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铁丰123 收藏 0 1831
导读:中国是一个扩张无力但自保有余的核大国,外敌入侵已经成为不可思议的往事,美帝苏修和日本帝国主义再怎么穷凶极恶也不可能灭亡中国;只有丧心病狂的贪官才能导致中国积弱不振甚至亡国解体! 强大的苏联可不是美帝搞垮的,而是贪官折腾垮的!所以贪官才是最大的“反华集团”!至于“境外敌对势力”,也许有“亡我之心不死”的外国人,如俄罗斯、日本、越南和在边境玩核爆的北朝鲜;但最大的“境外敌对势力”却来自中华血统,是内贼!这些内贼是:把利用职权搜刮的民脂民膏转移到国外者;直系亲属在国外读书定居自己却在国内贪污受贿公权


中国是一个扩张无力但自保有余的核大国,外敌入侵已经成为不可思议的往事,美帝苏修和日本帝国主义再怎么穷凶极恶也不可能灭亡中国;只有丧心病狂的贪官才能导致中国积弱不振甚至亡国解体!

强大的苏联可不是美帝搞垮的,而是贪官折腾垮的!所以贪官才是最大的“反华集团”!至于“境外敌对势力”,也许有“亡我之心不死”的外国人,如俄罗斯、日本、越南和在边境玩核爆的北朝鲜;但最大的“境外敌对势力”却来自中华血统,是内贼!这些内贼是:把利用职权搜刮的民脂民膏转移到国外者;直系亲属在国外读书定居自己却在国内贪污受贿公权私用者;取得外国身份又打回国内升官发财者;一边大骂美国一边把亲人财产转移到美国者;明里鼓吹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暗里把亲人财产转移到资本主义国家者;在涉外投资贸易中捞取巨额回扣者;鼓吹学习北朝鲜招来金家王朝核弹污染者;与狼共舞认贼作父为国家埋下危险伏笔者;。而能够玩出上述“敌对”动作的势力,无权无势的平民大众一样没有那个条件!只有裸官才有条件和充足的作案动机!而令人反胃的是:那些动不动就拿“境外敌对势力”来说事的主,绝大多数居然是“裸官”?甚至是“大裸官”?美国佬瓜瓜的老爸就经常把“境外敌对势力”挂在嘴上。

裸官泛滥毫无疑问是官场腐败的必然产物。然而直到今天,究竟有多少裸官混迹于官场欺骗愚弄人民,外界不得而知官方也是吞吞吐吐。据说中纪委、中组部曾多次登记汇总,虽然尚未对外公布具体统计情况,但对官员“裸没裸”大体上掌握了。最早公开提出“裸官”数字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央党校教授林哲曾表示,从1995年至2005年,全国共有118万“裸官”。中国社科院在2012年的《法治蓝皮书》中指出,46.7%的公务员认为他们的子女可以拥有外国国籍或永久居留权,其中县处级以上的官员超过50%。这大概就是中国裸官泛滥的群众基础。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是研究中国腐败问题的专家。他认为如果“官”的定义专指公务员或处级以上官员,100多万的裸官人数比较符合实际情况。但如果以“吃财政饭”的人为基数,中国的“官”有7千多万,裸官的人数肯定远远不止100多万。

《法治蓝皮书》中的“裸官”监管调研报告称,“裸官是贪污腐败高发人群,尽管早在1997年,中央就把‘本人、子女与外国人通婚及配偶、子女出国(境)定居的情况’作为领导干部应当报告的事项之一,近年来,对配偶子女均已转移国(境)外的公职人员的管理不断加强,但是,监管方式多是内部式,裸官治理已经成为反腐败的软肋。”《法治蓝皮书》建议,所有处级以上公职人员配偶及子女获得外国国籍或者外国永久居留权的情况向社会公开,允许公众查阅。

