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海堤梦言:农民自焚,政府何以灭火?

海堤梦言 收藏 1 134

中新网6月1日报道(原标题:湖南湘潭村民因征拆补偿协商多次未果引火自焚。):恐其自留山受到损害,当湖南湘潭市九华经济技术开发区响水乡村民莫国文与施工方人员正对话时,他47岁的妻子周利君突然来到工地边上,引燃了手中的汽油瓶,火势迅速蔓延全身。事后经检查,周利君烧伤面积约85%,为三级烧伤。另据南都报的相关报道(标题:郑州遭强拆老农半夜被乱棍打死):某国际知名企业近期在河南省郑州市航空港区投建新的项目,项目征地被层层分解,其中大老营村的项目地块由滨河办事处负责。5月25日因住房遭强拆而借住村部大老营村村民肖马来在熟睡中被人用钢管猛击头部致死。

最近几个月来,中国城乡的土地恶性案件已进入多发、频发的阶段,上述的两起土地恶性案件相差仅6天,更凸显了维护农民利益,化解征地矛盾已刻不容缓。农民被辗压或被暗杀那是贪官心狠手辣所造成;农民自焚虽然不该,但不断出现的自焚现象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农民维权的艰难。

一是国家取消信访排名后,信访维权的作用顿失。当前有一种观点认为农民是信访不信法,不谙内情的人以为信访对农民维权有直接的帮助。其实在有信访数量统计的前提下信访只是给省市县带来压力,并不能直接解决问题。因为各省都有信访排名超前的干部不以提拔任用的不成文规定,因此在压力过大、截访失效的前提下各级政府都会酌情解决一部分信访者的问题,以求信访统计数字的下降。但国家取消信访排名后,各级政府如负其重,对农民的信访已变得无所畏惧,农民信访维权的希望顿失。因此取消信访排名虽然能从一定程度上解决截访的问题,但对农民的维权反而不利。

二是法律维权遭遇瓶劲。农民缠访、农民自焚并不是农民不懂法,而是农民感到走法津途径仍然难予维权,其主要瓶劲是土地法。众所周知,土地的问题要走法律的途径只能拿土地法说事,但现在土地法规定的征地赔偿标准过低,十八召开时曾把土地法的修改列入议事日程,政府多次召开土地和法律专家学者的座谈会,形成了土地法到了非修改不可的共识,当时“土地价格提高十倍”曾一度成为十八大的热点新闻传遍千家万户。但由于土地法的修改要由相关部门报请全国人大审议,在两会上经全国人大代表表决通过后方能生效。也就是说这个法案的生杀大权最后到了地方官员、开发商、及其他征地利益悠关方(全国人大代表的主要成份)的手里,结果这个法案虽然没有“自焚”,但却遭到全国人大代表的“辗压”,现在尚不知是否埋葬在春天里,明年的两会能否死而复生?

农民自焚、农民被辗不仅由来已久,而且越来越频发、越来越严重,为什么泱泱大国那么多的专家教授、那么多的she科院、研究所竞然拿不出一个整治的方案来,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专家也好、教授也罢,他们都与人大代表一样,表面上道貌岸然,实际上利益熏心,就算他们不是农民土地利益的悠关者,也早就被贪官所收买,他们是不会为农民去“跳楼”的,全中国能为农民下跪的教授也仅中央民族学院的法学教授刘景一一个,你想想,连法学教授都要下跪维权,中国农民的维权有多难。

(谢绝转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