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软饭的末世能臣梁中书

yangjl4259 收藏 0 820
导读:《水浒》反的是贪官,所以当高唐州高廉、华州货太守、青州慕容知府等贪官被梁山好汉“咔擦”的时候,我等读者拍手称快,恨不得亲临现场,抢过黑旋风的板斧,也来“咔擦”一声,真他娘的痛快一下。大名府梁中书运气好,北京城被攻破时逃出了狗命一条,便宜了这个巨贪,未免让人跌足大叫“可惜”,然而,梁中书毕竟是梁中书,如果他真的就此被“咔擦”了,我却要为他惋惜。为什么要替他惋惜?因为梁中书是北宋末世罕见的能臣。 如果让梁中书碰上刘邦、刘秀、李世民、赵匡胤,以梁中书之才,未必不能成为萧何、寇恂、魏征、赵普,梁中书

《水浒》反的是贪官,所以当高唐州高廉、华州货太守、青州慕容知府等贪官被梁山好汉“咔擦”的时候,我等读者拍手称快,恨不得亲临现场,抢过黑旋风的板斧,也来“咔擦”一声,真他娘的痛快一下。大名府梁中书运气好,北京城被攻破时逃出了狗命一条,便宜了这个巨贪,未免让人跌足大叫“可惜”,然而,梁中书毕竟是梁中书,如果他真的就此被“咔擦”了,我却要为他惋惜。为什么要替他惋惜?因为梁中书是北宋末世罕见的能臣。

如果让梁中书碰上刘邦、刘秀、李世民、赵匡胤,以梁中书之才,未必不能成为萧何、寇恂、魏征、赵普,梁中书碰到的偏偏是赵佶,梁中书就只能是梁中书。末世之君必有末世之臣,亡国之君必有亡国之臣,这就是为梁中书惋惜的地方。

大名府是北宋陪都,时称北京,“控扼河朔,北门锁钥”,掌控着黄河以北的大片疆土,把守着宋都的北大门。《水浒传》中称它“城高地险,堑阔濠深”;“鼓楼雄壮”,“人物繁华”;“千百处舞榭歌台,数万座琳宫梵宇”;“千员猛将统层城,百万黎民居上国”。北宋寇准、王钦若、吕夷简、韩琦、欧阳修等名臣,相继在这里供职。梁中书能居此形胜之地,继承前贤之业,捍御辽国,和睦文武,安定民生,显然是能干之辈。

梁中书两榜进士出身,由中书省外放地方,以文官而兼判武事,却能得将士死力。数万将士紧密团结在他周围,不叛不乱,不离不弃,辽国不来侵扰,辖区内无成建制的匪寇,即到最后关头,还能保护他从梁山军队重重包围中冲杀出去,梁中书讳世杰,果然不愧为末世英杰。

最为难得的是,梁中书怜才惜才,爱才重才,选才拔才,使才用才,翻遍一部《水浒》,大宋官场无人能出其右。

两个公人解杨志到留守司厅前,呈上开封府公文。梁中书看了。原在东京时也曾认得杨志。当下一见了,备问情由。杨志便把高太尉不容复职,使尽钱财,将宝刀货卖,因而杀死牛二的实情,通前一一告禀了。梁中书听得,大喜。当厅就开了枷,留在厅前听用。

(杨志)将出那担儿内金银财物,买上告下,再要捕殿司府制使职役。把许多东西都使尽了,方才得申文书,引去见殿帅高太尉。来到厅前,那高俅把从前历事文书都看了,大怒道:“既是你等十个制使去运花石纲,九个回到京师交纳了,偏你这厮把花石纲失陷了,又不来首告,到又在逃。许多时捉拿不着。今日再要勾当,虽经赦宥所犯罪名,难以委用。”把文书一笔都批倒了,将杨志赶出殿司府来。

以上两段《水浒》原文,一后一前,都出自第十九回。高俅对着“使尽了钱财”的杨志大怒,梁中书对着成了囚犯的“故人”大喜;高俅“把文书一笔都批倒了,将杨志赶出殿司府来”,梁中书“当厅就开了枷,留在厅前听用”。高俅何等作践人才,梁中书何等怜才爱才,如果让梁中书坐在高俅的位置上,王进不必逃去边关,林冲不必上梁山,杨志可以实现“封妻荫子”的夙愿,大宋禁军的战斗力当可提升不少,那是大宋多么大的福气。从这一处对比来看,高俅太可恨,梁中书太可敬,高俅当太尉职位太高,梁中书当留守职位太低,贤臣不能当中枢之位,恨恨。

