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60年祭

独孤大虾 收藏 5 214


一 1945-1950年的世界

关于朝鲜战争的话题要从世界说起,这主要是基于这样一个简单的国际关系法则:在国际政治中,小国,尤其是夹在大国利益冲突之中的小国,从根本上说是不能决定其命运的,它们只是大国之间游戏博弈的筹码;它们当然也没有自己独立的外交政策。朝鲜——如果它可以被看作是一个国家(偶对于朝鲜是否一个“国家”或“处于分裂状态的国家”的说法深表怀疑。因为从“朝鲜”的历史上看,有史可据的朝鲜历史,其分裂的时间远远长于统一的时间。这便譬如说一个瓶子,如果里面只装了三分之一的水,你说瓶子里装的到底是水还是空气?或许说装的是空气更确切些。因此,笔者以为,作为一个地理名词,“朝鲜”还说得过去,但作为国家,所谓“朝鲜”根本就是一个伪名词)——的命运,就是对这一国际关系法则的最好诠释。而我们理解朝鲜战争的关键,就在于紧紧抓住这两个庞然大物,而对于其它因素尽量忽略不计。

1945-1950年的世界,更确切地说包括之后很多年的世界,是由第二次世界大战及期间的几次重要会议,尤其是雅尔塔会议决定的。在那次会议上,两三个大人物通过阳谋或阴谋,在地图上轻轻一划,全新的世界格局就出现了。当然,这也同时种下了它们对抗斗争的种子。这期间的世界上主要有两个演员,美国和苏联;其它都是一些重要或不重要的配角。供这两个演员表演的主要舞台是在亚欧大陆,而重点又是在欧洲。两个超级大国围绕着欧洲在政治、经济、军事等各个方面展开全方位、激烈的争夺,寸步不让。

美国方面。由于战后欧洲经济几近崩溃,政治动荡,共产主义思潮有了巨大的市场,于是美国政府给予欧洲各国,尤其对抗前沿各国民主力量予强力支持。最典型的如1947年,为防止希腊、土耳其的所谓共产化,美国对这两个国家给予了有效的支持。

拯救欧洲的经济对于稳定民主政治是决定性的。1947年6月5日,美国国务卿乔治•马歇尔在哈佛大学发表演说首先提出援助欧洲经济复兴的方案,就是后来被称为马歇尔计划。这对于西欧各国经济在二战的废墟上迅速恢复起来,或许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当然,这里最极端的例子就是,1948年6月,苏联人制造第一次柏林危机,切断了西柏林所有的陆路和水运通道。美国为显示支持西柏林这一民主的桥头堡的决心,不惜用飞机空运包括煤炭在内的各种生产生活物资。

对欧洲民主国家的最重要的支持体现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建立。1949年4月4日,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比利时、丹麦、挪威、冰岛、葡萄牙和意大利等12国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签订了北大西洋公约。美国与西欧各国建立了集体安全机制,从而向西欧各国提供安全保证。

在苏联方面,斯大林早在1945年4月对铁托就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这次战争与过去不同;无论谁占领了土地,也就在那里强加他自己的社会制度。不可能有别的情况。”尽管战后东欧各国的共产党势力普遍并不占优,但这并不妨碍苏联帮助它们进化到社会主义制度。最典型的例子是匈牙利,1945年11月,带有资产阶级性质的小农党在战后第一次议会选举中获胜。匈牙利随后于1946年2月废除帝制,成立共和国。但1947年春,小农党就被诬指试图颠覆自己的政府,遭到大规模清洗。到了是年8月的议会选举后,共产党就成功上台执政了。善于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斯大林同志还不忘给这些新的共产党国家定性:人民民主专政。

美国人用马歇尔计划来复兴西欧,苏联也不忘成立一个经济互助委员会。苏联式的由国家严格控制的计划经济体系向其新的势力范围得以延伸。

军事上的结盟与控制对于势力范围的巩固是至关重要的。很显然,这一点伴随着二战时苏联红军开进东欧各国的土地就已经完成。后来在1955年5月通过在波兰首都华沙签署的《友好互助合作条约》补办了法律手续。

