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军艇曾多次越界抓扣中国渔民 丹东公司帮收赎金

wb1951 收藏 2 452

朝鲜军艇曾多次越界抓扣中国渔民 丹东公司帮收赎金

5月23日,在丹东东港附近的鸭绿江支流处,不少渔船都悬挂了中国与朝鲜的两国国旗。

朝鲜军艇曾多次越界抓扣中国渔民 丹东公司帮收赎金

“辽普渔25222”被朝鲜方面拦截地点

原标题:危险的东经124度

公开报道显示,近年来,邻近东经124度的黄海海域频繁发生中国渔船被朝鲜方面扣押的事件。中国渔民广泛认为,该经度是中朝在黄海海域的边界线,但却无法在公开文件中查到。

在这片“灰色”的海域上,每年春、秋两季的捕捞季节,中国渔民撒网捕鱼之时,又面临被架着机枪的朝鲜巡逻艇“劫持”的危险。

结局不都那么美好

5月21日凌晨,渔船“辽普渔25222”驶离朝鲜海域,,重回海上作业。而恰好在一年前,也就是去年5月21日的下午,在大连市大李家军港,3艘被朝鲜扣押的渔船停靠码头,。

这两起事件均通过微博披露得以解决,往事似乎是在重演。

但据京华时报记者调查,仅发生在今年的中国渔船被朝方扣押事件就至少还有两起,最后均以交“罚金”了结,事主虽有报警,但官方并未公开案件的经过和调查结果。

未公开的海上劫案

这是一起未公开的海上“绑架案”。时间是5月2日,地点在东经123度54分,北纬38度15分的黄海海域。

早上7点左右,木船“辽丹渔25395”正在起网,船主兼船长于明龙突然吃惊地看到,一艘开足马力的“高丽艇”(当地渔民对朝鲜巡逻艇的称谓)劈波斩浪,直奔他的船而来。

附近还有五六条结伴作业的渔船,见状都向西疾驰。于明龙的船只有300马力,跑不过巡逻艇。在123度53分的位置,尾部架着两挺机枪的“高丽艇”逼停了木船。巡逻艇上共有13人,两名手持半自动步枪的军人率先登船,另一些人手持一米长的大棒紧随。

“朝鲜人上来就是拳打脚踢,他们把6名船员赶进小舱,把盖子盖上。”怕挨打的于明龙跳了海,后被朝鲜人拎上了巡逻艇。

当中国海警的巡逻艇赶到事发海域时,已是在4个多小时后。于明龙的船过了东经124度,后来停靠在朝鲜的椒岛。

接下来的几天,于明龙被逼着写口供。“他们让我写,是在东经124度00分抓到的我。我没写,我说‘我根本没越界,是你错了’。他们就打我的头。”最后,于明龙同意签在123度59分被抓。

签字之后,朝方翻译告诉于明龙,要罚款20万元人民币,于明龙拒绝出钱,对方讨价还价,从18万元谈到16万元和15万元。

5月5日下午2点左右,一条中国渔船带着于明龙家委托的15万元“罚金”来到朝鲜海域。收到赎金之后,朝方释放了于明龙和他的船员。

被劫事件密集上演

在邻近东经124度的黄海海域,于明龙的遭遇在中国船主身上密集上演。

去年5月8日凌晨,大连船主张德昌、孙财辉等人的3艘渔船在东经123度57分,北纬38度05分捕鱼时被不明身份的朝鲜武装人员控制,3艘船连同船上的28名船员被扣,朝方索要每艘船40万元的赎金,并威胁限期不交就把船“处理掉”。

张德昌不肯吃哑巴亏。他连同其他两位船主,先后联系大连和沈阳的媒体,但“没人敢管”。扣船后第九天的上午,张德昌在腾讯微博上披露此事,舆论哗然。此后,中国官方向朝方交涉。5月21日,3艘船脱险归国。

在于明龙遭劫前10天,即今年4月22日早上5点,丹东的渔船“丹渔捕3059”在北纬38度24分、东经123度53分作业时,也遭遇朝鲜巡逻艇。

“丹渔捕3059”船主柳福春说,他的船被带到朝鲜的席岛上,此地距设有朝鲜西海舰队司令部的南浦市不远。他的船上存有卖蟹的21.5万元现金,被朝方搜刮一空。4月23日,一名朝方官员告知柳福春,因越界要罚他12万。最终,柳福春被迫在越界承认书上签字,朝方拒绝归还多“罚”的9.5万元。

于明龙获释的5月5日当天晚上11点多,大连船主于学君和他的“辽普渔25222”失去联系。消失之前一个小时,这艘船的位置是东经123度53分、北纬38度18分。

事后,“辽普渔25222”被证实遭朝方扣押。对方起初索取120万赎金,后降到60万元。

□揭秘

赎船引出的神秘公司

在同一片海域上生存,这些倒霉的船主命运原本就有交集。在成为难友之前,他们有的相互磕碰过,有的则是熟识的好友。

于明龙记得,5月1日,他遭遇“高丽艇”的前一天,于学君的船用拖网捕鱼时,挂起他下在海底捕蟹的钉子网,他开船追赶对方,没追上。

而于学君则与大连船主张德昌、孙财辉等人是老朋友。发微博之举,即是后者的建议。他效仿张德昌,将扣船的遭遇披露在腾讯微博上,最终引发中国外交部门向朝方交涉。3天后的5月21日凌晨,朝方释放“辽普渔25222”,一船16人脱险。