杨志是犯人,把他下到牢营里,任管营差拨牢子节级去糟蹋作践,又有何不可?反正他又没银子上下打点。梁中书唯才是举,哪怕他是罪犯,哪怕他是高太尉要整的人,这一点太难能可贵了。林冲是一等一的武将,曾发配到沧州;武松是打虎英雄,曾发配孟州;宋江是罕见人才,曾发配江州。要是沧州、孟州、江州府尹都如梁中书一样怜才惜才,林冲、武松、宋江何至于上梁山,梁山又何以成气候?不怕天下民心骚动,就怕有才能的人走向体制的对立面,梁中书此举,对于防备造反势力坐大是釜底抽薪之举,对于巩固朝廷统治是根本之策。天下不是贪官贪坏的,而是庸官昏官逼反人才造成的,老百姓嘛,尽管对他们刮骨剔髓就是,造不成多大后患,他们怨气再大,反心再盛,也不过是乌合之众,就如空气中水汽再多,没有凝结核,也不能成云致雨,底层的精英人才——梁山好汉们就是这群乌合之众的能成云致雨的凝结核。高俅等人为渊驱鱼为丛驱雀,把好汉们赶到体制对立面去了,必如梁中书一样惜才爱才,让好汉们为体制所用,这才是王道。可惜,大宋像梁中书一样有见识的人太少太少。

接下来梁中书对杨志的栽培提拔重用,真叫人感动,真叫人佩服。

梁中书把杨志当厅开了枷,自此就留在府中早晚殷勤听候使唤。这样做,一是把杨志当心腹看待,让他知道中书大人没把他当外人,好让他感恩戴德,二是建立私人感情,让他忠于自己,缓急时刻可以让他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人才是这样培养的,走狗也是这样炼成的。

梁中书见杨志勤谨,有心要抬举他,月支一分请受。只恐众人不服,因此传下号令,教军政司告示大小诸将人员,来日都要去东郭门教场中演武试艺。

梁中书太有心抬举人才了,为了一个“贼配军”,特意大规模演武试艺,让大小诸将现场观摩,既长了杨志脸面,又显示了抡才公平。直接给杨志一个职位也不是不行,但这样一来,“抬举”的力度不够,被“抬举”的人风光不够,人才人才,是要给够面子的,选才重才,是要动心思的。

杨志下场前,梁中书赐予他衣甲、战马,特意嘱咐甲仗库应付军器,并当着诸将面介绍杨志:“杨志,我知你原是东京殿司府制使军官,犯罪配来此间。即目盗贼猖狂,国家用人之际,你安敢与周瑾比试武艺高低?”这里显示梁中书从细节上处处关心体贴杨志,战马盔甲兵器一一替他考虑周全。后面一句话,点明杨志原来身份,替他脸上贴金,附带说明演武是为国选才,提拔杨志不是为了任用私人。

杨志和周瑾比完枪法,又要比弓箭。杨志顾虑箭下伤人,梁中书道:“武夫比试,何虑伤残,但有本事,射死勿论。”如果大宋演武场都奉行这一标准,何愁练不出精兵强将?梁中书的抡才之法太独特太管用了。这也是为杨志预先开脱,应过武举,做过殿司府制使的杨志不可能被周瑾射死,周瑾才有被射死的可能,万一射死了,有这句话杨志可以不付责任,其他人也无话可说。

演武场上,杨志轻松赢了副牌周瑾,梁中书即让他顶替周瑾做副牌。让没本事的人滚蛋,让有本事的人顶上去,这就是梁中书的用人之道。

徒弟比武输了,师傅索超出马,他身后有兵马都监李成支持。这时的杨志激起了军方一干人的愤怒,索超代表留守司大小军官要争一口气,要给杨志一个教训。梁中书面对军方压力,丝毫不退让,坚决相信自己有意抬举的人才有实力让军方闭嘴。

索超骑的是李成的马,穿的是李成的披挂,梁中书一看形势对杨志不利,马上把自己那匹火块赤千里嘶风马借与杨志骑,并令他重新拣选好的披挂军器。梁中书对杨志的爱重无以复加。

杨志和索超两个在教场中间,各赌平生本事,一来一往,一去一回,斗到五十余合,不分胜败。月台上梁中书看得呆了。两边众军官看了,喝采不迭。阵面上军士们递相厮觑道:“我们做了许多年军,也曾出了几遭征,何曾见这等一对好汉厮杀!”

