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春秋时期,鲁国制定了一道法律,如果鲁国人在外国看见同胞被卖为奴婢,只要他们肯出钱把人赎回来,那么回到鲁国后,国家就会给他们以赔偿和奖励。这道法律执行了很多年,很多流落他乡的鲁国人因此得救,因此得以重返故国。

孔子有一个弟子叫子贡,他是个有钱的商人,他从国外赎回来很多鲁国人,但却拒绝国家的赔偿,因为他自认为不需要这笔钱,情愿为国分担赎人地负累,但孔子却大骂子贡不止,说子贡此举伤天害理。祸害了无数落难的鲁国同胞。孔子说:子贡的所作所为,固然让他为自己赢得了更高的赞扬,但是同时也拔高了大家对‘义’的要求。往后那些赎人之后去向国家要钱的人,不但可能再也得不到大家的称赞,甚至可能会被国人嘲笑,责问他们为什么不能像子贡一样为国分忧。自子贡之后,很多人就会对落难的同胞装做看不见了。因为他们不像子贡那么有钱,而且如果他们求国家给一点点补偿的话反而被人唾骂。很多鲁国人因此而不能返回故土。

大家看完了这个故事,是不是会有一些感悟呢?在某一时期的特定道德标准下,如果某种行为超越了这一普遍道德标准,那么这种行为会受到赞扬,但是,当这种行为成为了衡量道德的新标准时,那么此种行为将不再会受到赞扬,甚至不行此种行为的人反而会受到谴责。

处女情结,是指男性在挑选配偶时优先考虑没和其他男子发生过性关系的女子,由于人类的生育方式,导致了母子关系易确定而父子关系是不易确定的,女性想确定孩子是否为自己亲生的这很容易,只要是从她自己身体里产下的小孩就肯定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可是男性想确定起来就有些困难了(毕竟小孩不是在男人肚子里孕育后再生出来),那么男性如何确定女人生下的小孩是不是自己亲生骨肉呢,那么只有一种方法,就是要求自己的女人必须忠诚,只能和自己发生肉体关系,这样她所产下的后代就肯定是自己的亲生骨肉,那么男性如何保证自己的女人只和自己发生过肉体关系呢,那就是男人在挑选配偶时优先考虑挑选处女,因为处女没有和其他男性发生过性关系。

由此可见,原本男性的处女情结是一种普遍合理的现象,不接受非处女的男性不会受到谴责反而是婚前失身的女子才会遭到男性的排斥和唾弃,可是,当有的男性自以为自己很宽容,他们很同情非处女并且接受了非处女时,此时这些人就会成为当时社会的一种宽容、包容的代表,因为他们做到了普遍男性无法或不愿意做的事----接受并宽容非处女,实际上这一类男子就是我们今天口中所说的乌龟男,在处女情结普遍存在的男权社会,乌龟男尚且可成为非处女和女权运动分子口中所追捧的宽容、大度的标杆,甚至这些乌龟男反而顺应女权主义者去否定反思处女情结,今天我们常常可以听到很多男性这样的论调:“处女情结不过是男权社会男性强加到女性头上的东西,当男性要求女性的贞操时,男性拿什么来证明自己的贞操呢,女人是否守贞应该是自己的选择,不必看男人的脸色”,当接受并包容非处女的乌龟男大量出现时,社会的行为标准就会发生变化,乌龟男的行为抬高了人们对男性“宽容”的要求,当今社会的舆论普遍要求男人不要介意女性是否为处女,要求男性接受不是处女的女人为妻子,并要求男人对这样的女子要负责任,那些不愿意接受非处女的男子反而会被污蔑为幼稚、可笑、陈腐、不可理喻,也就是说,处女情结在今天反而成为了一种受谴责的思想和行为。

由上可知,处女情结原本是男性为了确认后代为亲生的一种思想情结,可是一旦处女情结彻底的成为非合理的行为时,那些愿意接受非处女的男子也并不再会受到赞扬和追捧,因为在此时,不在乎女人是否为处女才是普遍现象,乌龟男接受非处女的行为将由“宽容”和“大度”转变为“必须接受”“不接受不行”,试问,在处女情结彻底垮塌的时候,一个男人标榜自己接受了非处女是一种“大度”和“宽容”,非处女又会是什么态度呢?既然男人接受非处女已经是普遍现象,那么非处女又凭什么认为你接受了她就是一种大度和宽容?由此又可见乌龟男之所以能标榜自己是个“爷们”很“宽容”其实所仰仗的恰恰又是很多男性心中仍然存在的处女情结,没有了处女情结的存在,乌龟男的“宽容”和“大度”在非处女眼里或许一钱不值。

由上面的种种分析,我们又可以推断,一旦处女情结彻底垮塌后,一旦男人普遍都愿意接受非处女的时候,非处女就会心满意足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非处女会对男性提出更高的要求,得寸进尺永远是她们的本性,当男性普遍可以接受她们那婚前被人出入过无数次的身体时,非处女便不会觉得男人接受自己算什么宽容,而是一种“理所应当”,而此时,非处女又会进而反对男性的另一种思想情结------亲子情结,非处女会要求男人接受自己跟其他男人生下的孩子,如果此时再出现一些愿意接受非亲生孩子的乌龟男,那么随之而来的就是女权运动的新高潮------反对男性的亲子情结,此时亲子情结又会面临如同今天处女情结一样的尴尬境地,亲子情结又会被女权分子污蔑为“男性强加到女性头上的一种行为,女性生下谁的孩子都是权利和自由,男人没必要确定孩子是谁的血统,男人无权拒绝非亲生的孩子”其实,女权主义的这种言论目前已经存在。

综上所述,当乌龟男对非处女的种种妥协和退让成为社会行为的行为标准时,处女情结会面临越来越尴尬的境地,当处女情结彻底垮塌时,我们不要幻想非处女会很安逸的和男人共同经营婚姻,因为非处女们会进行下一战略目标-----攻击男性的亲子情结。

当今男性在认同并否定处女情结的时候,是否应该想想,处女情结垮塌后,非处女会怎样对待你们的亲子情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