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上的第一次航迹[转自陈叔韩将军作品]

“遵照毛主席指示,学会潜艇作战。”——周恩来总理1953年2月14日视察潜艇学习队时的题词。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1954年6月24只这一天,正是在这一天,我人民海军的潜艇上,第一次升起了八一军旗。1954年6月1 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第一支潜艇部队组建成立,这是我海军合成兵种水下力量建设从无到有的零的突破。关于我国潜艇部队的初创,还得从I951年说起。

到玉升店报到


1951年4月初。北京的天气乍暖犹寒,依然是那么干冷干冷的。

那天早上,我刚交完班便接到通知:9点钟去卫生队检查身体。这使我太兴奋了。因为这意味着,可能要派我去学习“真正的海军”了。

我是在一年前组建军委海军时,由陆军从湖南调到北京海军通信集中台來的。和我一起调来的有20多位新报务员。这几个月已经三三两两地调走好几批了。有去广州的, 有去青岛的,也有去大连的。我非常羡慕他们,能向海边靠近,能直接和军舰打交道,能和大海相处是多么的荣幸啊。这次兴许轮到我了。

卫生队架着黑框眼镜的日本军医,为我们仔细地检查着身体。我非常担心我那瘦弱的身躯被他挑出毛病来而被淘汰掉,在量身高的时候,我有意把脖子挺得直直的;在吹肺活量的时候,我把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來;当听诊器碰到我胸前的时候,我的心好像要跳出来一样。日本军医用夹生的汉语笑眯眯地对我说:“小同志,平静些,不要着急。”当我回到电台的时候,已经快下午l点了。

接下來的几天,我的心绪特别不安,不知是怎么熬过來的。

4月上旬的一天上午,报务主任找我谈话。组织决定,调我和另一个报务员老杨同志去学习,并要我们第二天到前门外大栅栏一个叫玉升店的旅店报到。在领导和战友们的殷切勉励下,我依依不舍地告别了这培育过我的温暖的集体。从此,便投身到全新的潜艇部队建设事业之中,并与之结下了终生不解之缘。

虽然到北京快一年了,北京的前门大栅栏也早已听说,但我从来没有去过。从进京开始,领导在多次讲话中一再强调:北京的社会情况复杂,报务员属于机要工作人员,没有事不要上街,外出必须请假,而且一定要两个人以上集体活动。北京的大街,我们平时都很少去“光顾”,更何况前门大栅栏这样热闹的“大世界”呢!我背着背包,顾不得“欣赏”熙熙攘攘的人群和热热闹闹的市面,穿过前门火车站广场,在一个小胡同里,很快找到了报到的地方。

玉升店是个不大的老字号旅店,两层楼房,房子破旧。报到完了,在旅店一间只能放两张床的小屋里,我选了靠窗的一张放好背包,接着來熟悉这里的环境。在小天井里,除了当兵的,没有看见一个老百姓。看来,这个旅店已经被我们这些军人包下來了。旅店的门口,有一个值班员,站在那里值勤。在我报到之前,已经有不少同志早来了。从这些人穿着的各式各样的军装,就可以肯定他们来自各个不同的部队。有穿陆军服的,也有穿海军服的:有穿呢子服的,也有穿布料服装的;有战士服,也有干部服。当时,我们从海军机关来的,还穿的是着两排扣的列宁装呢。


我羡慕地向一个穿着呢水兵服特别显眼的同志走去。一边与他闲侃,一边用手扰摸着他军服上厚茸茸的披肩。我在想,要是能穿上这样的军服,当个潇洒的水兵该多神气啊!

这两天,人越來越多。不断有人来,也有人沮丧着脸扛着背包走。我们吃饭是在旅店对面的小饭馆包伙,我从来没有吃过这样好的伙食,天天顿顿都是下馆子。我不会抽烟,但每天还照发一包恒大牌的香烟,当然就被那些烟瘾大的同志“享受”了。当时,国家经济还十分困难,正面临着抗美援朝的严峻形势,我们却享受着这般待遇,这将预示着什么?我们都在思忖着。肯定,一个新的严峻的使命正在等待着我们呢!

这一天下午,值班员吹哨在旅店的天井集合整队,这些小伙子虽然穿着五花八门的军装,但队伍还是整整齐齐地站了一大片。值班员喊了“立正”的口令,转身向一位个头不高、30来岁长得很壮实的首长敬礼报告。接着,这位首长在队前作简短的讲话。他首先自我介绍:名叫傅继泽,是华东军区海军六舰队的参谋长,奉海军党委和首长的命令,负责带队和大家一起去学习。接着,他介绍其他几位领导和我们见面。最后,对大家提出了搞好团结、遵守纪律、保守秘密、注意安全等几点要求。那时,部队的保密观念可强了。我们虽然已经來了两三天,只知道是参加海军部学习队,至于学什么、在哪里学、什么时候开始学等等都不知道,也都不去打听。今天第一次看到我们的首长,原以为会听到些有关我们学习的事的消息,结果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首长讲完话以后,开始编队。我们整个干部学习队共270多人。在这支队伍里,除了干部,还有许多经过战争锻炼的老兵和一批解放前后及抗美援朝参军的爱国青年学生兵。编队时,除了队部,下面分4个队,我被分到第一队。我还不到18岁,长得瘦小单薄,能和同志们编在一起,成为其中的一员,感到非常的高兴。

