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志愿军在朝鲜没有制空权时刻挨打

志愿军在朝鲜没有制空权时刻挨打

1952年春天绿油油的青草长满山,唯独所有的圆圆的炸弹坑不长草,远看大地、山坡像个麻子。

我从朝鲜阳德医院出院,冒着美军飞机的封锁走了两天回到了才从前线撤下来的二十七军八十一师炮团;这里除了车喜言、崔克登外,其他的人我都不认识了,全换上了新兵。

52年9月,我由27军被调到 24军炮团侦察班,驻在‘瓦屋里’山沟潮湿的防空洞里,学习对火炮的炮弹指挥。休息时战士们想要到洞外去晒晒太阳又怕暴露目标引来飞机。新战士李学芳在防空洞里憋的难受,对我说:我们上个月从祖国来的时候,在鸭绿江已经看到中国有飞机了。新兵耿森插嘴证明说,是的,‘他的两只胳膊向后以背说’,还是背背翅的呢。不多时间,洞外,传来飞机响声,耿森到洞口偷偷得去看看,回过头来高兴的说,你们出去看看,背背翅的是我们的飞机。他这一说,全班高兴得都跑出去看,飞机转了一个圈,斜着向我们冲过来,战士立即往洞里跑。两梭子机枪子弹打过来,后面另一架飞机跟着,打了两发火箭炮飞走了。马荣回来追问,谁说是咱们的飞机,都没有人承认,挑皮的姜维礼开口了,飞机不是我们的,子弹头是我们的呗。原来,苏联给中国的米格式飞机,与美国的F-86外形一样,造成误会。

2,我与王述文的遇险记

我军后方主要来自美国飞机的威胁。每天敌人出动几百架次的飞机,昼夜不停的轰炸我军目标,人们每时每刻都得防控。

我50年入朝,在38线附近六年,从来没有看到中国一架飞机。战士们长期住在防空洞或是坑道里边,天天防空,时时防空,一不小心就要挨敌人的飞机打。

52年10月,27军由朝鲜瓦余里回国,24军接替。又把我调到24军炮团继续作战,虽然我的思想当时不通,想到我是共产党员不通也通了。到了24军炮团正赶上52年‘过庆节’。领导通知我们班包饺子,没有包饺子的家具怎么办。因为我在朝鲜的时间长,会说几句朝鲜话,所以班长派我与王述文到山沟里的农民家去借包饺子的家具。我俩出了山沟里的防空洞到了小河边两米宽的小路上,因为敌人飞机经常来袭击,白天走路的人很少。突然两架敌机从东飞来,在我俩上空转圈,我边走边盯着这两架飞机的动向,是否它发现了我俩?飞机和汽车的响声夹杂在一起分不清汽车声,还是飞机声,我走到一座圆木搭成的小桥旁边,突然发现一辆小吉普车开过来了,眨眼到了我跟前。这时候我才知道危险了,飞机要打汽车把我带上了,这时看到飞机在离我30度的角度上,头向上一起,我知道飞机是在减低速度,要向我们射击了,我向王述文喊了一声,不好!他就地趴下,我跳到膝盖深的水里,向二尺高的桥底下爬去。同时,一辆吉普车一个拐弯上了小桥,以急刹车从车里挑出三个人,迎着飞机府冲的方向就跑了。不足两秒钟,敌人的第一架飞机对着我们俩和桥上的吉普车,啪啦、啪啦两梭子机枪子弹在我身前身后,身左身右,激起水柱,我继续向桥洞爬,像一块石头砸在我腿上,我认为负伤了,爬到桥洞里,第二架敌机又向桥上的汽车打了两发火箭炮,把桥上的汽车打着了,在空中转一圈,照个相回去报功,飞走了。我在桥底下,抬一抬腿,勾一勾脚指头,感觉我的腿没有断,爬出桥洞找我战友王述文。他躺在那里爬不起来,有气无力地唉哼着。我看到他的脚腕骨头被火箭炮弹片打伤,流血很多,我把他背回家。菜刀没有借成,饺子没有吃成,单位把他送进医院。