裸官由于其配偶和子女在国外,客观上很容易产生腐败的动机和腐败空间。官员配偶和子女在国外消费需要提供资金腐败,裸官没有后顾之忧,腐败会更加肆无忌惮。裸官也更容易通过家属向海外转移非法所得,一旦东窗事发或“金盆洗手”,就可以逃之矢矢享受荣华富贵。

近年来,裸官丑闻常常见诸报端。包括原中国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高严、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庞家钰、河南省烟草专卖局原局长蒋基芳,以及原福建省工商局长周金伙等。特别是被媒体称为“中国高速列车技术奠基人”张曙光,身为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其妻子和孩子一直生活在美国,并拥有多幢豪宅和数额惊人的存款。这些官员之所以将妻儿送往海外,不外乎是想让子女接受正常的教育抑或给自已留一条后路,裸官都会在这个过程中不择手段疯狂敛财,然而再将钱财转移到海外。很多官员家属都拥有海外绿卡,或者入了外国国籍。最好的解释是,官员们或许最清楚中国的现状和未来,先于老百姓之前选择了逃亡。

这实际上向全社会传递了一个可怕的信号,这些最了解中国国情的官员,对中国的未来并没有信心,对执政党描绘的蓝图并不认同。

将家人及财产转移到海外,独自留在国内当官,稍有风吹草动就立即开溜。他们嘴巴高喊“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实际上最相信的是“邪恶”美帝;他们在国内狂吸民脂民膏,一转头输出海外,成为衰落欧美的大救星。

鉴于裸官现象引起怨声载道,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提到“要加强对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的国家工作人员的管理和监督”,但如何管理、如何监督,却语焉不详。广东等地曾规定,凡裸官不得担任党政一把手,只能做副职,相信这一做法将在全国推行。其实,裸官几乎是贪官的代名词,应该从严处分才对。俄罗斯去年底通过一项决议,禁止公职人员在海外拥有资产,已拥有者必须在今年六月一日前清理,否则会被处以大额罚款、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以及三年不得为官。俄罗斯对裸官绳之以法,中国仅“管理监督”,裸官可以继续做官,分明是变相鼓励。俄罗斯能铁腕对付裸官而中国不能,原因很简单,人家的裸官没有我们的多,级别也没有我们的高。

中国国家行政学院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教授说,“裸官”现象是中国现代化过程中的一个阶段性的现象,导致“裸官”现象的出现,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由于中国富裕以后,留学人员大幅度增加,其结果是在国内先富起来的那些人当中,有的大部分是官员的子女,然后留学完就不会来了,变成裸官了。二,由于中国财富大幅度增加,一些官员的行为不检点,贪污腐败。他们为了转移财产,给老婆、孩子办一些外国护照,变成移民。主要是这两个原因,导致中国裸官现象比较严重。”竹立家教授说,特权腐败造成的社会分裂趋势越来越明显,民众意见很大。因此,中共新一代领导班子上台后,必须要重视反腐防腐惩处腐败,否则中国现代化的成果将毁于一旦。他说,反腐必须反,不得不反。而具体反腐的措施,正如王岐山所说的,要“先治标,后治本”,先把腐败猖獗的势头压下去,然后再出台或完善立法,从制度上遏制腐败的滋生和蔓延。“治本主要制度方面的治本,制度安排方面的一些措施。下一步反腐败的一个关键的有力措施,就是人大要立法,对公共权力制约方面要立法。我个人认为,立法应该包括个人财产申报和公示也作为一个重要的‘阳光法案’来推出。这样的话,虽然不能完全消除腐败,但起码能遏制腐败的大规模蔓延。”“裸官”由于其配偶和子女在国外,客观上很容易产生腐败的动机和腐败空间。一方面,官员的配偶和子女在国外的消费需要提供资金而腐败,另一方面,没有后顾之忧,会更肆无忌惮地腐败。而且,“裸官”通过其家属更容易地向海外转移非法所得,在东窗事发时,或“金盆洗手”后,逃亡海外“投奔”那里的亲属。有观察人士把这种情况总结为“三部曲”:人走了(家属出国),庙走了(财产转移),和尚也走了(贪官外逃)。尽管有些贪官“裸官”外逃后,在中国当局的努力交涉下,有些人被引渡回中国,如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行长余振东,但中国社科院2011年的一份调研资料显示,从1990年代中期以来,包括“裸官”在内的各种贪官等有1万8千人外逃,携带款项8千亿元人民币。胡温政府在整治裸官,尤其是贪官外逃的问题,采取了一些措施,包括加强对官员护照的管理,通过反洗钱法,来监控资金的异常流动等。但是在监督官员家属去向上,还没有建立有效的制度。

