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次小小的突发事件

li9112 收藏 29 20771
导读:小弟当兵在武警看押。一个传说中目标里全是15年往上的地方。。。 一次,半夜下岗,我们刚刚交接完,准备往营区走回去睡觉。突然,感觉黑了好多,还在纳闷那。不远处的岗楼上警铃大声响起。一个战友从前面跑了过来,边跑还边喊,快往回跑,两个人一段监墙,别让犯人跑了。。。 我擦,“别人犯人跑了?什么情况?”往回跑吧,这时候才抬头看看,擦,监墙上的灯全灭了。。。 跑着跑着,发现,妈的,不是说两个人一段吗,怎么最后就剩我一个人了。。。看着眼前的漆黑,真尼玛害怕了,刚下岗,手里连个趁手的东西都没有(当时还是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小弟当兵在武警看押。一个传说中目标里全是15年往上的地方。。。

一次,半夜下岗,我们刚刚交接完,准备往营区走回去睡觉。突然,感觉黑了好多,还在纳闷那。不远处的岗楼上警铃大声响起。一个战友从前面跑了过来,边跑还边喊,快往回跑,两个人一段监墙,别让犯人跑了。。。

我擦,“别人犯人跑了?什么情况?”往回跑吧,这时候才抬头看看,擦,监墙上的灯全灭了。。。

跑着跑着,发现,妈的,不是说两个人一段吗,怎么最后就剩我一个人了。。。看着眼前的漆黑,真尼玛害怕了,刚下岗,手里连个趁手的东西都没有(当时还是新兵,刚上岗没多久,也不知道腰带还能打架)。这让我如何是好。四处看看了,岗道边上有砖头,捡起来,继续往前跑。手里有块砖头踏实多了。。。

中队的反应还是很快的,自己一个人在漆黑的夜里坚持了几分钟,中队的大部队就出来了,把监墙围了个水泄不通。。。

后来才知道,并不是犯人脱逃,监墙突然没电了,查岗的指导员按响了警报(其实,不按,中队的警报也是会响的),然后让副领班跑步通知下岗哨兵,注意警戒,结果,那个战友,也是个新兵,一紧张,传成,犯人要脱逃。。。。

虚惊一场,不过,虽说是虚惊,但也从那个时候才知道,自己干的是什么活。也知道了我们和老兵之间的差距。。。

本文内容于 2013/6/3 11:49:54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15楼 hh665
外役犯出门不打报告吗?在我们那里,如果他不打报告是可以直接击毙的~~

看守所有好几个这样的,多是刑期还有很短,办事机灵,有水电工,采购员,还有理发的,帮忙体检的,也都是有点特长的,管教都拿他们几个当差使,时间久了,这几个人,估计都能把自己当管教来看,时不时还对排队进出监所的人犯吆五喝六的。实际上他们也很自由,还能请假回家,有的时候有的留所服刑的和中队比较熟的犯人,节假日还跟着管教组队跑我们中队来打球玩。

30楼wfyel

小的时候随父母住在干休所。当时的市看守所和干休所只有一墙之隔(干休所在南看守所在北),有时候军分区偶尔给所里的老干部放电影看守所不当班的武警也过来看。我第一次见和把玩79微冲就是看守所武警的装备。记得是一个星期天,我写完作业正要离家到同学那里去玩,刚到干休所门口,就见几个武警坽着微冲荷枪实弹跑进干休所的院子,传达室的小兵下了一跳,问:干啥呢?答曰:少废话,赶紧叫老干部各回各家锁好门,有人犯跑了。干休所的干部也很紧张,要是人犯伤害了老干部也不是好玩的。立刻让在娱乐室老干部各回各家,同时,让几个小兵拿上棍棒和武警一起搜,不过什么也没发现,虚惊一场。最后那个越狱的还是在看守所东邻的单位被抓了出来。

新兵遇到这种事太正常了。就象你说的,慢慢就学会老兵的本事了。等你学会了,你也就是个老兵了。我刚上哨第二天,看守所送饭进监舍,看守干警进门时,一个犯人跟着就出去了,其实那是个外役犯(就是轻刑犯在外帮干警干活的),我不知道哇,就大喝一声:站住!谁知他跟没听见似的理也没理,结果我这枪就响了。那个犯人当时就吓得躺地上了,全中队的人一下全跑到哨楼上了(本来也只有50来米的距离),问我怎么回事,我说犯人想往外跑。结果中队长一问干警才知道,是我搞错了。中队长美美地给我屁股上来了一脚,说了句,好好站哨,就带着人走了。后来班长还找到我谈了次话,说刚开始别紧张,以后慢慢习惯就好了。


监狱按说是应该这样的,可是有的监狱设施是非常落后的。直到2004年以后,武警部队和公安部联合启动了四项设施改造行动,执勤设施建设才正式纳入工作重心,后来的进步是非常大的。但是在此之前,比楼主说的还落后的监狱还不少呢!后来有的合并了有的撤销了。比如陕西姚家坡、上珍子、马栏监狱,都是非常艰苦的。举个例子说吧,上珍子监狱,就设在大山里面,从延安直罗镇往南再走30多公里的山路,才能到监狱里。监狱是个农场,分得一片一片的,看守中队因此也被分成一个一个的执勤点,有的执勤点只有3个战士。从中队到每个执勤点最远有10多公里。战士们见一次中队首长,那都是很重要的事,平时战士们的娱乐活动就是坐在执勤点前面的小河边捉小鱼。只能看着四面的大山发臆症。战士们最喜欢的事就是周未可以请假去直罗镇赶集了,每周未按15%比例确定外出人数,获准外出的人会非常隆重地穿上干净的警服,到监狱中心区坐上定时发车每天一趟的班车,在土路上颠簸两个小时,就到了直罗镇,在那里理理发买些牙膏香皂洗发剂之类的日常用品,然后早早地在路边等着那车返回的班车,误了就回不去了。要是能和中队干部一起出回差去趟富县县城,那真是过了年了。由于太远,支队和大队的干部一般在季度和年终考核的时候才来,平时战士们很少能见到上级领导。很多战士直到退伍都没见过支队首长。

监狱四周都是深山密林,野猪经常成群的跑到执勤点来偷吃庄稼,以前枪支管理不严的时候,中队干部经常打野猪改善生活。每年年终去支队开会的时候,支队领导都要告诉他们,来时给我带条野猪腿来!哈哈哈。

这个中队后来转隶到另一个支队了,转隶的同时中队也搬到了市区,搬家时战士们那个高兴劲,真是就别提了。

本文内容于 2013/6/2 8:52:16 被汉江栖白鸥编辑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