,遇到了死党之一——卫生队的三娃(以前的文章也提到过三娃),他身后还跟着一个我们的同年兵,那是一个新训骨干。我照例和三娃打招呼,他们去的方向是卫生队,也应该是拿药。三娃拿过我的书:“刚外出回来?”我还没来得及回答,那个女兵(其他部队过来的,彼此并不熟)惊讶带点惊喜地问:“你喜欢看这书?”“看介绍还不错,还没来得及看呢。”我如是说。“把书先给我吧,过两天还你,我帮你搞签名,作者是我大姐夫,今天下午就要来的。”我也很高兴,当然答应了。

结果得到的签名更让我惊喜,我想一定是三娃给他们说了我的名字吧。

(我可不是在给这书打广告,不过确实写得不错,很有深度和内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3/6/3 9:07:42 被红心献给党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