利用社交媒体影响舆论,张德昌、于学君等人在拒交赎金的前提下,人船安全获释。这一结果令于明龙艳羡,但对亲历者而言,却是万般无奈的选择。

张德昌回忆,去年,朝方向3位船主提供了一个手机号,要求将赎金打给对方。这个手机号是丹东的,但到后来,张德昌等人未能联系上对方,号码也变成空号。

对于其中详情,张德昌三缄其口,知情者却道出一些曲折。据透露,张德昌等人当时赶到丹东,寻找与朝鲜军方相熟者做中间人调解,但对方并不肯帮忙。知情者指出,对方的身份即是“帮艇”公司老板。

劫案背后的帮艇江湖

“帮艇”,系丹东境内的俗语:帮的本意是傍,艇则指的是朝鲜的巡逻艇。从事渔业30多年的于明龙告诉记者,20多年前,丹东渔民会去朝鲜海域偷渔。到了10多年前,为朝方代理“帮艇”生意的中间人出现,去朝鲜海域打一天渔,要向“帮艇”老板交两三百元。

随着中国海域渔业资源的枯竭,到朝鲜海域打鱼的“帮艇”渔民渐多。按月、按季度代理已成为主流,其价格也水涨船高,捕一次为2500元左右,一张月票价格为5万至6万元,一张季票则高达25万元左右。“有年春季,一个老板搞竞争,价格杠到了28万元。”于明龙说,如果运气好,一个月能赚二三十万。

东港当地人介绍,目前成规模的帮艇公司有3家,分别为朝方代理不同的海域。其中两家独大,一个叫宋老六,另一人叫杨传革,各代理数百条渔船。据介绍,一个叫老森保的人曾是帮艇老板,颇有势力,但去年收钱之后,意外无法获得代理,不但遭讨债者追逐,其旗下的客户也流向宋、杨二人。

“帮艇”虽有风险,但也不是想“帮”就能“帮”的。“名额有限,想帮还得托关系打点,”于明龙说,他今年就没帮上。

5月23日,京华时报记者在东港市的多个码头看到,有的渔船只挂中国国旗,有的则同时插上朝鲜国旗。据介绍,挂朝鲜旗的即属“帮艇”,船主持有专门的许可证,可以跨越东经124度,进入朝鲜海域的特定区域作业,在遇到巡逻艇盘查时出示证件即过关。

帮艇公司获官方认可

实际上,“帮艇”公司早被官方认可。2010年4月,中国远洋渔业协会与朝鲜共同捕捞协会签署《朝鲜东部海域捕捞合作协议》。“帮艇”公司实为“中朝海上联合捕捞项目”的参与者。

环球时报的报道称,此次船只被扣的椒岛,是朝鲜西部较大的岛屿,岛上的驻军“在朝鲜有相当的分量”。多名遭过劫的船主讲述,编号为189的朝鲜巡逻艇,曾多次扣押中国渔船。坊间传闻,189艇是中国的退役艇,系帮艇公司向扣船者提供。

于明龙告诉记者,其船只被朝方扣押后,家属托人找过“帮艇”公司,试图私下和解,但遭到“帮艇”老板的拒绝,理由是他们“报了官”。

于学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朝方曾要求他联系丹东一家公司,向其支付费用,才能释放船只和船员。但他强调,他不清楚该公司的名字,因为拒绝交钱,对方也没有给出账号。

于明龙告诉记者,他交赎金的方式,即是委托认识的“帮艇”船主,带钱进入朝鲜海域,交给接头的朝鲜人。

□聚焦

海上边界到底在哪

悬在船主们心头难解的是海界线问题。大连船主孙财辉的办公室里,墙上悬挂着一张渔业作业地图。孙财辉说,他每次出海前,他都要向船长强调,东经124度以东是禁区。

然而,这条分界线的存在却疑云重重。据南方周末报道,多名研究中朝关系的学者表示,在目前公开的官方文件中,找不到中国与朝鲜海上的边界,在以往公开的边界谈判记录中,也有部分边界坐标点没有公开。哪里是朝鲜的专属经济区,哪里是中朝渔民共同分享海洋资源的海域,这些都不为民间所知。

柳福春向记者回忆,他参加过1990年代丹东官方组织的渔民教育大会,边防人员强调:中朝海洋边界线在东经124度00分。但此次被扣期间,柳福春以“东经124度是中朝海洋分界线”为由反驳朝鲜官员时,对方居然称,“东经123度22分”才是分界线。

频繁发生的扣船事件显示出朝方咄咄逼人的态势:扣船地点从东经123度59分,逐渐向53分甚至离中国更近的海域“进逼”。

柳福春告诉京华时报记者,船被扣时,他的GPS定位仪一直没关过,脱险回国后,他把定位仪交给边防派出所。“但直到现在调查结果也没出来。希望官方尽快出一个说法,我到底有没有越界。”

在吃过大亏之后,孙财辉的渔船最远行驶到东经123度40分,再也不敢向东前行。“政府应该管管这件事,阻止朝鲜的巡逻艇过界。不加大力度,这个事永远不会结束,每年重演一次。”他说。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