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国家的合作与勾心斗角

中国与巴西之间的紧张正在酝酿,外界对此未充分认识。

表面看,两国协作和经济互补的理由很多。巴西是初级产品的出口大国,而中国是消费大户。两国天各一方,对彼此的经济感兴趣。

中国政府和国有企业始终需要提供13亿人的粮食,所以购买巴西土地并投资巴西公司。中国是巴西最大贸易伙伴。但别被表面协作骗了。

实际上,双边关系压力与日俱增,虽然两国都不会公开承认。巴西避免直接批评北京,但这不等于紧张不会加剧。

事实上,巴西的犹豫正是两国关系日益复杂的征兆。

经济协作有何问题?

就拿巴西航空工业公司(Embraer)来说。10年前,中国人承诺增加投资将促进生产和销量。如今,虽然Embraer在中国仍赚钱并出售飞机,但扩张计划从未起步。

最深的紧张点是巴西制造业者被中国的廉价进口扼杀。廉价中国货令巴西产业在全球市场和国内缺少竞争力。

罗塞夫政府的应对办法是对一些产品征收关税。该提案虽没点名,但显然是针对中国进口。随着中国日益壮大,中巴公司在吸引中等技能制造业创造就业方面的竞争也会日益激烈。

在非洲,媒体主要关注的是中国在这块大陆日益突出的投资。但巴西与非洲发展关系,特别是在葡萄牙语国家如安哥拉、莫桑比克、几内亚比绍等,却没太受关注。

随着巴西挑战中国在非洲的首席投资者地位,两国间的竞争日益激烈。由于中国财力雄厚,巴西公司和许多官员将北京的支票簿外交视为潜在威胁。

罗塞夫已对外交政策进行微调。这加剧了上述紧张,因为中巴矛盾最甚的地方显然是经济而非安全。卢拉任总统时期,中巴之间的游戏是以增进南南合作的名义。

罗塞夫则对巴西工业家的要求更敏感,后者不满中国进口,她的对华立场因此变得更加微妙和棘手。

金砖国家不是个快乐家庭,从来都不是。巴西想成为重要参与者,印度想追赶,俄罗斯想仗势欺人,中国想当老大。换言之,冲突不可避免。但最被忽视的紧张在中巴之间?这太让人意外了。

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为应对可能爆发的货币战筹建防护盾牌。五国正在加快旨在用本币开展贸易、投资基础设施项目的发展银行成立的筹备工作。在3月15日召开的莫斯科金砖国家财长会议上将对发展银行的成立作最后的技术和经济层面的论证。

本次财长会议应当明确发展银行筹备工作的进展程度。早些时候俄罗斯财政部长安东·西卢阿诺夫表示,如果能找到金融资源,银行的成立就只剩下了技术层面的问题。他的中国同行谢旭人也持同样的立场。预期,正是俄罗斯与中国将在银行成立过程中扮演火车头的角色。

对俄中两国来说,问题不在于注册资本来自何处——它们已有,而是对资助有效性的论证。莫斯科财长会议应为3月26-27日在比勒陀利亚召开的金砖国家峰会最大程度地澄清形势。现代发展研究所顾问尼基塔·马斯连尼科夫认为,资助极有可能建立在平等基础之上。

他说:“印中无疑都是城市化进程日益加快的国家。这就要求要有足够的资金,而大量外国投资者看中的也正是城市建设。中国、俄罗斯和印度拥有相当数量的国际储备,它们非常愿意进行互利投资。”

发展银行也为伙伴们提供了以新方式进行资源领域合作的可能,尼基塔·马斯连尼科夫这样认为。

他说:“金砖国家分为两类:俄罗斯、巴西和南非属于资源依赖型经济的国家,而中国和印度同属全球性资源需求者。这必将推动开采和资源再加工领域以及附加值全球性生产链的建立方面的共同项目的实施。这里每一个伙伴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金砖国家签有关于以本币相互提供信贷的总协议,为的就是缩小美元的利用范围。同时设立发展银行的初衷正是希望把它作为信贷资助合作的中心。而且也是为了G5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的可持续发展。正是向这些国家最近数月涌来大量廉价美元。

实质上,新的贸易战已经开始,因为廉价美元的大量抛售已经导致这些国家货币的升值。而这又会打击它们的出口商。发展银行可以保护他们,以免因人为操纵美元和它的剧烈震荡而遭受损失,俄罗斯外交部外交学院专家鲍里斯·什梅廖夫就此阐述了自己的看法。

他说:“全球现在都在寻找美元的替代货币。金砖国家设立发展银行的努力就是这一趋势的反映。实质上,发展银行是在向美元发出挑战。金砖国家的经济实力雄厚,它们拥有强大的发展潜力。这正是在利用本币的基础上加强合作的前提条件。”

全球40%的人口生活在金砖国家。它们的GDP占全球GDP的20%。发展银行的诞生必将导致全球金融体制板块的重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