这个时期的世界,用两个大人物分别在不同场合的先后两次演讲时的宣言,得以清晰准确地概括。先是1946年2月9日斯大林在莫斯科选民大会突然发表的公开演讲中宣称:共产主义同资本主义是互不相容的,另一场战争不可避免。(斯大林随后对其亲信莫洛托夫进一步解释了他的战争论:“第一次世界大战把一个国家从资本主义的奴役之下解放了出来,第二次世界大战建立了社会主义体系,而第三次世界大战会永远地消灭帝国主义。”“我们要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并结束它。”)随即英国前首相邱吉尔在3月5日对其前合作伙伴的震惊世界的言论予以回应:从波罗的海斯德丁到亚德里亚海边的里雅斯特,一幅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已经降落下来了。或许邱吉尔的演说比斯大林更富有煽动性和感染力,我们所知道的历史是:不堪日不落帝国衰亡的邱吉尔的“铁幕”演讲,拉开了冷战的帷幕。

一切迹象都表明,朝鲜半岛在国际政治中的地位,就如同它在世界地图上一样,都只是一个小不点,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它。

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分别属于美国和苏联的势力范围。

这一时间的世界格局中有一个重要的变量,那就是中国。鉴于中国的重要性,我们下面有一节专门讨论。

二 朝鲜半岛上的双重矛盾

尽管并不为世界所知,但是战后在朝鲜半岛上还是发生了很多故事。

朝鲜的命运被一条三八线决定了。(关于三八线的由来,有不同版本的诸多解释。不过笔者以为这些根本就不重要,因为当罗斯福与斯大林在雅尔塔会议上划分世界的时候,就如同两个大户谈生意,他们批发的都是大件,朝鲜或许连个添头都算不上。三八线与三七线或三九线根本就没有区别)还是在第二此世界大战未结束时,当时作为雅尔塔交易的一部分,美国同意苏联在欧洲战事结束后进入中国东北和朝鲜北部,打击那里的日寇。于是战争结束后,美苏就分别以三八线占领了朝鲜南北方。他们随后在1948年先后成立了亲自己的政府。

北朝鲜的领袖金日成,是一位充满了人造传奇色彩的人物。这位在1945年还只是苏联远东军第88特别旅的中尉军官,被塑造为朝鲜人民的民族英雄和领袖,并随即取得了在北朝鲜的代理统治权。在它的强有力的领导和苏联的大力支援下,加之日占时期朝鲜北方的经济、人口实力都远远超过南部,北朝鲜的经济、军事实力都迅速壮大起来。

而由李承晚任总统的南韩,情况则要糟糕的多,尽管李承晚已经当了近二十年于1919年成立的大韩民国上海临时政府的总统,但很明显,他治理国家的能力却非常有限。而且刚刚获得了解放的南韩人似乎醉心于享受他们的自由,战后南韩一度出现了超过70个政党或政治团体。对政治权力的角逐也妨碍了南韩在其它方面的回复。

(偶记得当初有一本重要的参考书,书名是《朝鲜战争史料汇编》,由日本二战史委员会编写,中文翻译者国防大学出版社也认可其史料的权威性。其中有一表格,详细列出并对比了朝鲜战争爆发前,北南双方的军事,经济,人口,武器装备等的情况,从中看出了北方对南方的绝对优势)

我们今天已经知道了,作为两个独裁者,对权力的追逐,必然使得李承晚和金日成都想把朝鲜统一在自己的旗帜下。但李更多的是幻想,而金则已经磨刀霍霍了。

这里有一个重要的背景必须交代。美国战后对于南韩的若即若离的态度,似乎传递了错误的信息,进而促成了战争的爆发。由于刚刚被蒋介石伤透了心,南韩政府又如此无能,作为有着全球战略的国家,为维护其全球霸权,美国政府试图整合其对远东地区共产主义势力防御的链条。于是一度抛出过南韩无用论的调子。1950年1月,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在华盛顿全国新闻俱乐部发表演说,其中讲到“美国在远东的防线是从阿留申群岛经日本、琉球群岛到菲律宾。”这其中略去了朝鲜半岛和台湾。美国人暗示不需要南韩,斯大林当然乐意叼这根骨头。(这一时期美国的东亚政策似乎混乱而没有头绪,因为也是在这个月的26日,美韩签署了共同防御条约,通过条约,美国又承诺要保护南韩)