梁中书大喜,不独为杨志大喜,兼且为索**喜,大喜得不偏不倚,现场提升两人都为提辖。只要是人才,梁中书一碗水端平,一样重用。最难得的是立即当着三军的面进行封赏,这封赏来的及时公平。如果大宋军队里都学梁中书的做法,封赏及时公平,大宋军队又怎么会没战斗力?梁中书的奖励机制,既能奖掖人才,又能服众,公平公正公开。这样的能臣,大宋太少了,这样的能臣,只当一个区区大名府军分区司令,实在屈才了,他最合适的职位是三军总司令,可惜大宋没福气。

可惜,末世之君必有末世之臣,亡国之君必有亡国之臣,这是无可奈何的事。这末世之臣、亡国之臣,无论怎样有才能,他们的才能能够尽情发挥的只有两件事,一是贪污,搜括民脂民膏,二是行贿,向掌握他们仕途生死的朝中要员行贿。

梁中书尽管是能臣,但他能争取到大名府留守的职位,并不是靠才能,而是靠吃软饭得来的,凭的是他蔡京女婿的身份。在大名府,蔡夫人垂帘听政,她才是一把手,梁中书只能是二把手。

端午节家宴,蔡夫人不失时机教训丈夫,教训他牢记“功名富贵从何而来”,告诫他不要忘了给岳父送十万贯生辰纲,并越权指定由杨志押送,梁中书一一听从。要想保有富贵,要想获得升迁,虽以女婿之贵,还得靠行贿才行。可怜的大宋官员,他们的心思和能力全花在贪污行贿上头,百姓如何不聊生,军队如何没战力,这些治民管军的分内事,他们哪里顾得过来?

生辰纲失陷之后,杨志只得去二龙山落草,押生辰纲的老都管并挑担的厢禁军赶回梁府,梁中书以为生辰纲已经顺利送达,于是先说一句:“你们路上辛苦,多亏了你众人。”紧接着问:“杨提辖何在?”此时尊称杨提辖而不名,自是感激了。

老都管和众人禀告说杨志通同匪人,合伙劫了生辰纲,梁中书听了大惊,骂道:“这贼配军!你是犯罪的囚徒,我一力抬举你成人,怎敢做这等不仁忘恩的事!我若拿住他时,碎尸万段!”

从“杨提辖”到“贼配军”,从万般倚重的国家贤才到要把他“碎尸万段”,不过就凭老都管的一面之词。到此时我们才明白,梁中书真正相信的人是蔡府奶公,而不是杨志,押送生辰纲,表面上杨志负全责,实际上老都管才是真正的付托人。

再回过头去看,我们即恍然大悟,自始至终,梁中书都把杨志当成了押送生辰纲的奴才。梁中书心心念念装的是十万贯,杨志发配到大名府时,他正为前次丢失的十万贯焦心,一心想着下次的押送人选,杨志的出现让他眼前一亮。梁中书表面上为国选人才,实际上为押送生辰纲选奴才。杨志武艺过人,精明能干,又愿意做一个好奴才,正是难得的那一种,怪不得梁中书一见即“大喜”。为了让他尽心尽力完成押送生辰纲任务,梁中书深谋远虑,足足与杨志培养了半年的感情。让杨志如家人一样出入梁府,公然让他在校场演武出尽风头,演武时借给他自己心爱的坐骑,乃至生辰纲上道时附书一封保杨志一道诰命,奖掖提拔,封官许诺,无一不是事前投资,无一不是为了生辰纲。

梁中书爱才重才,其实质是爱财重财,比起十万贯来,区区一个杨志算得了什么,大名府百姓嗷嗷待哺又算得了什么,大宋的安危又算得了什么。让老婆开心,让岳父垂青,才是梁中书要鞠躬尽瘁的地方。

然而,除去押送生辰纲一节,梁中书对于杨志,怜之惜之,爱之重之,培养提拔,费尽苦心,无一不可作为国家抡才的典范,无一不可垂范后世。梁中书真的是末世能臣。不错,他是巨贪,但哪一个贪官不是社会精英、国家元气?没有能力,怎么能贪到高位去?越是巨贪,越是有能力的人。翻开《宋史》奸臣传,蔡京赫然占据头版头条,细细一读,发现蔡京之才,并不输给范仲淹,不输给王安石。

梁中书的悲剧,在于他身处末世,要想实现人生价值,不得不成为巨贪,所有的才华、能力,都必须为此服务。哀哉,梁中书。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