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宗昌诗集《效坤诗钞》

攻占新德里 收藏 0 1032
导读:莱州人的老乡张宗昌,曾在民国年代军阀混战时期担任山东军务督办兼山东省省长。我小时就听到有民间歌谣:“也有花椒也有姜,锅里煮的张宗昌。早来的,吃点肉,晚来的,喝点汤。”关于此人的传说很多。其中一个方面,是说写了些“打油诗”。如关于济南趵突泉的:“趵突泉,泉趵突,三个眼子一般粗。咕嘟咕嘟一咕嘟。”   “打油诗”,创始人是唐朝的张打油,那人一天早上看见下雪,写道:“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因为作者叫张打油,诗就叫“打油诗”。打油诗,不是正儿八经的诗,没有诗意,有发挥,有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莱州人的老乡张宗昌,曾在民国年代军阀混战时期担任山东军务督办兼山东省省长。我小时就听到有民间歌谣:“也有花椒也有姜,锅里煮的张宗昌。早来的,吃点肉,晚来的,喝点汤。”关于此人的传说很多。其中一个方面,是说写了些“打油诗”。如关于济南趵突泉的:“趵突泉,泉趵突,三个眼子一般粗。咕嘟咕嘟一咕嘟。”

“打油诗”,创始人是唐朝的张打油,那人一天早上看见下雪,写道:“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因为作者叫张打油,诗就叫“打油诗”。打油诗,不是正儿八经的诗,没有诗意,有发挥,有想象,但不是合乎诗的要求的。大多经不起推敲,有一点小幽默,也因为都押韵,所以,也能流传。人们觉得有些趣味,就不去多想。就不去想雪下到狗身上,狗能不抖一抖?黄狗不会成为白狗,白狗也不会“肿”。

张宗昌,人称“三不将军”,即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枪,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姨太太。做的坏事不少。像说在锅里“煮”他的民间歌谣,还有一些。

济南有位文史收藏家赵晓林,搜集了许多关于张宗昌的史料,其中还有一本《效坤诗钞》。效坤是张宗昌的字。此人不是只写了一两首打油诗,还是一本诗结集呐!

赵晓林在一篇文章中,给我们披露了几首,我们可以见识见识这位“三不将军”的诗才。一首叫《笑刘邦》:“听说项羽力拔山,吓得刘邦就要窜。不是俺家小张良,奶奶早已回沛县。”项羽诗中有“力拔山兮”句,张诗由此说事。后两句用的刘邦语气,但那格调分明是张氏本人的。一首《俺也写个大风的歌》:“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是套的刘邦的《大风歌》,然而那味道是张氏的,也是地道的军阀语。

一首《游泰山》:“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后两句是颠过来倒过去,称为想象,还算不上。想象里有情理,这里什么理也没有,一座山不可能倒过来,倒过来也不可能下边细来上边粗,上边的哗啦下来,还是下边“粗”。一首叫《咏闪电》:“忽见天上一闪电,疑是玉皇要抽烟。如果玉皇不抽烟,为何又是一闪电?”也是张氏“想象”。玉皇不抽烟。闪电就不闪了?一首《大明湖》:“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荷花顶上有蛤蟆,一戳一蹦跶。”这是典型的顺口溜。生活中,许多顺口溜,是这手法。一句连一句,下句连上句,押严格韵。许多民间歌谣,也是这手法。

以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三不将军”,还有点“诗才”,至少了解生活中的顺口溜和民间流传的歌谣。但诗仍然都是没有诗意的“打油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