但无论如何,美国人并没有明白无误地告知苏联:“我们想要从南韩撤退了,你过来拿吧”。而且从全球战略的层面上看,朝鲜半岛是美苏争霸,而且是直接对抗,在远东的最前线。这就是朝鲜半岛上的第一重矛盾。

朝鲜半岛上的第二重矛盾,乃其地理位置天然所致。作为中国大陆向东方海洋自然延伸的部分,历史上朝鲜一直是海洋敌人向中国进犯的重要通道和跳板之一。幕府时代的丰臣秀吉,1894年以来的历次侵华战争,日本都曾借道朝鲜侵略或试图侵略中国。而且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大国,中国需要有自己的战略缓冲带。任何对自己近邻的侵略,都不能不被视为对中国国家安全与利益的挑战。用朱德后来的话说,这叫“唇亡齿寒”。

因此,此时的朝鲜还潜伏着另一矛盾,即新生的中国与它刚刚结识的敌人,美国的矛盾。正是这后一矛盾,才使得本来是应该发生在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龙虎斗,被转化成了中美之间的厮杀。

三 别了,司徒雷登

有鉴于前述朝鲜半岛上潜伏着中美之间的矛盾,这里很有必要回顾一下这一时期中美关系的变化。

从1945-1950年,中美关系经历了一次剧烈的变动,而这一切,都因为中国历史的剧烈变动。

1949年,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力量,决定性地击败了美国支持的蒋介石政府。是年8月5日,美国国务院发表了中美关系的白皮书,为其对华政策的失败做辩护,围绕对这份白皮书及艾奇逊关于白皮书致杜鲁门总统的一封信的一系列言词激烈的批判,(毛泽东此时先后写下了《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别了,司徒雷登》《“友谊”,还是侵略?》《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唯心历史观的破产》等雄文,中国共产党的官方媒体及喉舌也大量刊文讨论)中国共产党实际上提出了它执政以后全新的对美外交政策。这一政策用毛泽东的话来说,就是“别了,司徒雷登”

在毛泽东作为有着强烈民族自尊心和历史责任感的领袖,毛泽东已经超越了时空。在他看来,美国支持国民党政府打内战,绝对不是简单的党派利益之间的冲突。这是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帝国主义强加给中国人民灾难的一部分,(我们都还清楚地记得,在稍后给人民英雄纪念碑撰写的碑文上,毛不但缅怀了30年以来和他一起打江山所牺牲的战友,而且一直上溯到了1840年)当中国革命即将取得全面的胜利,也该是全面清算帝国主义的时候了。所谓“别了,司徒雷登”,其实也就是“别了,帝国主义”。

因此,我们可以理解毛在那一历史转折点的激愤,我们也不得不承认,或许与司徒雷登告别就是那一刻中国外交的必然选择。尽管,它并非理性。

但是,与司徒雷登告别并不是中国新的外交政策的全部,更重要的还在后面,那就是“打扫干净房子,重新迎接客人”,“一边倒”。

如果与司徒雷登告别是中国外交的必然,但向苏联一边倒却决非如此。因为毛泽东比任何人都清楚,俄国无论是在沙皇时代,还是布尔什维克时代,都没有停止过对中国的侵略;苏联对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和毛泽东本人也有过巨大的危害;而且就在此前不久,当4月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狮虎视长江,解放全中国已势不可挡之时,苏联还在脚踏两只船,试图让中国划江而治。还有,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当毛泽东尽其喜怒笑骂之能事,极意奚落美国人之际,司徒雷登毕竟还呆在南京,想要“开张新铺”;但他的那位敞开怀抱想要迎接的客人,则干脆跟着国民政府一起跑到广州去了,根本还不想见那位新主人。

现在想要给中国这一转折时期的外交以合理的解释,是非常困难的,而且本文也意不在此。我们只能把它作为一个事实来接受:中国向苏联一面倒了。

在外交战略上,英国人有一句名言: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永远不变的只有国家利益。同样道理,我们也可以这样说:没有绝对的朋友,也没有绝对的敌人,绝对不变的只有国家利益。当中国为自己制造了一个绝对的敌人,同时又自以为认了一个绝对的朋友的时候,中国注定要为此付出代价;而且就在眼前:当1950年10月麦克阿瑟向北朝鲜,也就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发动攻击是,中国就要替它顶着。