编队以后,统一换发了海军的布军装,并开始进行各种准备,这一切迹象说明,我们出发的时间不会很久了。

杨赞援附注:2011年6月和老领导陈叔韩(原潜院院长)通电话,他得知一批潜艇老战友要到大榭聚会,并庆祝252大洋远航35周年。他表示热烈祝贺战友们成功聚会;并让我把他写的回忆252远航文章发到大榭战友之家,作为对252艇老舰员聚会的祝贺,他想念着35年前一同大洋远航的战友们,祝大家身体健康、生活愉快。


夜暗中出航

深海中生活

狂涛中练武

大洋中巡航

我们是人民海军

公海航行任我闯

打碎铁链进大洋

时刻准备打豺狼

———摘自252潜艇《战斗快报》


1976年隆冬,我252潜艇首次突破岛链,进入西太平洋活动。这是潜艇第一次到大洋进行远航训练。作为海军领导机关的工作人员,我很荣幸地随艇出航,为了组织好这次远航,海军,东海舰队,特别是随艇出海的指挥人员和全体艇员,付出了辛勤的劳动。至今,有许多往事,令人难以忘却。

一、军委主席亲自批准潜艇远航计划,还是第一次

经历了“文革”的非常时期以后,军队的工作,在叶帅主持下,很快经过整顿得到了恢复。潜艇部队的战备训练,也逐步走上正轨。完成潜艇训练大纲全部训练科目的潜艇,逐年增多,潜艇部队的远航训练也不断地多了起来。


这一年,在各个舰队上报的潜艇年度训练计划中,都安排了1-2艘潜艇进行远航训练。其中,东海舰队一项关于组织1艘潜艇突破岛链、进入西太平洋活动的计划,引起了海军机关有关业务部门的很大兴趣,海军作战和军训部门都积极赞同。因为潜艇本来就是能深入大洋在“敌后”作战的兵力。但是,多年以来,潜艇的训练都在离我基地不远的大陆架范围内活动。海军有人把潜艇的活动戏称为“白天在老虎头(指榆林的虎头岭),晚上在老虎尾(指旅顺的老虎尾),成天就离不开老虎身子打转转。”潜艇部队的同志,早就憋了一股劲,希望能早一天到太平洋上去闯一闯。有人说,大路朝天,还各人走半边哩!大洋姓“公”,我们泱泱海洋大国,不能整天只看着那些超级大国在大洋里摇来晃去,我们理应去得的。进大洋的第一步,迟早要迈出去,既然部队有这个积极性,我们就应当全力支持。


海军杨国宇参谋长、张序三副参谋长都是很有开拓精神的首长,当训练和作战部门向他们汇报潜艇到大洋训练计划的时候,首先得到了他们的支持。海军周仁杰和高振家两位副司令员也对潜艇远航计划抓得很紧。近年来,潜艇部队的远航训练能够出现这样好的形势,与首长们积极的倡导与支持是分不开的。有了海军首长的明确态度,我们机关就必须贯彻首长的意图,把这件事尽快促成。这样,以海军名义组织潜艇出岛链的远航计划,就在上半年上报到了总部机关。在人民海军的历史上,这是舰艇第一次进入太平洋活动,万事总是开头难啊!


总参谋部机关接到海军的报告以后,非常重视,也非常谨慎。总部有关机关的领导把我们找去,详细听取了汇报,认真审查了计划,研究了可能出现的问题以及需要采取的措施。为了慎重,他们还与国务院有关部门取得联系,研究了诸如潜艇万一发生意外情况,涉外问题的处理办法;我远洋航运对潜艇航行海区可能给予的支援;海洋调查船的佯动和支援等等。总部机关积极的态度和卓有成效的工作,对促成潜艇的远航,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他们严谨的工作作风,也值得我们学习。..:


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们与总部机关保持着密切的专线联系。总部机关部门的领导同意了,总参谋长同意并上报了军委,……这一个个信息表明,这次远航将会变成现实。 为了使部队预先有所准备,9月,我们向东海舰队下达了预先号令。


12月里的某一天,我们接到到通报,潜艇的远航计划已经主持军委工作的叶帅批准并报军-委-主-席-华-国-锋同志,华国锋圈阅同意,并批示.“精心组织,精心指挥。”我们及时传达了军委主席的决心。军委主席亲自批准潜艇远航计划,这还是第一次。我们和部队的同志们—样,都受到很大鼓舞。海军首长专门主持召开了由有关机关和部门的同志参加的工作会议,决定成立工作组,到东海舰队和舰队机关一起,进行现场办公,帮助部队做好出航前的准备工作,并且检查出航情况。

本文内容于 2013/6/2 21:30:10 被东岙小兵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