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华餐厅的俄罗斯女人

美国纽约布鲁克林区的布莱顿海滩社区有一家名为“Rasputin”的俄罗斯餐厅,以装修奢华著称。这里的女人多是居住在附近的俄罗斯移民,她们宣称:“我们爱购物,爱名牌,但也知道如何平衡。”图为纽约市布鲁克林区,“Rasputin”餐厅里的俄罗斯女人。

奢华餐厅的俄罗斯女人

纽约市布鲁克林区,女人们在俄罗斯餐厅“Rasputin”里相互展示珠宝首饰。

奢华餐厅的俄罗斯女人

很多人认为一间俄罗斯餐厅意味着老太太、吉普赛歌曲和大量的食物。但这里不是,“Rasputin”的歌手和舞者来自全世界。每周六晚上9点30分左右,会有一场精心设计的通宵派对。图为餐厅的拥有者,35岁的Marina Levitis。

奢华餐厅的俄罗斯女人

晚上,餐厅顾客的目光总会集中在这些女人的穿着上。她们即使穿黑色,也会戴上金光闪闪的首饰或一串手链,好让自己脱颖而出。图为Marina Levitis在“Rasputin”餐厅中展示自己的定制珠宝。

奢华餐厅的俄罗斯女人

Marina Levitis知道该如何搭配,她认为这是每一个俄罗斯女人都知道的东西。在俄罗斯文化里,女人是非常女性化的角色:她们可以去工作,可以变成功,但必须先成为一名“女人”。

奢华餐厅的俄罗斯女人

“Rasputin”的女人喜欢将自己和明星进行比较。35岁的Alla Veksler是一名地产经纪人。她喜欢模仿德国名模克劳迪娅·希弗(Claudia Schiffer)的穿着。而“Rasputin”餐厅的拥有者Marina Levitis则被她认为更像是美国名模辛迪·克劳馥(Cindy Crawford)。

奢华餐厅的俄罗斯女人

57岁的Eva Levitis是“Rasputin”餐厅的另一名拥有者。她认为纽约曼哈顿的服装色彩过于沉闷,上班族们必须穿灰色、黑色或棕色的衣服。但在莫斯科,民族服装色彩则鲜艳更多。所以Eva Levitis买下这间餐厅,想穿得更艳丽,就像在俄罗斯那样。


奢华餐厅的俄罗斯女人

俄罗斯民族服装色彩鲜艳,但样式简朴、单一。人们都从相同的地方够买相同的东西,很难穿出自己的个性。因此“Rasputin”的女人崇尚美国时尚的潮流文化,在这里可以买到任何她们想要的东西。


奢华餐厅的俄罗斯女人

31岁的Svetlana Minakoff是一名应用软件开发者。每当她外出,都会去第86街的“Delacqua”沙龙装扮一番。她认为:“每个女人都值得拥有最好的,人们总是希望自己看起来像个好莱坞明星。”


奢华餐厅的俄罗斯女人

Svetlana Minakoff宁可死也不愿看到别人跟自己穿一样的衣服或鞋子。每当看到喜欢的东西,她会试图混搭它们,以便看起来更适合自己的风格。


奢华餐厅的俄罗斯女人

20岁的Michelle Rolshud是一名学生兼模特。她成长于保守的俄罗斯家庭。在私立神学院上学期间,她必须每天穿校服,不允许展现自己独特的穿着。因此现在的她有些叛逆,这也成为Rolshud穿衣风格的一种表现。


奢华餐厅的俄罗斯女人

Michelle Rolshud的狗叫“香奈儿”,她宠爱它多于自己,甚至还花500美元给它买了一件手掌大的裘皮大衣。“香奈儿”还拥有一双皮靴,由于不习惯穿鞋,靴子至今还摆在它的衣柜里。


奢华餐厅的俄罗斯女人

人们称Michelle Rolshud为“火花”,因为她的装扮总包含“火花”的元素。在布莱顿海滩社区常见那种带亮片的服装,她认为这种风格是布莱顿海滩的风格,并以此来装扮自己。

奢华餐厅的俄罗斯女人

31岁的Faina Sherman是一名企业家。她有时穿平底鞋,但绝不穿运动鞋出门,除非去健身房锻炼。

奢华餐厅的俄罗斯女人

Eva Levitis喜欢凯莉·安德伍德(Carrie Underwood)的穿着。此外,她也喜欢格温·史蒂芬妮 (Gwen Stefani) 的自创女装品牌“L.A.M.B”。

奢华餐厅的俄罗斯女人

Eva Levitis最贵的东西是她在美国布鲁明戴尔百货店 (Bloomingdale's)买的红色毛皮大衣。

奢华餐厅的俄罗斯女人

Nataly Stern是一名艺术家兼室内设计师。她喜欢Lady Gaga的一些创意。她也喜欢英国服装设计师麦昆(McQueen),认为他的时装更像是艺术而不是时装本身。

奢华餐厅的俄罗斯女人

Nataly Stern最有趣的衣服是一件来自于上世纪20年代的猴子皮制大衣。由于现在杀害猴子是非法的,这件衣服也就很珍贵。


奢华餐厅的俄罗斯女人

47岁的Mira Matveev是一名IT工作者。她不逛街,只是通过时尚网站发布的服装样品特卖的消息,购买自己的服装。

奢华餐厅的俄罗斯女人

28岁的Irena Marks是“Rasputin”餐厅的歌手。她最特别的服装是一件带羽毛的紧身衣,肩部还有Lady Gaga风格的金属饰物。在Irena Marks眼里,这种只适合在舞台上穿的服装,甚至比这更古怪的服饰在这里的街上随处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