四 1950年6月25日

其实,从1948年起,尤其1950年春季以后,北南双方就在三八线附近多次发生摩擦,规模从团级到师级不等。但大规模全面战争的爆发,却是在1950年6月25日的拂晓。

谁先动的手?双方各执一词,指责对方,直到现在也没有改口。南韩方面罗列了大量事实指责北朝鲜应对此负责。而北朝鲜则以其一贯的不屑态度坚称,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下,李伪军首先向北朝鲜全面入侵。然后金日成将军命令朝鲜人民军全力反击。

到了今天,50多年已经过去了,只要智力正常的人,只要稍微分析一下相关事实,恐怕都会很容易地得出自己的结论。即便如北朝鲜所辩称,战争是由南韩挑起的。但刚刚开始第一天,人民军就在金将军的指挥下全面反攻了;而且第三天,即27日人民军即攻陷汉城。哪有战争的挑起一方如此不堪一击的?

我们认定的事实是:北朝鲜军队有准备的首先发动了全面进攻。

我们一再强调,金日成没有能力决定其命运。从苏联对北朝鲜军队全面的武装及巨大的政治影响力来看,6月25日进攻的命令,即使不是下达自莫斯科,也至少得到了那里的默许或认可。

我们现在所关心的是,在这一重大事变过程中,中国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假如说中国事先并不知道,只是后来被动地接受,则我们就可以断定:苏联指使北朝鲜向南韩,也就是美国的势力范围发动进攻;等到美国人找上门来的时候,却把所有的灾难都推到中国头上。对中国来说,这是一场被人转嫁的战争。但如果说中国事先已经知道,甚或某种程度上已经参与了,则我们不得不承认,对一个刚刚平息了多年战乱,急需和平稳定的贫苦的国家,且还有自己的内战没有彻底结束(台湾),又把自己卷入了一场超级大国的龙虎斗,是极不明知的。这也充分说明了刚刚诞生的中国在外交与处理国际事务方面是多么地幼稚。

兹事体大,鉴于中国方面还没有任何公开的史料予以证实或否认,我们现在还不敢得出任何结论;但美韩方面的公开史料,尤其苏联破产后,俄国新近公开了许多相关朝鲜战争的史料,却让我们看到了许多原本非常不愿意看到的。这些档案显示,中国不但在战前已得知北朝鲜准备进攻,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事先卷入了这场冲突中。

例如,至少在1950年5月,即战争爆发前一个月,金日成访问中国时,就曾与毛详细讨论过作战计划并争得毛的支持。甚至有公开档案称,1949年7月至次年4月,毛把四野朝鲜族部队四万多人整建制拨给朝鲜,并使之成了人民军的主力,占其部队总数的三分之一。当然这些人后来的命运也是最悲惨的。如果他们能够战死在随后的这场战争中,那是他们的福分;因为幸存下来的,尤其其中高级将领,无一例外地遭到了金日成的清洗。

但是,不!我们宁可相信事实的真相并不象俄国人新近公布的档案说的那样。我们宁可相信中国在这场战争中本来是无辜的。


五 战争是战争的继续

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一书中开篇写道:战争无非是战争通过另一种方式的继续。这话说的太透彻了。但是这位德国佬忘了再补充上一句,那就是,战争一旦开始,战争就会成为战争本身的继续;尤其是在战争的背后有许多政治的时候。朝鲜战争后来的扩大,完全证实了这一点。

北朝鲜军队如秋风扫落叶般向南疾驰,无能的南韩军队,节节败退。尽管战争爆发的当天,联合国安理会就应美国政府要求紧急通过决议,要求北朝鲜军队立即撤回“三八线”。而且杜鲁门总统当天命令:1、麦克阿瑟以所有能动用的全部武器弹药供应韩国部队;2、美国第七舰队开进台湾海峡,阻止大陆对台湾以及台湾对大陆的任何进攻。到27日汉城失守时,联合国安理会又通过决议:“必须用紧急的军事措施来恢复国际和平与安全”。而且美国通过联合国为自己授权组织一支“联合国军”(7月8日,杜鲁门任命美国驻远东军司令官麦克阿瑟担任“联合国军”总司令的职务,“联合国军”正式建立),干预这场战争。但很明显,这些有限的措施对于阻止北军的推进没有起到任何实质的影响。到7月底,人民军已控制了除半岛南断釜山等有限地区外的几乎整个朝鲜半岛。但其损失也近40%。“联合国军”地面部队司令沃克将军终于守住了釜山地区。战争就此陷入了短暂的胶着状态。