我身上穿的新棉衣全被水湿透了,回家看到左大腿和右背,被机枪子弹打了两个洞,并露出棉花,脱了衣服一看,被机枪子弹头的热度,把我的右背烫了一个大水泡。脱下裤子看,棉裤的里层布没有破,棉花被烧焦,我的大腿一片青紫。正想找原因,裤腿底下发现,有一个扁的子弹头。经过分析,可能子弹打在石头上,又浅到我的大腿上,我脱过一劫。

以后听说,那辆吉普车是79师副师长的,敌机早就发现它。上面乘坐有,副师长和警卫员,他俩指挥驾驶员,与敌人的飞机捉迷藏,让汽车驾驶员,加快汽车速度,看着敌机要俯冲下来,他们就突然停下,让敌机扑个空,等敌人飞机飞过去,他们再开着汽车跑。汽车时慢、时快、时停,敌人飞机掌握不住汽车的速度,跟踪了几十分钟无法打,结果,汽车遇到90度急转弯要过桥,不减速度不成了,以减速度,警卫员发现逃脱不了啦。汽车停在小桥上,副师长、警卫员、司机迅速跳下汽车逆着飞机俯冲的方向逃脱了,汽车被打着了。

下面谈打阻击战的故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3楼 jlclub
我姥爷(三年前过世)在朝鲜参战的时候负伤 小腿肌在卧倒的情况下被佩刀战机贯穿 至于有没有伤到骨头他没有提起 我曾经看过那个伤口 很长的一条 像是在阵地上被俯冲扫射的 伤口愈合处有一点暗红色 至今我还保留着一副手枪弹匣袋 起初以为是缴获美军的 后来才知道是纪念抗美援朝的纪念品 上面还有模糊的红色印章 年代久远字迹也变得模糊不清 我爷爷就很幸运了 解放战争中是炮兵 后来也得以幸存 八年前过世 没有参加朝鲜战争

在此向所有参加过解放战争 朝鲜战争 对越对印自卫反击战等战役的老兵敬礼!

如果你们在世 希望你们能安享晚年 如果你们去世 希望你们在另一个世界一切都好!

我们将秉承你们的意志 遗志复兴我中华 中国军魂 永远绽放!

当时美军佩刀的航空机枪口径12.7,基本上命中躯干必死,

大腿,上臂,也是大伤口失血止不住,

你说的伤口很长一条,应该是擦伤,但也够受的了!

向所有的志愿军英雄们致敬!

我父亲是解放战争参加的东野二纵,即39军。抗美援朝首批入朝,他给我们多次讲过,在朝鲜没被美国飞机炸死就是命大的,当时我军在朝鲜根本没有制空权,美军的炮火也很强,能活下来其实就是运气。

3楼jlclub

我姥爷(三年前过世)在朝鲜参战的时候负伤 小腿肌在卧倒的情况下被佩刀战机贯穿 至于有没有伤到骨头他没有提起 我曾经看过那个伤口 很长的一条 像是在阵地上被俯冲扫射的 伤口愈合处有一点暗红色 至今我还保留着一副手枪弹匣袋 起初以为是缴获美军的 后来才知道是纪念抗美援朝的纪念品 上面还有模糊的红色印章 年代久远字迹也变得模糊不清 我爷爷就很幸运了 解放战争中是炮兵 后来也得以幸存 八年前过世 没有参加朝鲜战争

在此向所有参加过解放战争 朝鲜战争 对越对印自卫反击战等战役的老兵敬礼!

如果你们在世 希望你们能安享晚年 如果你们去世 希望你们在另一个世界一切都好!

我们将秉承你们的意志 遗志复兴我中华 中国军魂 永远绽放!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