“裸官”现象正造成中共党内的信任危机,英国“经济学人”刊出题为“冒险一赌”说明中共党官早有两手准备,家人财产都送到海外安全地方。文章指,不一定身涉腐败才能当“裸官”,把家人送往国外是“有备无患”状态。但不管有没有贪污,这种现象昭示他们对中国未来的稳定并没有太多信心。不仅党国官员,中国许多富商也正筹画抽身之道。最常见的合法途径之一包括美国、加拿大以及香港的投资移民项目─通常需要高达100万美元的投资数额。中国人对这些移民项目趋之若鹜─去年,美国移民项目中四分之三的申请者是中国人。报导指,财力较少一些的富人则从其他国家─南太平洋岛国、非洲或者拉丁美洲等地国家,以更能接受的价格,约仅2万美元获得护照。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表示,那些尚未与中国签订引渡条约的国家备受贪官欢迎。一位前云南省省长下台后,被发现拥有五国护照。

大陆官方表示“不走”戈尔巴乔夫的路,但最近,俄罗斯却很关注中国新一代领导人全面接班以及未来俄中关系走向。媒体评论说,习近平应推动改革,让中国民众影响政治生活,否则中国将错过机会,使稳定变成可怕的停滞。俄罗斯电视台说,中国新领导人一方面看到了中国目前面临的问题,但另一方面,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中国老百姓对此并不乐观。这家官方媒体说,为了使中国社会更开放,使执政当局同民众有更多的理解,夹在官员和普通百姓之间的习近平光靠强调打击腐败还不够,中国新领导人必须在目前的国家管理体制中引进某种机制,让民众能够直接影响中国的政治进程。这家媒体警告说,如果中国新领导人在其执政的未来10年内不能缩小贫富差距,民众将寻找自己的方式来影响政府。

俄罗斯媒体注意到习近平不久前曾分析过苏共垮台原因,并警告应吸取苏联解体教训。在苏联崩溃之前,苏联曾历过长期的勃烈日涅夫停滞时代。但俄罗斯政府出版的俄罗斯报分析说,中国已经到了变革时代;这家报纸警告说,中国新领导人不应错过历史机会。俄罗斯中国问题学者拉林认为,由于害怕重复苏联解体的命运,在是否应进行****的问题上,中国领导层目前没有共识。中国新一代领导人对这个问题更没有明确的想法:“现在领导层中的一部分人认为,中国必须应进行更深的****。但另一部分人却认为,如果改革的话,将会冒政治和社会动荡的风险。他们认为,应采取措施避免这种不稳定情况发生。”俄罗斯媒体评论说,中国目前采取政治局集体领导方式,这使每一项关键决定都是在彼此妥协的基础上做出。但这种几十年之前确定的权力移交和集体管理国家的方式是否能有效解决中国当今面临的问题,并面对各种挑战让人怀疑。

在任何民主国家,竞选官职都要公开家庭成员和财产信息,如果配偶子女都是外籍身份,根本不可能参加竞选。但独具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裸官却是成千上万,让如此庞大的裸官群体来决定中国的命运,掌控中国的资源,分配中国的财富!人民如何安心又怎能看到正义公平?但愿中央新的领导人严肃对待裸官问题,切记茂盛的参天大树也会被成群结队的蛀虫蛀空,为了执政党自身的安危,也有必要对裸官发起一场阻击战。

本文内容于 2013/6/2 8:38:40 被小编a32编辑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