形势急转直下。9月15日,麦克阿瑟指挥美军在朝鲜中部距汉城仅40公里的仁川登陆。28日攻陷汉城并切断了深入南方的人民军的补给线,随后对其大部予以包围歼灭。战争很快回到了开战前的状态。接下来几天美国人的动向对战争的整个态势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原来当初美国人通过联合国为自己授权干预的时候。它只是要求恢复南韩的控制区,即“联合国军”的使命仅限三八线以南。但很显然,联合国在这里只不过起到了一条下水道的作用:它先是吸纳美国人的要求,为其干预授以合法性的外衣;但当美国人的目的达到后,联合国的决议就很快被排泄掉了。美国决策层在经过短暂而又激烈的争论后,由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雷向麦克阿瑟下达命令:摧毁北朝鲜的武装力量,可能的话在朝鲜建立统一的民主国家。为达此目的,你可以指挥在朝鲜的三八线以北进行地面作战。而这位武夫,他的生命的全部意义与价值都只在战场上向敌人发动进攻,得到命令后自然欣喜若狂:我认为整个朝鲜都将是我用武之地!

于是,中国界入与否,便被严峻地摆在了决策者的桌面上。

今天,随着越来越多的关于这场战争的事实与真相的揭露,人们关于中国是否应该出兵的争议也越来越大。但是,愚意以为,当中国选择了与美国成为不共戴天的仇人的时候,而这个敌人又把刺刀架到了我们的家门口。就如上述第三节我们所分析的那样,朝鲜半岛上所暗含的这第二层矛盾;以及它对中国的战略缓冲作用,使得无论如何,中国的界入都将成为必然。

在中国决策出兵的过程中,还有许多细节和曲折的故事。首先是决策层有着非常大的争议;其中绝大部分都反对出兵,毛泽东后来回忆说,支持出兵的只有“一个半”。(除了他自己外,那半个大概就是持“唇亡齿寒”论的朱德吧)然后在这一过程,斯大林一直引诱中国,只要中国出动地面部队,苏联将提供空中力量的支持。于是中国决策层于10月5日决策出兵。但当10月9日,毛派周恩来与林彪见斯大林时,斯大林却变卦了(其实说变卦并不准确,因为这个骗子根本就没有准备出动空军,他的此前的种种许诺只不过是引诱中国的把戏吧了):他的空军至少还要两个月才能准备好。于是毛随即电令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出兵命令暂停执行。然后还有一次反复,但最终还是决定中国人民志愿军10月19日出兵朝鲜。

以后的故事曲折而又复杂,中国人民志愿军尤其堪称军人楷模。在战争的第一阶段,从1950年10月出兵到次年6月,双方共有五次你来我往的大规模运动战。经过这些激烈的厮杀,战线被基本上稳定在1950年6月战争爆发前的状况。当双方认识到谁也无法彻底击败对手后,战争就相持的阵地战阶段,即所谓的边打边谈判。直到最后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签订。

六 不对称战争

说这是一场不对称战争,其实不仅指双方在武器装备、物资损失与消耗、以及人员伤亡方面的不对称。尽管这一切都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是因为在决策方面的不对称。对于战争的一方美国人来说,无论吃了亏还是占了便宜,那都是美国人自己的选择。但是对中国来说,如同我们在上一节所看到的那样,在整个的决策过程,都有一只老狐狸站在高处牵着我们的鼻子走。而中国则是无可奈何地,一步一步地走进老狐狸为我们设计的圈套。

厮杀双方所站的高度也是不对称的。作为一个有着全球战略的超级大国美国来说,朝鲜始终只是它的全球战略的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它只是用很有限的精力关注于朝鲜战争。1950年12月下旬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明确了美国的国策:“最大的危险仍在欧洲。美国必须在那里部署大量军事力量,并鼓励北约盟国也采取同样的做法。美国决不可陷入亚洲一场持久战,消耗掉原应部署在欧洲的军事力量。这很可能正是克里姆林宫所希望的。” 换句话说,即使在与中国激烈厮杀的过程中,美国也不以中国为对手。但是在那个时候,朝鲜,或者更确切地说是美国,就是中国的全部。

由于所站的高度不对称,使得双方对这场战争的态度也是不对称的。当朝鲜战争进入相持阶段以后,美国人普遍的态度是,为了遥远的朝鲜的几座山头而进行的战斗是毫无意义的。但是,我们中国却始终是热血沸腾的。后来的许多电影或文学作品,例如著名电影《上甘岭》,都毫不保留地表达了中国人对朝鲜的山山水水的无比热情。

当然,我们都记得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奥马尔.布莱德雷将军的那句名言:“朝鲜战争是美国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与错误的敌人进行的一场错误的战争。”那么,谁是美国正确的敌人?毫无疑问,苏联。那么,中国又为何为替美国正确的敌人去打这场本属于它们的战争?

七 中国,不知胜利为何

我们说朝鲜战争是一场不对称战争,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对中国来说,它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一场无论如何也打不赢的战争。

这里还是要回到克劳塞维茨的那句名言: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我们不妨稍做推论:战争是政治的继续;那么反过来说,如果政治不需要向战争的方向继续,那么战争无论如何也不会属于那个政治。

朝鲜战争之对于中国正是如此。我们在此已勿须列出中国完全不需要这场战争的理由。但中国还是大规模地卷入了这场战争。那么,什么是中国的胜利呢?或者中国的目标又是什么呢?还是在第一阶段的二次战役的时候,志愿军赢得了整个战争期间最好的态势,重新占领了汉城,并把美军赶回了三七线。(时在1950年底)此时,苏联驻北朝鲜大使史蒂科夫出来“鼓励”彭德怀说:“把美国人赶下海去!”

我们对于俄国人的用心深表怀疑。因为正在此时,苏联驻日本东京处代表基斯连科(相当于驻日大使,因为此时日苏尚未正式建交)向美国驻日代表,明确:苏联现在没有,将来也不好向朝鲜派出军队,除非苏联本土遭到侵犯。请注意。由于在1950年2月14日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中规定,缔约的任何一方遭到第三方侵略,对方都有给予包括军事援助在内的一切支援的义务。换句话说,如果美国人侵入了中国本土,则苏联有义务给予军事援助。但从基斯连科向美国人的表态来看,如果美国把战争扩大到中国,那么苏联还是会袖手旁观,就让中国自作自受去吧!所谓《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就如同他以前和日本等国签署的一切条约一样,都只是废纸一张。老毛子一方面鼓动中国,另一方面又向美国人承诺;看来,苏联是在火上浇油了。(由于这一证据非常重要,偶当初做此文时至少有两处对证,但非常遗憾,现在都已不记得了)

但是,即便如苏联人所说的那样,把美国人都赶下海去喂鱼虾,中国又能得到什么呢?

或许我们将赢得战争,但我们终将失去一切!

无论如何,停战协定还是签订了。但这不是我们能够玩的游戏。对中国来说,战争结束了,我们的事也就没了。最晚到1958年,中国人民志愿军一无所获地撤离了朝鲜。但对苏联来说,战争结束了,它的事就来了。战后,苏联很快恢复了它在北朝鲜的特殊影响和利益。后来这种特殊利益通过60年代初(此时苏联正与中国翻脸)的两个双边条约《通商航海条约》和《友好互助合作条约》得以法律形势的确认。

战争让中国失去了与西方国家,尤其美国改善关系和建立外交的机会,也让更加贫弱的中国在战后进一步依靠苏联的经济援助。于是苏联的政治和军事要求随之而来。赫鲁晓夫在1958年提出在中国为苏联海军修建港口和雷达站的要求。把独立自主看的比生命还重要的中国,自然不能答应。于是,苏联就卡我们的脖子:1960年,苏联撕毁两国签署的一切合作协定,撤走专家,逼还借债(绝大部分都是在那场为了他们的朝鲜战争中借的)让正在遭受空前人祸的中国雪上加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